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月号「CDでーた」tetsu[L'Arc~en~Ciel] x 西川贵教 [T.M.Revolution] Special Cross Talk 1

翻译 by tsuya


1. First Meeting 邂逅/p>

关西出生相差1岁-同样以音乐为志向的两个年轻人,将0年前就按照命运的安排相遇了!可是,tetsu和西川私交加深,却是年前开始。现在,已经是可以毫无保留的露出自己的本性互相信赖的关系。邂逅,再重逢。之中到底有怎样的戏剧呢/p>

同为关西出生,年龄也相近的tetsu和西川。私下关系很很好。据说最初的相遇是在将近20年前了br> 但是,私交变深是在双方都有了现在的乐坛地位很久以后了br> 人在确立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和别人交往就会变的慎重起来br> 这个人真的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把我作为一个普通人一样爱着和对待着吗,会有这样的想法br> 更不用说对于tetsu和西川这样作为艺人被仰视的人群来说,和如此宽容的对方相遇,比起我们普通人来说绝对要更加难能可贵吧br> 这次企画中我们看到的2人的表情,一直是彼此信赖的真实笑容/p>

双方彼此尊重对方的艺人身份,也能够在彼此面前完全流露出作为艺人以外的自己。现场笑声不断。在这里看到的他们大概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自然的样子吧。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他们对待音乐的严格却又让人肃然起敬br> 11月中都内某所,首先摄影的西川已经进棚,拍摄了个人cut。tetsu终于来到了西川正在等待的这个酒店房间/p>

tetsu:啊啦,你在这儿啊?
西川:啊啦,来了啊~ 是啊,我在这儿哦。(笑)

这样嘻嘻哈哈打招呼的对话而开始的一天,就是他们创造出的空间。就在这两人对话开始的一瞬间,这个房间就被温和的气氛包围了br> 摄影中,摄影师提出了「稍微摆出手快要碰上去的那种距离靠近试试看」的要求。tetsu就悄悄握住了西川的手/p>

西川:喂!没有叫你握住啦。就说稍微要碰到这样的距离而已啊。别握我的手(笑)!会暴露的啦!
tetsu:哎?啊嘞?还没有跟大家说吗?差不多也可以coming out了吧?其实我们是……。(笑)

就是这样,让周围的staff都忍不住笑出来的现场/p>


作为年末年初的特大号封面的照片,强调了优雅的感觉,特别用了大红色。给他们check摄影师的拍出的画面的时候br> 「好厉害,很有正月的感觉」飘飘然起来的tetsu和西川br> 觉得怎么样?这优雅的封面!真的是真的是超级合适新年伊始的极品的一本对吧!/p>

然后两人都有着长年在CD data连载单元的这个共同点!tetsu的连载「tetsu's press」上一次已经到了第88回。西川的连载「荒暴!国家统一俱乐部z」也到了55期。所以,就请上我们CD data1周年纪念的封面吧!这样开始了这次表纸卷头对谈的企画。贴合新年主题的照片自不用说,关于初会重逢以及到现在为止双方步调的关系的话题也请一定要看哦/p>

——从你们的初遇开始说起可以吗/p>

西川:初遇是在新宿二丁目吧?
tetsu:不是,是神户的海岸吧br> 西川:啊,是这样吗?
tetsu:是啊,你忘了吗br> 西川:啊哈哈哈。是那样吗(笑)br> tetsu:恩。叫什么来着。是叫发展场啥的吗?就是神户海岸那里br> 西川:啊哈哈哈,「啥的」这样吗?(笑)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这人(笑)

——那么最初是在哪里遇到的呢?

西川:初遇是在哪里啊?拜托你别在说什么神户海岸了(笑)br> tetsu:啊哈哈。应该是在大阪吧?对对,梅田!梅田的EST1(大阪的购物中心)我还在说着「欢迎光临~」的时侯br> 西川:真怀念啊大阪的EST1!是在华尔兹堂(ワルツ堂)的隔壁的隔壁的那家店吧(笑)
tetsu:对(笑)。其实我在华尔兹堂也打过工(笑)br> 西川:啊 是吗(笑)?

——华尔兹堂是/p>

tetsu:华尔兹堂是个CD店。初会的时侯是在杂货屋打工雕刻狗牌(DOGタグ)什么的(笑)br> 西川:象这种Naming(起名字,造词)的工作在当时重金属乐队的band man来说是王道!非常典型的潮流br> tetsu:恩。店员男生全部都是band man或者说音乐人,女生都是男朋友是band manbr> 西川:当时就是这样呢,大阪京都关西地区的band man说起来都是这种感觉呢。去京都的河原町之类的店会发现店员全部都是band man。我也是经由做这种naming工作的bandman的朋友介绍去鞋店打工(笑)。啊,对了!kamaitachi(乐队)的CRAZY DANGER NANCY KEN chan也在新京极打过这种Naming的工br> tetsu:对对对,是没错(笑)/p>

——kamaitachi985年京都结成的摇滚乐队)好怀念啊!不过确实在那个时侯比起东京来说,关西那边对于组乐队要更加热衷一些。我出生在名古屋,所以比起东京,对于大阪的乐队要更加向往一些。LOUDNESS4MAGUNUM还有earthshaker什么的,真是日本金属的全盛时代/p>

tetsu:确实是这样呢。那个时候关西的band风潮要更加厉害一些呢br> 西川:是呢,恩恩,大概是的。那现在关西的摇滚怎样了?
tetsu:怎么样呢,减退了吧
西川:基本上很难看到背着吉他的孩子了呢。不过我们也没什么坐电车的机会吧(笑)。现在基本上是做DJ和dancer的比较多呢br> tetsu:大概是吧(笑)/p>

——西川说现在吉他少年这种摇滚人口减少了觉得可惜。那么西川说过「做让人想要copy的吉他音的很帅的乐队」抱着这种想法而创立了abingdon boys school是吗/p>

tetsu:等一下,那么难的曲子谁能copy的了啊(笑)br> 西川:啊是吗?因为a.b.s.是大人在认真的玩着的乐队吧。被你这么说到是让我想起来了。最近不是可以在网上看视频吗?看到上面有人在copy L'Arc的曲子,我也会觉得很高兴呢。想着这倒底是哪国人啊!?这么努力的演奏L'Arc的曲子还上传上来,看到会觉得真的很开心呢。当然也有自己的曲子。就会想要是能成为那样的乐队就好了所以开始了a.b.s.
tetsu: 原来如此啊。那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啊/p>

——是啊,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关于初遇的/p>

tetsu:这个人还是Luis-Mary的HAINE的时代呢(笑)。HAINE哦!
西川:等等(笑)!为什么突然用这么大的声音说啊(笑)!声音小点(笑/p>

——是说东之LUNA SEA,西之Luis-Mary的时代吗/p>

tetsu:还有这种说法的吗(笑)br> 西川:在同一时期经常被拿来对比的,确实有过那种说法。那时侯有过东京,名古屋,关西的每个live house推选一个乐队,一起开live的时期。那个时侯经常有在一起。名字还不是LUNA SEA是LUNACY呢。怎么看我就是一活字典啊(笑)。也是共同的朋友介绍了tetchan给我。正好是Luis-Mary快要出道的时期。我对于自己的band也稍微有点疑惑,就这样出道好吗?想再一次从零开始纠正自己重新来过。要是能找到能够一起从零开始的团员真的会从零开始哦。之后就跟那个共同的吉他手朋友说了,那个人说其实有个不错的bass手可以介绍哦,就去见了一面,去EST1。那就是tetchan哦br> tetsu:那个人是在当时关西很有名的乐队的吉他手哦,那个band的鼓手是高中时侯认识的朋友,也一起组过乐队br> 西川:世界真的好小啊br> tetsu:当时说到Luis-Mary的话在关西算超厉害的乐队了,到店里来的那天,「哇!Luis-Mary的HAINE啊!」这种感觉。要是和这个人一起做乐队的话,出道肯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吧/p>

——是说后来并没有真的结成那个乐队是吗/p>

西川:对,虽然我真的很想组的说br> tetsu:你说什么呀(笑)!某天我在电视和杂志上看到说Luis-Mary要出道了,就想说什么呀,明明都决定出道了嘛!要去东京了嘛。啊~(深深叹息/p>

——是说西川桑背叛了是吗/p>

西川:不是不是,不是啦!
tetsu:但是,可能就是因为如此,我才开始努力。「讨厌,我也一定要——!」如此努力着br> 西川:我一直想要你的联系方法。但是那个共同的朋友却行踪不明也就没办法联系到tetchan了,就这么一直拖着。不过之后不久tetchan就组了L'Arc,很快就在难波ROCKETS登台了不是吗。回老家的时候去了ROCKETS看到贴在那里的传单「啊!我见过这个人!br> tetsu:当时的传单上画了很浓的妆你还能认出来哦br> 西川:立刻就认出来了哦。还是初期的团员呢,不过tetchan是立刻就认出来了/p>

——重逢是什么时侯?

tetsu:重逢?重逢是什么时侯呢?什么曲子的时侯呀。solo要出大碟的时候,2002年吧。是在出演电视节目的时候乐屋挨在一起,就那时br> 西川:这么说重逢了也有6年了啊,这么久了吗。那时有跟其他朋友说以前见过的事情,但觉得他本人一定忘记了所以一直都没有直接的去搭讪br> tetsu:不会,我也是一样的想法,西川君记不记得我的事情呢。因为西川君作为Luis-Mary的HAINE都出道了,然后又成为T.M.Revolution,我通过电视和杂志都可以知道。对于西川君来说,我不过是之前在大阪照面过几次的bandman而已,不会联想到后来作为L'Arc的tetsu出道的我吧。所以,虽然经常会在节目中碰面,但是一次也没有说过话/p>

——双方都是?

西川:是,如果随便的打了招呼的话,怕引起对方不快被讨厌 所以连招呼都没有打br> tetsu:但是有一天从朋友那里知道了西川君说了以前见过我的事情,啊,原来还记得啊!6年前一起上节目的时候,第一次说话了才算是重逢吧。后来就一直有那样的机会,在Music Station的时候也在节目里跟Tamori桑说过「这个人背叛了我」什么的(笑br> 西川:不要说背叛了啦(笑)。不是那么回事(笑)。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啊(笑)/p>

——到重逢真的花了很久呢/p>

tetsu:是。真的很久(笑)。而且私下会去的精品服装店也是同一个。也有在那里遇到过/p>

——啊,可以理解!感觉你们俩的服装品位是有点相近呢/p>

西川:是是,我也很喜欢些maniac的东西呢,也会穿戴些。那个精品店很大而且有各种核心品牌。我们在看的却是同一个地方。(笑)
tetsu:而且当时店里的照明比较暗,虽然并不能看清楚脸,感到有人一直在往这里看,仔细一看发现是西川君(笑)
西川:对对(笑)。不过,真的是一直对tetchan的事情很在意哦。我后来不做乐队混着的那段时间,L'Arc出道了。所以我也被刺激了觉得不努力不行br> tetsu:原来如此啊,就那时侯开始后悔把我抛弃了自己去东京是吗(笑)br> 西川:都说了不是啦(笑)。没有抛弃,也没有背叛/p>

——虽然过了很久,但是能这样重逢也算是一种缘分吧/p>

西川:恩。能够这样一起拍照,一起回想当年,真的是不可思议又很开心。真的能感觉到缘分/p>

——随着年龄的增长,遇见可以称为亲友的人的机会基本上没有了吧。而且做这样的工作会有更高的围墙,很难遇见可以包容对方的人了吧/p>

tetsu:基本上不会坦诚相对吧。但是呢,我们又有点太坦诚了br> 西川:大概吧,双方之间,不管多接近的人,到我们这种程度的彼此超级坦诚的,还真没有见到过(笑)
tetsu:恩(笑)。「谁都不知道的我」只有彼此才知道(笑)/p>

——不过确实是在tetsu桑进入这个房间,两人开始说话之后,房间的空气开始变的温和起来了,皮肤都可以感觉的到/p>

西川:真的?(笑)啊,糟糕了,我们可能真的要暴光了!
tetsu:是说我们俩真实的关系吗(笑)?
西川:对(笑)。刚才摄影的时想都不想就牵住手(笑/p>

——好了好了(笑)。不过,音源采访的时候,果然还是艺人的态度呢。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面对作品的严格的态度。今天当然也是艺人的同时,还可以稍微窥视到自身的本性呢/p>

西川:恩。因为和tetchan在一起很开心嘛。就象刚才说的一样,成为大人以后很难信任别人了,能和tetchan在一起就可以很安心。我想大家都会想要在别人面前稍微显示一些自己的优点,但是我们之间完全没有,完全不需要(笑),真的是完全坦诚的感觉(笑)。就好像回到了初遇时侯的自己一样br> tetsu:我也是。真的很感激让我遇到一个能够让自己如此坦诚的人。但是,偶尔也会觉得「用不着坦率到那种程度吧」(笑)

——真让人羡慕啊,有这样的人的存在/p>

tetsu:是呢。真的会想要好好珍惜这一段缘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