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å¹æœˆã€ŒéŸ³ä¹ä¸Žäººã€tetsu访谈
——在“虹”重生之æ—/p>

翻译 by sleepless


新的乐队“L'Arc.MarkⅡ”(L'Arc二代)诞ç”

复活single"è™quot;å’quot;新作"的录音都非常顺利 L'Arc终于一扫那个“事件”的后遗症正是现在,市川(记者)再次为L'Arc和tetsu“辩护†希望大家能把大脑清空成“白纸”后再阅读这篇访è°/font>

我根本没打算在现在对袭向状态良好的L'Arc~en~Ciel的“那个事件”说三道四。秋天之后,各家音乐杂志以他们的“复活之时”为题做了大规模的特辑,这些已足够说明一切。实际上“三人L'Arc”已经启动,单曲“虹”也已发行,预定来年2月出炉的新专辑也在录制中,在12æœ3日又将于东京巨蛋举行复活LIVE,如今什么问题都不存在了。听了加入支持鼓手yukihiro的“虹”充满紧张感的凛冽乐音,我觉得虽说也未完全“雨过天晴”,但或许这一系列的“转机”反而带来了好的结果。不过问题却在于,恐怕“一部分的fans”阅读到此,肯定会被激怒。从某些关系者那里听说,对于这次的复活剧,似乎有“抛弃了sakura在开始活动,实在不能原谅”这样极端的评论,直接向着成员们袭击而来。我能理解这种心情。即使我能理解,但还是请先试着换位思考一下。一定会很郁闷的。明确地说,为何一个成员的错误要整个乐队负连带责任。这不是高中棒球队,这是摇滚乐队啊。如果因此扼杀了“优秀的表现者”的生命,更是罪加一等。所以,恐怕正是为了拥护将这些骂声都背负在自己身上的“可怜”的bandmaster tetsu,我实现了本次访谈。不管是对这次事件是否有所谓,都请把大脑清空成“白纸”后阅读本篇访谈。这就是市川好久不见的“大大的御世话”企画ã€/strong>

interview-市川哲史

 

**在录音中打扰您,真不好意æ€/p>

没呢没呢。我的BASS部分已经录好äº/p>

**工作本身进行得顺利吗ï¼/p>

非常顺利å‘/p>

**回想从前的情况,所以才会觉得现在很顺利(笑ï¼/p>

是啊。每次都一点一点地累积经验,也会觉悟出一些新的东è¥/p>

**仔细想来,录制出道专辑时最辛苦呢。当时你虽然在录音室内接受采访,目光却一直在游移(笑ï¼/p>

一直进行了半年左右的录音。每做一次都被说“不对”,“不对”,“重新演奏一遍”(苦笑ï¼/p>

**确实啊。这次担任鼓手的是yukihiro,他的鼓很棒吧ã€/p>

这么说来,可是送来一个怪物了哦(大苦笑ï¼/p>

**啊哈哈哈。你觉得像他这样准确的鼓手如何?

和我的性格……似乎不太合å‘/p>

**和你纤细的性格不和(笑ï¼/p>

我的人生观、乐队观、BASS观都被他颠覆了ã€/p>

**具体是怎样的地方?

…全部呢(苦笑)。BASS的演奏就不用说了。最重要的是,刚和他一起演奏时,真觉得“哇!”“糟了!我能追上他吗!â€/p>

**啊哈哈哈哈ã€/p>

真的是从本能上感受到演奏的舒畅。我能跟上节奏吗?我能在节奏里跃动吗?能让身体停止不住舞动的难道正是音乐。律动是不知不觉间出现的ã€/p>

**于是,会因反省自己的BASS而焦躁吗ï¼/p>

觉得以前的自己“不行!”呢(笑)。果然还是律动。不要纠结那些细小的东西,需要关注的“就是这个!”ã€/p>

**你是不是唾弃着过去的自己?

哈哈哈哈å“/p>

**另外2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吗?

怎么说呢……嘛~我们这支乐队从前就交流不å¤/p>

**(笑)你真是毫不遮掩。但音声和作品必定会有所改变å--啊,各位读者和fans,我不是说过去的L'Arc比较好,所以请不要误解ã€/p>

你在和谁说话呢(笑)?说到这点,无论如何也会被比较的吧。所以,只有把我们当做另外一支乐队来聆听。我不希望被比较,也不希望否定我们过去的作品---因为那些是当时倾尽全力制作的。虽然目前情况非常好,说太多次“正在变好”的话,就会陷入和从前比较的情况,让人非常难受ã€/p>

**就像better than里没有than

所以是新的乐队ã€/p>

**你能做出是“新的乐队”的断言,很伟大哦ã€/p>

只要换了一个成员,就不是同一支乐队了吧。如果表现出来的和从前一样,从专业音乐人角度来说或许就是演奏没有个性吧ã€/p>

**确实如此。话说,秋天之后以“再出发”为题的访谈如山一样纷至沓来,很辛苦吧。重复着说同一件事,而且还有各种批评的存在ã€/p>

很辛苦呢。那个……假设有100名fans。虽然都是“喜欢L'Arc~en~Ciel”的,但也有“喜欢某个人”的fans。所以绝对不能说让这100人全部信服。这样的回答应该不存在ã€/p>

**那就在该下决心时就觉悟吧ã€/p>

(苦笑)不管是怎样的意见,其中一部分fans……诶?批评我们。如果听了那些批评,把这些和“那就停止吧”划上等号的话,就会真的停止活动了。如果这么做,就无视了其他大多数fans的意见ã€/p>

**无论如何è®00人全部信服是不可能的。即使因20人而失åŽ0人,也是没办法的事ã€/p>

是是是是æ˜/p>

**从你的性格来看,会相当在意(fans的意见)的吧ã€/p>

本来我的性格就是容易在意的类型……还是会在意呢。在我内心某处(会在意)。但如果介意这样细小的事,就无法演奏了。只有这么想,“不就是些唠唠叨叨的话!”如果在意的话,就只好去死了呢ã€/p>

**这次复归花了不少时间呢ã€/p>

是呢。在本能上……现åœä¸ªäººä¸€èµ·åšéŸ³ä¹çš„心情是非常舒畅的……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反正音乐人啊……比起根据周围的意见行动,随着自己音乐人的本能行动……但我想,对自己要恳切,对反对的人们也要恳切,当然对支持我们的人们也要恳切。可能会产生误解的吧ã€/p>

**要问我为何这次要来倾听你的说法的话,我觉得L'Arc活动再开的方向性非常正确呢。有很多家伙这么说,“活动再开得太早了”、“等å¾äººèšé½æ¯”较好”、“不能让别的家伙敲鼓”,我觉得我要就此说些什么。正是这种时候,举着社会正义大旗的人更易被人相信。所以,我为了激励和应援你而来ã€/p>

好高兴(微笑)。现在苛刻的意见好多(苦笑)

**B-T事件时,即使当事人以外的4人也出席了记者见面会,他们还声称自己也有连带责任。但我对此不能理解,我在原稿上这样写道“说什么连带责任,你们是高中棒球小子还是一群笨蛋”。fans和当事人对我这样写都很愤怒(笑)ã€/p>

这样啊。但说到这样的事,还是有来信说“请不要在意细小的事”ã€/p>

**那收到的是多厉害的意见呢ï¼/p>

比如“就他一个人自肃,你们倒在嘻嘻哈哈地活动”,还有“你们也应该去自肃呀â€/p>

**哇~能联想到刚才所说的连带责任ã€/p>

是这样呢。这具有日本国民性。怎么说呢……有时看着事件的新闻会这样想,可以说被害者和加害者的立场在倒转,对引起事件的本人同情并加以美化,而对正在努力的人们却横加指责(苦笑)

**嗯,这是只有日本才有的奇怪现象。那实际上,tetsu是什么时候想通说“发出声音比较好”呢ï¼/p>

我啊,那个……首先是在突然被事务所叫去交待事件时……在头脑里转换了思路。所以一次也没想过要解散,另å¤äººä¹Ÿæ²¡è¯´è¿‡è¿™æ ·çš„话,首先讨论的是“怎样重新开展活动比较好â€/p>

**嗯,这也绝对不是因为薄情。我想是自然而然的吧ã€/p>

我在过去看过不少类似乐队的例子,诸如这样çš--所以与其说是以leader的思维,不如说是以经营者和会社的社长的思维转换思路

**各种各样的选择摆在面前,最糟糕的模式就是解散。做选择是不是相当苦恼?

很苦恼呢,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一定要好好斟酌周围人的想法才能行动,否则就会被抨击得更厉害。正因此,有一些fans已经把我视为敌人ã€/p>

**冷静地想一想,这确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呢ã€/p>

是啊。不用说,我恨的是罪本身,而不是人。他毕竟是共同渡过重要时期的伙伴。只不过我们是职业音乐人,并非凭着兴趣玩乐队……所以好多苦æ/p>

**其实你本意上还是希望能尽快再开活动,对吗?

……是啊……而且,我最怕的是,我(用的是“boku”,一般是少年自称,本次访谈第一次出现boku)的精神状态能维持多久ã€/p>

**啊~,就是说tetsu能努力振作到什么时候吗ï¼/p>

是。“半年ã€å¹´ã€å¹´åŠã€å¹´â€¦â€¦èƒ½åšæŒä¸‹åŽ»å—”。如果不活动的话ã€/p>

**自己应该能够了解自己的耐久性。觉得”只能坚持到此“ã€/p>

是啊。当然……“首先以3人形式将活动再开,sakura并不是脱退仅仅是在自肃”,或者“加入新成员后活动”,不管选择那种形式,绝对会有反对意见的吧?所以”再启动=必须在骂声中演出“ã€/p>

**也就是说,再启动是”必须下决心“的ã€/p>

是。是啊。如果对此不能接受的话,我就只能在家自闭3年左右。这样的话,我或许就疯了,失去了适应社会的能力ã€/p>

**如果3年后只剩ä¸ä¸ªäººï¼Œé‚£å°±æœ¬æœ«å€’置了(苦笑)ã€/p>

这也有可能(苦笑ï¼/p>

**真的是被逼到走投无路了吗ï¼/p>

走投无路了。所以我希望要尽早活动。我想这对我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苦笑)

**再进一步说,如果活动休止到复活要经è¿å¹´çš„话,fans也等不及呢ã€/p>

等待三年后,我们说“我们开始演出了吧”,但这3年间4人的音乐性也发生了改变,有人说“我不想表演这种音乐”,有人说“那解散好了â€--等了3年的结果或许是解散(苦笑ï¼/p>

**这作为自卫手段也是正确的。会下这样的决心,正因为你们是向前看的ã€/p>

å—/p>

**那么作为“新的乐队”,复活的第1弹单曲“虹”和现时相当符合呢ã€/p>

……符合……果然呢,周围除了我们之外的人……或许也在想“做怎样的曲子好呢”“做怎样的改变好呢”……所以,一定要做出人意料的东西

**事实上这个时候压力是最大的吧ã€/p>

是呢ã€/p>

**除了“虹”还有候补曲吗ï¼/p>

共有5ã€é¦–å‘¢ã€/p>

**为何从中选出了“虹”?

说到为什么呢……全员一致选择了“虹”,其实我们手里有各种不同类型的曲子。有非常明快的曲子,也有风格沉重的曲子,有很多类åž/p>

**在我印象中,“虹”是简单、直接又坚实的。我觉得曲子选得很好ã€/p>

是呢。没有在其中加入太多弦乐和钢琴,是以三人乐队的形式表演(因为当时yukki还是support,只有三名正式团员,在广义上可以称为三人乐队ï¼/p>

**非常具有乐队感ã€/p>

我们想做成这样的哦ã€/p>

**因为你是节奏队的,所以能强烈地感受到这种乐队感吧ï¼/p>

是呢,非常强烈。事实上,那是我和女孩子分手……“和女孩分手”是另外一回事。乐队感是比女朋友更重要的呢(笑ï¼/p>

**那么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作为“新的乐队”“这个可行!”的回应ï¼/p>

事实上出事后我们三人马上处于“Drum怎么åŠâ€quot;不去找不行呢"“怎么去找?”这样不知所措的状况。所以一直在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然后,我们6月从伦敦回来后,马上和yukihiro君一起进入录音室里录éŸ--脑子里做了多少无意义的思考都无所谓了。“就这样!这样这样!”地开始行åŠ/p>

**于是就一口气从后向前180度调转了吧ã€/p>

对。因为我们是演奏音乐的音乐人,无谓地在脑中想来想去,想些这样那样的……这怎么行?应该“这么做!”“就那样!”地行动

**真好呢ã€/p>

真的很快。我的精神状况振作得很快ã€/p>

**那么就是“希望快点做出新专辑”这样的势态了ã€/p>

å—/p>

**虽然目前还在录音中,能强烈感受到“卷土重来!”的气势。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ï¼/p>

很强烈呢。说到这种气势……我们真的非常努力呢。真想表扬下自己ã€/p>

**似乎你自己也做了很多练习呢ã€/p>

我已经非常努力了。非常努力……所以录好音后真的非常高兴。好几次感动得都流泪了ã€/p>

**(笑)事实上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也让你很怀念?是不是这种喜悦和刚开始做乐队、刚开始弹Bass时共通?

对对对。真的是这样。我的心情就像刚开始做乐队一样。在感觉上ã€/p>

**是不是无可挑剔的状态?

嗯。专辑里聚集着非常棒的曲子,Bass也录得非常棒,这样就让我感觉非常幸福了呢ã€/p>

**是“那些琐事,再见”的感觉呢ã€/p>

但说这种话,也只有像音乐人和艺术家这样在工作着的人才能理解。总觉得报刊上对此会这样写:“这个人幸福个什么劲啊,这个薄情者!”(苦笑ï¼/p>

**说到底,你还不是很在意吗(笑)。不过,确实有些感觉很难和人共鸣呢ã€/p>

嗯。对着读者,到底怎么表达才好呢,真是困难啊ã€/p>

**不,可能这么说有点怪,我觉得你这么说即使不是L'Arc的fans的人也能充分理解呢。对那些完全不知情的人ã€/p>

是呢。毫不知情,连成员的名字和脸都不认识,知道的仅仅是音乐本身的好坏---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ã€/p>

**要是这样的话,那像我们这种音乐专门杂志就无容身之地了(笑ï¼/p>

是是是是æ˜/p>

**但实际上,这可是根本啊。单纯读了这篇访谈,“录了这么棒的节奏,是坚实的摇滚,那就听听看吧”,有读者能这样理解就好了。特别是对于现在的L'Arcã€/p>

嗯。如果能够真的听了我们的音乐,觉得“很不错”就好了呢。“一点也不好,还是从前的好”(苦笑),如果有人这么想,那是那些人的价值观而已ã€/p>

**嗯。所以这篇稿子的标题是“请把大脑清空后阅读!â€--这样就足以将整个概念说明了ã€/p>

真的是这样呢。大家听CD时,也希望把大脑清空后聆å/p>

**大概,这次的“虹”可以让第一次听L'Arc音乐的人也能正确地接受的吧。像这样,说“哦,真是支不错的新人乐队啊â€/p>

是呢

**那么,tetsu的兴趣是不是已经指向东京巨蛋了呢。你看上去很期待Liveã€/p>

很期待呢,非常地期待。迫不及待了ã€/p>

**排练已经开始了么?

马上就要开始了。虽然前期制作、录音和Live,我都喜欢。最能让我安心的还是Live排练ã€/p>

**事实上,最能让人有身为音乐人的实感的地方,或许还是Live的排练现场吧ã€/p>

是呢ã€/p>

**何况因为这次新的节奏队是将包括过去的曲子一起重新练习,这实在让人愉快得不得了。是吗?

不是啊,曲子的话……要回忆起来很累人ã€/p>

**呵呵呵呵å‘/p>

因为很长时间没有演奏了。所以反而,正在录音中,大概会在明年发行的新专辑的曲子演奏起来更容易(苦笑)。之前的曲子,还必须复制下来。虽说是我们自己的曲子ã€/p>

**当然编曲也会有所改变,我很期待呢ã€/p>

多少会改变的吧ã€/p>

**那么现在感受到的作为音乐人的喜悦,是人生中最大的吧ã€/p>

人生中最大(困惑笑)……不,不过终于……在反复错误中摸索后寻找到了……市川先生看过《EVA》吗?你看,明日香说“在这里呢,妈妈”然后恢复元气的场面(笑)。就是这种感觉呢,“啊啊,从现在开始(安心微笑)â€/p>

**这样的话,音乐观、乐队观和对fans的姿态等是不是都全然一新了ï¼/p>

诶?全然清扫ï¼/p>

**全然清扫又怎样(笑ï¼/p>

最近,我的思维很跳跃呢……其实,人生就是啊。在失败中反复摸索,这或许就是人生吧。都是正式演出,所以不能重æ--即使失败了,这些都已经在我的人生里刻下印记。所以,失败了后,就为了下次不再失败而继续摸索……这难道不是在以最好的生存方式前进吗?真的是这样呢……这也是最符合现在的生存方å¼/p>

**你从前好像是如果在反复尝试中失败的话,就会崩溃的å‘/p>

第一次接受您的采访时,我正在摸索之中

**虽然是在工作室里,那时候的你,看上去非常没精神å‘/p>

是是是。所以那时候的我,是不是给市川先生这种感觉:“不要尽说细小的事!”?(笑ï¼/p>

**哇哈哈哈哈。但是这么想来,宣言活动再开时没来做采访太好了。你肯定会因为防卫本能,目光冷静让人非常讨厌(笑ï¼/p>

大概只会说些社交辞令å/p>

**反复说些社交辞令也很累吧

基本上,我不想对自己说谎……对自己的真心。虽然我会对女孩子说谎(笑)

**这个在积极意义上可以原谅(笑ï¼/p>

哈哈哈哈å“/p>

**那么最后再次重ç”--这个访谈即使是反反复复地重申也希望大家能把头脑清空后阅读ã€/p>

如果对我的发言有疑问,那就请按市川先生所说的这样å/p>

**哇,我又要担任反派了ï¼/p>

没办法呢。这不是很好吗?市川先生从很久以前就给人这种公众印象ã€/p>

**我不能接受呢ã€/p>

好帅!(笑)

====================================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てっちゃん!!ï¼br> 这篇访谈权当庆生
其实是已经在电脑深处积了半年灰的库存å•br> 重新校对感慨颇多
似乎也能感觉到自己半年内的变åŒbr> 很高兴自己能用坦然地心情重新阅读这篇访谈
也更希望让大家看åˆ0年前te酱的心情

我一直在想,一个人要走过怎样的心路,才能变得强大
重读这篇访谈,能感觉到te酱对活动再开的兴奋,也能感觉到他的坚å¼br> 经历风雨,方可见到“虹â€br> 我们都是这么相信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