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to myself PART1 vol.19

翻译 by tsuya

 

之前结束的全国巡回,对于tetsu来说一定算是件很大的事情。在那之中让他感觉到有所收获的到底是什么。

————这次的巡回中,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呢。不过第二次的NK HALL还是很漂亮的“REVENGE”(报仇)了!

NK真的很好。对于我个人来说,最初在NK的时候就很好。只是当时,门票没有sold out很不甘心。

————因为这个想法所以和这次的“REVENGE”联系起来的啊

最初在NK的时侯,staff也没怎么告诉我们关于门票的发售状况。然后突然发现门票没有sold out的时侯,“哎、、!”这样的感觉,出道真的变成pro,第一次在东京近郊的大会场开演唱会就是那次NK,所以那个时侯团员们都很受打击。
既然成为了pro,就说明已经把音乐作为自己的职业一心一意了。所以就以为,关于CD的宣传都交给了唱片公司,还有演唱会活动什么的,全部托付给了他们来做就可以。但是实际变成pro之后发现那是不行的。就算到了那种环境中,有的时候也一定要靠自己来让staff们运作起来。感觉回归到了初心。band刚成立初期,某种程度来说全部是自己来做的时期,一定要自己运筹帷幄。


————那么之后第2次的NK已经sold out了对吧,有没有什么感慨之类的呢

唔—地方不同动员也不同,比较弱的也还是有的,我还不能就此满足。今后也要反复推敲注意细节。因为在大城市已经完全没有问题,而小地方的话就还没有很渗透,还任重道远呢。


————说到这次公演不得不说的就是5月29日在市川文化会馆举行的特别公演了吧。NK的彩牌的时侯还说对此完全没有考虑的吧。

不是,是真的没有考虑过。做EARTHSHAKER的copy band也是当天即兴决定的。


————最初是谁的主意呢。

记得好像是ken还是hyde了。Ken好像很想唱叫做“More"的曲子。但是到了市川的当日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正好我们的吉他技师叫做“色琴”的人,曾经给EARTHSHAKER作过协助吉他非常完美,然后跟着sakura的技师叫做“yoko酱”的可以打那个鼓,我也知道那个曲子,于是就说“那么试试看吧!”这样。

————是说立刻就可以想起来的?
不是,当日去买了CD边听边纠正(笑)。但是要做这事之前只跟参与演奏的人员和极少数的staff说过。因为是秘密的所以也没有排练。孤注一掷就这么本番了。在舞台还说了“要数2次哦”这样的话(笑)

————还有其他的诸如扮装,让观众上台,女装什么的事情吧,关于这很high的一场的感想最后可以再说一句吗。

首先,要向只能4月11日参加而5月29日有事不能参加的人说一声真的很抱歉。然后,我们努力为来看的人做了很多的准备,应该看的很高兴吧。从今以后也会向前看积极的走下去,请期待吧。

*注:96年4月11日市川场因为tetsu中途昏倒所以改期到了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