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号「R&R NewsMaker」tetsu访问

翻译 by ania69

 

他是个话不多的人。
面对我的提问,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会做出回答。
所以在采访过程中,时常会感到不安。
但是过后再听着采访录音带起原稿时才发现,他的话总是非常的明了。若对提问有什么不明确的地方,就会重新问一下提问的意图,咀嚼理解以后再回答。所以不会有含糊不清,不会有谎言。
要说为什么会说这些,至今为止对他的采访一直与所谓的“宣传用”的采访要划清界限的地方很多。话题不只限于音乐,而涉及多个方面。
这次也谈到了各种话题。
时隔9年的全国HALL TOUR。新单曲《DAYBREAK'S BELL》还有11月21日将要发行的新大碟《KISS》。除此之外还讨论到了日本的娱乐界,话题多种多样。对其中任何一个话题,他的话里都无不充满了tetsu式的见解,和真实。
取材当日。那天也是异常的天气,盛夏的烈日灼烧着柏油的路面。我前去拜访日程排的非常紧张的tetsu。
在适度空调下的唱片公司采访室里,tetsu正轻轻用手指弹着钢琴。(←!!注意)过了一会,他坐到了我坐着的沙发的旁边。
首先话题追溯到9年前的TOUR“Tour'98 点燃心火”。

---我把9年前的“Tour'98 点燃心火” 时候RNM的报道带来了哦。那时候的事情还记得吗?
「一定程度上还是记得的。(边看着当时的报道)发型跟服装之类还真是不一样啊。果然那时候还是20多岁呢。到了30多岁以后果然服装上都变了。现在大家穿的衣服什么的都变贵了呢,跟当时比起来完全价格不一样(笑)」
---演奏方面上呢?
「演奏力的话,技术上的东西倒没有那么大变化呢。那时候也是PRO的啦,变化没那么大。偶尔看到以前的LIVE什么的,也会觉得“哇好棒”的哦。」
---(笑)。这样啊。
「前些日子有出了5枚组的LIVE DVD BOX(FIVE LIVE ARCHIVES)。在大概去年年底做TRACK DOWN(最后加工、混音、调整之类的工作)的时候,尤其是TOUR 2000 REAL东京巨蛋的音,那个很厉害哦。虽是有点自夸,但是演奏好到不行。真的超厉害的,我都有点吃惊(笑)。好棒啊~。」
---这次TOUR里也觉得这真的是个很棒的乐队啊。
「我想从以前开始就是了哦(笑)」
---所以我想可以评价再高一点的。
「评价什么?很棒的地方?」
---演奏力和演出之类。
「但是我从美国还是哪的登有BASS手排行的网站上,在日本人里我还是第一位呢。」(看吧,他真的太爱上网而且好奇心旺盛)
---是吗,我不知道呢。然后最近注意到新人乐手里面像tetsu一样弹奏乐句的人越来越多了。
「那我不知道呢。因为不听日本的音乐。完全不知道。但是若说起来,在副歌里加入假声变换之类倒是laruku让其流行起来的吧。」
---某种意义上也是影响了日本音乐景象的乐队呢。
「虽然由自己说出来有点那个,但是说起来用一些有趣的CM来宣传,这不也是从laruku开始的吗。」

9年前在LIVE以外疲劳的事很多。在休息的地方没办法休息等等。

---9年前的“Tour'98 点燃心火”是yukihiro加入后的首次巡回。说起为什么当时要在全国的HALL做巡回,以前tetsu说过是有想要把新加入的yukihiro介绍给FANS大家的意思。
「说是介绍,因为果然成员变动这件事,绝对是有各种的意见出现。有很多事是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明明不知道这些事,却说出各种坏话的人也有很多。虽然觉得那是没办法的事,但是果然“yukihiro去死”或者“tetsu好无情”之类的信也还是有寄来。」
---真是不好的事啊。
「虽然现在也还是有这种的。但是从事这种工作的人大家不都这样吗?说喜欢自己的人越增多,同时反对自己的人也就会增多。」
---没有伤到心吗?
「怎么说呢。那样的人是无法在艺能界生存的吧?某种意义上不够坚强的话就不行。」
---自那时候以来再次开始了全国HALL TOUR,还剩4场了。很久没这么紧张的日程,体力上有没有比较辛苦?
「倒没有呢。跟9年前比起来真的轻松多了。」
---那是为什么呢?
「移动方面,首先黑车TAXI全国几乎都没有了。这次看到有黑车出没的只有博多,福冈。9年前的话几乎都会有。东北地区还有北海道是从以前就没有的,除此以外的地方都有黑车出没。」
---在我记忆里移动的车里要用毛毯遮着的时候也有。
「真的也有那样的事。9年前在LIVE舞台以外疲劳的事很多。新干线跟机场,在休息的地方没办法休息等等。这次恶意的追踪行为也没有。」
---9年前在精神上很疲惫呢。
「比起在舞台上的疲劳,恶意的追踪行为会更累。MEMBER跟STAFF都会很辛苦。这次那么严重的几乎没有。虽然不是完全没有,但是这方面很轻松。」
---回过头来看这次巡回现在有怎样的感想呢?
「恩现在说是结束了还为时过早,实际还是有4场。没觉得已经演了30场以上了呢。」
---然后在观众中10多岁的非常多。但是15年20年历史的乐队往往FANS也随之年龄层较大的情况变多了也是事实。
「是这样没错。」
---但是laruku又的确与众不同。
「当然是想要这样。如果做不到的话,现在的位置就无法保持了。」

要作有型的乐队。
如果为了大卖而变的不有型的话,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之前就想问了,laruku结成当时tetsu对乐队的看法,“将来变成这样的话就好了~”的想法,跟现在的状况接近吗?
「不是不是,比当时的想法要好。要好很多。虽是比当时想的要好,但是有一点是不同的。」
---那是?
「仍然被叫成“LARUKU AN SHERU”!“SHERU”的!」(应读SHI E RU,果然是tetsu风|||)
---哈哈哈哈。但是应该没有人这么叫了吧。
「不是好笑的事哦。还是有很多的。都15年16年了还是连乐队名都没有被好好记住呢。这一点有点“预想外”(笑)」
---那么在动员人数、销量、景象这些方面呢?
「比起20多岁前半时期刚组起乐队时候想的要好很多。」
---出道当时没有想过能在巨蛋演出吧。
「怎么说呢。那么具体的目标是没有。经常听人说到在武道馆演出是梦想,但我觉得这种很无聊。像这种目标是没有的,没有过想在哪里开LIVE之类的梦想。」
---那相反当时抱有什么样的梦想呢?
「想要作有型的乐队。如果为了大卖而变的不有型的话,那就是本末倒置了。虽然“有型”是个因人而异的概念。」
---那么具体的说呢。
「所以说那才是“L'Arc~en~Ciel”啊。」
---这次TOUR里有什么其他觉得可以改进的地方吗?
「那个,L'Arc~en~Ciel能住的酒店在日本还是很少这一点吧(笑)。到了地方有些场所,在开LIVE的街上laruku能住的酒店没有呢。所以要去下一条街,或者附近的大都市,只好在那里住。这次不只一个地方是这样。与9年前相比我们的生活水准也变了。所以在这方面有点严苛。(耍大牌呀么耍大牌……)」
---这样啊。
「所以觉得日本还远远是发展中的国家啊。只有在真正的大城市里基础设施才是完备的。大概只有东京、大阪、名古屋吧。现在外资的酒店不是正在接连建起来不是吗。但是真的只有东京。再就是HALL场地很旧的地方也有很多。」
---我也感觉到了。
「尤其是觉得,这样的会馆、HALL,人不应当站在这样的舞台上。人使用的后台也应该再好好弄一下,设备不完善的地方有很多。」
---不是被称为地方差距的社会吗。果然地方的经济上没办法连这些方面也做到有余裕吧。而车站前之类的地方商店街很多。果然对差距社会有了再认识。
「是的是的。我也这么想。比起9年前街道更衰落了。以前的话大概更有活力的吧。」
---我们在东京居住不怎么了解,但是地方还是很现实的。
「现在的政治家也都在东京出生东京长大的比较多所以不怎么了解吧。」
---这种差距如果扩大下去的话,觉得日本的娱乐界会渐渐变的不行吧。
「日本是一极集中的吧?无论各方面。应该更多向地方分散下去的。100年前和现在比人口分布好象有很大差别的。明治时期人口还是分散在日本各地,现在却是只集中在大城市。所以迁都是不是更好啊。没必要在东京做政治(笑)」
---变成一极化的局面所以我想地方的娱乐业无法兴起来也与此有关。
「如果地方独自的文化不能兴起来的话,因为在日本没有比东京更大的都市了,所以走到哪都只能是小东京,小大阪之类的,就没有意思了。」

即使全都是采用好曲子来作,也未必就是张好大碟。

---有点跑题了,单曲《DAYBREAK'S BELL》要发行了。
「这首曲子当初没有打算作为单曲的,但是因为决定了高达的TIE-UP所以就变成了单曲发行。」
---tetsu这次的重点是?
「反而没有地方不是重点呢,包括BASS LINE全部都是重点。」
---今年年初一起吃饭的时候,谈到大碟的事情,说真的要变成一张很棒的大碟了,还记得吗?
「记得哦。」
---在哪些点上觉得会成为一张好大碟呢?
「觉得曲子不错。单纯的因为大家拿来的曲子里好曲子真的很多,觉得这个会变很厉害的一张哦。」
---这种情况在过去也有的吧。
「有的。但是并不是好曲子就全部都能放到大碟里去的。虽然不知道说成是好曲子这种表达对不对,大概总共收集的24首中,如果把全部好曲子集中起来作大碟的话,那剩下的不都是候补曲了吗。所以没有用这种选择方法。这次大碟里没有收入的,不能收入的曲子里好曲子也还留了很多。」
---这样啊。故意要剩下?
「每次都是这样哦。比如若作一张全都面向单曲而作的10曲集中起来的大碟,其实也未必会是张好大碟。大概会变成剧中间休息时吃的午饭便当那种东西。」
---tetsu认为的好大碟的定义是怎样的呢?
「像彩色铅笔一样的感觉。全都是华丽颜色的彩色铅笔套装,也不需要24支吧?也想要白色和黑色,只有华丽的红色和蓝色的话是不行的。」
---果然大碟也要讲求这种平衡。
「所以才体现出彩虹这个乐队名啊。L'Arc~en~Ciel。」
---年末的ARENA TOUR也决定了。
「这次是从我们这边去小的地方巡回,下次的巡回则是只有大城市。东名阪(东京名古屋大阪)和福冈。下次请大家来吧(笑)」
---“这次是由我们这边去各地巡回”虽然这么说,但是果然“从我们这方去见大家”的意识很强呢。
「意识很强哦。首先是在小地方巡回,在这些地方把没有发表过的新曲演奏很多,然后小道流传开来,“下张大碟似乎不错”的消息在全国流传开,那么11月的大碟就会大卖。然后这次是去小地方巡回时候来了这次HALL TOUR的观众会觉得下次还想看,那么就会来下次的ARENA TOUR。以这种打算来做的。」
---这计划似乎是成功了?
「希望成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