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月号「R&R NewsMaker」tetsu×sakura对谈

翻译 by sunshinehyde

 

采访/文:田中 以下称田)
sakura:S
tetsu:T

L'Arc~en~Ciel—br>    都没有写这个名字的必要,大家也知道是由hyde,ken,tetsu,yukihiro组成人BANDbr>    但是,出道的时候,打鼓的是sakura这件事情,现在知道的人也许已经很少了吧*谁都知道)
   97年走上了分别的道路,但是他也是陪伴LARUKU度过青春岁月的一个队员
   大家都不知道的早期的LARUKU
   tetsu和sakura
   聊起 "那个时quot;的回忆时非常热闹人的侧面,至今还交叠着像少年一般的笑容/p>

然后来了电话,在父母家,叫tetsu的人来的/p>

田:2人的最初的相遇是?
S:我那个时候是在业余乐队做做兼职的鼓手。那个时候,突然来了电话,到父母家,一个叫tetsu人打来的br> T:打到了父母家?我br> Squot;好象是大阪的叫tetsu的人打来的,这个人知道吗quot;母亲当时这么和我说。我回答“不,不知道”。而下一次,就是“叫DANGER CRUE(现在所属事务所)的事务所来了电话,这个知道吗?”“不知道br> 田:一下子事务所就来电话了br> S:虽然名字是有一点知道的,但是当时想“怎么可能br> T:我可是一直在找sakura的联系方式,找啊找的。找sakura。。。。。。是怎么找到的呢?那个时候呢,sakura确实做了很多很多(支援鼓手)呢。那个时候呢br> S:接到电话的时候呢,有tetsu这个名字的人的乐队我完全不知道。嘛。而且呢,一直就是作为支援鼓手的,一时间就要成为正式队员。。苦笑)
田:知道sakura的存在br> T:当然知道sakura的存在啦,因为觉得他作为支援做了很多很多,也许会有想做固定乐队的兴趣。也许有可以让他加入我们的可能性哟,带着这样的可能性,带着兴趣,然后就找出sakura的联系方式并且联系了他br> S:最终还是决定“那就见一见吧”。碰巧当时支援的那个乐队要去大阪做TOUR20日。。。圣诞节吧也许,反正那几天里。在那里,hyde,ken酱,tetsu也来看了LIVEbr> 田:当时是怎样的对话还记得吗?
T:怎样的对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说什么圆的还是三角的四角的之类的br> S:这个现在还一直被ken酱他们说呢br> 田:恩?br> S:恩恩,比起四角的音符圆的音符更好的之类。也许,现在想起来,大家的头上都会浮起一quot;quot;的标志。ken酱呢总之,还是先让我说了br> T:东京的人完全不明白啊之类的br> S:我还记得,那个时候,要求点了红烧猪肉(以前不是说糖醋排骨的嘛,日本饭也都说是糖醋排骨ORZ)在居酒屋吧,普通的饭店br> T:不是不是不是!(特特你别那么激 =)这个是值得要说说的事情哟。对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已经是相当的水准了br> S:是的呢。点了红烧肉。点了菜之后,就很热闹的聊了起来,过了一阵结果红烧肉还是没有来,正想着怎么回事呢。就问了“不好意思!红烧肉呢?”人家回答“已经上了啊”。正想着怎么回事原来全被hyde吃掉了。带着一副不爽的表情(

说了“我们叫L'Arc~en~Cielsakura却说不知

田:sakura那个时候是第一次和MEMBER见面吗?
S:是啊,和tetsu也是第一次br> T:之前有打过一次电话的NEbr> S:说过话了说过话了br> T:知道了一个人住的地方的电话号码以后,打过一次那里的电话。说了“我们叫L'Arc~en~Cielsakura却说不知
田:这个应该是不知道的吧。因为是东京和大阪嘛br> T:不是不是不是不是!(特特你又激动了= =)已经在杂志之类的出现过几次了,在大阪已经厌烦。在东京。。。LOFT之类的也做过呢br> S:也做过LA•MAMA之类的?
T:是的是的。LA•MAMA。和黑梦一起。所以,LARUKU也不是完全没有名气的感觉哟。知道的人就会知道,“搞乐队的人总该知道吧”这样的程度(
S:我呢,杂志什么完全不读的(
田:在那个居酒屋里单刀直入说要“一起做吧br> S:不是,总之呢,天就一起去了STUDIObr> 田:天,在STUDIO一起演奏了一下吧,是怎么样的印象?
T:已经非常顺利!完全感受不到是第一次一起进STUDIO呢。总觉得。。。。。。非常厉害的感觉br> S:大概有2个小时吧。该怎么说,我呢,当时,对于同世代的乐队,总是有点轻视的感觉。觉得就是一些只会把固定的曲子用固定的方法表现出现的人。但是,那个时候呢,他们即使只是出来一个普通的音,也能形成像曲子一般的一小段或者一个片段,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那个时候,啊,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些人啊,觉得可不能随便轻视br> 田:在那里,那么就决定一起做乐队br> S:非常的有兴趣,还记得自己说了,“要加入,要加入”。(笑)

也许,连出道的事情都不知道吧。(笑)

田:那么,正式地,在93月sakura加入以后,马上就是录音的开始。第一张专辑《DUNE》。那个时候的事情,现在还记得吗?
T:当然记得。sakura是东京人,但是我和ken酱和hyde是住在大阪的,于是就住在东京的weekly公寓。(按周计算房租的出租公寓)
S:还一起在对面的中华料理吃过茄子味曾br> T:啊啊——在品川的时候吧,录音的时候。中野新桥的时候也有呢br> S:还有江古田的weekly公寓br> 田:weekly公寓,一直不停得在换吧br> T:也有在大冢过br> S:那里的阿姨还说“乐队啊,都是做些什么的啊?帮我签个名”之类的br> 田:那是几岁的事情?
S3br> 田:真年轻啊br> T:录音是在新宿做的,但是,住的weekly公寓却是在品川,非常的远(笑)。现在想起来不觉得很厉害br> S:确实如此br> T:因为LARUKU一号只有一台。全员去STUDIO都要靠这辆车。考虑到会塞车之类的一共需要一个小时以上br> 田:那个时候已经所属DANGER CRUE了吧br> S:但是去了STUDIO却完全看不到大人的影子。觉得很不可思议。进入STUDIO4天以后左右,社长才出现,在那里是第一次见面br> T:真的吗br> S:问“技师是哪一个?”回答“是我br> 田:在那一年举行了第一次的TOUR(TOUR“Close by DUNE”)br> S:是的是的。在TOUR举行之前呢,有一段时间,我是住在大阪的呢br> 田:93年的5月左右?
S月的活动(Rock’n f PRESENTS“subliminalVision”)结束以后,暂且大家都回到了大阪,暂时呢,我住在了大阪。在找到物件之前我是住在tetsu家的哟br> T:嘛,也不是太长的时间,sakura在房间里整天的弹GUITARbr> 田:sakura在大阪一共住了多少时间呢br> S:实际上,半年。其实住下来也就好了,但是一个月里有2周时间呢总要因为“取材啊,摄影啊,商讨会啊”去东京,所以一个月有一半时间在东京br> T:虽然说一直在东京,大阪来回的跑,但是,在93年的时候,还没有正式准备让LARUKU打入东京。所以就说了“sakura过来br> S:但是知道即使去了大阪还是要回东京的,所以就没有买电视机之类的br> T:一般呢都是反过来,说“我个去东京”(笑)这个呢,NE!少数服从多数br> S:民主主义br> T:但是,真的来大阪了呢。恩,觉得真的好了不起啊,我还真有点感动了br> S:去找房子的时候,tetsu也一起来了,2个人在街上转啊转的。(tetsu)也教了我很多东西呢,因为我以前也没有好好的找过物件,tetsu就会说:“知道吗?sakura啊,在外面写着的那些物件情报,都是骗人的,是为了吸引客人而做的。可不能真的相信了。”买家电什么的时候呢,ken酱也说了“这样还价是当然的啦。br> 田:啊很不敢相信。这样找便宜货的你们的样子(笑)
T:不是不是!!不便宜哟,都是些好东西br> S:真的是超乎想象的浪费巨大啊br> T:那个,也许会想象成是受压迫时代的破旧物件吧。但完全不是那个样子的哟br> S:自动锁什么的基本都是有的br> T:我们呢也不是“真的辛苦的辛苦”(笑)
田:大阪时代,大家有一起去哪里玩吗br> T:去了哟,健康乐园什么的吧(笑)
S:是的啊,我去大阪的时候,欢迎会是在健康乐园(笑)
田:哈哈哈哈,在健康乐园都做些什么呢br> T:恩,去温泉啊,洗桑拿啊之类。赤裸裸的交往哟。(笑)
S:在健康乐园除了洗澡还做了什么呢?一定想问吧……对了!还拍了照片,在健康乐园br> T:那个,穿着类似居家服的衣服br> S:那个照片可不能拿出来。要一直保留到带进坟墓啊br> T:那个,93年的TOUR呢,是我们第一次的TOUR哟。之前在大阪和关东近郊以外的地方都没有做过呢。因为也只发了一次br> S:是坐的小型巴士去的呢br> T:是的是的是的。小型巴士一台。小型巴士不是不是非常大吗,后面堆着部分的器材,前面坐着队员和经纪人们。但是,却因为还留下不少座位,很充裕br> S:然后随着TOUR的进程,自然地自动地谁坐哪个位子都固定了br> 田:这个hyde也说过br> S:说到hyde呢,有一次在练习竖笛,在车里一直P—P—P—P—的吹,问了“为什么啊?”他说:“恩,因为想要开始吹saxophone了”br> T:最后是在POWER STATION(日清POWER STATION)br> S:这个POWER STATION3日)的最后呢,放了一个映像,一下子出来了“日本青年馆决定!!”客人们都沸腾了,不过我也沸腾了哟(笑)因为之前并不知道要在青年馆演出。“啊!!!!”谁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T:真的吗?恩,我倒是知道的呢(笑br> S:让自己的队员这么吃惊想要怎么样嘛?(笑)
T:我当时就全部知道了。不想不知道于是一开始就问了呀。(笑)
S:不是不是,也许ken酱也不知道呢(笑br> T:骗人——!br> S个人一起合演(笑)“真的吗?!”这样br> T:哈哈哈哈,这样可不行啊。我觉得sakura也许连出道的事情也不知道吧。(笑)

想要做个假发,像我的头发竖起来一样形状的假发(笑/p>

T:下面说些比较个人的事情,我的家呢,是几乎不怎么家族旅行的家庭,所以呢我是个哪里也没有去过的人br> 田:关西以外br> T:恩,所以呢,我第一次去东京也是LARUKU第一次去东京哟。在完成第一张SINGLE以后,我一个人(笑)而且,我是那种觉得一个人去不错的阴暗的人。在这里TOUR期间,第一次去了博多之类呢,金泽,新泻,仙台,青森,横滨br> 田:说“第一次的旅行”这样的话不太好吧br> T:不是,确实是旅行的感觉哟,而且不是小型巴士之类的,稍微也尝试了下富裕的感觉br> 田: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95年的“in CLUB5”,开车在全国进行的TOUR。在熊本LIVE HOUSE3日)tetsu离开舞台回到后台的事件br> T:在函馆也有。在函馆呢,是很狭小的会场,舞台和客人非常接近。最前面的人一下子抓住我BASS的头狂扯。这样当然音都全乱了,都不能演奏了,我也只能交了BASS回后台去br> S:作为音乐人这样是满难受的br> T:因为都不能演奏了嘛,不讲规矩的客人无论怎么样都很多也是事实。比如呢,最前面的人,会把手铐的一边扣在自己手上,还想把另一边扣到hyde的手腕上去br> S:然后,那个时代的TOUR中,tetsu的头发全部都是我做的br> T:啊,是的是的,但是,因为发型师和设计师都没有随TOUR同行。所以sakura就帮我弄头发br> S:编那种三束头发编成的辫子,然后要全部都弄细br> T:很辛苦呢,在正式演出前br> S:是啊,自己也要弄头发,还要画脸上的图。编tetsu的辫子,然后帮他把头发竖起来br> T:承蒙照顾了br> S:对了,也有假发的时候呢br> T:有的有的br> 田:假发?!
S:tetsu说每次都让我来做很辛苦。我觉得这个是tetsu独特的关心人的方式吧br> T:觉得很不好意思。不想给sakura负担。于是就想做个假发,像我的头发竖起来一样形状的假发(笑br> S:真的做了一个呢br> T:这样我也能轻松点,sakura也能轻松点,成功地!……这么觉得的,但是LIVE中却不能动了呢,带了假发以后,头就不能摇了呢br> 田:——即使这样也上了台?
T:上了啊(笑br> 田:这样公演了几次呢br> T:不不,就一次公演(笑)只在大阪メルパルHALL的第一天这样br> S:恩,tetsu说“明天开始头发又要拜托你了”(笑)
田:94年的大阪メルパルク,75日br> T:非常珍贵的LIVE哟~
田:有没有拍下来的录象带呢?
S:大概找一下的话还是在的吧。但是,这个也要带去坟墓的呢br> T:那个假发现在到哪里去了呢?(笑br> S:你觉得在哪里呢br> T:好想把它放在L’Arcafe里啊。(笑)

觉得LARUKU是飞跃了很多级别的乐队/p>

田:原来如此呢,因为这样一个企画,双方都隔了很长时间回忆了过去,感觉怎么样?“早期的LARUKU”对你们2人而言,是怎样的存在呢br> S:……无论怎么说,我已经不是LARUKU的队员了,说5周年,那里面我也只占年左右?也就/3br> T:是这样呢br> S:因为接下去LARUKU还要继续走下去,这个1/3的部分,慢慢地会变成1/4,变/5……但是对于我自己的人生来说,是全盛时期最重要的回忆呢。tetsu 因为是现实主义,觉得语感可能有些不同br> 田:但是那个年轻的时代,度过那么密集的时间,不觉得不会有什么经验?
S:……也许是过于自大或者自恋的说法,但我真的觉得LARUKU是飞跃了很多级别的乐队。恩,现在我因为制作啊提携的关系,接触了很多年轻的乐队,他们的想法,比如同样34左右的人聊天,就会觉得“我那个时候是这么想的?好象不太一样吧?”但是,也让我知道了“啊,反过来这个是现在才会有的新想法”……会想到,比如呢,那个时候ken酱的GUITAR的调子是这样的嘛,tetsu的BASS也应该是那样的吧之类。觉得乐队的意识应该是这样的嘛,hyde那套自己的审美意识啊,歌啊,词啊,曲啊全部放在一起考虑,就觉得LARUKU真的是飞跃了很多级别的乐队啊br> T:和sakura一起做呢,在曲子的编曲方面,真的学到了很多很多啊。啊,原来还能这样编曲啊,从来没有想过的东西呢,sakura已经都想到了。就会想“原来可以这样啊。br> S:咦~~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啊br> T:真的是觉得“啊,原来可以这样啊”。现在想来这事情当然要这么做,也都是因为以前sakura说的“啊,要这样来编曲。br> 田:这件事以前对本人传达过吗br> T:没有,没有说过呢br> S:因为就连日本青年馆的事情都不让我知道嘛。(笑)
田:现在开始对“初耳”(第一次听到的事情的意思)这个词,标上“日本青年馆”的假名(笑br> T:基本的在做音乐啊乐队方面的轴心,还是在945年确立下来的。我觉得和现在都非常非常地相联系。现在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是作曲还是TOUR和LIVE,都是在那个时候确立的/p>

我觉得也许根本是相似的,只是面向的方向不同而已/p>

田:那下面最后,现在双方都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互相为对方送上鼓励吧br> S:在籍的那段时间,我和那3人中说话对少的就是tetsu了。但是,总觉得随着在一起时间的增加,觉得呢,也许根本是相似的,只是面向的方向不同而已。当然,这个方向不同不是正极负极的意思,因为经常可以感到2个人互相为了同一个目标都是朝着积极的方向在前进的。所以,即使方向不同,但也总会有交错的一天。嘛,能像现在这样普通的悠然自得地做着访谈,轻松的交谈就很好br> 田:那tetsu呢?
T:sakura现在在为事务所的后辈们做很多制作方面的工作,一定要好好加油啊!啊勒?sakura的“LION HEADS”的专辑怎么样了br> S:完成了,终于br> T:我也一直在弹GUITAR,下次如何??我可是非常喜欢GUITAR SOLO。一直很想弹GUITAR SOLObr> S:我呢,只弹PACKING的部分也可以。PACKING也可以燃烧起来。对了,tetsu最近在做什么呢br> T:最近呢,就是作曲。就是为了作曲的感觉,具体也没有做什么。在做DEMO的时候呢,我可是很认真地在弹GUITAR SOLO呢。(笑)
S:那下次一起GUITAR对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