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5: Fan

翻译 by bonitajj

 

—有没有意识到fans的存
「fans的存在么? fans这个词语,是不能分割成单个的个体来看的。fans之间的温度差也是有的。有狂热的fan,想要签名的fan不是也有这样的人么?把fans单个分开来讨论是非常危险的,从许多年前就一直在给我们应援的人也有,数年来一直持续不断给我们写信的人也有。

—信里面一定也有鼓励你们的话吧BR> 「恩,当然是有的。虽然还不是很多,只是偶然有些鼓励的话。但是,这和成为fan的时间的长短并没有关系。虽然fan历很长,但是完全不明白我的人也有,fan历虽然短,却能明白我的人也有。人与人之间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看见怎样的话会觉得很开心?
「特别具体的话是没有啦,但是如果看到特别能明白我、理解我的话,那么check来信的我就会觉得挺高兴的。“啊,很理解我呀,”这样的感觉。但是大部分人的来信,还是好象在写自己的日记的那种状态,(笑!)这就有点点不好了啊,一点都不理解我嘛。误会我的事情也不少。我不是那样的人哟

—人生相谈的信有么?
「人生相谈的信也是有的。然后对于根本不是我说的话也会发怒生气的人也有。那样的事情,虽然常常说,但是还是常常令我吃惊。遇到这种情况,有我的发言刊载的文章无论是复印件也好,剪下来也好,希望能给我送来,在电视台或者电台的发言,也希望能做成磁带或者录影带送来。那样的话会发现很多时候说那些话的人其实并不是我啊。

—看来就像传言游戏呐,渐渐就变得将意思歪曲了流传开来了BR> 「恩,怎么会这样~~

—进行live的时候,对于客座席上的fans的存在抱着怎样的感想呢BR> 「恩,非常感激的心情。

—对于fans的期待有没有想加以回馈的那种感觉呢?
「能够对我们所做的事情加以支持的,的确很令人高兴的,但是人的喜好是很难明白的,喜好也会改变,所以放置了听众意见箱,各种意见都是没有限制的。只是是对fans感谢,也不期待fans的意见。为了使fans们满意而努力是当然的。所以虽然怀者对fans的爱,但是勉强说温柔的话感觉还是怪怪的。

—这样讲的话,也许说不定反而比较好呐。比如在MC的时候会说“你们和我们是心意相通的吧”之类的话的人也是有的BR> 「这对关西人来说不是很勉强么作为观众来看的话,只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啊,那样子不是很扫兴嘛。寒~又不是什么新兴的宗教。我的话,精确一点来说,明明白白地站在舞台上,发表MC的情况好像是没有呢。好像也没有什么要说的话。即使说了“今天能来live实在是非常感谢。”这样的话,不是也很令人感到扫兴嘛。但是,如果能说一些想说的话,那就足够了。而让我MC的话,总是有点扫兴的。所以我想投掷香蕉来带动live的气氛会比较好吧。

—比如说,从fans的角度观看laruku的舞台,虽然也会边看边觉得元气起来,但是也存在着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被指出需要改正的地方的时候,会有怎样的感受?
「恩,我会感觉很高兴。我常常在思考究竟什么样的人适合担任什么样的工作,但是以此为目标我至今仍然没有什么头绪。当然无论是什么活动,我发现无论是谁都会对事件的走向起到一些作用和影响,我认为这个是必然的。但是话虽这样说,总给人太过cool的感觉,也容易令人误解。我是最讨厌别人说我们有宗教的感觉,“就这么一直干下去吧。”这样的鼓励让我觉得很高兴,也会觉得很感激。但是我并不想说,“接下去要超越从前”之类的话。我从不拒绝眼前到来的事,也不会追着逝去的事不放。

—依赖什么人和被人依赖的感觉是不同的吧,作为个人,其实是很想要获得独立的吧BR> 「根本上来说,是有这种意识的。但是对于fans来说不该完全是冷酷的感觉,也该有让他们觉得温暖的部分。虽然说什么为了fans我会怎样怎样,我会爱你们之类的话感觉很伪善,我也相当讨厌那样的说法。但是,既然已经成为专业的音乐人,也应该考虑商业因素,CD也好,live也好,不都是赚取了金钱的事情吗?

—的确如此。tetsu san真是说出了超越这个时代以后的问题啊BR> 「是嘛,我很喜欢有条理地思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