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号「BASS Magazine」tetsu访谈

翻译 by 宫野志保

 

到克己程度的对音乐性的追求,处于最高峰的位置表现的贝斯手,tetsu。
仔细的听了在充分准备之后发行的L’Arc~en~Ciel的新作【KISS】中新入手的武器5弦贝斯成熟的演奏。“可能就只是普通的听了来说,看不到的部分还下了很多功夫。”在这次的取材中讲述着的这位是“在乐曲中弹奏着贝斯旋律”。
那种只有这个人才能做到的手法在今作中也充分的发挥了出来。
关于专辑的制作,怎样与贝斯相持不下,又是怎样构筑了音乐。感动于这种真意。

INTERVIEW
首先从tetsu的长篇访谈开始。对贝斯器材的讲究,贝斯的所处的位置,然后是关于乐队L’Arc~en~Ciel的现状的对谈。

——因为最新作【KISS】发行了,就从制作是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吧?
乐曲本身大概是成员各自做出来的库存品,最初是今年1月将乐曲收集了起来。

——那么说,是大概在去年11月25,26日开完东京巨蛋举行的“15th L’Anniversary Live”后开始的作曲?
从乐队的时间安排来看,去年的12月到今年1月是作曲的时间,在这一段期间内,是成员各自作曲的时间安排呢。

——今年3月tetsu以solo名义发行的单曲「Can’t stop believing」,制作是基本上同时进行的?
呀,因为是并行在做的,也可以说是同时进行啦……

——那么,L’Arc~en~Ciel的乐曲制作和solo的乐曲制作之间,在脑海中是怎样切换的?
Solo的录音也差不多是在12月到1月做的……对于solo来说,那段时期首先并没有从作曲开始,正好手边有做好的小样,把那个完整的录了音,最后就是做了抄写的工作。而L’Arc~en~Ciel的作曲是从零开始的,对作业而言,完全是意识的不同吧。怎么说呢,大脑的使用方式不同?所以对完全的同时进行而言并不是凭意识在做,大脑不转换就不行这种感觉也没有呢。

——原来如此。关于新作中的贝斯是怎样的演奏呢?
有copy也有使用了效果的,相当难的曲子。「Pretty girl」就很难。然后是「海辺」……再然后是「Hurry Xmas」也很难。这首歌相对于指法,将小节全记住不出错的弹下来才是最难的(笑)。

——walking(注1)有一直在变化的感觉呢。
是啊,所以一旦弹错就回不去了(笑)。录音的时候也是,眼睛追着乐谱“哇~现在弹到哪了?”完全弄丢了呢。虽然可能不好理解,现在所说的「Pretty girl」的小节是微弱的在动呢。然后是什么呢……「雪の足跡」也很难呢,节奏的掌握。

——的确,声音的释放和节奏的把握,是光靠乐谱达不到的部分,这是重点呢。
呀,对维持节奏没有那么擅长啦。不会特别去等也不会马上就弹出什么来。

——「Link-KISS Mix-」是tetsu san作的曲,是快节奏的明朗的曲子呢。已经是tetsu san擅长的类型了吧……
没有,这首也很难啦,bassline(注2)变的很厉害,还有1号、2号、3号和每回bassline的变化都不同。那个……这次作品的bassline,乍一看来很简单,听起来好像没有那么难,但是一旦要完全copy,就会看出难的曲子还是很多的了。“使歌曲能表现的更好”这是当然的,但是不如说是将“能使歌曲表现的更好的还是旋律”作为大前提。最重要的歌的旋律不好好做出来就不行。

——所以是从意识上考虑了“为了听上去简单”这种事吗?
这么说的话,大概呢,以前的方式可以说是建立起浅显易懂的华丽。举例来说是什么呢……以吃的来讲就像“汉堡加咖喱”呢(笑)。

——(笑)虾球!这种感觉呢。
恩,意大利面!像这类的应该是比较容易明白的。其次,为了乐队音响上的平衡,以前是鼓的声音小贝斯的声音大这种感觉,为了保持相当一般的(笑)平衡,贝斯声听起来比以往稍稍抑制了点。然后,以前的乐句是作用在高音位置,现在是用低音的方式来表现,所以一下子听起来好像华丽感降低了……哎呀,这样不是成熟的做法吗。

——成熟的做法……这正是“即使没有华丽的一面,也让乐曲蓬勃的跳动着,形成了这种最终的形态。
没有,还没有到达那样的境地呢。但是,伴随着收获每一点滴的经验也就成熟了起来。

——这次开始主要的乐器由4弦变为5弦了,个人认为这是个大话题,原因是什么?
虽然在大概第一张专辑【DUNE】和第二张【Tierra】的时候就必须用5弦贝斯了,但是正式的完全切换到5弦是在2006年4月左右,做Creature Creature的时候,在mo-ri- san的solo活动中担任贝斯手开始的。当时吉他手minoru君用7弦吉他一边写曲,一边弹了出来,为了与之配合自然的就用了5弦的。在Creature Creature的专辑【Light&Lust】中,我弹的10曲中的9曲的贝斯,录音是一直用5弦的弹得。从那时候开始就没有变回来,这样。

——与用4弦贝斯的时候把音调低相比,5弦贝斯果然还是有着微妙的区别吧?
以前也有过把音调低来弹4弦贝斯,切换的时候头脑混乱了。唉,虽然也为了能让自己清楚才用的5弦。

——能过渡到5弦,比较辛苦的地方是什么呢?
没有,5弦贝斯是以前开始就在弹,没什么特别的最近才开始的感觉呢。过去也有用5弦弹奏的作品,看第一次武道馆的映像也有用了无品(注3)的5弦这样的……还有专辑【ark】中的「真実と幻想と」也是用的5弦。还有在“1999 GRAND CROSS TOUR”中也用了,虽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从以前就是我的饭的都知道,我的solo「蜃気楼」(以TETSU69名义发行的专辑【Suite November】中收录)就用5弦弹了呢。

——原来如此。那么,对主要使用5弦来说,作曲和bassline的构筑方法有变化吗?
没有,没有那种事呢。如果是从solo开始做的话虽然用5弦也可以考虑低音的表现,我的歌一般都从旋律开始做,所以我想这个程度对作曲是没有影响的。

——那对于乐器所持有的特性来说,演奏本身会随之变化吗?
在音域中即使不用到低音的部分,指法也会有变化吧。有效的利用5弦也好不同的运用方式也好只是单纯的指法也是很开心的。

——这就像是用4弦2f不灵,就用5弦7f这种感觉吧?
是的。用4弦会首先考虑乐句,转换到5弦的时候乐句的变化趋势都能明白,但是不会在作曲途中变化,作曲阶段开始已经是使用5弦了,乐句的结构也比较自然。

——原来如此。音程上过低的话,有没有主唱会对声音难以把握的事情?
恩~已经习惯了的感觉。以前可能会很难掌握,这个真的就是“习惯”了啦。这次对5弦贝斯来说,基本上就是用了ZON的Legacy ELITE 519(参照P14),一张专辑一直用一把,应该是第一次吧。

——就没有替换的必要了。
是的。对声音构成来说,放大器可以达到多种变化的效果。

——其次,关于5弦贝斯,在live上从以前开始tetsu san自己的model ESP的BARDIC就活跃着呢。自己的model在制作的时候,有没有对乐器厂商要求怎样去做?
BARDIC大约是在去年开始启用的,要求嘛……全都是自己设计的。我可是一边划线一边画图啊。对音响……琴身和颈部材料可是与之前就在用的BUZZ BASS一样,然后像拾音器就一直做了很多种尝试呢。换了3回左右才定下来就是现在的Seymour Duncan(注4)。

——有没有想过将双线圈的后置拾音器和单线圈的前置拾音器组合起来?
对后置拾音器来说,实际上在线圈被短接后,只有单线圈能发挥作用……因此,对安装了后置型单线圈拾音器的场合来说音响也不一样呢。(注5)

——对这种组合,某种意义上,是线圈变成3个并排的了吗,请问线圈一个被短接是怎样的情况呢?
从我的经验来说,我认为拾音器用三个线圈并不是很好呢。很久以前,虽然在ESP的BASSⅣ我自己的model中使用了,结果就是,拾音器改成用双线圈的了。

——对刚才所说的器材的交换,tetsu san自己周密的进行的吗?
我自己的model制作的时候每次都有详细的商谈,然后呢,从hall tour“Are you ready?再燃心火”开始使用的最新的BARDIC,琴桥都换了呢。虽然之前是HipShot,现在换GOTOH了(注6)。因为琴桥的改变对这样的声音进行了再确认。然后,关于这次的作品,我认为贝斯的音响很好呢。虽然以前开始就在用ZON的贝斯,为了与这次相配合,买了ZON的5弦。5弦贝斯不是不会破坏各弦之间的平衡吗。只有五弦可以收放自如。所以就像ZON,无论弹哪个弦都是同样的音量,平衡感超好,牢牢的绷紧就出来了低速档,是能听到的低速档。然后,音箱这次开始也换成Basson(注7)的。尤其是在5弦的切换方面,Basson表现的很好。

——“15th L’Anniversary Live”开始,就在舞台上看到了呢,外表上就很有冲击。
很大呢。因为是8发入的AMPEG(注8)一圈很大呢。但是,我并没有使用8发入的AMPEG的大音箱(B810B EarthQuake),喜欢付4发高频扬声器的10英寸的音箱(B410B)呢。虽然两者都有,但实际上4发入的更合适。在今年的“Are you ready?再燃心火”的舞台上,并排放了两个8发入的,在后面用麦可对4发入的收音。

——说起来全员都有作曲的才能,所以平衡各自的主张,从而将乐曲构筑起来是很难的事吧。有没有什么成功秘诀?
嗯,没有可以称之为秘诀的东西,大概……有很多作曲的方式,对个人和团队来说,也可能有很多种,而且即使是在某一个团队里,对乐曲的创作方式可能也有所不同。大概是做了10年以上的乐队,找到了最有效率的方法吧。

——是作曲者把握主动权的方法吗?
是呢,大家分别提出想法,互相交换意见,将源源不断的意见提出来互相补充相互借鉴,就决定出了最适合的表现形式,然后进行录音和先期制作……

——再提到在这次的作品中贝斯旋律,听到了很多的有变化的分句,对于“bassline的进行”和“歌曲的发挥”或者是“乐队合奏配合与适应”这种事来说,tetsu san是怎样取得平衡的?
嗯……首先是“使歌曲能表现的更好”这是当然的,但是不如说是将“能使歌曲表现的更好的还是旋律”作为大前提。最重要的歌的旋律不好好做出来就不行,最初,“还是要做出有价值的旋律的编曲”这么说的时候开始认识到不这么做就不行吧。一边以此为前提,一边在全体的合奏配合上,全体的速度模式,音色和别的乐器等这些都要考虑。结果就是,觉得有不足的时候,贝斯的进行可能会使歌曲变得更好的情况也有,反过来说贝斯停下来的场面反而更好的情况也有……录音与live不同,反复多少次都可以,可以一边录一边听,一边尝试一边听进行这样的作业,总之在做到最好之前,可以尝试多种想法,这样的感觉。

——这么说也有试行错误的结果?
啊,在成员反复录音的时候,对当时收进去的声音而言编曲发生了变化这种时候也很多呢。

——以前日本的流行乐,听了也包括摇滚的流行乐后,歌曲的旋律不用说,果然还是被贝斯的演奏夺去了注意力。贝斯演奏活跃着,并将歌曲的旋律衬托的更好,某种意义上,是理想的状况。听了很多tetsu san的弹奏后,我想在L’Arc~en~Ciel中也是最恰如其分的。
以前的流行乐果然还是做的很好,因为是付出了思考与行动,在许多理论的基础上通过计算得到的东西,所以有着这样的“高度”。

——和时代结合起来看,那些一时一时的流行歌曲,成为了后世的名曲,在名为L’Arc~en~Ciel的乐队活动中,在时代正中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恩~虽然这么说,但是现在我们做的是和这个时代的流行不同的音乐哦。

——但是,在时代的大潮流中,旋律还是被普遍认可的吧……
不,也有没有旋律也能变成流行的时候,像hiphop就是这样,再比如说hardrock也有这样的情形。比起歌曲的旋律,只有吉他solo的时候也有呢。

——在这之中,你们有没有考虑自己是在怎样的位置开展活动的?
(微笑)……很难呢。在这世上,某个时代的流行也好不流行也罢,老实说,我也不是很明白。以成员们各自来说就是“做好的曲子,做好的音乐吧”,虽然只是做出了我们自己喜欢的东西,被这个世上所接受的音乐是什么,我完全不知道。说起来有着共鸣的人即使只有一人也足够,这虽然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不喜欢的人当然也有吧。

——那么,有没有想打动不喜欢的人的心的想法?
那种“不喜欢的人”之中也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比方说,虽然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对某人“你喜欢什么?你喜欢哪个艺人的哪首曲子?”这么问的时候,我们自己一旦认为某个艺人的某个作品是好的,就会对那个人妥协……不,不是妥协的意思。对于那种听说了那个人的兴趣爱好,自己也“啊,原来如此呢!”能够理解的人“想得到认可啊”,“为了能得到认可要做些什么啊”虽然这样思考的好像也有呢……

——没有妥协的必要?
比方说,对说着“L’Arc~en~Ciel的曲子很差呢,完全不行,这种曲子”的人“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这么问了后,我们听完后还是能够理解。“啊~但是对我们来说你说的那种做法很逊呢”想象中是这样的场景(笑)。没有向那种人妥协的必要,因为是“请,想说什么都随你的便”这样的感觉。

注1 walking,行走用于形容四分音符构造低音旋律时运动的感觉。就像用脚走路一样,行走贝司旋律也是一步接一步把你带向某一地。

注2 bassline,bass的编曲一般来说都是以单音为主,而不像吉他手常常要同时处理2个以上的音,而bass弹奏的一个一个的单音,就像是点一样,许许多多的点连结起来就像是一条线,所以我们称之为bassline,而当你听音乐时,bassline就像是音乐的骨架般支撑起整个音乐。

注3 无品,无品贝斯没有品丝,和低音提琴比较接近。弹法与有品贝斯相同。音色方面由于没有品丝,所以音头很小,声音更连贯,推弦过弦都更有表现力,能弹出半升或半降音。弹奏无品贝斯需要有良好的听力。。。

注4 Seymour Duncan,拾音器厂商,拾音器的音色自然,穿透力强,主要以被动式拾音器为主。

注5 Tap单线圈拾音器,线圈的中部有一个节点引出一条电线,可以安装一个切换开关来使这条电线与线圈的任何一端短接(也就是改变线圈的匝数),这样就可改变拾音器的音色特征与信号强度。理论上可以用这一条拾音器同时得到强烈的金属音色或者甜蜜的音色。然而事实上它很少发挥那么好,Tap单线圈拾音器非常少见,现在基本上已经不生产了。

注6 HipShot和KOTOH,拾音器及周边配件贩卖及制造厂商。

注7 Basson Sound,是一家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市的吉他、贝司音箱专业生产厂商。

注8 AMPEG,AMPEG贝斯音箱公司,B系列中的BSE-410H简洁,精小,现代感十足。不失冲击力的高频强调中频音和完备的低频带来了丰满而醇厚的音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