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6: 交流 communication

翻译 by bonitajj

 

—tetsu san是喜欢孤独的类型还是擅长交际的那类型BR> 「我的话,是喜欢孤独的。非常喜欢一个人的状态。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却不会觉得寂寞啊。/p>

—这个让我有点意外呢。但是,吃饭的话,一个人还是会寂寞的吧BR> 「恩。一个人吃饭的话的确并不美味呢。一般来说,还是比较喜欢一边享受交谈的乐趣一边吃饭吧。一个人吃饭的话,感觉就像被喂饲料一样。虽然,事实上我还是最喜欢只是大家吃个饭然后就说“再见”的。但话说回来,仅仅是是因为吃个饭而见面则是很差的哟,在吃饭后总要交谈下的吧。“只是吃顿饭的话就好了”不是非常自私的说法么?!/p>

—原来如此啊。但是当今社会,有形形色色的通讯方式。直接面谈、打电话、电子邮件、写信等等。tetsu san的话,使用哪种方法比较多呢?
「信的话是不写的。由我自己主动写电子邮件的也很少。一般都只是接受人家发来的邮件罢了。回邮件的话也是2封回封。因为啊,我还是很忙的呢。写电邮的话还是要花费一点时间的,我不愿意剥夺我的时间呢。电话也是,很兴奋、很高兴地接电话的次数也很少,在接听不便的地方听到电话铃响也是不接的,看见有未接电话的时候虽然也觉得还是再打个回去会比较好呢。之后,却不喜欢再打过去了,或者是因为已经不是适合再打电话的时间了,或许因为自己忙得没空打,种种原因考虑之后就没有打。总之,对电话也是很消极的。/p>

—恩。但是一直以来,tetsu san总给人一种和周围的朋友异常合得来的那种感觉呢BR> 「真的嘛?!我,难道是那么幸福的人么?我呐,是需要依靠别人来搭话的那种类型。所以,“那人同我完全没有眼神交流”等等、“完全无法交流”之类的话也会同那人的朋友直接讲。而且“交流很困难”啦、“因为紧张不愿交流”啦,或者也会这样讲由我开始起头的对话几乎没有。而一旦别人向我打了招呼,说了话,也许就会交流比较顺畅了。因为毕竟是熟悉的人嘛。/p>

—比如说,初次见面就能很聪明很上手地交流的人不是很多么?对于这样的人是不是很羡慕呢?
「并没有羡慕。我的话,其实并不是很喜欢那些擅长交际的人。即使我自己,有时候话说多了也会好好反省的。基本上来说,我还是喜欢那些安安静静的人。当然也有些人能够初次见面就走进你的内心世界,看穿你的内心,对于这类人,我也不喜欢。也有人从来不愿意交流的,有句俗话说,“不来这里的人也不能从这里出去。”这样的人也是难以交流的。这个平衡非常难以掌握。我呀,对于自己的各方面言行都是非常注意的,用词用语方面,也基本上是该用敬语的时候不用不行的那类人。决不是那种一不小心就会说乱讲话、没分寸的人。所以很多时候我都能比较顺利地保留一点隐私。从“TETSU69”能知道我出生在1969年,而实际上,我看起来要比我的实际年龄小一些。而LARUKU时期并没有公开我自己的年龄,是担心事实上会被比我年轻的人轻视了就是他老担心事实上比他年轻的人对他并不使用敬语)。所以,对于那些说话很直接,没什么分寸的人是很抵触的。当然成为朋友之后说话直接一点是没有问题的。年纪大的人说话比较随便会怎样?我想,那应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不会有抵触情绪的。/p>

—原来如此。这就是TETSU69中的9”所隐含的意味啊,实在是很有趣的论调。那么,是从何时开始变得比较在意言谈礼貌呢BR> 「过去的话,我记得并不是这样在意的。其实对于年纪大的人自己也不用敬语的高中的时候,个年纪比我大的朋友。对于他们,我也是不用敬语的。但是,只有是真正的朋友,只有是真正的可以说心里话的知己,才可以忽略年龄的差距说话比较随便一点。无论比我大还是比我小都是这样。无论花多少时间,一旦被我认可了,那就OK了。虽然这通常要花很长的时间。反过来说,对于想和他在短期内培养感情的人呢,我也会从最初开始就拿出巨大的勇气来的。YUKI(yukihiro)就是这样的例子。YUKI不是我们事务所的的前辈么?年纪也好学历也好都比我厉害,本来绝对应该对他用敬语的,但是我想“从此以后我们就要一起做乐队了呢,不应该用敬语了吧”,所以从一开始,就对YUKI说话很随便的。真的有拿出勇来气哟~成熟之后的交往模式呢。/p>

—那么,和FANS之间的交流呢?和FANS交流的场所果然还是LIVE吧BR> 「我的话,无论何时都不想被来到的歌迷们的反应所左右。过去,从某种意义上讲,常常会被歌迷们好的或者是不好的评价所左右。这对于一个职业音乐人来说是违反的规则的做法。而LIVE是不是对得起观众则是我们的责任,观众评价不良的话,我们也会向那些原本希望能好好看一场LIVE的人道歉的。当然享受一场LIVE的方法因人而异,呆立不动、什么也不做地欣赏、感受一场LIVE的歌迷也是大有人在。LIVE 始终是能100%感受、接触我们的地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