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号「MUSICA」- SEVENTH HEAVEN tetsu访问

翻译 by ania69

 

◆SEVENTH HEAVEN是首很有气势,适合跳舞,很有始动感的曲子。某种意义上有种跟SMILE时候的READY STEADY GO类似的气息,似乎是宣告着新的季节就要开始了的感觉。
「恩……因为是作为L'Arc~en~Ciel时隔2年的新曲,这种意义上SEVENTH HEAVEN不是挺合适的吗。既有气势,又能让人感觉要开始一番大行动了一般,这首的曲调给我这样的感觉。」
◆实际上,录制的时候也是想要做出这种感觉的意识之下进行,还有bass的编曲之类的吗?
「不,最初hyde把曲子拿过来的时候这些要素就已经比较全了,所以并不是一点一点考虑朝着那个方向做过去的,而是hyde一开始作好的就没怎么再变。」
◆录制过程愉快吗?
「恩,很开心……果然对我来说,作出东西来是很愉快的一件事情。即便要连带做一系列复杂的工作。」
◆之前SOLO的时候也有做过访问,那时候正好是个各种事情(L'Arc~en~Ciel的工作和SOLO的工作)偶然重合的一个时期,所以我想那时候会不会反倒更能发觉L'Arc~en~Ciel这边有趣的部分呢?
「果然全员4个人都能写曲子这一点很厉害啊。这次再次这么觉得(笑)。真的大家拿过来的曲子全都是好曲子。那也成为一种很强的刺激,而且进程也就快了。全员一起写曲子,1个月多点就收集了20曲左右(笑)。无论哪首都很好,所以觉得“这次的曲子不错啊”……虽然每次都这么觉得(笑)。我个人来讲的话,大概能写出某种程度上目标的曲数吧。这次自己写的曲子……当然都是自己喜欢的才会拿出来…………恩,自己想写的曲子如愿写出来了。」
◆从其他3人那里也听到说,这次互相之间DEMO的完成度都非常的高。也有感想说从个人作业到完成的过程相当的快。tetsu自身是怎么认为的呢?
「要这么说也的确是这样,的确DEMO的质量都很高。但是因为我个人来讲的话SOLO时候也一直是以这种质量来做DEMO的所以……虽说在自己心里对SOLO和L'Arc~en~Ciel没什么区别的,但是因为我是那种过去的事情做过就忘记的人(笑)。所以被评价说现在质量有提高的话,就理解为“啊,的确以前给L'Arc~en~Ciel交曲子的时候,大概没有这次做的这么细致过吧”(笑)。因为我SOLO的时候一直是以完美的形式做DEMO的。但是,这中间(从“AWAKE”到这次的录制)还有Creature Creature(tetsu提供乐曲,2006年7月发行了3张单曲,8月发行了大碟)。那时候提供曲子的时候也是差不多那样的质量,所以实际上以前给L'Arc~en~Ciel交曲子是怎样的情况也忘光了(笑)」
◆Creature Creature和SOLO的经验,在这次L'Arc~en~Ciel里有变成新的血肉的感觉吗?
「虽然肯定是有的吧,但我也不太清楚。我是那种结束了的事情就会一不小心全忘干净的人(笑)」
◆一定不是不小心忘掉,而是知道忘掉才是最善之策的吧(笑)。有时候如果不忘掉的话就过不了这个槛了。
「啊,的确也有这种原因吧。所以……提到时隔2年之类,甚至会觉得“啊,原来有空了这么久时间啊”(笑)」
◆去年年末举办了15th L'Anniversary Live。那是一次名曲LIVE,把乐队的历史从乐曲中间传达出来。在做那次LIVE过程中,比如对L'Arc~en~Ciel原来是一个这样的乐队啊之类的重新认识,或者跟这次录制联系起来的发现之类的有吗?
「演奏了很多L'Arc~en~Ciel初期时候的曲子,老实说隔了10年没听的曲子也有。还有就是……发现原来以前也的确有在认真做呢(笑)。这首歌的编曲的确下了很大功夫啊之类的,包括(那次LIVE上)没有演奏的曲子“啊,原来以前还有这么好的曲子嘛!”类似这种的感触很深。」
◆从最初开始包括品质管理都是非常认真在做的band啊。即是那时候开始tetsu就开始很严格的在管理---无论是音乐还是band活动方面,品质管理都相当的彻底吧。是不是重新觉得没有迷茫了呢?
「没有,因为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留下的只有CD的音而已。那就足够了。我所在意的那些事已经都随时间消逝了(笑)。但是已经足够了,CD还残留下来不是吗。从音乐上来讲过去跟现在也不是分的那么清楚,所以没有太深的感觉。但是重新去听当时的CD的话还是会有觉得不行的地方。“我怎么会这样弹BASS啊?”之类,“这个地方做的不行哎”之类的部分也有的。」
◆那么如果可能的话有想要重新录制或者重新做母盘处理的吗?
「没有。像这种其他艺人也有把过去的曲子重新录出来的东西我都不喜欢。只是重新做母盘处理这种程度的话倒还不会很不协调,若是重新录的话……至少我觉得那不是一个好的尝试。因为喜欢过去的音一直在听就会有感情在里面吧。重新处理母盘这种程度和重新录的变化是完全不同的…艺人本人也许喜欢重录的,但是作为FAN的话一点都不会觉得好,还是喜欢从前的。」
◆听者的回忆都融入到了原先的版本里面去了呢。
「对,所以我不想重录。P'UNK~EN~CIEL这种成员跟编曲都变化一下,可以像是作为别人的翻唱一样听听看吧,这样我觉得还可以。其实如果有那个闲空去重录以前的歌,还不如写新曲来录。」
◆那么现在就应该正在录制吧,是在以充实的状态在录充实的曲子吧。
「…………恩。不是挺好的吗。」
◆听说这次录音进行的很轻松,交流也很直接,没有怎么中断就结束了。tetsu心里是怎样的印象呢?
「果然因为DEMO都很好的完成了吧,印象就比较容易传达。所以实际的作业自身(与从前相比)就快了。然后hyde唱歌变的很厉害。音高也非常好。录歌声这次是比以往都快了很多吧。」
◆那是为什么呢?
「虽然没有跟hyde问过我也不知道,从我这边猜想的话(笑),大概是用比以前小的音量在唱的缘故吧。虽然是我个人的理论,我是觉得音量越小音程越容易掌握。我自己是用超小的音在唱,从我这边耳机听起来,“哎?这么小的声音能行吗?”觉得很吃惊。小音量的话更能集中精神听到其他的音,自己的音也比较容易掌握。尤其是在唱歌的时候,更能掌握音程。然后hyde跟以前比起来,觉得好象跟周围声音的差也在下降不是吗。以前在工作室里用卡拉OK做排练,SOLO的时候。那时候就把卡拉OK的音量从小慢慢往上调,试着在哪种平衡时候最好唱。然后音量越往上就越变音痴!」
◆哈。
「虽然自己是想唱到适当的音程去可是---」
◆很爽哦。
「对,又超大音量的,ROCK哦!的感觉(笑)。但是,录下来全部听过来的话,还是音量小的时候音程更正确,音量上去的话随之音程也偏了。但是自己唱的时候是不知道的哦?唱的时候觉得都是一样的,结果却不是这样。但是能感觉到卡拉OK的音量越提高的话音程就越难掌握。让耳朵清净下来集中精神听的话,其实能听清楚各种乐器的声音的。」
◆这很有趣哎。
「虽然hyde的意见我也不晓得的拉(笑)。只是以前有听hyde讲过“只能用大音量来唱”的话,但是最近他有说“好象用小音量也能唱了”。所以我这么觉得,但是跟hyde讲的话也可能会说“跟那种事情没关系拉”(笑)」
◆那其他通过录制过程中有什么感想吗?
「感想啊……是什么呢。只有一个问题吧。冈野先生的位置这次有点模棱两可吧,我对这点很在意。基本上制作人或者编曲者还好说,我觉得作为原盘制作指挥者这个位置来说应该全部曲子都统一的,这次是根据曲子情况而有不同的。」
◆换句话说,可以说是成员对于录制的动力有上升吗?
「我倒是没有这么想过。在这方面成员各自的考虑方法是不同的。我对这次的工作方式是赞同的,也觉得可行,但是感觉这种工作方式并没有长期持续的必要。」
◆这么说的话这次的录制过程中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吧。
「恩变化倒是每次都会有。每次,根据曲子不同都会有一些新的内容…………」
◆那么就期待着好的作品能呈现给大家,能把这方面的预感传达给大家吗?
「我有一点想说的是……这次采访一开始说的内容,直到全部公布出来估计还要2年时间。总而言之,这次4人合起来曲子有24首左右。所以这次是不能全部收录的。把这些收全的话大概要花2年左右的时间不是吗。接下来的单曲,大碟里也是收不完的所以。这次我的曲子几乎没怎么收。」
◆反过来说就是故事会持续下去哦。
「恩,不想采访就说到刚才那份上,否则下张大碟出的时候,别人要说我“什么嘛,说写了好多曲子,你这家伙的曲子完全都没收进去嘛!”」
◆知道了(笑)。那么最后,这次的P'UNK~EN~CIEL怎么样?
「恩大家的演奏都变强了,虽说是变的游刃有余了,但是(P'UNK~EN~CIEL)不怎么被STAFF重视。想要跟L'Arc~en~Ciel以同样心情对待拉!」
◆毕竟是把一些重要的曲子很重视的在演奏呢。这种心情若说起来,也有这就是L'Arc~en~Ciel哦!的感觉吗?
「这是P'UNK~EN~CIEL,不是那回事。那个,在这说好象不太好,有点实际事务上的事情(笑)。比起L'Arc~en~Ciel,无论怎样都是要被轻视……这一点有点不甘心。但是P'UNK~EN~CIEL今后也将作为C/W曲,攒到某种程度的曲数的话就会出大碟,我老早就说过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