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3「MUSIC_@FLAG」广hyde,tetsu)

翻译 by 君临榨菜

 

今天的导播是栗山千明、嘉宾是L'Arc~en~Ciel主唱hyde和贝司tetsu

00:57(前面的直接跳过吧)
[honey]
te:出道后不久就受挫了,觉得可能还是地下时期好吧/p>

[snow drop]
hy:从感觉上来说,就像很复杂的拼图里面块,总觉得刚好可以很好的拼起来的感觉...

[heaven's drive]
te:最开始就感觉到“哦,来了!!”的感觉呢。吉他弹得真好啊,什么的br> hy:(轻笑/p>

[winter fall]
hy:今天去这个城市,明天去那个,但是感觉是敞篷车。就像大家朝着某个方向旅行/p>

[blurry eyes]
千明:最初听到LARUKU是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十多年以前吧,那个时候电视上放的动画片的主题曲就是blurry eyes。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知道LARUKU了/p>

[blurry eyes]
千明:那个时候动画很多我也记不住,然后让人买了CD,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之后开始渐渐了解,越来越喜欢他们了。说他们妖艳也好,那个时代很多都是这样,然后他们有些发光的东西br> 我和hyde在电影《下弦之月》中有过合作,设定是前世的恋人。在摄影期间也没有很长时间在一起,总之是很冷的时候呢。hydeSAN还从北海道带见面礼过来什么的,感觉是非常温柔的人,非常感动br>

千明:渐渐他们的名字被世人所知,也有了能够载入史册的销量。虽然有足以被称为国民乐队的名誉和知名度,但是却不太适合用大众化这个词来形容。气度高洁的ROCKBAND,能够形容L'Arc~en~Ciel的词语,一定是这个了br> 991年在大阪结成以来,在leader tetsu的脑海里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概念了/p>

te:嗯,在我心里就quot;super band"呢。在许多live house里做演出,把觉得我们好的人都集合起来之类的/p>

hy:嗯,我的话...什么来..刚加入的时候就觉得,啊,真是个有头脑的乐队啊。我倒是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做多了LIVE就会正式出道吧。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是做得很好的呢br> 那个时候也算满有钱的呢/p>

te:(笑)满有钱的....

hy:有quot;LARUKU金库"我们都不乱花钱好好的存起来了。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比如要买器材的时候就用这里面的钱/p>

te:对的对的/p>

hy: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聪明啊,反正其他的事情也是,都做得很像样子。很有计划性/p>

te:我本来就是在CD店打工,对于宣传这种事情会做也很喜欢。像要怎样才能够把客人吸引到live上去这种事情,从前开始就喜欢考虑。然后就是把想法付诸行动/p>

te:我们基本上就只在大阪做LIVE。最多就东京和大阪。当时很多身边的乐队都已经在全国tour了,但是我们反而没有做,live的场数也有控制。觉得完全没有计划性的全国tour反而会成为一种消耗,所以就一边积累曲子,一边认真地排练。就只是在大阪本地,或者最多去东京办live。因为如果不能召集到一定程度的观众,在没什么人气的地方开live,来得人不多的话就一点都不有型,所以就采用了那样的战略/p>

hy:和现在一样呢。就是因为那边有人在等所以我们过去,像亚洲啊,美国啊/p>

te:是的呢/p>

hy: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没有人等着的话就不会去了/p>

[voice]
地下时期另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这首voice。包含这首曲子在内的第一张专辑dune在地下销量排行上获得了第一名。作为新人乐队却有让人无法相信的完成度。没有瑕疵的外貌与气质,不向流行献媚,冷静的回应,并994年进入了major的世界/p>

te:出道后不久就受挫了。觉得可能还是地下时期好吧。major了以后稍微有点“哎?好奇怪”的感觉。然后再次重整体制,大家考虑了下,最后又回到了类似地下时期的做事方法。在地下的时候,staff人少,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考虑事情,然后再付诸行动这样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但是major了以后,staff有很多人,把以前是我们自己做得事情都做掉了,我们只要专心在音乐上就可以了。但是这样开始了才发现完全做不好。果然还是全都要自己来才可以。我们自己,艺人本身来雇用经纪人,到底算什么呢?去做事务所或者经纪人要求去做得事情。还是觉得,做法上有不同吧。果然LARUKU流的做法是存在的/p>

hy:我觉得把自己的意志要一直传达到末端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不论我们怎么努力的向周围的人传达自己的想法,比如这种战略,那种表现什么的,讲给这个人听了以后他会传给下一个人,一直到各个地方,但是果然还是会出现错误的吧,因为就像是传话游戏一样。在我们身边的人一定要非常了解我们才可以,我觉得这个才是真正难的地方。member之间可以理解,但是下一个就说不定了。因为音乐是无形的东西,是一种感觉,就是这个问题吧/p>

te:一直在做某种程度上的质量监控呢。和laruku相关的事情全都,创造性地部分也有控制,质量不好的时候就想办法去提高,一直都是。像迪斯尼啊,吉卜力对质量都非常严格,就以他们为目标/p>

hy:嗯,flower的时候吧,我们去卡拉OK的时候都找不到自己的曲子。总觉得很不甘心。但是在此之后就不断地加进曲库里去了。这件事总是记得的呢。啊,在这种地方也有发展啊/p>

[flower]

--广告--

千明:LARUKU的LIVE的话,我年前开始去看的。每次去都会期待下一次的LIVE会使怎么样的呢。去多少次都不会厌。每次一结束就会想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呢。很热情很开心,MC也很有意思呢。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kenSAN..很有意思,tetsuSAN也会扔香蕉,yukihiro虽然不太说话,但是一旦说了什么都回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hydeSAN也很擅长炒热气氛。总之MC很有意思。还有大屏幕上的影像也很有意思,曲子本身也总是会让人有惊喜。果然四个人都能够写曲子这点非常厉害呢br> 1998年yukihiro作为鼓手正式加入。那是L'Arc~en~Ciel作为L'Arc~en~Ciel达到完美的那个瞬间。vocal hydeguitar ken,bass tetsu,drum yukihiro。无法取代member。四个人在一起,让乐队有了魔术般的变化/p>

te:果然laruku就是laruku呢。。。。只要是4个人在一起,就是laruku了呢/p>

hy:嗯。br> (沉默)
hy:嗯?迷上我了?
te:(笑)有点/p>

hy:(这样就是)laruku了呢。。怎么说呢,好像也没有刻意的要去做一个有个性的乐队,就是很自然的,也没有说故意去做一些个性化的东西,也没有说是战略什么的。只是做想做的事情而已,结果就不知不觉成为个性了,这种行为。我想这些从外面来看是看得出来的吧,反正我们是很自然的在做的,这种自由的感觉。从感觉上来说,就像很复杂的拼图里面块,总觉得刚好可以很好的拼起来的感觉吧。虽然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性格,都有很难相处的部分,但是这四个人在一起了以后就可以合在一起。这点好像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没有变过了。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p>

千明:这四个人第一次发表的歌曲是《虹》。以L'Arc~en~Ciel为名的歌曲,用非常强而有力的歌声唱出巨大的浪花br>

[虹]

千明:发售《虹》是997年,从那个时候开始,单曲和专辑就开始达到百万销量。乐队在不断的加速前进/p>

[honey]

te:嗯,觉得很好呢,很幸运。好像重生了一样/p>

hy:是的呢/p>

te:说是被追捧..进了会场以后又很多的人,“哇!”的感觉/p>

hy:嗯嗯/p>

te:就觉得,哎,我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人气了?
hy:从垃圾到垃圾的移动呢br>    后门一般都是堆垃圾的地方吧。从后门到另一个后门,感觉想从垃圾到垃圾的移动呢。“又是垃圾啊!偶尔也请让我们从正门进吧!进漂亮的大门吧!”的感觉。虽然现在不是这样了,那个时候是从垃圾到垃圾。。。

te:好像也没有那种咬紧牙关的时刻,当时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没时间看电视。不过在体育系的报纸上应该有登载吧(日本的娱乐新闻属于体育类/p>

hy:嗯

te:但是我也不看体育系东西,电视什么的。所以当时不是很了解情况。不过经常会听到“最近经常和朋友在卡拉ok里唱honey的人很多”“大家那个时候都在唱这首歌”之类的。哦,是这样啊。这首歌唱得很有型很受欢迎啊。的感觉。啊,原来还有这样的时代啊!我也是最近知道的/p>

hy:而且这是初中,高中生的话题啊

te:对的对/p>

hy:喂对于我来说还不是那么久远的事情啊!的感觉br> te:对的对的。明明是最近的事情嘛!

千明:这首好像要抓住心脏一样的速度,强度和痛切合为一体的旋律,直白的情歌,象征了当时laruku的奋勇前进的身影/p>

[honey]

--广告--

去年,迎来了结成15周年的L'Arc~en~Ciel作为怪物乐队,君临了真正的顶点,却在2001年开始了各自的solo活动。每个人完全不同的表现方式,给laruku这个乐队带来了什么呢br>

hy:怎么说的,laruku是个什么都可以做的乐队呢。所以,就我来说就想做一些概念性的东西,这个时候。感觉现在想了要做可等到实现大概要到几年以后。我不想让这鼓热情冷却下去,所以就想在那个时候做了/p>

te:嗯。那是很多时机重合的阶段呢。和唱片公司的合约,和事务所的合约都要更新什么的,很多时机的重合,要说明也很麻烦,总之这个结果还是不错的,最后大家都开始SOLO。可以听到member的solo作品,也互相互相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呢。然后到了做laruku的时候就可以带进新的东西来/p>

hy:感觉可以再认知吧。好像一直在吃米饭,就不知道好不好吃,等吃了面包在去吃饭就觉得啊,果然还是米饭好吃!的感觉呢。是好的意义上的交换呢/p>

千明5周年的live之后,大家就专心于各自的solo活动006年。到007年,作为L'Arc~en~Ciel发行了久违的单曲《SEVENTH HEAVENhyde手中诞生出来的旋律,是有着club,迪斯科感觉的dance tune/p>

hy:我们有个“作曲会议”大家把做好的曲子都交出来一起听。这是其中的一曲。这首是感觉比较好的一首吧。刚好最近直白的rock乐曲很多,但是也不是那种,感觉更加绚丽一点,有新意,觉得这样不错啊/p>

te:恩,迪斯科/p>

hy:也不是只有现在,从以前开始我就对这种(迪斯科的音乐)很感兴趣,但是都没能做的很好,啊,是指我自己写的曲子,其实从以前开始就在做这样的尝试了,这次是最好的一次吧。也是一种实验吧。说起为什么老是要实验,果然还是去club的时候,放到dead or alive的曲子的时候,会变得非常热血沸腾。从以前开始就想能不能也作出这样感觉的东西。这次感觉做的最好了吧/p>

te:最初感觉就是“哦,来了!”“终于来了呀!”的感觉。吉他弹得真好br> hy:(轻笑/p>

te:从一开始的intro部分就觉得“哦,来了来了来了!”的。反正,对于laruku来说也是快时隔两年的新曲,就季节上来说也是,今后要开始解放的感觉,tour也要开始了。是非常符合气氛的曲子/p>

hy:想大家在喝酒的地方“yeah”的叫着唱出来的曲子呢。所以就写了些边喝酒边唱会感觉不错的词句上去。想象着正在喝酒的人的心情,觉得啊,这样会感觉不错吧!就照着写上去br>

千明:这首在live上也能炒热气氛的曲子,当然也是为了今后开始的live而写的曲子。对于laruku来说真的是时年的全国hall tour。上次的以爱与和平,反战等严肃的话题为tour主题的laruku的意识如同已经向更远的地方前进了一样/p>

hy:已经不是那个时代了吧,虽然。(笑)最近觉得,在我看来这些东西还是放在水面以下来思考吧。现在好像已经不是那种状态了。把认真的部分藏起来,我最近对这种比较感兴趣/p>

te:这次不是宣传专辑的live。大家就可以久违的用轻松的,“大家转遍全国吧!yeah!”的感觉去做。刚好有很多新曲,想演奏很多好的曲子,我觉得是轻松的感觉/p>

hy:嗯~~?!很轻松吗/p>

te:唉?不是吗/p>

hy:嗯,轻松是轻松啦。。想做到以前没有做到的地方,这次要从根本的地方开始做起。staff的方面也从很根本的地方开始做起。舞台布置的素材什么的,都会开会决定。如果techan就坐在旁边就会“techan!这个和那个素材哪个好?!”这样的去问。如果和以前一样的话,live就会这样直接开始了,但是这次的话从素材方面就很注意了。“live的话就应该这样的”这种我不喜欢。之前就渐渐知道了,要从细小的地方开始做/p>

千明:对于这次久违了的tour,hydeSAN用了“回归原点”来形容。一定是现在对于用新鲜的感觉做laruku的事情开心的不得了吧。迈入第十六个年头的L'Arc~en~Ciel仍旧是新鲜充满活力的,这可以从刚才的话里知道吧/p>

--广告--

虽然会有过于巨大而无法掌握在手中的可能,但是这是没有那四个人的话就什么都无法开始的乐队。所以在最后,问了这样的问/p>

L'Arc~en~Ciel对于两位是怎样的地方呢/p>

te:home/p>

hy:敞篷车的感大家坐在敞篷车里,去某个地方。今天去这个城市,明天去那个,但是感觉是敞篷车。就像大家朝着某个方向旅行/p>

te:对于自己来说也不是很清楚。做真正想做的事情。然后和个人一起做,就会变成这样的感觉/p>

[driver's high]

hy:没有尽头,大家就一直向着某个地方前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