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奏美妙平成旋律的bass--95年tetsu与LÜna对谈

翻译 by 稚名

 

Eins Vier: 90年代以LÜna (B),hirofumi(V)结成,后来加入了yoshitsugu(G)和元PRESENCE的hibari(D)在大阪的live house为起点开始活动的视觉系band9年解散。Member分别在各自的band中活跃。Lüna是乐队的bass手

惊讶于tetsu即使是live中,也能象在CD中那样表现bass

以前也有象赌气那样尝试自己的bass究竟能够弹到多快的时候呢((LÜna/p>

 

——两位从以前就见过面吧?
tetsu:以前就知道,但是象这样开始谈话还是最近的事情。LÜnaさん还在Z-sect的时候,我去大阪的难波场看过他们的liveBR> LÜna:我第一次看ラルク的live是在几年前的年末,那时有三个乐队在作一个庆典BR> tetsu: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啊——好厉害”很帅啊,很想看啊这样(笑)。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组band,大概已经是4年前的事情了BR> LÜna:Z—sect之后,我又有了一个band,就是现在的Eins Vier了。真的是很久之前了啊~~虽然我也有和ラルク一起做过庆典,但是有象现在这样好好坐下来说话的机会还是第一次BR> tetsu:不过,我从第一次看到LÜnaさん的时候就注意了哦,总之就是“很帅”这个印象/p>

——当时那个庆典还有些谁?
LÜna:RosenKreuzラルク啊…BR> Tetsu:Gilles de Rais也在的吧
LÜna:他们没有出场呢BR> Tetsu:那么,那就是三年前的庆典吧(9220日,大阪ミュズ ボール)
LÜna:就是之前的鼓手(pero)最后的live吧。说起来,ラルク的曲子不是很有空间感并很沉稳吗,我认为那样的曲子非常迷人。Live中途,tetsu君没有通过麦克而是用自己的声音向观众们叫了一声“哦!这件事情我至今还记得BR> tetsu:真是不好意思……(笑)

——听过对方乐队的大碟吗?
tetsu:我听的是最初的那张大碟,当时hibabi桑还在乐队的时候BR> LÜna:是《CHAOS MODE》啊。我也有很认真地听《DUNE》来的。前不久也有被收入了集锦大碟中的BR> Tetsu:是呢BR> LÜna:这首曲子,第一次听音源的时候,就会觉得非常帅气/p>

——在听曲子的时候,比起bass手,最初注意的是乐曲本身吗BR> LÜna:最初注重的还是乐曲,对于我来说。乐曲具有透明感并非常迷人的话,怎么样都是会注意到bass手的吧。因为音符很有跳跃感,所以我想这首曲子在live的时候到底能不能弹出来啊,但是后来我看到tetsu在live时如大碟中那样表现了出来,真的是很吃惊。很厉害啊BR> tetsu:没有啦(笑)。我认为LÜnaさん本身就很帅。后来我自己成为一个bass手之后也会去有意识地注意bass的部分,不过即使无意识地去听的话,我还是觉得是很帅的/p>

——从z_sect而来的变化是什么呢BR> tetsu:那个变化啊,我本人和我周围的人都有。就是越来越喜欢乐队这个存在/p>

——两位为什么会有现在这样的变化呢?
LÜna: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但是我过去是属于不是快速的乐曲就无法满足的人。像是和谁打赌一样试着自己最极限的速度是什么。(笑)因为我最初是弹giter的,所以在转向弹bass时,几乎没有什么不适感就能够弹了。因此我没有去模范别人的bass来作为练习。从最初开始就是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来弹。虽然我很自然地变得喜欢以简单音乐为主流的现在的音乐,但是因为我最初是giter手,所以很烦恼giter所表现出来的浮躁的违和感。即使是把音作出来了,但是giter却无法直接地表现出所作出来的音乐。就变成了如果开始不把bass的声音和乐句给抽出来的话,最后整个乐曲就会乱成一团。起先我非常烦恼.虽然现在好一点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侥幸的地我都在担心giter的声音能不能很好地表现呢/p>

——tetsu有这个烦恼吗BR> tetsu: 我啊,我是以bass的方式作乐队的音乐,这一点基本都没有变。所以也没有考虑那么多。(笑)我觉得音色也没有变得那么多,对此的想法也没有改变很多。不过,对于乐句的爱好改变了呢,听的音乐也渐渐地在变化/p>

Kenちゃん在作曲的时候连很细小的地方都考虑到,我却更注重灵光一现的感觉/p>

LÜna:我以前自己是不作曲的。所以bass的部分是之后再加上去的。我开始作曲是在成立了Eins Vier之后,在结成初基本上都是我在作曲,那样就变成了在考虑giter和贝司同时进行,由此也有新的发现。当这样的音符出现时,如果乐句被束缚住了,就把各种各样的被束缚住的存在都清除掉。以前,正是因为认为乐队的乐趣就在于舞台上,所以我才会赌命似地追求速度。但是后来发现,最终作出音乐时也能够享受到快乐。因此我才变得注重个人的乐句。这是我在意的一点。tetsu君的乐句啊,给人的感觉是不多加考虑的呢,果然是更注重灵感的人BR> tetsu:是啊,我是属于那种基本上都是光靠着感觉来把乐句给加上去的人。Ken却是那种在写曲子的时候连很细小的地方都会注意到的人。我重视的是灵感。但不可思议的是,kenちゃん所作的曲子却更容易加入bass的部分,而我自己做的曲,为什么就很难加进去呢………BR> LÜna:我也是这样的呢,yoshitsugu作的曲里面bass的部分更能顺利地决定下来。我自己作曲的话,首先是考虑旋律,然后就会在意bass部分的乐句是不是会防碍到整体,真的是在从节奏到编曲这些都决定了之后,才开始考虑bass的部分。因为是yoshitsugu作曲,所以我想最后还是要yoshitsugu来确认的。(笑)
tetsu:我自己作的曲子的bass部分,也是最后再决定下来的BR> LÜna:比起曲子,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能够容易地把曲子给唱出来。演奏旋律的乐器只有bass和giter两种,不好好地考虑一下哪种方式能够更容易唱和演奏出来是不行的。我也是最近才考虑到这一方面的。不过,果然还是因为是yoshitsugu作的曲,所以我就凭着感觉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弹bass的部分了。(笑)感觉就是之后作曲者一定会做点什么来调整的那种BR> tetsu:我有同样的感觉呢。正因为如此,所以想起以前就觉得hyde真能唱出来啊。(笑)果然还是要重视旋律BR> LÜna:我也是刚刚认识到了这一点。(笑)以前“是不是要除掉bass的声音”啊、“乐句要怎么才好”啊,总是在侧耳注意自己负责的部分。不过,这次的大碟《Walk》里面,首先要注重的还是vocal啊。混音的时候的时候,一直在考虑歌曲究竟要多出色才行呢,然后,真正把心思放上去的话,bass的部分能够在这之前就决定好呢BR> tetsu:我在做《heavenly》的时候,也终于是重视起了旋律,然后把bass的部分好好加了进去。实际上,之前的歌曲旋律的成型都是在录音之前才定下来。在预处理阶段都无法干脆地决定。这次要定的歌曲旋律,我一边听着曲子一边考虑着bass的音乐部分/p>

< LÜna >在live的时候虽然有着身为bass手的自觉,但是沉醉于曲子也不妨/p>

——两位都是比起雕琢bass的旋律更关注于超越自己呢BR> tetsu:是………的吧BR> LÜna:在随性地弹bass的时候,谁都是弹着乐曲的里旋律。没有人会弹和曲子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吧。但是一直照着规矩弹我觉得也很无趣,所以我想就是会去挑战自我了吧BR> tetsu:我最近作了一个“爱的二重唱,恋爱的和谐”这样的词组。因为我本来就喜欢唱歌,即使在没有合唱的时候也可以一个人唱出来。所以以此类推我在弹bass的时候也可以独当一面BR> LÜna:而且,虽然我以前是弹giter的,对旋律啊之类的比较注意。以前,我还把demo带给AION的DEANsan听过呢/p>

——在作曲的时候,有没有受到弹bass方面的影响呢BR> tetsu:没有,我基本是不作什么很深层次的考虑的,也几乎没有怎么写曲子。即使是作了什么曲,也是member说“去写啦”的时候,如果写不出来不是会很不好意思吗?(笑)
所以就抱着要给他们看到“我在努力哦”的样子去写曲子……这样子很奇怪吧。(笑)
LÜna:我最初也有这样的感觉呢。我开始作曲是因为别的member基本上都不怎么会作曲。虽然现在觉得作曲很有乐趣,但是其中也有辛苦的地方BR> tetsu:嗯,写曲子很累啊。总之,我们乐队的情况就是,因为kenちゃん会作出很好的曲子,我就觉得“我不写曲子也没啥。(关西腔)”。(笑)现在是想写出kenちゃん写不出来的曲子。我一直听kenちゃん作出来的曲子,然后试着写出kenちゃん的曲子中所没有的东西。虽然我是这样想的,但是作曲真的是很难。即使好不容易写出来了,也会有因为类型太象了而不被采用的时候呢。(笑)
LÜna:我作曲是不能刻意的,如果起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很快就会被member发现的。要是刻意地要去写出这样感觉的曲子的话,很快就会暴露这样的意图。所以,自然地写曲子是最好的了BR> tetsu:我也有这样的烦恼,但是最终还是靠着灵感写出曲子。我一边嘴里哼着旋律一边写曲子。如果是一边弹乐器一边写的话,不知为什么就是写不出来。不过我连bass的部分都可以用嘴巴哼出来BR> LÜna:多累积一点素材是很好的呢。这样作曲的话也不很辛苦。在想着要作曲的时候,反复听一下平时随口录下来的磁带,虽然多数是会觉得这旋律真糟,但是偶尔也会有很好的灵感呢BR> tetsu:嗯,是这样呢。灵感是偶尔才一闪而过的。大部分几乎都是听到后面感到很累(笑)。因此,首先浮现在脑中的旋律即使用嘴哼出来,时间长了也会忘记。不过话说回来,也会有无法忘记,会有接着刚才的旋律继续下去的情况。我会用心去注意这样的曲子。马上就忘记的旋律,不过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是无法忘记的,我认为就一定是好的曲子BR> LÜna:在脑中浮现出旋律的时候,不管是在录音室里还是在坐车,我都会用录音机给录下来BR> tetsu:随身带着录音机吗BR> LÜna:我有一个可以录音的walkman,但是一次也没有用过(笑)。基本都是跑回家去记录的类型BR> tetsu:我在脑中出现旋律,多数是在坐车和看着身边景色变化的时候,这时就打电话回家用录音电话给录下来。试着弹这样的旋律的时候,几乎都是很简单的乐句。但是我不能容忍简单的乐句,所以不知不觉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实际上,简单的旋律不是更容易被记住吗?我的性格还真是会惹麻烦。(笑)
LÜna:的确简单的乐句更会让人有印象呢。我也会记下觉得不错的音符,然后用很简单的方式弹出来。我几乎没有考虑自己是bass手的立场,虽然在live的时候抱着自己是bass的意识,但是沉醉于曲子中的bass旋律也无所谓BR> tetsu:是啊,我理解这一点。但是,由于我性格的关系,我是很努力在bass上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