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6: 日本

翻译 by 夜想/p>

 

—你喜欢日本吗?
「很难说得清喜欢或是讨厌,但感觉是个与众不同的国家。比如汉字、平假名、片假名。有3种文字呢。连杂志也是的,有右翻和左翻两种,报纸是竖写的。我觉得这些早就该统一了。我啊,想要简单一点。简单一点,简单一点。欧美的话是从左开始的,阿拉伯文字是从右开始读的哟。但是,日文的话又有竖写的,横写的话要从左读起。如果是外国人的话会分不清楚的!希望能更简单更简单,文字也好、文章也好。/p>

—但是,平假名、片假名或是汉字,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才能表达出语感上微妙的差别不是吗BR> 「不,我追求的不是那种哦。简单的全球标准。杂志也好,外国的书籍也好,右翻的设计应该都是符合人体工学的。因为很多人都是惯用右手的,所以就成了从右打开翻书。文字也是横着读不会太累,而且也符合人眼的运动线路。本来,日语过去是竖写的,但到了现在这个时代统一成横写不是很好嘛。而且要右翻。车子也该是左方向盘的。这也从人体工学的角度来看,惯用右手的人压倒性的多的原因,用右手换排挡比较好(这句翻的有点不太准,翻成换排挡只是根据本人对驾驶的了解用的词,原意是齿轮变速装置,大家将就着看看好了。因为不太使用,操作指南的话会说用好使的手比较好。这样想来,还是要简单、简单!全球标准、通用的设计。让世界统一规格。所以,厘米英寸什么的也通通统一。因为厘米的尺寸和英寸的尺寸有微妙的差别,会弄错大小的。希望全世界电压也能统一。/p>

—的确那样的话又符合道理,又便利了许多BR> 「特别是,我觉得日本是个非常特殊的国家,即使从世界上来看。一直驻扎着别的国家的军队,大家都觉得很平常,象这样的事。不管怎么想自卫队都该算是军队,却不承认是军队。我觉得军队的话就该承认是军队,还有有爱国心的很少不是吗?/p>

—TETSU桑自己有爱国心吗BR> 「我?也没有(我觉得这就是问题哟,我没有的东西。所以坦白的的说,大家应该也没有。没有办法爱自己的国家。世界杯的时候,韩国的拉拉队很厉害不是吗?我觉得日本无法达到那种程度。我觉得日本代表没有赢过韩国就是因为这个。/p>

—也许是因为国民性比较温和的原因吧,也许是很重视娴静和谨慎吧。清贫高洁,这样的感觉BR> 「恩。这种思想是原来日本人的样子吗?是武士道?真的吗?我不是二战中被植入素质素质的教育吗?所以日本人本来就是很喧闹的不是吗?现在的老人们所生活的时代,是缺乏物质的时代,因为是珍视物品忍耐着的时代,所以我觉得,认为日本自古以来的思想就是那样的只是一种误解,不是吗?/p>

—那么,也就是说在这种类似精神论的方面没有共鸣?
「我前一阵看了《最后的武士》,但是完全没有共鸣。我觉得我完全没有日本人式的思想。最初电视宣传之类的不是说“为武士道感动流泪”,但是自古以来所谓的武士思想不是少的屈指可数的嘛。那个时代,大部分的日本人应该都是农民。/p>

—那觉得作日本人真好的瞬间又是什么呢BR> 「吃食的时候。果然外国的食物还是味道平常。象美国的肉就很硬。或许是日本人讲究吃吧,感觉味觉比较发达。所以,可以吃到许多好吃的东西。那个,归根结底因为我从事这种工作,可以去各种各样的地方,吃到当地美味的东西,但是我还是觉得东京的东西最好吃。的确,地方上食物的材料也许会比较新鲜,但是作菜的人还是东京的人手艺好。也许是地方上的人手艺不精吧,感觉素材只有新鲜而已。和那个同感的,就是日本的鲷鱼料理。跑去吃鲷鱼可是鲷鱼料理一点都不美。还是在东京吃的鲷鱼料理比较好吃。又能合日本人的口味。/p>

—的确是这样的呢。真正的鲷鱼料理就是不一样BR> 「就是啊。所以,咖喱之类的比起原产的印度咖喱来,符合日本人口味的和风咖喱比较好吃。因为我是日本人所以觉得那个比较好吃哟。/p>

—你的话听到现在,一边促使着稍许作为日本人的骄傲,一边又在脑子里勾画着通用设计啊、全球标准这样的全球一体化的国家的形象。乍一看,好象正好是相反的,TETSU桑无意中对日本这个国家认识很高吧BR> 「诶?相反?反正,还是希望可以变成能让人爱的国家。要变的让人爱吗?很难啊。象总统选举制不就很好吗?采用总统选举制,让全民参与选举。有更选择总统的范围不是很好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