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9: 中学时代

翻译 by shindo

 

—初中的时候,想过将来要干什么吗BR> 「初中时想干什么啊……自己开个店吧,比如卖玩具的啦,或者卖那种花俏小商品的店啦之类的。不过,花俏的小商品,听上去再怎么响亮都已经过时了吧因为不想成为一个上班族,所以作为一个初中生光想着要自己开一个店了。

—是走着去上学的吗?
「骑自行车去的。不过,其实有一段只能用走的路程。所以我骑自行车到中途停下来,因为在别的地方有一个停自行车的地方,就把自行车停在那里,然后再徒步走着去学校

—那个时候,有参加什么课后活动吗BR> 「没有呢,我可是“回家部”的成员。曾经在棒球部里挂了个名。其实我本来是想加入足球部的,但是足球部关掉了,所以没得选只能加入棒球部。实际上几乎都没有去过呢。偶尔会想“啊~~没办法,今天就去击球中心一下吧。”这样。去棒球部只是去挥一下球棒的。完全没有练习的我球技非常。对于那些每天都来拼命练习并能够打出本垒打的家伙,部里的顾问老师根本就不用操心他们。比起每天都努力练习的那些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更让顾问老师头疼呢。

—这样一定要早回家的理由是什么呢BR> 「其实回家干了些什么也记不太清了要说记得的事情,就是在我家附近,有两个和我一个学校的前辈,就是和这两个小孩一起玩。从学校回到家,把东西在自己房间里放好之后就立刻去找他们。那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ken初中的时候,ken ,前辈和我三个人玩在一起。然后到了晚饭时间就各自回家。

—三个人在房间里都干些什么?
「一边听磁带一边干些别的事情。出新歌了要是谁买了的话就一起听,然后还做点评论。听完了,就讨论“下次出新歌了轮到谁买?”这样,大家分开来买磁带。这样把各种磁带拷贝下来,这样就能花比较少的钱听到更多的歌了。

—那个时候流行些什么歌呢?
「像SCORPIONS是非常流行的,还有Michael Schenker,WHITESNAK,……当时也是硬摇滚和重金属流行的时候。

—正是因为有了那段听了这么多音乐的日子,所以造就了现在的自身么?
「也有这层原因存在吧。不过在这之前,小学5年级的时候就喜欢听音乐,当时开始听hard rock和重金属。接触乐器的话是在前辈家里吧,看到前辈正在弹吉他。

—第一次组乐队是在这段时期吗?
「在初中的时候吧,不过那只是和朋友们聚在一起为了文化祭演出罢了。

—初中的时候学习怎么样?
「去过学校以外的补习班,家里也请过家庭教师这样的程度。

—家庭教师?!成绩不好吗BR> 「不怎么样哟。初中的时候几乎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但是为了通过高中入学考试又不能不学,所以家里人就请了家庭教师。

—原来如。进了初中的话,就会有像英语啊,自然啊,这样新的科目出现,如果听欧美音乐的话,会不会自然而然地对英语和自然发生兴趣呢BR> 「英语啊……当时非常讨厌学校里的英语老师呢~苦笑)因为讨厌那个老师所以顺带也变得讨厌英语。现在想起来真是非常后悔。会有“啊,果然应该规规矩矩地学英语啊”或者“如果遇上个好一点的老师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对于那个英语老师,我已经是到了在生理上都没有办法接受他的地步了。而且那个老师不是关西人,搞笑噱头也搞不明白,而且是个男的。作为一个人我已经是完全不能接受他了。

—学生对于一门课的喜欢程度,和教那门课的老师关系很大吧?
「很大哟~~。所以我觉得啊,对于审核老师的标准应该再好好斟酌一下呢……要怎么成为一个老师呢?

—先在大学里修完师范课程,进行教学实习,从学校顺利毕业的话就会被授予教员资格证。然后参加教师采用考试,合格的话就会被需要老师的学校录取。就是这样一个流程BR> 「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啊。其实只要学习的话,要怎么做人自己就能明白。要是头脑再好一点的话,的确就能够理所当然地学会东西。但是想着“我要是不教你,你就什么都做不了”这样的老师还是很多的。

—每天看新闻,那些教师犯下的罪行真的是人干得出来的事吗?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啊BR> 「一个人要是被这样疯狂的家伙所教育,那实在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啊。成人之后我一直这么认为。

—相反的,有没有觉得“啊,这个老师真是太有魅力了”这样的经历呢?
「补习班里的老师,后来学校里也有一个,高中时的班主任也不错。

—说说初中时那个有魅力的老师吧BR> 「其实他也不算是什么班主任吧,也不是那种和我有什么共同点的老师。但是,因为他为人很有趣,所以休息的时候一起去玩。那个男老师和我非常合得来哟“你这家伙这样也能算是老师?”即使这样说也没有问题哟。我是挺喜欢这点的。放学后除了各个部的活动,也有俱乐部活动(club),这个也是教学的一个环节。只要进入了俱乐部不参加活动是不行的。我每次都参加那个老师组织的俱乐部哦现在回想起来,是在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吧?那老师创建了一个叫做“志愿者俱乐部”的组织。要是问他“老师,所谓的志愿者俱乐部是个啥东西?”他就回答“傻瓜!!就是给‘闲逛俱乐部’起的名字而已。”成立这个俱乐部还真是把别的老师给惹火了,所谓的志愿者活动就是出去捡地上的垃圾。面上是说什么“志愿者俱乐部”这样的称号,实际上只是出去晃悠而已一同大爆笑)所以,每次去那个俱乐部都是去闲逛。学校周围啊,车站前面啊,都被确定为散步的路线。在途中要是看到垃圾,偶~~尔才把那垃圾捡起来那老师就说“啊,这样就不错嘛。一同笑)志愿者俱乐部很棒吧?

—初中的校服是普通的学生服吗BR> 「是啊,我是穿着短ラ不知道这个是指什么,可能是校服中的短袖衬衫或者马甲之类的看上去有点弱不禁风。

—是这样的一个形象啊书包呢?
「我把它改小了一点,所以不是那种宽宽大大的包。

—当然,书包中放不了多少书吧BR> 「所以都放在学校里了,大概

—初中时候的修学旅行上哪儿了BR> 「去九州那一带了,是坐新干线去的。我住宿的房间的隔壁就是女生们的房间,通过窗子就能够听到女孩子们的对话。就是那种“XX好像喜欢你呦一同笑)你对他的感觉呢?”“啊,我倒不是很中意他……”这样的对话呢

—初中时在班里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是个朴素的孩子呦,不引人瞩目。

—那个时候学校里有没有欺负同学的现象BR> 「倒没有发生过非常严重的事情,不过欺负什么的还是有的。

—这和现在所说的“欺负同学”有什么不同吗BR> 「那些严重的事件过去现在都没有改变吧。不过当时我那个学校里发生过一个人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而死了。这也是一件严重的事件了吧。

—由于时代的原因,当时是校园暴力非常猖獗的时期吧BR> 「校园暴力是非常普遍的。平时要是看到学校的玻璃窗被打破了,就会觉得那里可能发生了什么暴力事件。现在想起来可能也不能说是一件坏事,但是,如果一定数量的人聚集在一起那么势必就会有一种共同行动的意识,这样的话肯定会发生欺负人的事情,不发生什么事情反而是不正常的。我觉得这是没办法的事,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欺负别人的性质和手段都是一样的,过去那些黑暗残忍的东西现在也存在着,所以,我不能够说我从来没有欺负过别人。我欺负过别人,也被别人欺负过,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我觉得都可以让一个人变强……所以,两方面的心情我都是可以理解的。

—作为一个成人,对于那些现在正处于被别人欺负而痛苦的境地的孩子们有什么想说的话吗BR> 「嗯……首先,绝对不能够自杀。绝对不能够作做出结束自己生命的事情。好好想一想,想自杀是因为被别人欺辱,但是即使如此都绝对不能去死啊。

—不论有多么痛苦,自杀是一定不能做的行为BR> 「欺负人的人有欺负人的想法,被欺负的人有被欺负人的想法。所以对此我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欺负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是因人而异的。有为了那些不值得去死的小事而自杀的孩子,有嘴上说:“欺负别人的人,不配做人。”但仍旧这么干的家伙。因此,不能把因人而异的事情简单化。不过,不管怎么样,自杀都是不可取的。

—不仅仅是欺负别人,作为人也不能够自杀啊BR> 「但是,看电视的时候,有因为设私刑而致人死亡的杀人事件,被害者的父母也上了电视,责问加害者到底是谁。做了这样的事情的孩子们现在已经是成人了,但是杀人的时候还是未成年人,现在他们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地生活在社会上,而这些家伙谁也没有向那个死去的孩子谢罪,也没有去祭拜他。而那些加害者的父母说出来的话更加过分。“事情都过去了那也就没办法了。我们孩子的人生也要从头开始了,过去的事情多说也无益。”这样对被害者的父母说。这可是杀了一个人啊,你能相信?

—这的确也有不正常的一面啊BR> 「所以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教育孩子有父母的责任,也有老师的责任。不能够不负责任地胡乱教育孩子,脑中的那根弦不能放松。没有这样觉悟的人,我觉得是不能够抚养孩子的。

—这样想起来,教育孩子实际上是充满了责任感的艰难的任务啊BR> 「是啊,如果不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的话,到那个小孩长大了就会有相对的报应回来了。教育孩子,我觉得三岁以前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对这个松懈大意的话,所造成的后果就会对小孩将来的人生有影响。我想如果我自己有一天成为父亲的话,一定会在孩子身上倾注非常多的爱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