No.65: 金钱感觉

翻译 by tecchan

 

—你给人一种在金钱感觉方面值得反省的地方比较多的感觉BR> 「是很多呀……特别是这几年,根本就没有过看过价签再买东西的时候。与其说是看价签,不如说是根本没有看价钱就买下东西这样的说法比较恰当吧。真让人不舒服的感觉一同笑)/p>

—嗯哈哈哈哈哈!不会呀,我倒是只是单纯的觉得很羡慕呢BR> 「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钱包里倒底装有多少钱呀。决定买下这件东西而把它拿去准备付钱的时候,不经意的看看钱包,“あらっ!怎么一点钱都没有哇。请问可以用信用卡付钱吗?”“很抱歉,这里是不可以使用信用卡的。”“那么我去银行取一点钱过来,你要把东西留在这里等我哦”这样的对话。/p>

—实在是非常粗心大意。都不知道是算有金钱感觉还是没有了BR> 「没金钱感觉)呢。不过,果然是最近开始觉得不好办而有意识的在抑制。只不过别人觉得昂贵的价钱和我觉得昂贵的价钱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别人会觉得“这个要000块?好贵!”,却会毫不在意的花上几十万几百万这样子(一同笑)。我会想这样的东西至少也要这个价钱吧。/p>

—虽然我似乎也可以体会到一点这样的感觉,可是偶尔还是会感觉到不安,不是吗?
「我会觉得自己的习惯很不好,是很坏的人呢。我一般都是用信用卡来买东西的,被店员问“是选择一次付款吗?tecchan:信用卡不是也可以分期付款吗,甚至可以几年都没问题)的时候会觉得很讨厌哟。“当然是一次付清啊,要不然还能分几次吗!!”……这样的感觉,让人很讨厌吧?(一同笑)非常讨厌会变成那样的自己。会自己在心里面想“太不让人愉快了,俺”/p>

—原来如此~。不过钱可真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呢BR> 「是非常重要呀。/p>

—再比如说,评价一件事物的时候,金钱不是会作为一个比较容易衡量和理解的基准嘛。当然不能一概而论,只要被评价(好的评价)就会热卖这种思想。对于这种思想,你有什么对金钱的特别的感觉吗?
「我不觉得有好的评价就会热卖。做出好的东西也不一定就会畅销,销量也不一定就跟音乐的好坏成正比。世间凡事都是如此,不是吗。就算销量不好也照样做着真正好的音乐的大有人在,与之相反的也有。根据时的变……与5年前相比,现在可以说是进入了一个比较卖不动CD的时代了。同样的一件事拿过来现在做,和拿去年前做的感觉也是截然不同的。/p>

—您自身也拥有自己的事务所,在做TETSU69的活动的时候,不是也会看到所有制作的部分和所需要的制作经费吗,不管是不是你所期盼的。你有比较具体的在把制作经费)吗?
「我自己是真的没有那么去特别的把握啦。只不过要制作东西果然还是要花钱的呀。比起销量差当然是热卖比较好啊。想做的事情也会渐渐的按部就班的自由的实现啊。不是经常有那种在说着〝想做就要实现〞,而到头来却没有任何结果的人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是等于没有办法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了。除非你是大富翁,或者是像富翁培养自己的兴趣那样(能够自由的使用金。做想要做的事就要做到让它有(结果。CD的枚数畅销就是得出好结果。从那时候开始,就可以第一次实现自己想做的事。因为这是资本主义最理所当然的system。只不过,不是会有把那样(理所当然)的事说到很难听得日本人吗。“你是纯粹为了挣钱才在搞音乐”或是“像他们那样只是为了喜欢音乐而做的人,真是帅气。所以我支持他们听到这样的话)我会觉得,什么什么,有没有搞错啊,你们在说些什么啊(!当然,作为大前提,我做音乐也是因为我喜欢音乐,也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我也觉得“储钱”这个词不太好,可是作为事业,作为音乐的专业人士,没有钱的话,有再多想要做的事情也没法付储行动了呀。/p>

—嗯嗯嗯,你说的真是非常非常的正确而且很实在呢BR> 「所以说“fan为了艺人应该做些什么好呢”,非常简单。买大量他的CD,演唱会的票以及写真集什么的。为了艺人而尽可能的多买他的东西和商品哟。为什么说不能买盗版盘呢,那是因为你那样做,艺人是一分钱也赚不到的。这不是非常简单明了的事吗。可是把那样的事说成“为了赚钱而搞音乐”的思想在日本已经形成风潮了。对此俺抱有疑问。/p>

—一定是日本人所固有的清贫或是武士道精神那样的思想在作祟吧。不过,能畅销真是一件又好又必要的事呢。因为卖不出去的话也就不会再衍生下一个新作呢BR> 「因为没有制作下一个作品的制作费了,也就等于不能继续制作了。当然,我不认为只要花钱就会做出好的东西。虽然用低预算也能作出有趣的,好的东西,可是相对来说发挥的范围就被缩小了很多,明明可以做出更好的东西,却因为预算而不得不变成这样,我觉得那对艺人来说实在是一种损失。BR>

—你最初开始玩乐队的时候,是怎样做才摆脱经济上的)困境了呢BR> 「いや、虽说是没有什么钱,不过我那时候过得挺奢侈。就算是练习都是开着车去呢。/p>

—啊哈哈哈哈哈!不过经营乐队果然还是需要花钱的不是吗BR> 「关于乐队的经营,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了。从开始做ラルク的时候,就已经有100人以上的客人来看演出了。一旦有了这样的开始,出演料金也就一下子被提高了不少。所以说,我的生活必需费用全都是在依靠平时打工所赚的钱,根本就没有使用演出所赚的钱。打工可以完全维持生活,也就是说演出越多我越能渐渐的攒下了许多钱。用那些钱来录制Video和做一些免费的配布的工作,等于是把赚来的钱又回复给了fan。还有,我还会用赚来的钱做一些Goods,然后用出售它们所攒下的钱来买器材车什么的。乐队演出所挣的钱,队员们是不会各自拿来用的,大家会为了乐队以后着想而把所赚的钱储蓄起来。所以对于我来说那种好辛苦啊(关西,没钱啊之类的烦恼真的是从来没有过呢。/p>

—在做乐队的运营的过程中,应该是有一种越做越觉得乐队在向一个比较有系统性的方向发展的感觉吧BR> 「所以我才会觉得自己实在是非常的幸运呀。也没有什么说得上是经济基础的东却能这样顺利)。不是经常会听到,怎么客人比队员的数量还少这样的事吗,像那样的经验我可是一次都没有过呢。/p>

—确实可以算得上是比较少见呢。那么对于经济基础本身,你是不是根本有些无法想象呢BR> 「与其那么说,不如说是尽量避免了那样的尴尬而一路走过来会比较恰当呢。像那种“哪怕只个人听我们的音乐,我们也会为了他而演奏”的感觉的说法,俺真是讨厌呢。听到那种话会觉得“哇!好棒哦,真帅气!”的日本人并不少。但我却会说“可比起1个人)当然00个人会比较好对吧?”或者“努力让客人增加00人”这样的话。/p>

—我觉得你说得真是非常正确呢BR> 「说起来真厉害呢……那种现在叫做flyers,而以往被称之为传单的东西。会特意做出那种让人家一看就产生“真想去看看呢,到底是什么样的乐队呢”的想法的非常漂亮的式样。还有,我以前是在一间在整个大阪都算非常有名的唱片行打工,会从顾客的list中发现一些喜欢日本Rock的顾客,我就会直接的去发mail给他,叫他来看演出。还会去贴一些宣传单什么的。ラルク最初的演出就是以sticker作为礼物来赠送的。不管怎么说,我是做了“哪怕只是多一个人我也要把他叫来听演出的”这样的努力呢。/p>

—你自己在说着自己很幸运的同时,却也有努力的去争取。可以说现在成果也是以那样的努力为基础而形成的BR> 「只是,以前)没有想过要成为专业的音乐人……“以后一定要吃音乐这口饭”这样的想法我也从来没有过。说起来,因为我本身的性格是属于比较cool的那一种的(。只是因为那时候想组乐队,组乐队就要去搜集成员……只是想着“要努力正规的做”。那时候就觉得“果然正规的去做就会有一些理所当然的成果出现啰”。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呢。在某种时候,你会觉得是在攀登一个又一个你认为理所当然而且不算高的台阶。当你攀登了一阵子再回过头去看得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我已经走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了,不是吗。俺,只会给自己订制一些小的梦想,只会定制一些马上就会实现的梦想。我通常都会持有一个可能实现的梦想,当把它实现的时候我就会“那么下一个梦想”,好像上台阶一样的循序渐进。我是那种追着梦想跑的类型呢。所以说,我是那种对别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事会持怀疑态度的人。我会觉得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都是因为我的性格的原因。没有什么比大家都认为正确的事更奇怪的东西了。就算被称之为“好人”不是照样有你所不知道的内心世界吗。你说我固持己见也好,我就是不喜欢所谓public image那样的东西。和我交往程度越深的人就会越明白,我不是一个喜欢大众思想的人。我给人的感觉,差到让人吃惊呢吧?/p>

—不过“ラルク应该很艰难”这样的想法,特别是刚刚debut 的时候经常会被人这么说呢BR> 「当初刚刚出道的时候,就被事务所的人说“不准用关西口音说话!”可是,我可不会说标准化呀(关西口音)/p>

—啊哈哈,所以大家才一直那么沉默的啊!因为上节目的时候ラルク根本就不怎么说话,所以当时才会有那么多人在说“真不好办呢,ラルクBR> 「根本就不是因为在装酷而不说话,而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啊。/p>

—啊哈哈哈。那么,还是让我们回到金钱这个话题上吧。第一次得到印税的时候,你有什么样的感觉呢BR> 「第一次的时候?“ええーっ?!怎么会这么少呦?!”这样的感觉(一同爆。感觉非常失望呢。/p>

—啊,真的吗?如果方便的话,那时候的金额是…BR> 「いや,我真的是不记得了。只是觉得“这么点钱还不够去吃饭的关西口音)”/p>

—还是回到最初,你是因为什么才觉得自己在买东西方面“真是不好办呢”?
「哇,每个月花这么多钱,我真是笨蛋,还会觉得要是没有买那些公寓和土地就好了。/p>

—不过tetsu san给人一种不会再没用的地方花钱的感觉呢BR> 「那个,我从以前开始就会买非常贵的东西呢。就算是Video deck这样的东西也要买最高机种的才甘心,电器什么的就更是那样了。一定要去买第一等级的。还有家居以及brand也是。要说起来,自己真是个乡下人呢,好像会有那种“家具就要买意大利的”这样的感觉(。“哪里的?啊-,Cassina的”这样的对话不是经常都会在周围听到吗,我就是那种会一直在持续这样的话的人(。不过最近dinos不是有出那种看起来非常相似,但价格只是它0分之1的东西嘛(。我就会很悲伤的想“这样的不是也挺好的吗!”问问不太清楚家居的人,他会说“这不是一样的吗?”。我就是在那些地方浪费了许多的钱啊。不过,说起brand就只会要GUCCI的包包这样的,我反而是非常的讨厌。会觉得很俗气。我所追求的,真的是你不了解就真的不知道的那种设计(brand)。/p>

—在那种地方花钱,纯粹是为了自己自身的满足感吧BR> 「是的。所以我才会在那种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下功夫。谁也不会发觉你在这件事物上花了很多的钱。这样的花钱方式会让我有一种好像木工在盖房子的感觉,木工的那种在表面看不到的地方也会严密地完成工作的感觉。我就是觉得自己某种意义上拥有那种职人的思想哟/p>

—原来是职人般的金钱感觉BR> 「嗯,在别人看得见的地方做的很好,看不到的地方偷懒的话,不就变成了有缺陷的房屋住宅了吗。在我看来,那和一眼就能认出的brand的包包是一个道理的呢。我是与之正相反的类型。/p>

—tetsu san的金钱感觉真的是拥有工匠一般的特色呢。也就是说拥有与工匠一的钱包呢BR> 「いやあ、不过说起来,在花钱方面真的是不好好考虑一番不行呢!/p>


*** *** ***
1.印税:歌手因唱片的销量而得到的与之成正比的报酬BR> 2.Dinos:杂志的名字,以出售家居装饰和电器为主的杂志,里面的商品只以通信贩卖的形式出售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