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to myself PART1 vol.11

翻译 by uch6n

 

本月是以前刊登过而广受好评的“大家的问题tetsu来回答”单元。

Q:我以前有和组乐队的人交往过,拈花惹草这点让我没少哭。大家这方面如何呢。
(因为ken酱在一旁,于是意外的很热闹)
tetsu:跟ken酱交往的话会幸福吗?
ken:我想和我交往的话一定会幸福的吧。
tetsu:为什么?“一定要让你幸福”这么想?
ken:也不是,我呢,从不会让女人哭的哦。
tetsu:但是,我的想法是,如果连一个女性都没有办法让她幸福的话,是不会让fans的大家感到幸福的。
(说到这里,大家一起“噢~!”)
ken:很帅嘛。今天录音了(笑)?
tetsu:这里请写上“(大爆笑)”(笑)。
ken:但是,多情还是要看情况的吧,我也并不会是说“好想H啊”这样吧。
tetsu:跟ken酱说话很轻松呢,我喜欢很会说话的人。但是,hyde就……(延伸到了不能刊登的话题……笑),回到问题(笑)乐手确实会有一些很好色,这一点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只是一般的规律都是从这边(男性侧)追那边(女性侧)。可是对乐手却是反过来的,就是说对方主动往这边接近。如果不能直接的拒绝,就会变成来者不拒的状态不是吗。被请求了就不会拒绝,音乐人中也是有很多好人的啊(笑)

Q:hyde是读作“haido”吗?还是读作“hide”
tetsu:这个呢,在我的专栏问别人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愛知県的浅井礼子小姐!!(笑)还有很多人也是。虽然这个是我的专栏,可让我去转交fan letter的话也是很困扰的。fan letter请寄到事务所那边。我会伤心的(笑)。那么,回答你的问题,“hyde”读作“haido”,“Jeckyll&Hyde”的“hyde”,经常被错读成“hide”“haide”什么的呢。

Q:L'Arc~en~Ciel地下时期有出过大碟吗?
tetsu:谢谢你!兵库县的德留君。有一张叫作DUNE的碟,是唯一一张在地下厂牌发行的。在全国的地下唱片专门店都可以订购到,是Danger Crue(L'Arc的事务所)在通贩的。第二张唱片是Tierra,自Ki/oon SONY唱片为出道而作。然后今年9月发行的Heavenly。能入手的现在就这三张。啊,还有一个叫作Shock Age Special的音乐专科社出版的书附带的CD中也收录了一曲。

Q:tetchan的bass里侧画着的tetchan的似颜绘还有图案,到底是谁画的呢。
tetsu:首先,bass里的画是秋田县叫作熊猫团的艺术家团体画给我的。然后我今年生日收到的礼物是这个(在“本月拍”中的敞篷车模型)其实团员们都坐在上面,就是小到看不见了。

Q:9月22日的Music Station结尾的时候戴着的牛奶瓶底眼镜,是特意为了那个时候准备的吗?
tetsu:一直放在口袋里,从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忍着(笑)。那个呢,虽然故意放到了节目最后时候才戴,但是好像还是有很多人没有看到呢。
-本番结束后,节目赞助商的字幕出现的时候是吗。
tetsu:对,我想可能是本番结束了,大家都换台了吧。其实正式节目也戴一会儿拿掉一会儿。还是被问“为什么不戴着呢”。我明明有好好的戴了呀(笑)。

Q:tetsu桑的那个速度超快的downpicking是靠手指吗?还是靠手腕的震动呢?P.S.ESP的tetsu model一发售我的男朋友就买了。
(注:downpicking,下拨:方向为从上向下的拨弦动作)
tetsu:……(考虑了一会儿)是手腕呢。谢谢!我就在等这样的问题!我的downpicking已经变成自己都觉得“做得好啊”这种程度的快了。在录制DUNE的时候,Engineer的Jack Danger先生对我说要是可以做成downpicking的话不错,从那开始才练习的。细小的地方也被注意到了真是很开心。千叶县的西山美由纪小姐!我很高兴。P.S.买了tetsu model啊,真是找了个好男朋友啊。你也能变得幸福,他也能变成BIG艺术家的。不会错的!(笑)

Q:“L'Arc~en~Ciel该怎么念?”这种问题一定经常被问吧。会觉得麻烦而开始变得讨厌回答这个问题吗。经常被自称是fan的人问到这种问题,同样身为fan真是觉得受不了了。
tetsu:连fan都觉得受不了,我想团员们比你们要受不了一亿万倍。这位邮戳是所泽的,就暂时称你为A子小姐吧。谢谢你为我们想得这么多,A子小姐你真温柔呢(笑)。那,这是第2亿8千万回目的回答(笑)“raruku an shie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