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DL Deta 2010月刊——tetsuya solo interview

翻译 by tsuya&777


“为了表现出‘很laruku’的部分、弹奏了像正在兜风一样的贝斯。/p>

-----这一次,主要想谈谈睽违一年半的新单曲《BLESS》和回顾一下已经过去的2009年,不过去年从公开露面的活动“JACK IN THE BOX 2009 SUMMER”开始,live上就进行了新曲的披露呢。在进行作曲什么的工作吗?
「不是。新曲什么的话大概有10曲左右喔。几年前开始就一点点想做就做了。那时候表演的《Roulette》也是,本来3年左右就有的曲子吧。因为是比《Can’t stop believing》(07月发行的第五张单曲)还要之前就有的曲子,所以还满古老的呢。没有发行、没有live,新的动作也没有呢。我的话,不是专辑也只出过一张而已嘛,用TETSU69的名义(021月发行的《Suite November》)。所以,果然不做些什么新的事情的话就快厌烦了呢。就算这样,09年的公开露面也很少呢。SOLO也没做过ONE MAN。发行也没有SOLO的,虽然有L’Arc~en~Ciel DVD的发行什么的。但是虽然没有公开露面,不过很忙喔。前半年是L’Arc~en~Ciel的巴黎live的DVD和纪录片的编集什么的。这个还满辛苦的。/p>

-----自己进行编集作业吗?果然是leader啊br>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是跟staff一起完成的,不过就是那类老土的leader作业。所以还满忙的。/p>

-----我也听说过,LIVE影像的编辑很麻烦br> 「对啊(眼睛瞪大了)。真的超麻烦的!想要各个环节都能衔接得好的作业真的很麻烦。好的镜头要一个个的选出来。/p>

-----本来就很喜欢这一类的作业吗?
「喜欢喔。“那边有这样的镜头吧,那边就做成那种风格的吧”之类的,还有“不要用那个镜头”之类的。做为总监,记得非常细节的东西 。“记得真清楚呢!”经常有人感到吃惊的。/p>

-----作为进行制作的一方来说,艺人本人能完全参与进来一起决定制作的方向真是很荣幸的事情呢br> 「经常就是改善改善改善呢。再做更好一点、再做更好一点这样。因为不论哪部分都很在意嘛。所以跟我扯上关系的话很累噢,我想是很麻烦的。因为很细致。/p>

-----我能明白br> 「(笑)跟我一起工作的话,不是非常有觉悟我想是做不了的。因为我很认真投入地在做,如果没有与我相当的精神是做不了也做不成的。所以有一堆逃走的人喔。我是那种想到就会立刻进行电话联络的(笑),“那边这样做好像比较好吧?”之类的,还有比如兜风的时候偶尔看到了很好的空地,会立刻“现在发现了超好的空地噢,在这边能办夏季festival吧?”之类的(笑)。/p>

-----这么说起来,每年年末办的“JACK IN THE BOX”,提议说夏天也办的是tetsuya san吗?
「本身想在夏天办这件事,很多艺人也都这么说过,虽然不能确定,不过好像办夏festival这件事确实是我很久之前有说过的。/p>

-----不管什么方面都很有企划力呢br> 「因为喜欢那种东西嘛。“JACK IN THE BOX”的名字也是我想的,还有演出要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这种构成的话不是很有趣嘛之类的。希望能更有主流感一点。还有虽然是作为事务所的event,但session不局限于事务所内,总之要做得豪华又华丽。还提议说不是只把session固定放在最后,而是在整个live过程中穿插进行。/p>

-----幕后作业的讨论也会参与呢br> 「因为性格很细致呢。只不过是一件事一件事都做得很周到罢了。全部都只是正好周到的完成了而已。做音乐的时候也是这样,直到做得满意为止都充满热情;做live的时候则是会考虑,要做出好的live该怎么样才好呢,能让到场的fans们高兴的是什么呢?之类的,只是把一件事一件事都周到的完成而已。这是跟有知识或者有经验都无关的。全都是如果谨慎细致地去做就会明白的事情。只是逐步累积(这种细致周到)的过程而已。/p>

-----为什么去年没有SOLO的发行呢?我觉得fans们一直在等着的br> 「能被这么说很高兴呢,会这样想的人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很高兴,不过大家最期待的我想并不是我的SOLO而是L’Arc~en~Ciel的活动吧。/p>

-----这番话我想fans会超开心的。当然并不是说讨厌SOLO之类的,我想她们会觉得你明白她们的心思吧br> 「虽说是团长,不过也不能自由控制L’Arc~en~Ciel动不动的呢。/p>

-----团长阿负责人作为这种身份的负面角色也非常多呢。不过我想这点fans一定很明白的。还月的“滋贺摇滚音乐节”也出席了呢br> 「滋贺纯粹是很开心喔。因为是别人组织的,自己不用去管所以很开心(笑)。虽然我觉得西川君真是够受的呢。参演人员用的后台连小食摊都有喔。吃了近江牛什么的。超开心的。“夏JACK”时候的照好烧的摊位也很好吃呢~/p>

-----阿哈哈哈9年的后半呢?
「后半就进入《BLESS》的制作期了呢。/p>

-----也是 “NHK温哥010冬运会”的直播主题曲呢,真是首好歌阿br> 「最开始听到的时候,虽然原曲跟现在的节奏感是不太一样的,不过旋律上来说真的是首好歌呢,想着‘来了~’呢。所以这首歌能被喜欢,觉得很开心呢。/p>

-----把乐曲的高潮部分作为开头的品味真是有种“不愧是laruku”的感觉呢。这是原曲的时候就有的吗?
「不是。原曲的排列是普通的从有吉他前奏的A-mero开始的感觉,从高潮开始是kenchan的主意喔。/p>

-----虽然首段以高潮开始的曲子也不算罕见,不过也不能完全说是从高潮开始…br> 「一点点,一点点啦。/p>

-----是的(笑)这种“一点点”最棒了呢。A-mero还很温柔呢,很温暖的感觉。我觉得drum和bass的部分也做得非常的温暖大气呢。对tetsuya san来说是有意识这么做的么?
「有噢。因为是抒情曲,所以如果只是做成长调的bassline,就很单调,体现不出很laruku的感觉,所以虽然是这种曲调,不过BASS的音色也故意做得有些不准,虽然只有一点点。弹了好像在兜风一样感觉的BASS呢。/p>

-----后半副歌持续的部分,第一次的副歌部分流淌出的bass听着真的非常舒服,然后不是加入了双簧管进入第二回副歌嘛、乐队乐器的声音和双簧管的音色非常的震撼,第二回副歌之后ken非常本色的哭泣一般的吉他,让人觉得出现了、惨了、要哭了这样,三回目的副歌之后的长长的结尾又让人闭上眼睛甩甩头br> 「大家在各自的领域是pro,会为了把曲子作的更好而进行必要的编排。/p>

-----意义并不仅仅是“加油啊”那样的应援歌,赋予它温暖目光的歌词很不错。在胜负成败之上,当然目标是赢得比赛没错,但是真心应援着的人,并不是计较胜负,而是用一种更深的爱去包容了选手们。这是我看到歌词领悟出的。这种温暖也在hyde的歌里感觉到了br> 「严谨的说,是因为我在弹奏bass的时候,歌词虽然还没有完成,但是心情上我也是在这种歌词的氛围中去弹奏的。可以站在那里之前的所走过的路程、以及从周围得到的支持,正好对应了这一点的主题曲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过。“加油啊”这样的应援歌倒是有过。虽然是冬奥会的主题曲,但是除此之外,不是运动员的人也能感同身受,带着自己的心情去听一下。/p>

-----对。顺便问一下会看奥运会吗?
「会看哦。足球。虽然冬奥会没有(笑)。冬奥会大概会看花样滑冰吧/p>

-----假设自己会参赛的话,想参加什么?
「射击。虽然那个冬奥会也没有。小时候有滑过冰,那大概滑冰吧。话说这次不是温哥华吗。我想过去看看。加拿大有亲戚在。奶奶的哥哥移民了过去。/p>

-----哦?能去看看真是不错哦!
「是。想要去,温哥华的奥运会,如果说是它的主题曲的话,奶奶也会高兴的。/p>

-----很想给她听听吧br> 「嗯。/p>

-----「ROUTE666 -2010-」就是定番的P'UNK~EN~CIEL了吧br> 「把BLESS感动的余韵彻底的毁掉(笑)。因为之前的一张单曲「NEXUS4/SHINE」是双A面,所以就没有收PUNK进去。所以那时候有人觉得P'UNK~EN~CIEL已经结束了啊。还没有结束哦P'UNK~EN~CIEL(笑)/p>

-----啊哈哈哈4年就开始做了吧,差不多已经有可以开live的曲数了吧!
「是吧!已经差不多有10首了吧?/p>

-----是。包括这张有11首了br> 「哦。已经可以发大碟了!嘛。最早开始就是抱着做大碟的打算的(笑)。/p>

-----很期待!但是,说这次0年代的LA金属,是不是MOTLEY CRUE感满载(笑)。对于金属饭来说正中下怀啊br> 「与其说MOTLEY CRUE感,不如说完全MOTLEY CRUE了已经(笑)/p>

-----这次是YUKI P'UNK的编曲吧br> 「对。轮流制的。下次轮到我了。做什么好呢。/p>

-----要选个曲子呢br> 「是啊。从选曲到编排全部。/p>

-----非常沉迷于VOCAL的啊br> 「不过,这个并不是按照我的key来做改变,而是就按照hyde原来的key去唱的。/p>

-----真的是很让人着迷哦。这次距离前作已经有一年半了,隔了很久4人一起做出的声音,在solo的交替中,是一下子就完成的吗?
「已经呢,大家都习惯了。习惯了很久见一次,我自己也是,到现场才知道要弹BASS还是唱歌,也习惯了。普通的事情。我们本来就不是朝九晚五的工薪族,并不是要在决定了的时间里做决定了的事情。L'Arc~en~Ciel的活动也是根据时间和去到的地方,发生的事情而做出一些改变,已经习惯了也可以随机应变,并不像周围人想得那样对着这些有什么特别的感觉。/p>

-----12月在JCB HALL的Ken桑的生日LIVE上,TETSUYA桑也作为嘉宾出演了。本杂志的副主编说“tetchan唱歌的低音非常棒。真的是唱得很用心”大大的赞赏了br> 「这种事情怎么不对本人说啦(笑)/p>

-----就是啊(笑)。自己练习时在studio里面吗?
「我呢,在自己家里有休闲用房间,里面有按摩椅啦,看电影用的屏幕啦。然后在一个角落有卡拉ok box(笑)。房间做了隔音,然后就跟普通的店里一样有JOYSOUND系统可以配信更新曲目。有这种半夜也可以大声唱歌的环境,于是就在那里唱。SOLO的乐队很少正式去录音室里练习。因为SOLO和L'Arc~en~Ciel不一样没有那么多预算。所以要切实的从L'Arc~en~Ciel转换到tetsuya,排练的时候尽量在小一些的studio里面。/p>

-----那么今年,tetsuya方面想要如何去发展呢br> 「这个呢,虽然我还是想做一些表面不容易看出的深层的东西,但是这么说着其实什么也没有在说,所以请不要太责怪我(笑)。现在还不能发表,但是预定要做很多东西,敬请期待哦。/p>

092月。接到从tetsu改名为tetsuya的声明的时候,最初是觉得这是为了娱乐大众吸引眼球,很有他的风格的惊喜。这次听了他的话,才知道,其中有别人无法想像的坚定决心br> 取材当日,说到改名的话题,他豁然开朗起来如此回答br> 「我也没有想到,09年名字会从tetsu变成tetsuya这事情之前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但是,还是确定要这样去做。/p>

----自己都没有预想到的改名br> 「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去世了,从他的名字里取了一个字。很多事情重叠在一起,于是我就想要这样去做。当然我也知道会褒贬不一。有人会觉得太过沉重,会说“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悲伤”。还有人觉得“你有必要做到这样吗”。只有我可以,我想要这样做。如果不这样做,觉得自己就无法前进。/p>

能够存在于任何细节都不放过、决不轻易妥协的禁欲般的tetsuya身边,一定要有相当的觉悟,要和他一样,甚至有更甚于其的热情。对于tetsuya来说非常重要的那个人一定是不会逃避,直到互相认同为止能够坦诚相对、从心底信赖着的存在。一直感激他的直言不讳,在其去世之后,从家人的口中听得知对于自己的事情重视的程度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再一次感受到了他周到的考虑。所以现在可以把他的意志延续下去的,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就是这样的想法。抱着这样的觉悟改了名字。可是,虽然说是自己的名字,可是改名和乐队的事情紧密联系着。tetsuya亲自去找了团员们还有事务所的社长以及周围staff甚至还有唱片公司的社长,说了自己的想法。这样的tetsuya的想法,团员们当然不用说,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反对/p>

从tetsu到tetsuya----
笨拙却又很象他会做的决定。大家一定都会这么认为。作为无法抹去的回忆而刻印在自己身上,一起去走未来的人生就好像刺青的感觉。可是,并不是仅仅留在自己身上“我不想忘记”,而是关于他的事情,“不想让大家忘记”这样强烈的意愿。这一点,很有他的风格br> 「关于改名,希望这里是第一次解释也是最后一次。但是,我从今以后,一定会继续说他的话题。人死的时候,最为悲伤的事情就是被别人遗忘。不再出现在大家的话题中,慢慢的从大家的记忆中消失被忘却,那非常可怕又孤独的感觉。所以,我绝对不会忘记他,绝对不会让大家忘记。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就好像他就在身边一样,想一直说到他。这是我的想法。让他在我的名字里,就好像从今以后他也和L'Arc~en~Ciel一起活下去一样。/p>

也许是笨拙的爱的形式。可是。这就是埋藏在“tetsuya”里他全部的想法。完全像他的选择。像他的生存之道。当然,那位“他”也一定爱着tetsu这样无法精明的生存仍然不懈努力着的笨拙之处br> 言归正传,今天似乎更加懂得了与人坦诚相对,互相体谅的重要之处br> 这样的想法,希望可以毫无保留的传达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