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08 L’Arc~en~CielのAll Night Nippon(

翻译 by 雪櫻

 

(BGM:Killing Me前奏)

all:L'Arc~en~Ciel的all night nippon
 

h:Nai!(「はい」和「にゃい」的中間音)
  今晚是L'Arc~en~Ciel的nippon。由我hyde

k:ken

t:tetsu!

y:yukihiro

h:以人一起!為各位播出~

進:kenさん的臉色已經大部分變紅了呢

k:醉了!(笑

進:這是結束的回答嗎(笑)。雖然看起來感覺很不錯

k:啊痛痛痛痛痛

進:啊~

k:腳好痛

進:喔~很久沒喝酒了嗎?

k:已~經8個月沒碰酒了呢

進:8個月沒喝了

k:是

進:・・・這麼說團人一起喝酒的情形並不多嗎

k:機會很少啊

進:機會很少

k:一年大概一兩次吧

進:一年一兩次…好像也不是刻意要喝的感覺…的樣子(笑)

k:忘年會還有TOUR的最終日之後會喝吧

進:喔~

k:那個時候,主要都是在喝酒呢,大家

h:去了也不知道大家在哪裡呢。在店裡的…角落的地方

k:是喔…

進:很安靜地喝著酒(笑)。那麼,剛剛是hydeさん和kenさん說的。剛才,已經對全員問過關於專輯AWAKE的問題了。接下來是聯繫著AWAKE的主題,人詢問各種覺醒的問題。那麼,現在要問全員的是

進:讓自己從睡夢中醒來所使用的東西,是什麼呢
  首先來問問hydeさん。 

 

h:呃-經紀人。(即答
 

(studio内笑

進:(笑)…人?(笑)

h:是

進:人…(笑)沒有想過其他方法讓自己起來嗎

h:偶爾會有

進:偶爾會。那種時候…是用什麼叫醒自己?

h:用鬧鐘

進:鬧鐘

h:那個~以前買了一個。嗯…按過還會再叫的那種。過了5分後還會再叫一次的

進:叫一次爬不起來嗎

h:啊~不那樣多叫幾次就起不來呢,我啊

進:喔喔~

h:那樣的剛剛好一開始…像這樣,一點一點醒過的來感覺吧

進:也就是說很難醒的意思

h:我很難醒呢

 

進:啊~那麼繼續進行。kenさん如何呢? 

k:一樣也..經紀人~

all:(笑)

進:L'Arc~en~Ciel的經紀人的工作有多麼辛苦(笑),我大概了解了。kenさん也是沒有用其他東西叫醒自己嗎

k:主要都是讓經紀人叫呢~

進:主要是經紀人

h:那個,嗯。用鬧鐘的話,假如像是(經紀人說)幾點會來,但是也會因為當天的道路狀況有所不同不是嗎

進:啊啊~

k:(笑)

h:所以啊,能根據那天的時機跟我說的比較好呢

進:…真是非常棒的藉口。謝謝

k:(笑)

h:對不起(笑) 

 

進:然後,tetsuさん呢?

t:我很普通地用鬧鐘,還有設定手機的鬧鈴

進:喔~似乎對時間很能正確掌握的感覺。一直都這樣嗎?

t:呃…怎麼說呢。但是最近,有點爬不起來呢

進:理由是?

t:耶? (這裡yukki在偷笑……)

進:理由是什麼?

t:是什麼呢?不就是太累嗎?(笑

進:喔~敬請,多多保重身體

t:是(笑) 

 

進:那麼接著,yukihiroさん又是如何呢?
 

y:我也是讓經紀人叫呢

進:(噗)一個,就沒有一個人想學習一下tetsuさん嗎?(笑

t:大家…大家很厲害耶? 我啊…不想一早就聽到經紀人的聲音啊。 

(studio内笑:經紀人的聲音?)

k:耶?所以經紀人打來也不去接啊

t:啊,是嗎?是這樣的嗎

k:嗯

h:喔…我也是情緒很不好

k:嗯

h:只應了兩聲。“是,是”(有點不爽的語氣)

k:(笑)所以出門時會覺得經紀人有點可憐啊~確認一下手機有沒有響

h:但是那時根本搞不清楚自己醒了沒

t:是啊是啊。不知道是醒來掛掉電話,還是在睡夢中掛掉電話

h:耶,掛掉嗎?

k:嗯嗯,…放著不管(笑)

t:放著不管嗎?(笑)

h:”在睡覺,大概是在睡吧”(笑)

k:嗯,經紀人大概會這樣想吧~?會嗎

h:我的話…是會這樣想啦

k:不過,我還是會負起責任爬起來喔。(笑)
 
all:(笑)

h:喔,是~喔?(笑)…但是有時候會遲到很久不是嗎?(笑)那就不是負起責任了吧?

k:不,我還是有負起責任喔(笑

all:(笑)

 

h:啊呀-(笑)

進:在那裡似乎有著扭曲的情感(笑)

 

進:那麼繼續下去。還是要問全員。對性的覺醒是…因為什麼事情呢那麼…從kenさん開始

t:性…(笑)(小聲笑

k:啊啊~…是在電視上,看到女子泥漿摔角ー

all:(笑)

k:的節目(笑)的女人,不過那完全是個健康的節目喔!在泥漿裡晃動著胸部…把泥巴塗在上面

進:就算說沒有不健全的意味也…(笑)

k:真的,是晚點的節目耶~那時候不知怎地,就變硬了呢。然後……我那時對那種事…其實不是很了解那代表什麼意味,就對身邊的姊姊問,“這個變硬了是怎麼回事啊?”,結果一問就被媽媽罵了

進:啊啊~…那姊姊有什麼反應呢

k:她大笑了(笑)

進:大笑(笑)

k:“這什麼啊!”這樣

進:…很開朗的個性

k:是

進:真棒啊

k:嗯嗯~。 

 

進:接著,問問tetsuさん。tetsuさん怎樣呢?

t:性的覺醒…覺醒的時候?…耶~??…是什麼時候…啥時的事啊…想不出那件事是什麼耶

進:沒有像是察覺到了的記憶嗎

t:是什麼呢…?耶耶…?

進:小學生和中學生

t:啊啊~

進:大家對性的覺醒,大概是在那個階段中間

t:啊,我是中學生的時候吧。大概

進:中學生

t:中學生…耶耶~?中學生的時…嗯,嗯是中學生,大概是吧

進:那麼…請仔細回想一下

t:呵呵(笑)

進:等一下會再問tetsuさん

t:耶~

進:hydeさん對性覺醒的契機是什麼呢

h:啊,喔,那個,在被窩裡,把那個這樣…壓著摩擦

k:耶,把什麼?(笑

h:可以講出來嗎(笑)

k:啊啊不行。(笑)

h:這樣摩擦之後,耶?感覺很棒耶~

k:(笑)

all:(笑)

h:(笑)那個時候呢,大概是小學高年級吧

進:小學高年級

k:呵呵呵…(笑)想像起那個畫面來了(笑)

h:而且,旁邊…奶奶就睡在旁邊呢(笑)

(一同爆笑)

h:有那樣子一個人窩在裡面摩擦的記憶(笑)

k:沒有被罵嗎

h:啊,因為奶奶睡著了(笑)

k:睡得很熟

h:嗯

k:說不定是在裝睡呢~

h:可能吧

k:嗯~

進:沒有讓奶奶知道,真是太好了

k&h:(笑) 

 
進:接下來,yukihiroさん是怎樣的呢? 
 

y:我的話是和中學時期…的先輩啊

(沈黙一秒後全體大笑

h:…那個…不用講那個(笑)

k:(笑)

h:那個性,性的覺醒,啊,現在是在講什麼啦?耶?(笑

t:(笑

h:耶耶?(笑

y:性的覺醒… 

t:你講的是初體驗吧…(笑)

 

(studio内大爆笑

 

y:啊那個啊,就那樣吧。(笑)

t:就那樣,真是突然。是這樣啊。喔

h:對不起…(笑)

all:(笑)

進:真是幸福啊~(笑

y:是(笑
 

進:那麼接下來。tetsuさん呢

t:啊,我也應該是,那個…中學時候,的…啊啊? 是因為中學時候的女朋友吧

進:那也已經超過覺醒的程度了吧(笑)

t:不不,初體驗不是在中學喔?只是你看,像這樣跟女性交往之後,就會慢慢的意識到了吧。對異性的感覺。大概是那樣不是嗎?
 

h:呼………怎麼~我們,好白痴的感覺啊。(笑)

all:(笑)

k:超~白痴的(笑)。我現在想起來,那時候…因為那時並不懂H的事,還曾經就那樣勃起著走在路上(笑)

(一同爆笑)

進:整個臉都紅透了的kenさん。 紅著臉講出了非常驚人的暴露話題。請大家繼續聽下去(笑)
  …那麼,暫時進廣告

 

 

(BGM:EXISTENCE前奏

all:L'Arc~en~Cielall night nippon

 

進:問題繼續進行下去

k:呼呼呼(笑)…這誰啊(笑)

進:在被窩裡摩擦著的,hydeさん

h:別這樣啊(笑)不要在那句話後面加上hyde啦(笑)
 
k:(笑

進:(初體驗是)和中學時的先輩的,yukihiroさん

all:(笑)
 

進:因為中學時期的女朋友覺醒的,tetsuさん

t:(笑)

進:以及,讓姊姊看到的,kenさん

all:(笑)

進:準備好了嗎?

h:請(笑

進:接著要問的是,對音樂的覺醒是因為什麼事情呢?請告訴大家。首先,從yukihiroさん問起

y:是。呃~我是因為電視節目

進:電視節目?

y:那個…可以把節目名講出來嗎

進:請說

y:那個~The Best10(ザ.ベストテン?嗯?嗯

進:喔~是那個很多Artist都會上的那個節目啊…在心裡特別印象深刻的是哪位呢?

y:嗯~一風堂。的,土屋昌巳さん

進:すみれSeptember Love嗎

(註:這個節目是TBS978~1989年間放送,有點接近MUSIC STATION那樣的節目。這節目以ザ.ベストテ004的名稱在去年再開。本節目中yukki提到的一風堂982年以すみれSeptember Love登上此節目達十次之多。)

y:是的,是因為那首曲子…的關係

進:CD,啊當時說不定是錄音帶吧

y:嗯

進:買了

y:啊,是。買了

進:意外地有點懷舊(roots)的感覺呢。那麼,接著hydeさん是如何呢

h:嗯……Off Course吧

進:喔~當時是怎麼接觸到Off Course的?

h:呃──嗯…嗯。怎麼說,碰巧在喜歡上的時候,那個,呃~辦了tour,剛好來到我家鄉的地方

進:那是幾歲左右的事

h:小學…六年級,的樣子吧?

進:那時候去參加演唱會了嗎?

h:嗯。我去看了

進:啊,那麼第一次看的演唱會就是小田和正さん的

h:不,第一次去的live是和田秋子小姐的

進:(笑)耶?那次的和田小姐的演唱會是幾歲的時候去的?

h:那個是小學低年級的時候

進:喔~…那個時候還沒有對音樂覺醒?

h:還沒有呢。「啊,有個好高大的人啊~」(小孩音)

進:那麼從事這個工作之後,也應該有可以見到和田秋子和小田和正的機會吧

h:啊,我還沒見過小田先生呢

進:還沒見過對方。想見對方吧?怎樣呢?

h:嗯~很害怕

進:害怕?

h:(笑)

進:很恐怖嗎

h:不,怎麼說呢這個…因為是尊敬的人所以有點…啊…見到的話會覺得很惶恐吧。很害怕啊

進:喔~在這方面真的是還維持著純樸的少年心呢

h:嗯,一直都是這麼純…純泊…耶?純樸啦。…真是不習慣的詞(笑

k:剛剛差點講成純白了(笑

all:(笑)

 

進:那繼續問下一位,tetsuさん。是怎樣的呢

t:我是小學的,六年級吧…小六還是中一的時候的,YMO…。另外我也喜歡一風堂

進:是在什麼樣的地方接觸到YMO的?

t:電視上

進:電視…同學之中當時有朋友是喜歡YMO的嗎

t:嗯…班上大概有兩三個吧

進:喔,有兩三個人喜歡

t:是的

進:那麼~是怎麼去聽他們的呢?

t:啊…什麼意思?耶?(笑

進:像是彼此互借錄音帶來聽。或是組團…組個copy band之類的

t:啊,還沒有。嗯…小學時沒有那樣的行動呢。嗯~大概是買唱片回來,還有錄了一些帶子吧

進:錄音帶是跟誰借來錄音的嗎

t:那個,是用租來的唱片轉錄的

進:喔~,真的是從普通的樂迷開始的呢

t:是啊。嗯

進:謝謝回答。那麼最後,kenさん是因為什麼而對音樂覺醒的呢

k:那個是因為家裡,有一張唱片。嗯~是電影配樂的

進:嗯

k:有教父等等的電影音樂。嗯~…聽到的時候,是第一次吧?感覺到非常哀傷的心情呢,聽了那個之後。然而一個小學生也不懂為什麼會有那樣悲傷的心情(笑)真的很悲傷呢

進:好像是因為有悲傷的事才聽教父這樣嗎?

k:是啊。明明沒有悲傷的事卻很喜歡聽呢

進:為了感受悲傷的心情

k:嗯…那個,雖然感到悲傷心情卻很好呢。那是很不可思議的感覺…不過那個時候並沒有勃起

進:(笑)…謝謝你多餘的說明

k:啊哈哈哈(笑) 

 
進:那麼,這裡先播出新專輯AWAKE的其中一首,請tetsuさん為大家介紹

t:是的!TRUST

~TRUST

 

 

(BGM:twinkle,twinkle

all:L'Arc~en~Cielall night nippon

 

h:東京有樂町日本放送全6局net放送中
嗯,現在你聽到的個人一起播出的L'Arc~en~Cielall night nippon

k:嗯

h:嗯~今晚呢,是藉由新專輯title AWAKE,以覺醒為主題的兩小時播出

k:是

h:嗯~這次受邀上all rira,啊那,night nippon(咬到舌),在日本放送的網頁上收到了很多聽眾的mail寫了關於對L’Arc覺醒的契機

k:

h:那麼請告訴大家吧。嗯~收到了非常多的mail,在這裡做個介紹吧

k:嗯

h:請kenちゃん幫忙念出來

k:嗯-這個是~福岡縣的あやちゃん

「我在中學的時候,正當沉迷於深夜的成人節目時,偶然間在轉台的時候看到了L’Arc~en~Ciel。隨即震懾於花葬那樣藝術又神秘的世界。當時看到那個影像的我心想:「哇~日本竟然有這麼帥的樂團」相當的感…動。能認識L'Arc~en~Ciel…真是感謝自己的性欲」(笑)這個,是女孩子耶?

h:女孩子?(笑)

k:嗯。女孩子也…性欲…嗯不過女生~有那種會讓女生興奮起來的深夜節目嗎?(笑)

(我快翻不下去了 這果然是深夜節目……|||||||||||

h: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

k:不知道啊。…深夜的本性呢

h:嗯~

k:嗯

t:呼──

all:・・・・・

h:・・・・・・・・啊!te chan請說

t:好!(笑)下一封呢,這個是みさきちゃん!謝謝你

 「對ラルク的覺醒的印象是在NHK的紅白歌合戰。那個時候hydeさん戴了紅色的隱形眼鏡(hyde:「啊~」)因為在那之前我從來沒看過紅眼睛的人,當時小學一年級的我…

h:小學生?(笑)

t:「對小學一年級的我造成了相當的衝擊,到現在還記得呢。

h:那個呀~是啊(笑)…那是兔年…的時候嘛

k:啊…原來和那個有關啊

h:因為接下來是兔年

k:我都不知道耶,那件事(笑)

h:(笑)不對嗎… 

k:喔~…那麼,到猴年的時候就裝成…猴子(這不是S.O.A.P.嗎?

h:對對對對

k:原來如此br>

y:嗯,這個是~今4歲暱稱是まきゅ…さん

「讓我意識到L’Arc的契機是鋼之鍊金術師。我當時非常迷鋼鍊。我會認識L’Arc也是從這個開始的。本來只是在便利商店隨手拿起有鋼鍊的動漫雜誌…把他拿起來看到了OP決定用L'Arc~en~Ciel的曲子的報導。老實說我那時想的只是「這些人是誰啊~?」。之後我回到家裡,剛好電視上在播MUSIC STATION,塔摩利先生說「接著是L'Arc~en~Ciel」介紹著。對團員獨自的低調感真是說不出話來(團員笑)…感受到了團員的魅力,然後是READY STEADY GO的演出。聽完曲子後我,覺得流汗了。當然不是冷汗。是心裡的汗。L’Arc最高~我是從那時開始對L’Arc覺醒的。現在一點也不會有「這些人是誰啊~?」這樣的想法了~。(最後一句yukki的音調特別可愛~*)」就是這樣~

h:耶~

k:嗯

t:ㄟ

h:…喔,有次…我去了書店。涉谷的。(團員:嗯嗯)

h:在書店裡~打發時間的時候,那裡剛好貼著鋼鍊的海報

k:

h:啊,這裡有貼呢…那時我還不太知道鋼鍊

k:嗯~

h:嘛,那時雖然決定合作了,不過還不了解鋼鍊呢。然後,在我旁邊…剛好有對兄弟,是小學年級左右的哥哥和一個應該是一年級的弟弟吧
(團員:嗯)

h:他們就這樣…站在我旁邊。弟弟這時指著海報說:「哥哥!是鋼鍊!

all:(笑)

h:然後,哥哥看了就「喔」地應了一聲。那個…看了那兩人互相確認的樣子,心想「啊,這漫畫還真有人氣嘛」…(笑)

all:(笑)

h:想起來…(笑)覺得心裡有點感動呢

k:(笑

y:寫這封mail的人大概也是這種感覺吧。(笑)

h:是啊(笑

 
k:(笑)嗯。接下來呢,這位是鹿兒島2歲的あつこちゃん~

 「我對L’Arc的覺醒是在STAY AWAY。呃~當時我加入了高中的舞蹈社,然後看到了STAY AWAY的PV的時候,看到各位團員竟然跳了那麼高難度的舞,相當的吃驚。樂團系的人竟然比身為舞蹈社的我還要更會跳舞,老實說我那時真的很嫉妒呢。呃……後來我才知道那個是專業舞者跳了再用CG合成的真相,突然覺得鬆了一口氣。總而言之,因為受到那種打破一般印象的衝擊而讓我覺醒了。」…嗯~竟然會給人那樣的影響啊,那部PV

h:沒想到會有那樣的發展呢。那時想的是大家看到只是笑一笑這樣吧(笑)

all:(笑)

k:沒有拍過那麼辛苦的攝影呢~

h:真的很意外呢,沒想到會有人以為我們真的有跳

k:嗯~很奇怪呢。有點

h:很奇怪

k:那個時候…啊…那個,hyde有稍微跳了一下吧

h:是有跳了一點啦

k:那個~哈~跳舞…說到這個…在最遠的地方呢。被老師訓了

h:真的喔(笑

k:因為已經長大了…很少那樣被訓過了

h:喔

k:非常的辛苦呢。完全抓不到要領啊。想說因為是CG只要頭部的畫面就夠了但是連手部的動作也要照編排來。啊~有點遺憾的感覺

h:嗯/p>

 

(這時響起了New World的前奏)

k:喔?

y:呃~那麼請聽這首曲子,L'Arc~en~Ciel的New World

 

~New Worl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