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4: 大阪时代

翻译 by bobbycalf

 

打工BR>

—从高中毕业以后,就一边玩乐队一边开始找队员,那时候的生活是不是蛮辛苦BR> 「没有呢,没觉得很辛苦。虽然有打很多工。乐队的练习是在晚上,白天就一直去打工。那时候好像…还是有点钱的吧. 所以没有什么很辛苦的印( 没有居人之下的感觉的哟。/p>

—打工是做些什么的
「唱片…现在是CD店了 然后还有像卖配件之类的杂货店. 那间杂货店真是家很有意思的店哟. 打工的店员都是玩音乐女店员的话男朋友是玩音乐 在那打工的都只有这样的人( 有点怪异的店./p>

—好象是招集喜欢音乐人的集合地哪. 在那样怪异的杂货店里打工有没有什么契机吗?
「那个呢,因为和本来打工的CD店在一个购物中心里. 购物中心这种说法也很古老了( 因为店离得很大家平时打打招呼什么的就算认识 但不管是那家CD店也好,杂货店也组了乐队以后,那些FANS就会来店 然后就渐渐很难在这样的店里工作了,即使不做前台的工作也一 后来就做了大,3个月 然后就去了工那时候是在生产电灯泡的流水线上做为了生活费嘛./p>

—在流水线上生产电灯泡吗? ( 虽说是为了生但是在那种完全没有音乐气息的地方工作,没觉得很不好受吗?
「那个么,如果不工作也可以的话当然不会想去工作. 当然想一直睡睡玩 为了生活费当然要去打/p>

—那之前做的CD杂货店都是接待性的工作做下来有没有觉得自己原来还适合这样的工作呢?
「没有哟. 我不是什么好脾气(. 那时候在店里跟客人也吵起来过好几 我对小偷小摸这样的事是绝对不允许的哟. 只要一看到这样的小我一定是把他追回来然后拽过来"你干了什这样 ( 但现在的话即使看到了也不能这么做了吧,有可能被人家拿刀刺吧.

—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么拼对小偷绝对不原谅 小偷这样的事当然是不好的,但在打工者身份的立场来看,去抓也是件自己的麻烦事吧,就当没看到不行吗?
「那是因如果货物少了的话,是我要去补充的哟. 比如那家CD 现在当然都是电脑管理. 我高中那时候的话CD店里没有电脑都是把CD一张一张放进透明的袋子里,然后用卡片夹在外 那卡片上有很多详细的信息. 如果那个被偷走了的话,就一定要再做一张这样的卡片,是非常麻烦的事哟. 重新再做的话. 如果没注意到东西被偷的话就更麻烦那件商品就一直不会去重新进货. 那样的话,清点的时非常清楚的就是连数量这一点也核对不上了嘛. 所以说打工的时候碰到有小偷是最生气的了 因为自己的工作量就要增加了嘛. 所以我的话,只要一看到有小就会猛得把他抓住. 在那家店,抓住过好几个小偷的哟. /p>

—好象热血小偷抓手一觉得蛮帅的哪 (
「先是在店里发现了有这样的人,然后在他出店的一瞬间叫住他把他抓但是也有人一出店就马上撒腿跑,就会去追了把他抓住的 还有团队作业来抓小偷也是很开心的(. 和店员的朋友发现"现在放进去了" "现在要出店了!" 然后一同计大家联手把小偷抓 这样想来的话,打的每件工也都是件开心的事啊 (. 在CD店和杂货店打工的时候不仅和自己店里的人能认还有一个购物中心的其他打工的人也都渐渐熟悉,成为朋友. ! 现在那个购物中心也没有倒闭,那里有一家号DEAD END [关西INDEIS界传说中的帝王乐队] 的销售数量全国第一"的CD 也在那里打过 然后MORRIE SAN [DEAD END的队员] 也经常来. 一些音乐人也经常来. 是家经常有些宣传活动的店./p>

—和最爱的DEAD END的队员见面的时是怎样的心 果然还是会很激动的
「我见得最多的是JOE SAN (CRAZY COOL),那时候在CD店里是做柜台然后突然在眼微笑) 出现了我一直在怎么还不来啊~"的人. 那时候我还说我是你们的FAN"这样的话. 然后MORRIE SAN也经常来. 在店里做清算时的VIDEO CONCERT的时YOU CHAN也有 那时好象还有印象和YOU CHAN一起去喝过( 在那样的店里打工,还可以去很多LIVE什么的. LIVE结束以后就跑去后台休息室,去打招呼. 当然DEAD END的也去了. 那时候休息室里SAKURA也在 (. 当然那时候大家还不认识所以不记得,后来说起的时候问"SAKURA,那时候你在那" "在的在的!". 原来在认识之前也曾经在一个空间里/p>

队员/p>

—那一边这样过着打工生活,也一边在找乐队的队员吧。那决定自己组乐队的时首先想到的是要找怎么样的队员
「外表要也要有一定技术的/p>

—从最开始的时设定了很高的标准的呢(. 那是怎么找到有这些要素的人的
「我有去很多LIVE HOUSE. 交些朋友大家聊聊,然后那些人也会再介绍他们的朋友给我认 觉得对胃口的就会去练习室试着练一/p>

—那是像这样很多次才找到了LARUKU的队员们的吧,可以说一下你们的相遇
「最先碰到的是吉他手HIRO,是billy&the sluts的samii君介绍我们认识的. 和BILLY是怎么认识的倒是忘了. 有一BILLY的SAMII君突然跑来我打工的CD店问我说:"你在找吉他手 我认识一个好的吉他手" 然后把那人的电话给了 HIRO就是这么认识 接着和DRUM的PERO CHAN是怎么认识的呢 ! 想起来了. 是我去看Zi:KILL的LIVE的时 那种LIVE上都会有玩乐队的人站在最后排,插着手感觉就自己也是玩乐的那种感觉吧.( 我也一直都是呆在那种地 然后在Zi:KILL的LIVE时边上一个人就跟我搭话说:是不是玩乐队. 正好他说"本来的BAND刚解现在在找新乐 然后我说我是玩BASS他说是玩吉他 然后就记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后来就打了电话约了去练习室一起练了看是我这边打的还是他那边倒是忘了. 后来就去了练习室. 他和另一个吉他手在那 感觉他们是双吉他,然后是在找BASS,VOCAL和DRUM的感 那时候练习室里PERO也来 当时还有好几个BASS,DRUM稍微练了下就结束 约定说下次改天再一起练一 然后下一次去练习室的时就有那双吉他和PERO CHAN,还有HYDE. (微笑)/p>

—去练团的录音室里和HYDE初遇了真是想不到
「是 然后我们就是5个人一起练了一 我那个时候是HIRO那边在逐渐找了些乐队成当时的VOCAL是个叫MATAROU的人,现在他是在WILLARD的鼓 在test-NO.里也是鼓/p>

—从VOCAL转成鼓手,很厉害的转变
「其实他本来就是鼓手但和那些人一起去练了好几次团,觉得总感觉没上轨音乐性上也合不到一块去. 然后就和HIRO俩人说我们还是另外组团吧. 然后我就那时候一起练过一下的VOCAL(HYDE)和DRUM(PERO CHAN)不错 然后我们俩人就去找了他们. 但那时候PERO和HYDE是在不同的团. 我们去看了LIVE,觉得"跟我们一起绝对比现在,其实是非常失礼的 还对他们我们一起组乐队,那时候HYDE的乐队才刚组起来,一直不肯点 因为是HYDE组的乐队即使要到我们这边也需要把很多事情都做好才行吧. 后来过了好几个月,才走到了一HIRO, PERO CHAN, HYDE, 然后还取了队L'Arc-en-Ciel"./p>

—我觉得"L'Arc-en-Ciel"这个名字一般人很难想到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我个人聚在一起当然是要在LIVE前取好乐队的名字 我提出的名字就被采用 我本来想的就是要么用非常简单的名字,要不就是完全相反 就是一直不知道到底哪种比较 一开始是一直在找简单的名字,一直没有特别好的灵 我觉得名字虽然长,但是目光扫过的时候就很有冲击力的那种也不错吧,然后就觉L'Arc-en-Ciel"这个名字就蛮 那种服装品牌,虽然是很复杂,但如果一旦记住了就一定会有印象吧. 就是那种感觉, 虽然"L'Arc-en-Ciel"很长很难但觉得其实还是不错的. 写成文字的时肯定先是用眼睛来记的 "L'Arc ~"里的大写字母和小写字母的平衡还有"·" "~"这些(/p>

—原来是这样想的呀.确实那些部分是作为符号一样在眼睛里留下印象的 现在回过头想也还是觉这队名真是取得「不错啊
「恩…现在有的时候不是会被念シェ (一同笑). 贝壳シェ 壳牌石油的那シェ . 但我们的队名不是英语而是法语的”シエル”哟,跟法语发音相近的是’スィエル但不是念’シェル’的 但如果写成片假名的话字体本身"就是看起来比较小 即使打大写看起来也是比别的小 现在还有人发"シェ的音但是那还真不简单哪,CD也卖过了几百NHK的红白也上了3现在还没有把我们的名字记正确,其他人是没有的吧./p>

—说不定是那样呢.
「到底为什么就是没能记住呢,现在的话稍微有点点后悔的(苦笑). 真的不甘心哪. 我们还特地去做了CM 做了那种让人讨厌的广 花了钱说"我们是叫ラルアン シエ却还是有人把我们叫成"ラルアン シェ. 最近就算是被这么叫了也觉得再去纠正也是麻烦也就还是算了( 也没有一个一个得纠正/p>

—那在取L'Arc-en-Ciel"的队名开始活动的时究竟这支乐队要成为怎样什么时候去东京发展什么的,有没有设定具体的目标呢?
「没那时候什么都没有考虑 真的,只想2,3个月以后的事( 想着要在LIVE上吸引更多的人来看这样的./p>

人一起第一次合奏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感触吗?
「恩,大家都是有一定水准的技术上,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p>

—这一定会成为很棒的乐队的, 有这样的感觉
「恩,不记得了 已经0年前的事情了(/p>

—那时候LIVE的安排什么的都是谁在做的
「我和HIRO,宣传纸什么的是HYDE来做. 我也稍微做了些的./p>

—动员人数也是随着LIVE活动很顺利得在增加吧.
「恩,从最初开始的LIVE就有人来看了. 作为LARUKU第一次的LIVE是在19910 那时候还是和其他BAND一起的,来看我们的大概有130个人左右. 以后的LIVE开始就一直都没少于于100 然后10月的时候就办了第一次的专场演出,那时候是300人左在大这样的人数就会成为话 还一直传到了东京. 那时候就开始有了和MAJOR方面的接触/p>

—当时还只仅仅活动半年吧! 那时候和MAJOR方面的接触觉是怎么回答
「很帅的 "我们现在还没有MAJOR的打. 而且还是在对方请客吃烧烤,吃完的时候说的呢(一同大爆笑) "反正现在是没有要出道的打先会出INDIES的ALBUM,靠自己的力量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没有能尝试过我们们不会考虑MAJOR,这样回答确实我们自己当时也没有要MAJOR的打BR>

—那趁着那些MAJOR方面的声音你们有没有考虑我们也出CD就可以做成专业的 那时很冷静的
「没有没那时候连曲子也没有正式定下来. 没有想要出版那时 连在INDIES出CD也还觉得太早. 因为那时候真的还刚刚结成只有半年 那是什么时候来着…我们已经免费发放过VIDEO 在难波ROCKETS和新宿ROFT. 我们的HOME GROUND是难波ROCKETS,然后他们那边有自己的厂牌. 那边的人就对我们我们帮你们出,因为一直受他们照顾所以也说不那个…由这里出有点(. "我们还是想把曲子再弄得好一些才然后就逃出来了. 但是对方还是一直不放弃. 后来我们就说"那就出VIDEO之类的好,但是如果是做成拿来卖的还是觉得很讨厌 "因为不想拿来卖钱,如果是免费的配送那做了也无所" 想以这个借口逃避 但是还是变成了免费配送啊. 到头来还像这样的障碍,人和人的沟通还是很困难的哪../p>

—原来那个免费的VIDEO配送背后还有这样的经过
「恩,我们完全是一点都不想出的,那时 也没有那种想早点出版的想 即使普通得想一下也是觉还太早吧". 曲子也还没有固定下来,觉得还是都弄好了才出比较/p>

—那有了MAJOR方面的接有没有想过出道以后是怎么样的
「没 也不是要逃避什么的,就是没考虑 因为首先连曲子都没有好好得成其他的就没有考虑./p>

—那后来,KEN的加入又是怎么样的
「那后来,曲子渐渐得都定了下来. 然后决定要发INDIES的ALBUM,然后就准备开始着手录音的工作. 那是一个叫NIGHT GALLERY的厂 就是DEAD END发INDIES盘的地方. 所以呢,是非常想在NIGHT GALLERY那里出唱片的,就我来说的话 (一同笑). 然后就在那张专辑的录音前不到一周左吉他的HIRO就不干了. 然后就找了KEN CHAN我们的吉他不干了,能不能做我们的队 马上就要录音了所以拜"(/p>

—可真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及时得加入的哪. 那究竟是怎么劝说的KEN CHAN
「怎么样的呢在HIRO的LAST LIVE那天就给KEN CHAN打了电话. 那天LIVE结束以后大家一边吃一边想着吉他究竟要怎么 然后HYDE也知道KEN CHAN的事 知道是个我从小就认识的人. 而且也听过KEN CHAN的DEMO TAPE,觉得"KEN CHAN来的话不是很" 然后就在半夜里越说越起劲. 那个年代当然还是没有手机 ( KEN CHAN 当时因为是普通的大学如果半夜里打去电说不定是睡眼惺忪得说"谁这么讨所以就一直等到早 在那个小饭店 然后早上8点也不知点的时应该起来了吧"就打了电话过 "我们的吉他不干了,你能不能 马上就要录音 那时,KEN CHAN是在名古屋念大学,当然也是住在名古 所以如果是加入了LARUKU,那就是等于要搬来大阪,所以跟他说了这一点以他就现在马上也不能下决定,给我1,2天考虑以后再答. 然后大概2天以后就再打电话过去考虑得怎么样了?" 他就对我明白那就一起干" 然后KEN CHAN就搬来了大阪. 就因为他要搬 我还很辛苦得去找房子(一同大爆笑). 然后就告诉了大家"KEN CHAN已经决定了哟"./p>

—在他本人到来之前一定要找到房子. 那时候的行动力还真是厉害
「我那时候当然是要找比自己的房子还要好的地方! ( /p>

—就这点也是因为对KEN CHAN有着很高的期待吧?
「那时候KEN CHAN已经几乎是连工作都定好了 所以KEN CHAN的人在那里是个非常大的转变吧./p>

—还是选择了加入LARUKU,然后KEN CHAN就回到了大阪,然后马上就进行了录音工作
「就去录音了. 然后基本上都录完, 只剩下MIX的工 但是,录音前也有了很多 录音期间也有些这个那 总之就是由NIGHT GALLERY来出这张唱片觉得还是太担 就说"不想出ALBUM. 但在出ALBUM之前,还说好要出一张SINGLE "已经都在杂志做了宣传,广告费也都花出去至今为止的录音费用也都用这些到底都准备怎么" 但我还是主张说我们不想出 "那我就不想和你再多说你们请律师来谈吧" 那社长就这么对我们讲, "你们如果能付那些 把那些买回去当然不出版也可以,如果拿不出钱的话我们就肯定会出版" 然后那张单曲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就还是出版了. 想用那些钱来还我们欠的钱,但最终还是没有能 然后就到0月份. 对方就说"如果这个月再拿不出剩下的钱这张专辑我们就会出版了". 我就到底怎么办哪 金额的话大概00-300"哪有这么多钱,没有办法了呀 那时候已经是10月的28,29号了哟。那几天的事情我还是记得很牢 然后就在那天傍晚,就当我在房间里因为没办法而消沉的时电话就响 一对方我是DANGER CURE的大 (LARUKU所属事务所社长)BR>

—诶~~! 怎么就会在那个节骨眼 那以前有过和DANGER CURE的接触吗?
「没有的 但是当然DANGER CURE的名字是知道的,但是他们社长是叫大石什么的是不知道的所以还这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那之前,跟《ROCKING F当年一本音乐杂的场"先生,我们私下关系蛮好在AION的酒会上的场先生就对我说"把你做的音乐给我听听哟~",当时LARUKU的DEMO TAPE还从来没有卖给外人过,所以就跟他说好"请绝对不要给别人听!" 然后就把DEMO TAPE送到了他那边 然后,的场先生就给别人听了大爆然后听了磁带的大石就听了觉得蛮有兴趣的,能不能见一下面 然后就有了这个电话 对我来说的话,当然就LUCKY!!" 就说"恩,明白了,明天就去东京" 然后就飞车去了东京。/p>

—这种对时机的判断,还有立即行动的迅捷,这也是一种才能哪BR> 「然后大石打来电话的第二天,我们全部队员就一起开车去了东京。然后把我们现在蛮窘迫的事情都跟他说了。大石本来也是关西出身,所以和NIGHT GALLERY的社长也是认识的,然后大石就打去电话,然后那件事也就被压下去了,我们也就加入了DANGER CURE。/p>

—.(绝句) 像这样突然转运的事,原来也是有的啊BR> 「这个真的是觉得很厉害哟。太有戏剧性了 和队员相遇,一起组成乐队也是非常得偶然性。然后我们危机时刻碰到了大石也是偶然。的场先生违背了我们的约定把磁带放个了别人听还真是做对了啊~ 的感觉 就是这样很多很多的偶然重叠,真的是很戏剧性。/p>

—好象这样很多偶然非常巧妙得结合在一起,真的感觉就是LARUKU的命运的样子BR> 「恩,是这样哪~我觉得这样的东西是存在的。/p>

—到达东京以后,和DANGER CURE事务所那边的人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怎么样?
「那个以前的事务所,先来的是大石和门真SAN 穿着黑色的西装,开着现在也还在开的奔驰SL。我一看到就想"哇~ 糟糕了!我们被骗拉完蛋了!这样 (一同笑) [BB加注:在日本,一般只有黑社会的人开奔驰车,正派的有钱人不会买奔驰||||] 然后大石就说:怎么样,一起去边吃边说吧。我们这边开的是LARUKU号,当时的器材车里坐着我们所有人,然后就跟在奔驰车后面开就在车子里大家讨论说"怎么办? 要不要现在就逃? 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去 (一同大爆笑) 然后竟然平安无事得被带到一家普通餐馆 那家店叫VOLKS ,我还记得的。然后门真SAN是先下车的,一TA TA TA"地跑去订位。在VOLKS的门口有蛮多普通人在那的,然后啊!的,好象被吓到的样子 我就果然是不得了(大爆 门真SAN当时可是名人哟,我也去看过ATHEM的LIVE,那时候就知道他是被叫DESU"的。然后一边吃就一边把我们的事情说了一下 当然不想发表的理由也说了大石就说"那就再录一次吧,录过重新来不就好了所以我们就决定再重新录一次了。/p>

—难道那个就是DUNE了?
「是的哟 然后就在要录DUNE之前,这一次是鼓手退出了。/p>

—那作为新鼓手加入的就是SAKURA了吧BR> 「恩,对10月到了东京跟大石谈过之后,录音大致就是在第二年的春天开始 所以到年底为止就会在大阪练习那时候,我们谁也没当面见过SAKURA的 那时候SAKURA是在ハーレムQ里担任支援鼓手。然后就觉得"既然是支援不是正式乐手,我们去请的话就能加入我们的吧"( 不记得是怎么找到的联系方法,然后就打电话给了SAKURA他就2天以后我帮忙的那个乐队正好TOUR去大阪,那时候见个面。/p>

—呀~ 这里又是时机重合的偶然吧。打电话过去天之后就会来你们这边也是偶然吧,总感觉是太戏剧性了BR> 「然后我和KEN CHAN,HYDE还有门真SAN 4个人一起去看了LIVELIVE结束以后,我们就去吃饭,接着就决定了一起进录音室看看了 第二天就马上一早去了,然后练了之后大家都觉啊,真的不错呀~" 然后就在那里决定要一起做下去了然后过了年之后就搬到东京的公寓开始录DUNE了。/p>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那DUNE完成之后是更加开心了吧BR> 「是呢,有这么多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p>

—那当时有没有想过离开大阪去东京找队员或是把活动中心移到东京呢BR> 「没有呢因为去的话没有什么意义的。我的话,也不是什么以出道做为目标的 在INDEIS发表了DUNE之后,说不定还就觉得"啊,满足了~"这样,或是换个职业好好得安定下来也说不定 其实也没有什么以出DUNE作为目标什么的,也没觉得出了DUNE就可以出道了的。/p>

—那就是没有想要以专业的姿态来活动的想法的BR> 「当时的话,只是想把自己身处的环境变得更好,只是这样而已吧我们刚结成的时候,只能在很小的LIVE HOUSE里演出。那时候就想,如果可以在观众更多的HALL里演出该多好啊录音室也是,如果没有钱的话,时间什么的就会很紧张 所以就觉得如果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录音就好了当然也会想能在更好的练习室就好了这样一些 其实音乐以外的事情应该也是这样吧。如果住的房子蛮小当然下面就会去找大些的屋子。我觉得跟那些是一样的吧。/p>

—那就是说不是什么以前往MAJOR道路为目标这样,而是踩着台阶看清楚眼前到来的道路吧BR> 「所以,当时完全没有考虑过要当职业乐手的那种,只是想让自己迈上一步的感觉 人的话,谁都是这样想的吧。有了一些积淀,然后再向上迈步然后才能变成专业的吧。我觉得人就是种希望自己身处的环境变得更好的生物吧,我觉得是这样。/p>

—虽然人谁都会想要向上迈,但是LARUKU走来的一步一步,队员的相遇也好,都是不可思议的偶然重合,事情朝顺利的「方向逆转,那从结果上来说迈上的步子不仅仅是个人努力能得到的,我是这么想的BR> 我从以前就一直运气很好,真的是非常有运气,然后再加上少少的努力吧,然后就这样走到今天。BR>


—大石先生的电话打得也是时候,在AION那边的相识可以说也是有把对方吸引过来的运气在吧BR> 「但是刚才也说到了,多少努力还是需要的。/p>

—那具体来说是有做了些什么呢BR> 「比如要给大石听DEMO TAPE,要有可以让他看中的音乐,BASS的旋律,没有的话可是不行的哟,还有去看AION的LIVE,并且还去到结束以后的庆功会,如果没在那里碰到《ROCKING F》的的场先生的话,也没办法后来把DEMO TAPE给他送去吧。所以这种程度的话既是要有运气,也是要努力的。可以说,总是有运气还的人和运气不好的,人是这样,场所也是这样。所以为了要抓住机遇多少还是要做些努力的。具体来说做什么才好的话是讲不出。我的话,比如就是去一些LIVE后的聚会,多认识些人,这样所做的努力在结果上就是往好的方向在发展的感觉 当时乐队的经纪人完全是我在做的哟。在自己的家里除了私人用的电话之外,还有一部电话,L'Arc-en-Ciel CONTECT"的名义的一个办公室,那个电话号码,当然也就是大石打过来的那个。然后邮件包裹当然也是用我的私人信箱 把自己家作为邮件的发送地址真的不是一件很帅的事,因为这样就会给FANS知道家里的地址吧。自己的电话和乐队电话在一块也是感觉很不好的吧。到底是哪边打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样也都要做出好象还有好几个STAFF在帮忙的样子,但都是一个人在做。这也多少是种努力吧。就是有了这些努力,才会有那样的机遇吧。因为,即使DEMO TAPE听了很多,觉得真的是很好的音乐,到底跟谁去联络,如果是队员自己家的话,总是没有会要想打电话的意愿吧。所以我还弄了专用的电话,还设置了留言,FAX。这样打来电话,多少也能放心吧。如果打去写着的联络电话,马上有人来接的说"请问有什么事",对方肯定会觉得很困惑的吧。/p>

—真的是这样。现在也是为了有更好的运气机遇而做着努力,这时代还是有没有变的东西存在啊BR> 「是这样哪。/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