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to myself PART1 vol.08

翻译 by ~te七玥te~

 

本月也是特别企划。从大家寄来的大量明信片中选出了一些问题由tetsu君试着作出自白。好好阅读与体会哦。今后仍期待着大家的明信片,请多指教。

Q:tetsu san元气的时候和阴郁的时候差别很大吗?有多明显?
(旁边的ken)[完全就判若两人]
tetsu[(笑)。阴郁的时候,会让周围的人都沉默不语的(笑)。hyde说live的好坏是由我的心情决定的。惹我生气就做不好live了(笑)]

Q:关西出身的tetsusan和队员们讲话或者回老家时,还是用关西腔讲话吗?
tetsu[当然啦(笑)工作的时候为了交流方便都是用标准语的。不过偶尔会收到“上电台节目时说了方言呢”这样刁难的来信,不过我才不觉得关西腔是地方口音!关西话和标准语是一样的!(强烈强调)]

Q:怎么看作member的模仿的那些人呢?
tetsu[cosplay的人,在团员们中常常成为话题哟]
(再次在旁边的ken)[是live结束后谈论的话题呢。“有个sakura coser在呢”“有的有的!”这样(笑)]
tetsu[是啊是啊。我觉得不坏啦,也不会“啊咧?”这样子,所以请尽管做不用介意哟。觉得做cosplay能更加吸引member的目光这样想很可爱!……要不断玩新的哦(笑)]

Q:在tetsu san看来各member都是怎样的人?
tetsu[kenchan嘛……该怎么说的?好多种角度啊(笑)认真对待的事十分具研究热情。譬如说音乐。感觉上很年轻哟。hyde是象《危险游戏》中的Macaulay Culkin那样的人(笑)。sakura是非常单纯的人。可以说是凭着本能来生活的类型吗 ](七七:Macaulay Culkin,就是演小鬼当家那个:p不过没什么印象他有演类似危险游戏这种名字的电影,或者日本译名不同?)

Q:techan的过去有什么得意的兼职经历吗?
tetsu[得意的……以前,做过东映系的兼职哟。戴着发套(猜得||||)做古装剧的临时演员。那个时候有被“你很适合哟。要不要做演员看看?”这样邀请过哟!“诶——?真的吗?”暗自觉得开心。那时候是没有什么兴趣,不过现在想想觉得也不错啊(笑)]

Q:我有非常非常严重的“生人恐惧症”(七七:这种名词翻的就凑合着看吧||||)。学校里在大家面前读课文,心脏也仿佛要跳出来。tetsu san在舞台上都不会紧张吗?
tetsu[记得以前也说过,我从来都不会紧张的!也有fan看了live啊电视节目那些后写信过来说“最近有些紧张呢”,不过……haa(叹气),该怎么说呢(笑)没有紧张过呢,一次也没有。我呢,上电台并不太会说话,大概是因此被这样认为吧。生平第一次站在舞台上是14岁的时候,但是那时候也并不会紧张,反而感觉很好哟。做L'Arc~en~Ciel时更因为持有着自信,也不会紧张。这种程度便会紧张是成不了大气的(笑)。所以如果那个孩子也开始作乐团站在舞台上,说不定就可以克服紧张了哟](七七:这个人绝对不适合当心理医生= =)

Q:tetsusan的发型变成怎样?什么时候开始留现在的发型的呢?
tetsu[最近不是都没有剪头发吗。所以被说“头发那么长呢”。不过……巡演之前是有剪掉20厘米左右的哟。剪了之后才去巡演的。以前呢,为了看起来比较短所以就束起来扎在上面。]

Q:据说tetsusan意外的很能吃,那么喜欢食量很大的女孩子吗?
tetsu[喜欢哟。那个,我呢,7年前左右是食量很小的哟。以前打工的地方旁边有家炸面包圈店,我的午饭就是那里的炸面包圈(笑)。即使中午吃了别的东西,晚上作为下午茶还是吃炸面包圈。根本就是食量很小,但是做laruku后遇上sakura就变了。因为sakura很能吃,我也就变得很能吃了]

Q:[tetsusan H吗?]
tetsu[怎么说啊……是ムッツリ系的哟(七七:GOOGLE了一堆十八禁,放弃查|||)。不过,在member中不是最H的吧(向旁边的经纪人确认)?嗯,作为普通的健康的男性,普通人的H啦。和团员们比起来,我不是最H的。是吧?(再次向经纪人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