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0: 料理

翻译 by bonitajj

 

—tetsu san曾经公开说自己是不做料理的对吧br> 「料理的确是不做的。以前,我就是从不沾手料理的事情的。因为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artist是置身于一个非现实的世界嘛现在想起来,制作料理,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种艺术。但是,从过去开始就没有尝试过做菜。当然也还是有其他很多理由的。其一就是我的洁癖。我很爱干净的,所以如果自己做菜的话感觉就会很不舒服。如果要我自己来做菜,我就一定会很仔细的洗手,不把餐具全部洗得很干净也是不行的。我常常觉得别人做这些活的话会很脏的,如果看不见他们做的话也就算了,如果不幸被我看见了,我就会很在意。“这个盘子,还是稍微再洗一下吧~~~”像洗餐具之类的活还是希望能由自己来洗,换句话说,我也不希望我不信任的人来洗餐具。所以,这样的我来做菜的话,一定会消耗非常长的时间。所以我才决定不干这事了
做菜很拿手的人里面也有很多粗枝大叶的人。调味料啊之类的都是用目测来掌握的。我的话,会精确的加以计量的。“要放多少才OK呢?”如果每个步骤都这样的话,一定会很累的呢。做菜这回事,马马虎虎的人当然是不很在乎的,我的话,因为不能这么不在乎,所以还是不做菜了。就像不愿在辛苦的地方花费我的运气一样,我也不愿在辛苦的地方多动脑筋。/p>

—啊,原来如此。但是,难道一次也没有想尝试着做菜么,权当是某种兴趣?
「没有哦。料理的道具的话,像菜刀啊,锅子之类的,我倒是很想收集的。但是是这更接近于收集某种工具的感觉,“啊,这把菜刀真有型!”就是这样的感觉,家里的话,也的确收集了很多哟/p>

—这样啊!有很多么?并且的确是自己决定了不做菜的br> 「恩,是自己决定不做菜的。/p>

—从一个人生活开始,一次料理也没有做过么?
「没有呢。即使使用了料理的工具,也不能说是真正意义上做料理了。只能煮煮杯面之类的食物。或者煮面条。煮パスタ面的时候,也放点レトルト的奶酪,但是,煮起来很美味哟,因为我很精确地计算了水的分量,盐的分量和比例等等。/p>

—对啊对啊。但是tetsu san不是很有口福、口味很挑剔的人么?这样的人啊,结果不是总是自己多少也会做点菜呢?或者说,美食家们常常做评论,自己来说烧的菜也很美味br> 「啊,变成职业的了呢。也许不做美食家的话也不会想到去做料理的吧。但是有时也觉得,如果不做音乐人而去做厨师的话,也许也很不错呐。/p>

—的确很棒啊。现在的话,吃饭的话还是在外面吃比较多么br> 「恩,是这样的。/p>

—每天都依赖在外面吃的话,长此以往,不是会很怀念妈妈煮的料理的味道、日常家庭料理的味道么?
「那个的话,对我来说,是没有所谓“家庭料理”的。妈妈煮的料理的味道,也是没有的。现在,听到“记忆里存留的味道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就会回答“没有啊。”偶尔不是会有想吃的东西么,我的话,基本也没有。现在,某种意义上讲,这不是也是一种幸福么?所以,到外面去吃也OK。无论在什么地方,吃什么东西,大抵都会觉得很美味。当然,好吃的店,我是很熟悉的。/p>

—这样可能也是一种幸运啊。但是,不是也给人一种很寂寞的感觉吗br> 「也许别人听了会这样认为也说不定,但是我自己的话,却是觉得“lucky”呢。现在已经不用再吃便利店的便当了,从我一个人生活开始,当初是觉得连便利店的便当也很美味呢。/p>

—很有趣的话啊。换个话题,你认为女性为你做料理怎样呢?会很高兴么?
「啊,我呢,现在的话并不是很在意,过去的话,则是讨厌的。总感觉有点奇怪呢。因为即使是母亲的料理也不是非常美味。所以不想吃母亲以外的人做的料理,不是有这样的讲法么?/p>

那么也没有什么女性做的让你回忆的料理了咯br> 「现在的话,女性为我做料理,我还是会很高兴的,因为我身边有很多人都说自己太太的料理很美味,听着这些人的话会觉得“真好啊!”询问这些人,也都认为,无论到哪里去吃,还是回家吃饭比较美味,所以每天都回家吃饭。最近,我也冷静地思考了,果然女性的话,还是做菜拿手的比较好啊。而且,一般来说,结婚以后不是会做自己太太的帮手么?不愿做帮手是日本丈夫给予人的印象了,欧美的丈夫不是都会做自己太太的帮手的么?我也想成为那个样子,觉得那样的自己很棒。/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