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月号「B-PASS」tetsu访谈

翻译 by ania69

 

这个人的想法是没有止境的吧……。作为L'Arc~en~Ciel的一员实现了15周年纪念LIVE的成功之后,在BAND的活动即将正式开始之际,突如其来的SOLO活动消息4日发行的《Can't stop believing》,是一支富有闪亮的疾走感的POP旋律。他这些接连不断让我们惊叹的想法的源泉到底是什么呢?关于这张时隔约4年的单曲,让我们去畅谈一番!

-《Can't stop believing》很不错啊。作为POP MUSIC强度超群,总之听完心情很好br> 「谢谢。/p>

-作为tetsu的SOLO这是时隔很久的发片了吧?
「对。/p>

-是从什么时候考虑再开始SOLO活动的呢br> 「呃、恩、TIE-UP定下来的时候。/p>

-这样哦?
「正好还在跟STAFF讨论着“跟足球有关的TIE-UP拿的到吗?”恰好又有了合适的,时机成熟就这么定下来了。/p>

-曲子自身是什么时候作的呢br> 「大年前。/p>

-那时候也是以“足球”为印象作的吗?
「呃、模模糊糊有一点吧。带有速度感、疾走感的曲子的话,本身就跟足球的气氛很适合不是吗?/p>

-定下TIE-UP是发片的条件,这样做很酷呢br> 「是吗?/p>

-大多数做SOLO活动的人都是因为“音乐上有想要尝试的东西、却在乐队里难以实现”这样的理由来SOLO的吧br> 「对我来说不是这样的,“LARUKU里做不了的事情在SOLO里做”这样的感觉我是完全没有。这个曲子在LARUKU里也可以做的。因为我在LARUKU的DEMO里也会自己来唱,所以也不会觉得“好久未唱歌了”之类。/p>

-可是为了SOLO也存了些曲子是吗br> 「库存有10曲以上呢。LARUKU的库存有20首以上。并不是作曲上会有分别,只是有作曲期间的分别。LARUKU用的作曲期间作的曲就给LARUKU用,SOLO活动时期作的曲就给SOLO用。想做的音乐都是一样的。/p>

-在音乐上完全没有分歧呢。但是一般SOLO的场合下个人的趣味、志向会能比较直接的反映出来,这种情况也没有吗?尝试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声音之类的事情br> 「在LARUKU没有不可能的事哦。然后因为我平时是几乎不听音乐的0岁左右的时候在唱片店打工的时候自然地就听到了很多,但是自从来了东京以后就完全没有听过。CD店也年只去两三次。虽然去的时候是一次买下想要的,但是好象也并不是很明确想要听什么。基本上觉得很好的音乐是没有的。仔细找的话一定是有的吧,但是觉得麻烦就算了。/p>

-大概是对别人作的音乐不怎么感兴趣吧br> 「不是哦,LARUKU的成员作的音乐我就一直都觉得不错。」(浮上来说翻到这我已经要笑昏了..../p>

-世间没有认同的音乐,所以自己来做,这样的想法变成了动力br> 「恩、最初是这样。开始写曲子0多岁的时候,当时玩的乐队的成员,净是写很糟糕的曲子。“这什么曲子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我自己写。”这样想着,于是开始作曲。我想当时的成员如果能接连写出好曲子的话,我大概就不会写曲子了吧。/p>

-这跟所谓“自己内心里有想要传达和表达的事情,通过音乐来表现出来”的动机是完全相反呢br> 「恩、我没有什么想要表达的事情。/p>

-那么有没有被喜欢tetsu曲子的人、想听到更多更多tetsu曲的人需求着的感觉呢br> 「是会这样想,因为还是有喜欢我的曲子的人在。或者说如果不被需求的话我就不再作曲了。虽说喜欢作曲的话,就应该作很多存起来,但是如果没有人想听就没有必要拿出来面世了。自娱自乐不就好了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还真直...orz/p>

-恩、是这样没错br> 「而且其实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是什么也做不成的。如果没有有跟自己一样觉得这个曲子不错的STAFF说“这个曲子不错啊,让更多的人听到吧”,也是发行不了的。当然如果一张也卖不出去,从商业角度也不会成立的。/p>

-现在这些方面的状况都完备呢br> 「虽然不发行看看的话还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听我这张作品。/p>

-真是严肃啊。一点也不撒娇br> 「是吗?比起追别人来我更喜欢被人追啦(笑)。/p>

-那关于歌词呢?题目叫作“Can't stop believing”,让人很舒服的积极的感觉。歌词是什么时候写的呢br> 「歌词是决定发行以后写的。当时说不用以足球为意识,随喜欢写就好…积极的哦?…啊,我自己其实并不是那么积极的性格。然后歌词也并不是那么重要的部分,在我看来。因为我觉得到底还是乐曲、旋律最重要。/p>

-可能的话歌词不要也可以?
「当然歌词我还是好好写了。没有歌词的话作为商品就不能成立了。/p>

-“枯れてしまうのが少し怖くて 遠回り足踏みをしていた”(有点害怕会凋零枯萎 一直绕着远路结果却在原地踏步)这句给人印象很深。可能这样说有点直接,tetsu有过这样的经验吗br> 「室姬君(共同编曲者)也说过同样的话呢。请稍等下(边说着边确认了一下歌词)。恩-、当时是想着什么写的啊……(浮晕一..好可爱啊||/p>

-啊、不记得了吗br> 「具体的想不起来了。我00%先写曲子的。是先决定好旋律和谱子分段,再选词填进去,与其说是自己写的词,反倒是旋律和曲子自身决定了词的感觉更强一些。虽然多少也有自己的想法加进去的啦。/p>

-以tetsu san的经历来考虑,很难有“绕着远路结果却在原地踏步”的印象啊br> 「不会哦,这种“绕着远路结果却在原地踏步”的事情常有的。我在歌词里也经常用“绕远路”“原地踏步”这样的词的。“蜃气楼”里不也有吗。/p>

-不能直接走下去了br> 「那种时候无论做什么都是在绕远。“那时候净是在做些徒劳的事啊”经常这样想。/p>

-类似于后悔吗br> 「不能算是后悔吧……人生不就是一直学习吗。失败了再失败,跌倒了再跌倒。跌倒了会很痛,但是不跌倒的话是不会明白的。(浮大家要记住tetsu大哥哥的人生教诲/p>

-tetsu san也有过这种经验啊……。那么关于这次的参加者,这次的编曲有室姬深参与呢br> 「对。“Suite November”的时期有试过跟很多人合作。与从前不认识的人一起工作,尝试了很多实验性的东西,觉得“这个很厉害”的时候也有,反之也有。那时候开始觉得和室姬君很适合,制作“REVERSE”这首曲的时候就一起试试看,结果如预想一样配合很默契。Creature Creature的时候,叫上室姬君的也是我。/p>

-“很适合”指的是音乐的部分?
「恩。年纪也很相近,他写的曲子也很喜欢。这么合适的人没有了。/p>

-从人性上呢?
「那个不太重要吧。当然在习惯性格上如果实在不能相处的话是很痛苦,但是一个好的音乐人也未必一定是个好人,我觉得也不应该因为这个人是好人就一起合作。我并不是说室姬君是坏人啦!/p>

-我知道(笑)br> 「室姬君也是个不错的人,但是在作音乐方面,人性并没有那么大关系。可能有些人完全不遵守工作完成的截止日期让人为难,但是说到底果然有才能才是最重要的。大概也有人喜欢和自己关系好的人一起合作,但是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方式。/p>

-原来如此。tetsu重新开始SOLO活动,相信也有很多人盼着早日听到大碟吧br> 「完全没有打算。如刚才所说有很多库存曲,虽然想有好的TIE-UP就发行,但是首先还是LARUKU的新曲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