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号「MUSICA」- MY HEART DRAWS A DREAM tetsu访问

翻译 by ania69

 

◆“MY HEART DRAWS A DREAM”在tetsu心目中是怎样的一首曲子呢?
「今年年初成员都把曲子拿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首绝对想出成单曲。“kenchan的这种曲子已经等候多时了!”的感觉。“终于出现了!”(笑)」
◆具体来说是从何时以来的感觉呢?
「大概是“NEO UNIVERSE”以来吧。」
◆ken也说了同样的话哦(笑)。
「我也一直在想嘛。“为什么一直不写这种类型的曲子呢?”」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没有跟ken谈起过,怎么不写这种之类的。
「这种话不会说的拉(笑)。但是真的我是有“来了来了来了!”的感觉哦。“就是这个了!”」
◆第一印象就已经是惊艳了呢。
「恩。我的话,音乐以外也是这样,看到好的东西的时候就会“就是这个了!”的想法……无法用语言表达,就是出现在面前时候的“感觉”」
◆录制过程如何呢?
「这次发行的顺序上“SEVENTH HEAVEN”是在前,但是录制本身是大碟全体一起,这首歌是bass里最先录的曲。所以算是引擎还没有完全发动的时候录出来的吧(笑)」
◆(笑)但是反过来说,整个录制从这首歌拉开序幕也不错啊?
「大概吧?(笑)。虽然并不是故意去这样做。这首歌录bass是借了大家工作的录音室隔壁的录音室,一个人悄悄录的。」
◆为什么呢?(笑)。
「因为一开始还在不断摸索中……就在隔壁的工作室一边跟其他工作并行,一边一个人悄悄录了。鼓录完2~3首以后才能做到流水作业,因为这才是最初第一曲。所以YUKKI他们在做其他工作同时,我就悄悄录着,这样的状况。」
◆这首歌上有什么特别留意的地方吗?
「这首歌很简单所以…………果然录音和LIVE不一样可以重来。录了听,听了录这样反复…………一边试着这次新启用的器材,一边一个劲的翻来覆去的录,直到合适为止吧。」
◆TOUR上实际把这首歌披露给大家的时候,对大家的视线和反应有什么感觉吗?
「倒没有,关于新曲包括“MY HEART DRAWS A DREAM”,感觉大家都在听。果然是没有发行所以还没有什么反应。」
◆昨天的大宫SONIC CITY的LIVE我去看了,在我前面有2个男中学生。这首歌结束的时候说着“全部都好听、这首简直太棒了!”做了胜利的POSE。tetsu当时也是这样的感觉?
「对啊。“就是这个了!”的感觉」
◆跟ken有讲过对这首歌的感想吗?
「虽然没有直接对kenchan说,但是选曲会的时候有说。(选曲会是)相当多人在一个大会议室里开的,在那里有讲。“想把MY HEART DRAWS DREAM出单曲”这样。还有一首hyde的曲子想出单曲,我也说了。那首hyde的曲子这次还没有录。」
◆能出这种曲子的乐队真是很棒啊。
「对啊,真的我也这么想。」
◆跟这样的成员在一起做乐队真是很厉害的事啊。
「恩。就如同我之前也说过的,是光荣哦。能跟这些成员一起做乐队。」
◆凭借这首歌,还有接下来要出的大碟,有没有再一次挑战这个世界决一胜负这样的心情?
「决一胜负这样的心情倒是没有,但是,就跟我在等待一样,我想FAN也在等待这种类型的曲子所以。……我们乐队的话,各种的王道都有的。这首歌也是L'Arc~en~Ciel的王道曲,但是与此不同的王道的适合单曲的曲子也是有的。」
◆像“Link”之类的曲子也是有啊。
「对对(笑)。但是不是王道,出有点偏离的单曲的时候也有。因为4人全员都能作曲,所以真的有很多类型的曲子……只是个顺序问题。只是在怎样的时机出哪个的问题。没有丢掉的曲子。」
◆但是这种意义上说的话,如果在5个月连续发行的顶峰时候发这首不是会很有意义吗?
「我认为还是在“SEVENTH HEAVEN”之后出这首的话会更好。因为有这首所以“SEVENTH HEAVEN”才可以出哦。“SEVENTH HEAVEN”发行的时候这首的发行也已经决定好了。5个月连续发行只是随后才附加的(笑)。日程上的关系所以才变成连续发行了而已(笑)」
◆也就是说在“SEVENTH HEAVEN”这种吵闹一点的之后,接着到这种心脏静下来的曲子的顺序更好一点?
「对啊。只有“SEVENTH HEAVEN”的话会觉得“风格变了啊”然后就不再听了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因为在用新类型的、有点实验性的曲子冒险一下之后,如果不接着出安心一点的曲子,我想就会有流失的FANS。所以,我想正因为有“MY HEART DRAWS A DREAM”,“SEVENTH HEAVEN”才可以出的。」
◆“SEVENTH HEAVEN”发行出去以后,从外界反馈回来的反应还有TOUR中实际演奏时观众的样子来看,又有什么新的感想吗?
「外界的反应我是不太清楚,但是从STAFF那边是称赞和批评两派意见都有的样子。」
◆这种情况对tetsu来说,反而是“太好了”?
「倒不是“太好了”,“大概就该这样吧”的感觉。」
◆“MY HEART DRAWS A DREAM”里hyde的歌声听了以后有什么感想吗?
「不只是“MY HEART~”里,这次录音hyde唱歌好厉害……恩,TOUR也是。的确是的。跟上次(“SEVENTH HEAVEN”访问时)说的一样,音高超好的。」
◆这首歌录制的时候,包括自己以外的事情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吗?
「中间不是有一段降调的旋律吗?那边有合唱,那段是从一开始我脑中就一直在回响。然后我说“这边加入合唱怎么样?”,加上了以后我觉得的确加对了。最先听到ken chan的DEMO的时候就已经想在这里加入合唱。啊、还有印象深刻的就是,最后的<夢を描くよ(描绘梦想)>部分的大和音。最高的假音是我负责的……声音还是接受了审查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审查员是哪些人呢?
「技师比留间先生。还有冈野先生啊kenchan还有hyde他们。」
◆干的好!
「恩虽然其他曲子的和声审查也有落选的时候(笑)」
◆啊啊,是啊。但是真的是很感动的一段,很有福音感。
「这个地方,在真正录音的时候hyde写的是不一样的歌词。在前一个临时版本的时候还是<夢を描くよ>,改成了不一样的。但是我说“绝对是<夢を描くよ>更好!!!”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hyde有说什么吗?
「“啊、这样哦?”之类的吧。在hyde来讲好象是另有想法所以才改改看的,但是他说“既然你这样说那好吧”。」
◆虽然我也明显觉得现在这个比较好。
「没错吧!」
◆然后、C/W这次P'UNK~EN~CIEL是“FEELING FINE”。这首歌给我印象是主音会心情似乎相当好的在唱(笑)。
「对啊,就是我啊(笑)。唱“HONEY 2007”的时候会有“还差一点就可以的!”的地方。“有点不甘心,明明还差一点就可以了!”的地方是有的,因为在那之后就录的这首,感觉这首就能全部发挥出来了!」
◆上次跟这次的区别在哪呢?
「……我是进入状态很慢的人(笑)。录音前半段就是总发动不了引擎。然后大概那期间(录“HONEY 2007”的期间)我个人来讲生物钟没怎么调整好吧。」
◆这次这首歌在P'UNK~EN~CIEL史上也算是相当好的一类不是吗?
「大家都变熟练了哦。演奏也好感觉也好……」
◆中断次数也减少了?
「中断次数本来就不多的。3次中断以上的话就不录了吧。这虽然也是种理念,还有就是因为再继续的话ken chan就敲不动了(笑)。体力上做不到的(笑)」
◆hyde有说,把这首曲的吉他几乎完全COPY了下来,很想跟大家炫耀!
「(笑)对对对、hyde的吉他SOLO很厉害啊。录吉他SOLO这段的时候我不在录音室。然后回去以后加上了这段,我就在想发生了什么。“这谁弹的?”(笑)」
◆对P'UNK~EN~CIEL的大碟发行计划来说这是个好兆头的好曲子啊。
「已经有很多库存了呢。还有一首正在录,那首也相当好!TOUR中间还要录另外一首。」
◆期待着(笑)。TOUR如何?
「TOUR啊,好难哦。因为习惯了东京巨蛋这种场地了。这几年都只有在大城市的ARENA级别以上演出,所以说是巡回其实就是东名阪(东京大阪名古屋)、去年就只有东京……所以在那1天要么2天的舞台时间上保持兴奋还好,但是每天都有的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比较好(笑)。有思考着“怎样才能每天保持这种状态呢?”」
◆单纯的疲惫吗?
「虽然舞台上没有那么累。移动更累一些。怎样才能每天保持紧张比较难。」
◆初日的横须贺艺术剧场和大宫SONIC CITY的LIVE我去看了,比起初日,大宫的演出变的更具有爆发力和迅速敏捷起来。我想成员中也是对这种小箱子场地里的演出方式有意识的去注意的吧。
「不清楚呢。体力上的话东京巨蛋更累人一些,因为很大。(HALL里)动起来的空间也没有,所以不是那么累。只是有点像马拉松的感觉。」
◆那是从TOUR自身在持续着的意义上说?
「对。如果东京巨蛋是短跑,使出全速力跑到最后,即使最后倒下也没关系的话,那么这种巡回就是接近于马拉松吧。不能用100米跑的气势一直跑下来的嘛。用大概多少力气比较好就不太清楚。即使想回忆9年前的(HALL TOUR的)事情,也不是很想的起来……虽然与9年前完全一样的会场也有,但是也有些会场就想不起来了。当然也有记得的部分,但是没有记忆的场所更多。“这个休息室真的来过吗?”。但是反过来,下次在东京巨蛋开的时候会有点害怕,步调分配也不清楚了不会累个半死吧?有点不安(笑)」
◆TOUR也正处于个折返点中,像饮水量之类的已经掌握规律了吧?
「肉体上还是很轻松的哦。只是不知道该怎样把兴奋状态带到真正演出而已。每天都LIVE的话就习惯了,像普通生活一样站在舞台上所以……“ 啊、糟了、还完全没准备”之类的(笑)。紧张感的保持方法,果然很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