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9: 作曲

翻译 by ~te七玥te/p>

 

—有作为旋律创作者的意识吗?
「有哟。我觉得创作出动人的旋律是自己被赋予的责任/p>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自觉BR> 「从开始做L'Arc~en~Ciel的时候开始/p>

—还记得最初作曲时的事吗?是怎样的曲子?
「最初做的曲是satanic metal类型。开始作曲的时候是只做吉他和弦的哟。歌唱旋律应该是主唱做的嘛这样认为的。所以那时候就是那样粗粗做曲、自己是完全不做歌唱旋律的。现在的话,当然百分百歌唱旋律也是自己做了,因为不做的话一首曲子就不算作完了。/p>

—怎样作曲的呢BR> 「基本上我是不用乐器也能作出曲子的,所以何时何地也可以哟。自己的体内响彻着旋律,这旋律流淌的同时口里轻轻哼唱出这般。/p>

—从一开始作曲时便能这样BR> 「不,最初并不能,是渐渐习惯这样子,感觉上做着做着慢慢的掌握了要领。但是从以前,大约高中生的时候便有稍微觉得自己能写好的旋律哟。/p>

—怎样会这样想呢?
「普通用鼻子哼歌哼哼出来的旋律也有不错诶这样觉得的哟(。但是我想这种程度谁都能做到吧。哼歌这些谁都行吧。不会乐器的人也一样能哼出曲子来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作了乐队之后,渐渐有认真的去作曲,也总能作出不错的曲子,果然我是能作出好的曲子的哟这种感。事实上也经常被周围的人称赞是好的曲子,因此渐渐有了自己是旋律创作者的意识吧。/p>

—情绪波动很大时写曲吗?比较多悲伤时候写还是开心的时候写BR> 「何时何种状态下也有些呢。悲伤的时候会写明朗的曲也会写阴郁的曲,也有一天内作两首曲子,怎么说呢,跟作曲的顺序也很有关系。前一首作的是稍稍阴郁的曲子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想要做首明朗的呀、节奏想要这样子的呀这样设想,所以作曲的顺序也是很重要的。在做乐团的场合,因为团员们做出的曲也会稍作改变哟。有谁作了新曲的话,听了之后会考虑平衡这些。嗯,没有这样子的曲子,那就我来做吧这样。/p>

—头脑里先有这样的风格亚image这些,然后凭着这image作出曲来BR> 「嗯。想表现出来所以做出这样的曲子吧。/p>

—有写不出曲的低潮期吗?
「低潮呀,完全写不出曲这样低潮没有过咧。只是有作曲速度这方面的低潮呢。今天只做得出一首曲子呀,三天也只做了一首曲子呀这样。/p>

—一般没人会把这叫低潮吧(
「我没有过一两周也做不出一首曲子的情况啦。/p>

—那最短多长时间做出来呢?
「最短三分钟(主旋律刷刷地三分钟左右就做完了,然后就是把它编排组合。五分钟长的曲也可以两三分钟做完的。这里反复一下,间奏加入吉他solo这样五分钟的曲子也是做出来一个主旋律就可以完成的。/p>

—例如走在路上突然有曲子浮现出来会怎么做呢BR> 「一般就IC录音机呀。要不然就为了不要要忘记,一边一直让脑子里响着那旋律一边走去有乐器的地。也有洗澡的时候来了灵感就湿着身子连擦也不稍稍擦下就跑去起居室里放吉他的地方。然后把它变成音律到不会忘记的程度再回去继续洗澡。/p>

—当一首曲子成形时感到开心吗BR> 「很开心、很高兴、不可思议这些之外也有从无到有创造出东西这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哟。最初只在我头脑中存在的让它渐渐成形。音乐是无形的东西,因为把它作成了曲,变成了CD便使它成为了商品这样有形的东西。如果这个曲更进一步作成了PV,那便成为了可以看见的东西。这样想的话觉得很厉害呢。最初只存在于我头脑中的东西能传到到我从不曾见到的人那里,我觉得这是件很美妙的事情。/p>

—我想做出好的曲子是很需要天份的,那么有加入努力的因素的余地吗?
「嗯,关于努力怎么说呢。我想并不是只要努力就能做到的、音乐的才能也是必要的吧。音乐学习方面,并不只是掌握音乐理论知识,熟练乐器的演奏就可以作出好的曲子。我想和多听各种各样的曲子也存在着某种关系。我自己来说,因为喜欢动听的旋律,也确实去听了很多好的曲子,我想这对我也形成了好的影响。相反,也一点也不想听到难听的音乐呢。但是在日本一不小心就会听到难听的音乐了。普通在伦敦坐出租车的话,是欧吉桑的司机也是听着oasis的音乐哟。想着大概是收音机刚好放到吧,也发现真的是听磁带的哟。这种细胞日本是没有的吧。/p>

—觉得好的旋律是怎样的呢BR> 「要定义很难哟。怎么说是能直袭内心这样的吧。听着听着内心不自觉的做出反应。我是这样定义好的旋律的,嗯,我写的曲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被这样评价了吧。/p>

—的确,tetsusan的曲是真的具有动听流畅的特征的呢BR> 「旋律这些,我想谁都能做哟。外行也好,仅仅是做曲,啦啦啦这样谁都能做出来的。正因为如此,我想不是在编曲之前写出真的美丽的旋律是没有作到了的意义的。怎样作到美丽的旋律、美丽的构成、美丽的展开,怎样令人感动,我想还是要有作曲的sense哟。作为曲作者不做出动听的曲子不行呢/p>

—tetsusan作laruku和TETSU69的曲子的时候,做法啊意识啊这些有不同之处吗BR> 「实际上是一样的哟。hyde和我唱的key都没有改变是一样的。虽然hyde的key高少少,但假声是我比较高。所以曲子的key啊作曲的方法并没有变化的/p>

—那根据唱歌的人的声音不同,脑中所呈现的曲子会有不同吗BR> 「这种情况是有的。有用hyde声音的感觉轻轻哼出旋律写出曲子的时候呢。不过,这样说也许大家都不相信,但是我和hyde的声音很相似哟。偶尔拿粗制的demo磁带听以前录的歌,“诶?这是哪个唱的呀”这样分不清楚的情况也有。特别是啦啦啦的唱的。有歌词的话就明显容易分辨出是hyde唱的还是我唱的了,但是啦啦啦粗略唱的阶段有时候连自己都分辨不出/p>

—音质相似吧BR> 「我的声音稍稍细些,也许会被当成骗人,不过的确是这样的哟。/p>

—那是怎样分这是laruku的曲,这是TETSU69的曲呢?
「只是看时间而已。要给laruku作曲的时候做的曲就给laruku,是自己solo的时候做的曲就用作solo/p>

—觉得自己做的曲有怎样的特征呢BR> 「能唱的人很少吧。很难哟。因为低的地方与高的地方,旋律跨越很大。我之前有被拜托给一位女歌手写过歌,但是并没有最后做成CD哟。因为唱不出来,虽然换了demo的key、降了八度、勉强转了调,还是不行呢。/p>

—多是需要一定的能力来演唱的曲子BR> 「TETSU69的场合,是超过了自己作为vocal的能力的,很难的哟。说起来是新人却唱着不是简单能唱出来的曲子/p>

—挑战相当大吧?
「是呀(/p>

—不能稍作改变吗BR> 「因为作为作曲者,作出好的曲子更重要呢。/p>

—听到别人做的曲会受到影响吗BR> 「会的哟/p>

—那么laruku其他三人也作曲,作为曲作者的影响有哪些?
「受到很大的影响哟。除去一起做团呀彼此熟识啊这些因素,也真的认为他们是能作出很棒的曲的人哟/p>

—四人不仅各自作曲,而且都表现出各自的个性呢BR> 「所以自然就会受到影响呢。好棒的曲子呀,我也要做好的曲这样想。根本上,我想肯定团员们喜欢的东西在某些方面是有共同点的哟。看看SOLO,也许乍一看感觉似乎全然不同,但是是有一个共同点然后在此之上延伸开来的吧。我想一定在哪里持有同样的感觉哟。因此才能维持着这个团,才能对各自所作的事情理解和尊重。/p>

—受到其他团员的影响表现在哪些方面呢BR> 「好帅!这么想的时候便受到了影响哟。不过倒不会想做和其他团员作的曲一样的曲子/p>

—现在有特别想做的曲子吗BR> 「没,《SMILE》录制中,尽情的作了哟,所以现在没什么特别想做的/p>

—比如说想做留传到来生的曲子吗?
「这太难了吧。并不是人人都会哼唱这样的曲子我都觉得好呢。常常会为什么这样的曲子会流行啊这样想。这个,完全不好嘛。世上所谓名曲,名不副实的很多哟(/p>

—所谓名曲,这话很厉害哟(
「真不想听到这个这样想的时候很多哟,编曲亚,歌词亚,那个人的存在方式亚完全无法认为是名曲的也有很多呀。所以对于我来说谁都会唱的歌和好的歌并不是一致的/p>

—没有想做留传下来的曲的意识吗?
「留传下来的歌结果都是大hit的歌不是吗?不过,还是持有着我们的曲会一直留下来这样的大前提来作曲的。现在,也常常会听到一流的曲子觉得很帅,所以也常常想做出好的曲子哟。一直绞尽脑汁的(/p>

—绞尽脑汁具体是怎样的状态?
「我的话是迫于最后的期限的感觉哟。首先先设定最后期限,然后赶超自己的状态作出的哟/p>

—听起来是精神上很辛苦的过程呢BR> 「但是,不是绞尽脑汁做出来就有大卖的自信哟。适当锵锵锵这样做出来的曲也有大卖的时候。也许适当这个词不太适合,就是很放松的状态,倏—的作出来的也有受到好评的时候。于是,诶?这样超吃好!这样做!这绝对很棒!这样花了不少心思做的曲却不hit的情况也有。真的蛮难的咧/p>

—作为作者,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很多人觉得好的东西,比较想做哪样呢BR> 「别人觉得怎样好我自己是不知道的,所以做自己觉得好的是唯一的方法啦。在作的过程中,别人会不会觉得好这些是不知道的哟。所以只有去作一堆各种各样的曲子。较劲的作的也有,轻松的作的也有。假如作了各种各样的曲子的话,当然会做出好的曲子吧这样想/p>

—打算一生一直作曲吗BR> 「想要一直继续下去。不过,如果被人需要的话,会觉得更高兴呢。自己头脑中的东西成形,仅仅是觉得高兴,但对于一首歌,我想多一个人听到也更加的幸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