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号「WHAT's IN」tetsu访谈

翻译 by 稚名 

 

谁都想保护自己的所爱,但是连这样的想法本身都是一种罪过。

听新大碟《kiss》的第一印象就是充满了音乐心的作品,单纯地集结了众多名曲。tetsu至今为止也创作出了很多优美的曲子,本次大碟里有《砂时计》和《海边》这样充满深度和现实感的歌曲,作为bass手tetsu表情丰富的演奏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新大碟《kiss》给人的印象是歌曲和旋律都非常与众不同作品呢。
tetsu:是啊,hyde的歌声变得越来越好了。
——大碟整体上给人的感觉是流行因素比较多,在收录曲中最早作为单曲发行的是《LINK》,是准备把这首曲子作为整个大碟的起点吗?
tetsu:纵向比较听起来,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感觉。
——“KISS”和“LINK”在一定的意义上意思非常接近,《LINK》是什么时候所写的曲子呢?
tetsu:在《AWAKE》录音的时候所写的,也是在当时就录了音了。但是本来是想收入进《AWAKE》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在《AWAKE》之后才发行。因为《AWAKE》里沉重的曲子比较多,所以为了全体的平衡感、想要明快的爽朗的曲子,因此写出了《LINK》。
——可能是有着和《AWAKE》相反的风格的曲子,因此造就了现在的《KISS》。
tetsu:关于这点我自己都不是很明白,其实也没有刻意地要去选择和《AWAKE》不同的风格。可能队员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说不定,但是我觉得他们还是和我一样,在做《KISS》的时候没有考虑得太多。
——tetsu是什么都没有考虑地去做《KISS》的吗?
tetsu:这次的大碟曲子是在24首预备曲中挑选出来的12首。没有收入这次大碟的曲子也有很多哦,可能是因为作曲的顺序,或者是听member们写的曲子的时机不同的关系。
——综合了很多的要素啊。
tetsu:是的,其实并没有最初要把《KISS》作成什么风格的大碟的意识。
——选曲的标准是什么?
tetsu:每个member都不同吧。ラルク是很民主的,听取各个member的意见之后再作出决定。
——tetsu选曲的标准是什么呢?
tetsu:一般大碟里都会收入5首单曲。在初期就决定大碟里要收入12首歌曲,所以接下来要收入的7首曲子我就综合自己对大碟整体平衡感的理解和大家的意见来选择的吧……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砂时计》是由tetsu作词作曲的,作词是按照什么流程的呢?
tetsu:从以前就有大碟里至少有一首歌是各自作词的流程,所以这次也是因为hyde说:“你们谁去写哦”这样。更多是要减轻hyde的负担吧。
——不过,由各自写出的歌集合成大碟,这也是ラルク的过人之处。《砂时计》是怎样写出来的呢?
tetsu:这次大碟里我写了3首曲子,之前写的曲子因为节奏比较明快,为了中和一下我就想写一点比较灰暗的曲子。
——歌词很有深度,视点既关注到了环境问题也关注到了身边的事情。
tetsu:我考虑的是既关注到身边小事,也关注到比较大的话题。我认为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平等地享受到幸福,因此,为了一部分人的幸福会牺牲掉很多东西,比如破坏环境,伤害他人等等,我是想试着把这些东西作为歌词写出来。
——“为了守护最重要的人同时会伤害到他人”这样的词句也非常引人注目呢。
tetsu:谁都想要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不是吗?但是我认为连这样的想法都是一种罪过。结果就是除了自己和自己重要的人之外什么都考虑不到。
——这也就是自我主义的延伸吗?
tetsu:可以这样说吧。
——大碟也在传达一种类似于深切的悲伤的东西。Hyde的歌声非常出众,而tetsu的bass也给人一种在歌唱的感觉呢。
tetsu:不仅仅是bass,加入 进去的所有音声都是有意义的。只不过是把歌声作为最显著部分的编曲而已。
——《海边》也是一首非常出色的曲子呢,美妙的旋律和重音结合得非常完美。
tetsu:是用钢琴做出安静的开始,然后再用来做转折这样。这首曲子可能是这次整个大碟里最早的了,大概是在《SMILE》的时候就录音了。
——为什么到这次的大碟才收入呢?
tetsu:可能是因为时机不对吧……当时就只是录了一个弦乐部分。虽然hyde那个时候写了词,但是后来资料找不到了,这次是重新写了。歌曲本身这次是第一次好好录音的,guitar solo部分的长短也是做了变更,ken是重新弹的,结构上也做了变动。
——最后使用起伏的bass做结尾。
tetsu:这个bass很难呢,回转幅度很大。
——《spiral》中的bass给人的印象也很深啊,音色和演奏方式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tetsu:那首曲子因为用了增幅器(增幅音声的音乐器材),录音的方式也变化过,我想听的方式也就不一样了。
——《Hurry Xmas》给人的感觉是有着jazz特有的跳跃节奏感的世界,,里面没有用木质bass,而是用了摇滚用bass,这样的表现非常有趣呢。
tetsu:这首曲子可是扎扎实实地练习了好久。因为这首歌从开始就很有奔跑感,不能有渐渐展开的感觉,也不能有任何犹豫和迷惑感。这样的编曲很难呢。
——最后不仅是用jazz,而且是用圣诞歌曲来做整个大碟的结束,这样的想法很新鲜呢。
tetsu:在巡回live的时候都是用这首曲子作为开场SE的,不时有泄底的感觉,其实这个是我们自己的曲子来着。我想大家大概是认为这是偶尔才拿来用的曲子吧。
??——《KISS》这个名字是hyde提议的,听到这个名称时,有什么想法吗?
tetsu:我觉得很不错呢,其实还有一个候补的名称,但是叫什么我给忘了。《KISS》这个名字很好呢,简短、易记。L’Arc~en~Cile名字很长,如果大碟的名称也很长的话,给人的感觉不是会很烦杂吗?所以简短易记的名称就很好,我们的大碟都是这样的。
——大碟的封面设计也是从未有过的类型呢。
tetsu:我觉得以小册子的方式和很不错,这个是决定现在这样的封面的关键哦,用遮光剪影的形式处理的侧脸,很有kiss的感觉。
——在录音过程中,以及在live的时候,我觉得会有所谓乐队魔力那样的没有预计的化学变化吧,有没有这方面的印象呢?
tetsu:嗯……有没有呢……。因为我是一个很容易忘记已经结束的事情的人,不怎么记得了呢。现在也在进行别的工作了。
——现在在做什么呢?
tetsu:新曲的录音。
——在大碟完成之后又马上投入了作曲工作中啊。
tetsu:与其说是我还想写出更多的曲子 其实更有一种不写不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