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月号「R&R NewsMaker」tetsu访谈

翻译 by ania69

 

在这个第一次到达的场所看到的等身大的素-

RNM SPECIAL 20 PAGE总力特集!!

 

“好不容易上一次特辑,不如去没有去过的地方怎么样?br> 这样的对br> 发生在人来人往也渐渐稀疏的深夜的表参道的咖啡厅
很久未见的tetsu
大概因为连日的宣传和LARUKU的录音工br> 没怎么笑,脸上浮现的是精悍的表br> 至今为止tetsu的特br> 都是我和他慢慢讨论决定的
像之前有过在LARUKU结成地和神户的拍br> 还有过与Sakura的对br> 往往都是在跟tetsu对话的过程中
引导着想出各种主意
这次则是“第一次到达的场所”。这是这次的主题br> 也许其中包含了作为tetsu而不是TETSU69
想要重新开始的意br> 也可能是因为想要离开东京
暂时休息一下也说不br> 不管是因为什么,决定去东京以外的地方花点时间慢慢完成拍摄
虽然嘴上未说,但是与tetsu对话br> 感觉到他有那样的意向
仿佛荷兰的街道般充满异国情调的地br> 于是我们一路往长崎进发

 

tetsu
Private Shooting In NAGASAKI
“想着人只有一生这有限的时间,因而不想浪费br> 只在本杂志才说的赤裸裸的语句若干br> tetsu spiritual long interviewbr>

这是第几次了呢br> 算是突然想到的话题,tetsu登上RNM封面卷头有多少回了呢br> 我想大概可以荣登RNM史上最多了吧br> 作为LARUKU或者作为SOLO,每当有划时代的事情发生的时候都会在本杂志登场,将自己的感想尽数诉说br> 记忆犹新的是去年0月号吧。借LARUKU结成15周年的机会,关于LARUKU的事情重新为我们讲述了他的一些心里话br> 如今才可以公开的结成秘话。还有与前鼓手Sakura时隔许久的再会。一些在此之前一直蒙着面纱的事情也终于真相大白br> 然后是这次。作为SOLO时隔很久的单曲“Can't stop believing”发行了br> 不是TETSU69,而是作为tetsu的重新开始br> 另外LARUKU方面2007年的巡回已经公布,也已经预定发片。也就是说tetsu周围就要开始热闹起来了吧br> 那么作为SOLO和LARUKU的LEADER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呢。然后作7岁的人,这次又会跟我们说些什么呢br> 一直没有隐晦,向我们传达真实心情的tetsubr> 长崎的外景拍摄结星期后的3月某日。在去往采访地点的途中,我心中的期待不由地膨胀起来br>

---上月我们杂志的单曲评论里写了tetsu的新单曲。写了“tetsu是嘴上不说其实私下很努力的人”这样的话br> 「我有看哦。恩……其实不是这样的!(笑)br> ---这么单刀直入br> 「我其实没那么努力的(笑)。这两年来,“REVERSE”以来,完全没受过歌唱的训练……反而觉得如果能再认真点做就好了啊br> ---真的br> 「恩。br> ---但是不只是我,很多人都觉得“唱法变了”哦br> 「意外的会被这么说,但是我自己是没怎么觉得。br> ---在如何适应曲子的歌唱方法上也没有改变吗br> 「恩,怎么说呢……。录音这种事情是录很多次,重放然后自己听然后再修正,所以是自然而然变成这样的吧……br> ---吉他也是tetsu弹的br> 「我也有弹但是并不全是哦。吉他SOLO部分是我弹的没错。br> ---BASS呢br> 「当然是我。br> ---听了吉他SOLO部分觉得“好像LARUKU哦”br> 「是吗?我弹不到像kenchan那样子的啊。br> ---没有被说过像吗?
「吉他SOLO像LARUKU不就等于像kenchan弹的吗?没有啦。我作为吉他手还很不成熟,跟kenchan比就是个外行啦,真的真的(笑)br> ---我不这么觉得呢br> 「真的是外行哦。虽说弹不到kenchan那样。我人生中最长时间一直相处的吉他手就是kenchan。……不只是吉他手,也是最长时间一直相处的人。br> ---混杂在一起互相影响了吧br> 「是吧?我也不太清楚啦。br>

不能如所想的付诸行动对我来说就是失败br>

---接下来想早点听听关于这张单曲的事情,那么首先这真是时隔很久的一张新单曲,关于发行的原委讲点什么吧br> 「发行的原委……还要跟以往讲同样的事情吗?br> ---如果可以讲点不一样的的话(笑)br> 「不一样的哦……。好br> ---首先这首曲子是以前就有了的吧br> 「对年前左右写的。br> ---如果想出的话其实在去年之类的时候也可以出?
「不是的,那时候出不了。br> ---是因为契约上的原因?
「不是契约上,是没有契约。br> ---比如说这时候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等一切条件都具备了以后再活动。那另外还有一种,比如在地下出碟这样的模式br> 「恩,如果真想出的话还是能出的。br> ---但是不想那么做是为什么呢br> 「在地下出的话音乐性不合吧。……怎么说呢。不想在DANGER CRUE出碟。br> ---那是因为br> 「DANGER CRUE对我来说其实是远离的,并不是家的感觉。DANGER CRUE的公众印象跟我感觉距离有点远。并不是否定的意思。DANGER CRUE既是经纪公司的名字,也是地下唱片公司的名字。跟我有关的只是LARUKU的地下大碟“DUNE”是DANGER CRUE RECORDS发行的,我们经纪公司则是叫作MAVERICK D.C.的公司。所以LARUKU与DANGER CRUE有关的也只有第一张大碟“DUNE”而已。br> ---原来是这样br> 「所以跟我的SOLO是完全没有关系的。我也没有在DANGER CRUE出过一张碟。也没有跟DANGER CRUE经纪公司有过经纪关系。所以到这来作为地下唱片从DANGER CRUE RECORDS发行,在我的选择中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过的。加上其公众印象也跟我的音乐性相距甚远。br> ---那么之前是以TETSU69的名义活动,借此机会也改作tetsu的个人名义了br> 「TETSU69在我脑中没有存留着什么好的印象,说的干脆一点我觉得是失败。这话我在很多地方说过很多次,但是有很多人误解了失败的意思哦。错以为我做的音乐是失败的意思的很多呢。br> ---有这样的哦br> 「(笑)。有这样的FAN LETTER寄来哦。像“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的曲子啊”这种的。“不失败不失败,曲子还是很好的不是吗!”之类的。对曲子我当然还是有自信的哦,到现在也是。而且我觉得我发行的东西也都一点都不羞耻。但是我说的是BUSINESS的部分没有成功,有人误解了其中的意思。br> ---那么就借此机会好好的把真实意思传达到吧br> 「恩。当时销量上大碟也有0万枚以上。完全不能算是失败。但是不能如所想的付诸行动和活动对我来说就是失败。或者说是挫折。“REVERSE”以来已年,“Suite November”算起的话已经将年了。恩,我觉得如果要改名字的话也只有这个机会了吧。现在不改的话大概也就一直改不了了。跟很多人商谈过。最终综合判断的结果,我也认为改掉更好些,于是就改成了tetsu。br> ----那么今后也是作为tetsu活动下去br> 「恩。br>

(解释一下DANGER CRUE经纪公司/DANGER CRUE唱片/MAVERICK D.C.经纪公司并不是一回事,LARUKU的经纪约是属于MAVERICK D.C.)

假若断定ROCK就一定要这样才行,仅这一点就很讨br>

---我觉得tetsu chan的目标果然还是有点娱乐性质的吧。从曲子很灿烂夺目又很欢快的部分来看br> 「不能说是目标如此,是我只能做出这种东西吧,我本身既不像什么音乐家也不像什么艺人。br> ---这方面再详细说说吧br> 「所以即使被说是ROCK我也会有点抵抗。“ROCK是什么!?”。我在大阪有定期的广播节目,关于那个也是,从不怎么了解我的人来看,好象会有“竟然做广播?很能说吗?”类似这样的印象。其实在那个节目里满是在说下品话题的关西话啦(笑)。其中还有广播剧之类的小单元,要做一点表演。br> ---这样啊!
「虽然是关西的节目,并不会在东京播放。……但是还是会有ROCK艺人也参加各种节目的吗?之类的成见。这种的就很烦,因为我本身是相当随意的人,如果断定ROCK就一定要这样才行的话,仅这一点就很讨厌。就当我不懂什么ROCK好了……。平时我也不听音乐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狂热的事情。难理解的事情对我来讲就会很讨厌哦。或者说是厌倦吧。像那种单调的旋律或是不能清楚表达的音乐,我是无法做出来的。br> ---自己听的音乐里觉得“不错啊、很有趣”的那些跟自己作的音乐会很接近吗br> 「是很接近。br> ---但是也会有人故意偏离自己喜欢的风格不是吗?旋律方面也是,“虽然这样写会感觉好一点,但就是不这样写”。但是感觉tetsu的音乐不是这样的,tetsu的音乐恰到好处br> 「在大碟里倒是也会有故意偏离风格的做法,但是单曲不会这样的。br> ---那么tetsu流的“故意偏离”的感觉是怎样的呢br> 「不只是音乐上,在任何方面我都觉得,如果太王道了不就不太好了吗。做当今最流行最顶尖的东西的话就不帅了。fashion等等也是这样。br> ---具体来说的话,现在不是正流行Moncler这个牌子的衣服吗,会刻意的不去穿吗?
「明年就不能穿了哦。最多今年还能穿。进一步说的话,如果去年穿了的话就好了。去年的112月那会。br> ---这样哦br> 「说起fashion,我觉得黑色衣服打扮起来很简单。全身黑色搭配起来无可非议而且谁都能穿。……ROCK的语句里不也是这么说的么?br> ---不是这样就不行,这样的一个方程式br> 「虽然说到底还是有点抽象……。但是我正是因此有点厌倦而已。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厌倦而已,而并不是非要瞄准了POP的闪亮的东西去做。br>

没有人听还要发行的话,发行了也没有意br>

---去年其他MEMBER都去做SOLO活动了br> 「我还去看了他们的LIVE。br> ---感觉如何br> 「恩…。虽然已经习惯了,但还是会觉得奇妙吧。平时的话,从观众席看同团的member还是不太可能的。br> ---一开始会觉得不知所措吗br> 「倒不是不知所措,一开始的话……在广播里听到,放到前奏,正想着“这曲子挺不错的,谁的哦?”就听到hyde的声音。“啊,这不是HYDE吗”,然后就觉得很开心。br> ---自己制作的曲子上SOLO曲和LARUKU曲有区分吗?
「我是没有的。只是看时机。br> ---想听听关于歌词的事情,我的感想是“希望之歌”br> 「的确是这样没错。br> ---既不是非常正面的歌,也不是非常消极的。只是觉得是首充满希望的歌曲,或者更进一步说是想要相信希望的歌曲。很想知道是抱有怎样一种信念想要写出这样的感觉呢?
「……好难啊。br> ---那歌词中出现的“你”既可以理解为最爱的女性,也可以理解为FANS是吗br> 「哎?FANS的意思倒是没有哎。但是那样理解也不错?就这么理解吧!!(笑)br> ---你明明说不是这样想的br> 「恩……。也可以理解为,为怀有梦想的同性的朋友而写的曲子。br> ---之前有谈到库存的曲子0曲以上,那么今后有什么计划吗br> 「计划。什么计划?br> ---发行的计划等等。作为SOLO想怎么做下去等等br> 「都还没有呢。发行的计划或者其他的都没有。br> ---但是迟早还是想出的吧br> 「明年因为也有很多事情,会怎么样呢……。如果能抽空出的话也有可能会出吧。但是我是没有TIE-UP就不出的。br> ---为什么呢br> 「反而我想要问“为什么没有TIE-UP也还要出呢?”。br> ---首先是想让作品面世的愿望br> 「没有人听还要发行的话,发行了也没有意义。因为并不是因为趣味才做的啦。br> ---这一点我觉得是很tetsu风格的部分。做好的音乐,这是创作的部分。不把音乐呈现给听的人就没有意义。于是要考虑呈现的手段。这就是商业的部分。取得创作和商业的平衡的方法很明确br> 「相反,我倒是不知道除了这样的想法和做法还该怎么样呢。br>

我是那种谨慎又谨慎,结果谨慎过头了的人(笑)
(此句为日语惯用,字面为过石桥也要一直敲一直敲结果把桥都敲断掉/p>

---刚才说到TETSU69在商业部分是失败的br> 「恩。算是很好的经验吧。人生的学习。br> ---有学到些东西吗?
「怎么说呢……恩、因为大家都是没有恶意的。谁都没有恶意。但是即使没有恶意,如果做出的结果不行的话也会给很多人带来麻烦。我本来就是个很严厉的人,这种时候就变的更苛刻了吧。跟人谈这些事的时候就会被人觉得很可恨。br> ---不会啊,我不这么觉得br> 「不是经常有说些“比起骗人宁可做被骗的人”这样的漂亮话的人在吗。说“这个人不能相信他人好可怜哦”的也有。我的教训是“不能轻易的相信人”,直到现在也还是这么想。世间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坏人也有。br> ---尤其是BAND做大了以后,周围也确实会聚集各种各样的人br> 「恩、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不太信任别人(笑)。倒也没有多大的精神上的损害。若说是恨着别人也完全没有。反而是作为搞笑的部分当笑话说说就算了吧。也不会受到伤害。br> ---那与tetsu之间建立信赖关系的话要怎么做才好呢br> 「很难啊……因为我真的不怎么敞开心扉的……而且是那种谨慎又谨慎,结果谨慎过头了的人(笑)。br> ---哈哈哈哈br> 「最终结果是只相信自己。我一直都想“要是再有一个我就好了”。br> ---真是究极br> 「这么说的话可能又会让人觉得真的是很寂寞的人啊,但是其实也不是的。与STAFF们不也很开心的说笑吗。信赖的STAFF也是有的。br> ---有身边有很多人存在这样的印象吗?
「的确是这样的感觉。所以虽然刚才说谁都不信任,其实也不是。真正信赖的STAFF在身边还是有好几人。经常在工作以外也会一起吃饭啊喝酒啊。很难表达出这种微妙的差别来。br> ---始终是个究极的话题br> 「对。经常觉得被有爱的STAFF们包围着的感觉。br> ---基本的立场来看,我觉得tetsu是个对自己和对他人都以严厉目光对待的人br> 「是的。一年一年变的更强。基本上自己的事情是自己来做。我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br> ---这是从作为一个成年人来讲,自立是理所当然的来考虑的吗br> 「恩…。虽然信赖的STAFF也有很多,但是我觉得我自己的事情上,没有人能比我做的更好。我的事我自己最了解,而且我能做的最好。所以我觉得自己来做比较好。“我来做比较好,那我就来吧”。br> ---所以就达到了“要是再有一个我就好了”的目的呢br> 「是这样。br>

对不适合的或者不擅长的人即使说“加油哦br> 我也觉得他们是有自身极限br>

---说起来tetsu想要一天到晚一直都工作吗?
「恩…。虽然也不是想要一直工作啦。br> ---在我印象里是想要一直工作的人哦br> 「又跟一开始说到的有点接近了,我刚才不是说有点厌倦了吗?有点厌倦再加上一些麻烦事。所以要说是努力工作,其实是为了变的轻松些,效率更高些,考虑该怎样做事更好。就类似家庭主妇会发明一些方便使用的商品这样的感觉吧(笑)。“这个不太方便呐,就不能更轻松点了吗”不就是这样想着才诞生了发明吗。br> ---这就跟事物的合理化联系到一起了br> 「我很厌倦那些麻烦事,所以会考虑“要怎样做才能更高效率的工作”。“那么改变一下工作体系吧”或是“跟什么样的人工作更好呢”之类的想法。最后还是不行然后才变成“想要再多一个我啊”的状况(笑)br> ---把全部的工作都自己揽过来br> 「所以虽然我看起来像是一副只想要工作的样子,其实起初想要更轻松更简单的高效率工作才是契机。恩虽然已经经过5年但是还是没办法做到啊(笑)。br> ---tetsu的性格上我觉得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那就是对待有趣的事情的反应。普通人的话“蛮有趣的呐”就结束了,可是tetsu chan的话,“那么这个要怎么做好在LARUKU或者SOLO中反映出来呢?要怎么做才能变的更有意思呢?”,通常会考虑到将来的事情br> 「这个已经是自然而然就会这么想了。算是自身性格的原因吧。从本性来讲就是这种人吧。不过环顾一下周围的话这种人的确是有的哦。音乐人中也有,音乐人以外的也有。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会判断“这个人一定是这样的人”的人也有。br> ---那是凭感觉?
「说是凭感觉,我觉得是与生俱来的吧。果然还是有各种各样的人存在吧。适合的,不适合的。擅长的,不擅长的。果然对不适合的或者不擅长的人即使说“加油哦”也觉得他们是有自身极限的。我也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同样有很多不擅长的事情。只是我在我现在从事的工作上,时常会有点擅长的事情,可以把这些擅长的事情活用而已。br> ---我想即使不是艺人,比如说是商人或者打工也是一样的道理br> 「就是这样哦。年龄跟经验都没有关系的。即使年轻没有经验,直觉很好的人马上就能掌握手中的工作,并且理解。反而对即使有经验但是直觉很差的人来讲就很难。比如说,我虽然喜欢看很多人的BLOG,但是很没意思的人不也有吗。虽然很频繁的更新,但是文章上一点都没意思。br> ---这种占大多数(笑)br> 「但是也有那种,虽然只有偶尔更新,但是让人觉得“这个人挺有趣的呐”的人存在。我想是凭感觉吧。br> ---这种人大概是在平时生活中会考虑各种事情的吧br> 「啊,像是自言自语那种。br> ---所以能作出些有意思的东西的人,并不是说着“那么就作吧”就开始作的,而是在之前已经一直在考虑着了,在生活中。所以才会变的有意思吧br> 「的确是这样,恩。但是对这种人即使说“很有意思哦”,也会回复说“我是没什么文才,真的不怎么会写文章的”。只有这种人会这么说。br>

以前的我会比较热烈,在很拼命工作这方br> 假如看到有人偷懒就会火大

---那么问一点私人部分的话题,到7岁的年龄后有什么变化吗?比如作为一个男性的考虑事情的方法,精神上的变化等等br> 「变化啊……。怎么说呢br> ---感觉到自己变了的地方br> 「哪些地方?br> ---更有才能了之类的br> 「这样哦……那就是比以前更不能信任人了吧。比以前更不对人抱有期待了吧。br> ---此话怎讲br> 「以前是对周围的人抱着“我都能这样好好完成工作,为什么抱着同样想法的你们就不行呢?”的看法。现在是跟我想法都不可能相同,就连期待也没有了。br> ---那是因为变成大人了吗br> 「冷却掉了吧。……以前的话会比较热烈。很拼命工作这方面,如果看到偷懒的家伙就会火大。“我这边这么认真的在做事而你又在做什么啊”。所以就像是接力跑一样,我第一棒跑在第一名把接力棒传给下一个人,结果“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哦。根本不用力跑啊。”这样的感觉。我自己越是拼命,不就更会火大吗。如果我适度的跑,以适度的名次把接力棒传出去,下一个人也适度的跑的话反倒不会生气。在这方面我以前很热烈,经常会为很多事情生气,但是现在我即使跑在第一名把接力棒传出去,也不要求下一个人怎么样了。不会再想着“你也要跑第一”了。br> ---这不也是变成大人后的改变吗?
「可以算是吧虽然是好的意义还是坏的意义还是很难说。br> ---关于人生观有什么变化吗br> 「恩……以前也聊到过,奶奶的去世对我的影响最大。我作为奶奶的孩子,奶奶也很喜欢我。怎么说呢,那时我整个人变化很大,一下子失去了生存的意义。br> ---生存的意义,是吗
「对。所以那时候开始不想浪费多余的时间。人只有一生这有限的时间啊。那时候开始这样想……。那时候正赶上“SMILE”的巡回中。就在LIVE和LIVE的空里,真是只有一点时间,趁那个时间去看奶奶。并不是因为她老人家身体状况不好,只是碰巧想见见奶奶的时候她老人家却去世了。如果是她身体状况不好的话我早就会回去了,可是不是那样。只是碰巧想要回去看看她。但是要回去的那天有工作拖延了一天,于是回去的日子也拖了一天。工作程序安排出了问题。于是回去的日子也晚了一天。虽然在奶奶去世前见了面,但是如果再早一天回去的话,哪怕一点也好也能跟奶奶一起相处再久一点时间。我本来就很讨厌工作程序安排不好,讨厌浪费时间,从那以后是决定性的讨厌起来。br> ---原来是这样br> 「如果早一天回去的话就能跟奶奶说说话了呢。因为我回去的那天,奶奶已经没有意识了。大概奶奶呼唤过我吧,我想她在等着我来着。br> ---关于恋爱、结婚观呢?
「好难啊……因为本来年轻的时候就没什么结婚的愿望。说是年轻的时候,我现在也很年轻哦(笑)。因为从以前开始就没有那么强烈想结婚,怎么说呢……我有外甥跟外甥女的。特别可爱。啊,妹妹的孩子都很可爱了,自己若是有孩子的话一定超可爱吧,虽然是这样想。br> ---所以时常会想有孩子吧br> 「但是很害怕哦。自己结婚,有孩子的话,考虑起来就很害怕。br> ---不能克服的恐惧吗br> 「恩。我很优柔寡断的。br> ---现在也没有结婚的愿望br> 「……将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某天突然想要结婚了。也没办法说不会有突然相遇马上结婚的事情。br> ---生活中是“独处时间”很必要的类型吗br> 「是这样的类型。br> ---假若与人一起生活的话会觉得很难吧br> 「很难呢,我觉得会很难。所以我觉得对方要差不多跟我一样忙才行。因为不喜欢让人等。“有人在等着我所以必须早点回去才行”,这样想的话工作就无法集中,讨厌这样。br> ---工作和恋爱。哪边更优先呢?
「我肯定会先说“我是工作第一的”。肯定一开始就说明。并不是什么可比的东西,不是“这个人和工作,哪边更重要”这种说法,而是说“因为我是工作第一的”这样。br>

多少会觉得过分乱来的话会更开心不是吗
无论是玩还是工作

---现在正是LARUKU的录音时期吧。前几天说到“就要做出超好的东西”,后来怎么样了br> 「在那之后是从收到的24曲中缩小范围筛选,首先接下来是定顺序吧。因为一曲也不想舍弃的感觉,所以接下来要定以什么顺序把这些曲子出出来。正在一点一点筛选中。br> ---录音呢?
「一直在做。br> ---现在达到最高潮了吗br> 「完全没有,才只是刚开始呢。br> ---录音也是时隔已久了吧br> 「《AWAKE》是什么时候出的来着005年的6月。大年了呢。作为录音来讲是时隔已久了,但是LIVE等等的碰头里都一直有见面。而且SOLO的录音和LARUKU的录音老实说没有什么区别。虽然从FANS看来完全不同。在工作上是没什么关系。工作那天早上起来,拍摄或是商议事情,或是录音或是LIVE。这跟是LARUKU还是SOLO老实说没有什么关系。睡觉起来,去工作,只是现场做什么的区别而已。br> ---2007年作为LARUKU有大活动是事先就决定好了的吧br> 「应该大年前就决定好了的。br> ---关于巡回也是br> 「恩,不是我乱说啦,这个也是大体年前就决定好了的哦。反过来说,现在008年009年的事情也大致都决定好了(笑)。br> ---关于今年的HALL TOUR是tetsu chan的主意?
「已经是2年前的事了所以我也不太记得了。我们乐队里,怎么说呢总觉得有点,谁说了什么,其实其他MEMBER也在想同样的问题的感觉。所以比较自然而然的就决定下来了。br> ---HALL TOUR也是时隔很久了。日程安排的很紧张呢br> 「虽然说是紧张。比8年的“点燃心火”来说已经宽裕很多了。虽然忙起来更开心一点。多少会觉得过分乱来的话会更开心不是吗。无论是玩还是工作。任性一点会比较开心。br> ---那样有充实感br> 「那样的话也会有更多主意想出来,工作也会接连不断完成。数量上也能完成,质量上还会提高。有时反而太宽松的话会效果不怎么样。br> ---这个发言本身就很像tetsu chan风格br> 「因为每个人各自有自己的步调。这个属于个人的价值观跟做事方法。其他MEMBER和STAFF我不清楚,我想我自己是更适合忙碌。/p>

 

SOLO名义的新单曲“Can't stop believing”发行了,作为LARUKU春季也要发行单曲。时年的全国HALL TOUR“Are you ready? 2007再次点燃心火!”也公布了br> FANS的各位还记得吧年前的8点燃心火”是分前半战和后半战的巡回。那是一次如题目般纵断日本,在全日本点燃火焰的巡回br> 2007年。作为SOLO和LARUKU究竟会给我们怎样的惊喜br> “Can't stop believing”译过来就是“不要停止相信”br> 大概FANS的各位也抱有同样的想法吧br> 我们“一直相信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