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å¹æœˆå·ã€ŒROCKIN'ON JAPAN」tetsu两万字访è°/p>

翻译by雪樱

 

(引言略)

.請多指æ•br> 「請多指教。ã€

.身為L’Arc的團長,不知為何tetsu san總是普遍給人一種冷淡、不好應付的印象,但是稍微接觸之後,卻給人很會操心、很關心他人的印象呢。對這樣的說法有什麼感想?
「嗯...沒錯。與其說是操心,不如說是注意比較恰當吧?ã€

.對各種事情ï¼br> 「嗯。我總是最先注意到的。本來身為Artist的我可以不必注意、不必去做的事,卻總是比周圍的人先發覺。所以也因此生了幾次無謂的氣。畢竟以一個Artist的身分不必去做的事,但我卻比別人先發現到了,就會變得不由我來說不行,我不去處理不行,這樣的情形一多了,自己都覺得很討厭。『難道我是要來做這些事的staff嗎?』ã€

.你說的這些事也可以解釋成一種體貼不是嗎?像是tetsu san寫出POP的旋律或是經營一個具有娛樂性(entertainment)的樂團都跟這些有關不是嗎?
「是不是體貼我也不知道,我是隨對象而有所不同。對方認真做事的話,我也會以認真的態度來對待,相反的如果對方不是那樣的話,我也會依照對方的態度而改變自己的態度。也就是所謂的TPO(time , place , occasion),我會因時間地點以及對象的不同而調整自己的行動和態度──所以有些人會覺得我很好,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我很討厭也不一定。所以常常就像是在戰鬥一樣呢。對方是好人,對我好的話,我也會用同樣的方式回報他。依照自己的真心來行動。如果不是這樣的人的話,在某種程度上還是會有對抗(fight)的意識吧。是我的同伴就會覺得我很好,與我為敵的人就會覺得我很討厭,我是這種類型的人喔。對於我認定為自己的家族的事物會很用心的守護著。所以我很喜歡黑幫電影(mafia/黑手黨)。ã€

.像是「教父」(The Godfather)嗎ï¼br> 「我很喜歡教父。對方如果是忠實的就會努力守護呢。ã€

.會常常確認對方對自己來說是不是朋友嗎?即使是關於自家人的事ã€br> 「嗯...是啊。我是性格很謹慎的人。是不容易被騙的類型。像是那種『オレオレ詐欺事件』是絕對落不到我身上的喔(笑)。ã€br> (註:這個詐欺手法是指利用電話,假裝成被害者的熟人來騙取金錢的詐欺事件。因為犯人通常一開始就會假裝很親近的說『是我是我』(オレオレ),所以被稱為『オレオレ詐欺事件』。)

.(笑)那是最初步的詐欺手法吧,即使是更巧妙的詐欺術也騙不倒嗎ï¼br> 「不會上當的喔。因為我常常會去看事物的裏層,甚至往最最最深層的地方去思考。我真的會想很多呢。即使根本沒有人有那種企圖,我也會想著『這件事就是因為這樣然後再這樣所以才會這樣吧?』,或是『依照這個思考模式,這件事也可以這樣思考呢』之類的。ã€

.也有想得太多而弄錯的情況吧?
「雖然有因為想太多而導致防備過剩的情況,但是畢竟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吧?所謂有備無患嘛。ã€

.今天的訪談,接下來想針對包含這種性格的形成,談談從小時候到現在çštetsu san 。首先想請問出生年月日?
「出生年月日,在我的 Home page 就有寫了,到那裡看就知道了吧(笑)。ã€

.故意避開不答呢,會這樣說是為什麼呢ï¼br> 「不,並不是故意不回答。只是覺得別人問『出生年月日?』我也就那樣直接回答的話,就一點都不有趣了。ã€

.(笑)真是有趣的人ã€br> 「很有趣嗎?我是覺得自己如果那樣回答就太無聊了,顯得很沒趣呢。並不是因為要隱瞞才刻意不回答的喔。ã€

.之前訪問的時候,你也提到了自己從小學時期就有相當冷淡的部分呢。那是怎樣的狀態呢ï¼br> 「看了卡通會想『那種事是不可能的吧』。一邊看一邊想著『根本是騙小孩嘛』,畫也很糟糕啊。ã€

.(笑)那些都是人畫出來的,已經有這樣的認識了嗎?
「是啊。和實際攝影不同的地方是看了就知道的。我從來沒想éå‡é¢è¶…人是真正存在的 這樣的事。從一開始就是ç”這個是人類創造的 這樣的心態來看的。不過現在的小學生裡,大概也有像我這樣的人吧。算是很平常的現象。現在反而是有這種想法的小孩子比較多呢。會說『那種東西絕對是假的嘛』的小孩子。在我小的時候,還是有相信聖誕老公公的小孩子吧?大概在小學低年級的時候。時代真的變了呢,或許。現在即使是很小的孩子,大概也沒人會相信那種東西了吧。ã€

.關於幼稚園和學校內的團體生活,你有什麼感覺呢ï¼br> 「對於團體生活,我實在是不太喜歡呢(笑)。這樣講出來好嗎?ã€

.怎麼說呢ï¼br> 「我討厭團體生活。我常常把『又不是軍隊』這種話掛在嘴上。總是要我們做一樣的事不是嗎?然後我就會說『這裡是軍隊喔?』。小學的時候就會說這種話。ã€

.真厲害呢(笑)ã€br> 「我很討厭制服這個制度呢。我實在沒辦法理解為什麼每個人一定得穿一樣的衣服,剪一樣的髮型。ã€

.髮型也規定要一樣嗎ï¼br> 「我以前被人家叫去打過棒球。因為我爸爸喜歡棒球。可是我超討厭棒球的。只是勉強著去做而已,事實上是很討厭的。畢竟打棒球的話就得剃光頭不是嗎?我真是討厭那種規定。而且棒球又是強調毅力的運動嘛,都已經把頭髮剃光了,還要做些根本沒有意義的訓練。ã€

.(笑)
「像是青蛙跳之類的。(註:原文直譯應該是兔子跳,不過在中文的字彙裡還是採用青蛙跳比較符合文意)現在像那樣沒意義的活動已經不做了吧。因為那樣做反而會操壞身體啊。還有像是在練習中禁止喝水。現在也都知道不攝取水分是不好的啦。我對那種事真的厭惡透頂。而且運動本身就應該是快樂的活動不是嗎?又不是以職業選手為目標,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能玩得盡興就夠了。我對那種標榜著精神論的東西覺得很反感呢。因此我對這個世界常常有著叛逆的心態呢。ã€

.實際上有做過什麼反抗的行動嗎?
「我會說出我的意見喔。像是『那種事一點都沒意義嘛,要打棒球的話即使頭髮長,能打得好就好啦,比賽能贏不就得了嗎?』這樣的話。ã€

.教練或指導老師聽到應該很生氣吧ï¼br> 「嗯,他們就說『夠了,你不想認真做的話就給我滾!』,然後我就在心裡暗叫:『太棒了!耶!』,高高興興的離開那個地方回家去。ã€

.(笑)和女生的交談應該很上手吧ï¼br> 「不,不算擅長也不算不擅長吧,小學的時候。說是女生不如說是小女孩呢。只覺得她們好囉嗦啊。ã€

.在小女孩間受歡迎嗎ï¼br> 「完全沒有喔。我們會分組輪流負責打掃不是嗎?『拜託你用心打掃啦!』,被女生這樣說我就會回她們:『真囉嗦!那妳們自己做!』,是這樣的人喔。ã€

.這種人不是意外地常常會很受歡迎嗎ï¼br> 「大概是在小學的時候,也沒想過什麼受不受歡迎這樣的事吧。小學的時候覺得很受歡迎的男生,現在再用冷靜的角度去看,那種讓人覺得『耶~?這種人為什麼會受歡迎啊?』的長相的人很多呢。ã€

.運動還拿手嗎?
「跑步的速度算快吧。ã€

.相當活潑呢ã€br> 「還好啦,大概我那時的目標是假裝頭腦聰明的笨蛋吧。雖然裝做一副『我的體能方面不太好』的樣子,事實上卻很擅長運動呢──小學的時候光是跑得快就會受歡迎了不是嗎?現在想想,這種受歡迎的理由真是有點蠢呢。為什麼只要跑得快就受歡迎呢?而且,畢竟會讀書和會運動是極端分開來的兩個類型吧。如果被認為是只會運動的笨蛋那該怎麼辦啊。所以還是裝出弱一點的樣子吧。看起來就像不喜歡曬太陽的樣子,皮膚也很白。ã€

.但是實際上不喜歡柔弱的樣子吧?
「是不喜歡啊。像是在運動會上認真的跑步也讓我覺得很拙,所以不會認真的跑。ã€

.其實是因為對跑步的速度有一套自己的美學嗎?
「也可以那麼說。認真的跑的話就會讓大家看到認真的神情啦。我啊,才不想讓人家看到那種臉呢。我是以『真不好意思啊,我只是在玩,只是用剛好的速度在跑』這樣的表情在跑著,然後就惹得老師很生氣呢。大概是想站到自己覺得最帥的位置吧。在一個班級裡,總是有形形色色的角色嘛。有只會死讀書的傢伙,有點不良的傢伙,還有些怪怪(オタッキ-)的傢伙。我常常會從上方觀察在這些人之間,自己在哪個位置是最帥的,來考慮我的行動。ã€

.周圍的人又是怎麼看的呢,對於那樣的自己?
「大概覺得我是個很難懂的傢伙吧?雖然是很讓人搞不懂的傢伙,但也是很單純的傢伙啊。覺得那個學長很帥,然後第二天開始就模仿起那位學長了。然後,下一個目標出現的時候,又馬上就改變了呢。真的很單純啊。ã€

.是以相當複雜的思路在考慮自己表現出來的樣子吧,那是從身邊的人身上發現的嗎ï¼br> 「並沒有發現這樣的人喔。在小學裡幾乎找不到那樣子的人吧。所以只是想在那個時候,那個場所表現出還不賴的樣子而已。但是漸漸的,這樣的表現方式也顯得不帥了呢。所以那時候就不再故意去表現自己了。ã€

.對自己所看到的地方好好地做了些修正ã€br> 「嗯。ã€br>

.對音樂產生興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事?
「從小學時就有特別注意了。很普通地聽著電視上播放的流行歌曲。ã€

.最喜歡的是哪些藝人呢?
「高年級的時候就喜歡YMO了。說是喜歡但也是因為剛好流行呢,像是YMO或一風堂這些團體。ã€

---------
è¨ã€Œä¸€é¢¨å ‚ã€æ´»å‹•æ–78å¹æœˆ~'84年間,由土屋昌å·è¦‹å²³ç«è—¤äº•ç« å¸,平田謙吾,赤尾敬文等人所組成.樂風屬於流行電子樂和New Wave.
「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由阪本龍一(G),高橋幸宏,細野晴臣(ba)(三人都擔當Vocal)組成,曲風和一風堂相近..主要活動æ–78å¹´~84å¹,92~93年間曾再度活å‹
--------

.也喜歡他們引發的流行(fashion)嗎ï¼br> 「嗯嗯,很喜歡。我還剪étechno cut 呢。ã€br> (註:由 YMO 帶動的一種流行的髮型,主要的特色是將鬢邊的頭髮水平地剪短,如圖:http://homepage3.nifty.com/super_s/mainichi2004.06.24.jpgï¼

.(笑)像是上眼影的樣子嗎?
「高年級時是喜歡 YMO、一風堂,因為在低年級到中年級這段時間喜歡澤田研二。他也有化妝嘛。看起來很自然,沒有違和感呢。ã€

.跟ken san 的相遇也是在小學的時候嗎ï¼br> 「不是喔,大概在懂事的時候就認識ken chan了。因為他就住在我家附近。我們兩家的住址只有最後的番地不同而已。所以也不曉得到底是什麼時候認識的呢,當發覺到的時候他就已經在了。ã€

.你å°ken san 有什麼想法呢ï¼br> 「沒什麼特別的(笑)。ken chan大概對我也是一樣的想法吧。只是住在附近的小孩而已。ã€

.彼此的交談開始深入是從中學開始的?
「是中學的時候。應該是從一起聽音樂開始的吧。彼此聽同樣的音樂,也比較常一起出去玩了。ã€

.兩人共通的音樂大概是哪些類型的呢?
「SCORPIONS、Michael Schenker、WHITESNAKE、IRON MAIDEN、JUDAS PRIEST。我最初並不喜歡這些樂團呢(笑)。那時很喜歡杜蘭杜蘭(DURAN DURAN),卻被人家說『那種東西是女人聽的吧?』而深受打擊呢。『那麼男人應該聽什麼呢?』我這樣問了,人家就說:『男人就要聽重金屬啊。』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受到影響的吧。總覺得被人說是聽女生聽的音樂,心裡很不爽快呢。在中學的時候,我們幾乎是每天放學之後就一起談音樂。ã€

.中學裡也有校規之類的規定吧,不喜歡團體生活çštetsu san 當時又是怎樣的學生呢ï¼br> 「中學也一樣啊。為什麼一定要穿制服,連制服的各種細節都有規定啊,像是哪個部分的長度是幾公分之類的。連女孩子的裙子也有規定。對這些白痴的事情抱著如此認真慎重的態度的大人們,所注重的那些想法真是愚蠢啊。真是讓人覺得『你們是笨蛋嗎?』。重要的不就是能好好讀書嗎?這種事情他們嘴上常常在講啊,卻總是做些蠢事。既沒意義又無聊,卻又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有很多呢,特別是日本。(學校)是來讀書的地方,最後卻變成非得穿怎樣的服裝,剪怎樣的髮型才能讀書。我當時的想法是『你們這些老頭子,總是認為髮型或服裝的不整齊就是學力低下或是學壞的表現,這樣的想法不是很奇怪嗎?』對這種部分有點抗拒吧?ã€

.在那裡有想自我主張、自我表現的行動的意識嗎ï¼br> 「如同每個人的長相都不同一樣,每個人的個性也都不一樣啊。而且,教育學生發展自我的個性應該是學校的任務吧,卻一定要這樣壓制大家──為了不讓人表現出自己的個性,而將每個人染成同樣的顏色,這就是學校嗎?像是要消除個性的色彩一樣,身處在這樣的地方對自己而言並沒有幫助啊。不過,反正這樣的時代不會一直繼續下去的。反而現在的世界跟我預想的世界比較接近呢。ã€

.當時在學校çštetsu san 算是很有個性的嗎?
「嗯,我想在別人眼中的我應該是吧。ã€

.從哪個部分可以看得出來呢ï¼br> 「首先就是頭髮和服裝吧。再來就是偶爾的發言。我的思考方式和別人不太一樣嘛。即使在那樣的環境中也希望不要失去自己的個性。ã€

.是在高中時期開始玩樂團的吧ï¼br> 「高中也有玩團。ã€

.那時喜歡怎樣的音樂呢ï¼br> 「進了高中主要聽的,大多是延續中學開始就常聽的 LA 金屬(LA metal boom)。像是Ratt啦,克魯小丑(Motley Crue)啦,L.A.GUNSå’Keel ,也聽一些日本的樂團。ã€

.日本的話是哪些樂團呢?
「一開始,我是只èHard Rock 和重金屬而已。然後到學長家去玩的時候,他讓我聽äºLOUDNESS(日本知名重金屬樂團)之後,我才知道竟然有這麼酷的樂團存在。雖然都知道團員的長相,卻從來沒聽過他們的音樂。然後,第二天馬上就去買LOUDNESS的唱片。LOUDNESS、ア-スシェイカ-ã€4MAGNUM。也一直在聽地下樂團的作品呢。ã€

.像是對 New Wave 那種音樂的興趣完全都消失了呢,這個時期ã€br> 「是啊。我想這跟自己成為演奏者有很大的關係吧。New Wave那樣的曲風演奏起來就有點無趣了(笑)。ã€

.沒有catharsis(解放情緒;淨化)的感覺吧ã€br> 「Hard Rock 和重金屬比較能讓人興奮吧。技巧上也有一定的難度。如果能彈得出那種曲子會很高興呢。之後又聽了很多很多,像是Sniper啦、クロウリ-(這個團我查不出ä¾= =)啦。之後,就聽到了リアクション(某日本重金屬樂團)的音樂。有一段時間非常喜歡リアクション的音樂喔,大概一年左右吧。因此,高中時期的樂團基本上是做リアクション的copy。在高中三年之間,前半主要是リアクション,後半則變成 DEAD END了。ã€

.那時已經有想靠樂團來生活的念頭了嗎ï¼br> 「完全沒有(笑)。一直都沒想過。在做リアクション的時候,在所有團員之中,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三人都有成為職業樂手的志向。都是高中畢業後就要前往東京,以職業為目標的人呢。然而我呢,真的只是把樂團當成興趣之一而已。那幾個的演奏技巧都很好,或許真的能成功呢。當時頂多只想到如果未來他們成功的話,可以向他們要簽名而已。ã€

.對於自己的人生,有怎樣的願景呢ï¼br> 「首先,樂團出道後要怎麼辦,我完全不知道啊。也沒有這樣做就絕對行得通的方法。和搞笑藝人一樣,玩樂團也是要久居人下的。經歷了唱片賣不出去的經驗,在底下熬了好幾年之後,終於才能辛辛苦苦的出道。我並不想一起經歷那段居於人下的生活啊。我討厭貧窮的生活,所以不適合走這條路。我是沒辦法忍受艱苦的人。像什麼一邊過著打工的生活,一邊追求夢想啦,我對這一類的美談沒什麼興趣。ã€

.也就是說雖然很喜歡音樂,但是當時並沒有喜歡到想把人生付諸於音樂的程度ã€br> 「嗯。多少總是要靠運氣,就這點來說不是一點保障都沒有嗎?能不能獲得足以維持正常生活的收入都不確定。想到這一點就覺得『那麼,該怎麼辦呢?』。ã€

.畢業之後也是這樣想嗎ï¼br> 「總之,當時我是打算先升學的,然而卻就在升學之前,發生了一件事,讓我產生了放棄升學的想法,後來就沒有升學了。ã€

.因為什麼事件呢ï¼br> 「啊,這件事說來話長。那個時候,有一個朋友因為車禍死掉了。因為那件事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還是該做自己想做的事吧。因為說不定哪天我就死掉了呢。ã€

.之前沒有那麼親近的人死亡的經驗嗎?
「沒有。ã€

.那麼在那樣的年齡遭遇到這種經驗,想必也引發了自己內心中很重大的變化吧?
「時機上來說剛剛好呢。那個人也已經決定好自己要走的路了,很多事都已經考慮好了呢。因為我是第一次參加喪禮,第一次那麼近地看到人死掉的樣子,只覺得很不可思議。有種『昨天還在一起講話的人,為什麼不會再說話了呢?』的感慨。原來人的死亡是這麼容易的事。那傢伙也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吧,我自己也是不曉得什麼時候就會死掉吧。在喪禮上,我大概是那樣想的。我想做的事是什麼呢?現在沒有想做的事,在找到想做的事之前,把自己放在灰色地帶(neutral),直到找到想做的事為止,那樣也不錯啊。而當時想到的是『總之目前還不想放棄樂團』。ã€

.認真考慮後的結果,就是繼續玩樂團ã€br> 「總之先做些兼職吧。然後如果對樂團的熱情冷卻了的話,再去做別的事,從事其他想做的工作吧。朝這樣的方向前進也很好啊。ã€

.雙親不會反對嗎ï¼br> 「不會,我們家是採放任主義的,爸媽的想法是孩子在滿23歲之前,要怎麼做都隨自己決定。在23歲之前能確定方向就好了。要是到äº3歲還是什麼都沒有的話,就請像一般人一樣好好地工作。ã€

--------------------
陛下很在意制服啊....一直碎碎念(笑ï¼

提供一點資料:
和L'Arc同一間經紀公司的大前輩44MAGNUMï¼br> http://www.44magnum2001.com/

關西地下名團DEAD END,熟悉L'Arc早期歷史的人應該對這個團不陌生吧,不但主唱MORRIE是hyde崇拜的對象,L'Arc也曾在live上copy過他們的作品â€Spider in The Brain”。雪櫻也曾在其他關西系越團的訪談中看到他們提起這個樂團,在當時的地下樂界算是很有份量的一個團體吧。只不過這個團從來沒有major,現在也已經解散了,可以的話還真想聽聽他們的音源呢.....
這裡有一點關於他們的介紹:http://park1.wakwak.com/~record/newpage73.htm
--------------------

.在這段23歲之前的猶豫期間裡,你只是純粹作著自己想做的事而順利地出道嗎?
「就我的立場來說,會說這是自己想做的事,是因為沒有其他更想做的事。如果有別的更想去做的事就會去做那件事了。只是偶然選擇了音樂而已。在募集L’Arc~en~Ciel的團員的時候,在那之前我花了很多時間──我啊,大概有兩年左右的時間,跟許多人相遇,和那些人進錄音室合奏過。大概在這些過程中,我自己也得到不少機緣吧。樂團就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成形了。在半年前合作過的hyde以及一年前遇到的那個人和這個人,再加上我一起玩樂團應該會很不錯吧,慢慢有了這樣的構想,於是便將大家召集起來。這就像是去買衣服一樣,在涉谷的各家商店繞了一圈之後,回家之後想著那麼就去某某店買T-shirt,再去另一家買褲子,像這樣把所有的衣服都買齊的感覺。雖然母親說23歲之前要做什麼都可以,但我自己本身也知道那不是做å€å¹´æˆ–10年就可以的事,如果自己在23歲之前真的一無所成的話,假如樂團真的無法成為未來生活的目標的話,那就應該考慮別的出路了。幸運的是,åœ3歲之前能如預期的和唱片公司簽約,自己想做的活動也能達成。大概是因為能不輕易妥協,持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才能如願達成目的吧。也因此在那時沒有嚐過什麼挫折的經驗呢,10年前的時候。ã€

.所謂的挫折是後來才經歷到的嗎?
「是啊,在那之後才有的。ã€

.那是什麼時候遇到的呢?
「第一次的挫折,在出道之後馬上就面臨到了。『DUNE』發行之後,就賣äºã€è¬å¼µã€‚在當時的地下樂界,借用リアクション的封號,我們已經被稱為是『地下樂團的帝王』了呢。因為リアクション用了『地下樂團的帝王,終於出道──』這麼漂亮的宣傳語呢。即使是這樣,到了出道後的第一張專輯『Tierra』卻只賣äºè¬å¼µè€Œå·²ï¼Œä¹‹å¾Œå°±å¹¾ä¹Žæ²’有再增加了。而且『Tierra』宣傳期時舉行的全國巡迴,也有好幾個場地的票沒賣完。對我們而言,那真是深刻的挫折。在那之前,我們只要一辦live會場就爆滿,門票馬上就賣光了。還有最早發行的單曲也是限定1000名預約額滿全部完售,連店頭也鋪不到貨,大家都說那是“夢幻單曲”呢。然後,在地下時期發行的第一張專輯『DUNE』,也是以勢如破竹的氣勢一口氣賣了3萬張,堂堂登上地下音樂冠軍的寶座。沒想到出道後卻是『耶?』(あれ?)這樣讓人跌破眼鏡的情形。ã€

.這種挫折在tetsu的人生中,也算是難得的體驗吧ï¼br> 「那倒是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的事呢。ã€

.你應該是會為了避免發生這種讓自己難以接受的結果發生,而將全部的相關因素都考慮周全的人吧。面對這種情形,總是會讓人心慌吧?
「不,我是會冷靜地查明導致那種結果的原因,然後朝好的方向去改善的人。在地下時期,包括社長和經紀人和團員,只æœå€‹å·¥ä½œäººå“¡ã€‚如果辦巡迴的話還會有巡迴的經紀人。大概就只有那樣幾個工作人員而已。然而出道之後,工作人員的數量一下子增加了數十倍。所以之前團員做的事就交給工作人員,我們只要專注在音樂方面就可以了。雖然這樣我們變得比較輕鬆,然而至今以來身為團員的我們做的工作,還是信任工作人員的能力,將一部分交給他們負責,但是整個主導權又再一次的交回團員手中。我們可以主導我們真正想做的事情。然後,再度舉辦了各地club的巡迴(譯者按:這裡指的巡迴應該是“in CLUB â€5”)。結果每個場地的門票都銷售一空。憑藉著這個巡迴的氣勢,我們繼續錄音,之後就發行了專輯『heavenly』。ã€

.其他的挫折又是怎樣的情況呢ï¼br> 「那之後的挫折就稍微跳過,來談我 solo 的事情吧。ã€

.未免跳得太超過了吧ï¼br> 「不會不會。ã€

.那麼這個還是放到後面再說吧ã€br> 「(笑)ã€

.『heavenly』這張專輯,在某個程度上應該做出了讓自己滿意的結果吧ã€br> 「是啊。『heavenly』這張專輯和『Tierra』相較,在銷售量方面的確是收到了一定程度的成功呢。我們自己也很有充實感,這也和銷售量連結起來了。然後,總算是把狀況都調整好了,不論是創作音樂的環境,還是宣傳的環境,都終於整理妥當了。在『heavenly』發行之後的我們,可以說是已經站在起跑線上了。ã€

.『True』的銷售量破百萬,一躍為超人氣的音樂作品,對於這樣的結果,你又是怎樣看待的呢ï¼br> 「在製作『True』的那段時間,大家是抱著這次的作品一定要成為能帶到棺材裡的傑作的心情來做的。全部的人都有著這樣的氣勢吧。是在這樣的動機之下完成的作品呢。不過那時我們心想可以賣åˆ0張就已經是萬萬歲,超級成功了。在那之前的『heavenly』賣åˆ0萬張,所以這張æœ0萬的銷售量就已經是很成功了,想不到竟然一下子就衝åˆ00萬張(笑)。大家都發出了『耶耶~?』的驚嘆聲。在那個時候這真的很了不起呢。ã€

.我想,tetsu san 是那種對於計畫好的事一定要留下圓滿的結果的人呢。『Tierra』的結果不如自己的預期,『heavenly』則是和自己的預想一樣順利的成功了,『True』卻遠超出自己預想的兩倍呢。突然向前跨了這麼一大步,難道不會有迷失的感覺嗎ï¼br> 「不會,所以即使賣到了100萬,我們也沒有興高采烈得意洋洋,而是很冷靜地想接下來一定得好好的進行活動。我們並沒有迷失自我,也沒有任何態度上的改變,只是周圍的人看我們的眼光變了。即使是和以前一樣的態度,在大賣之後也會被認為『因為賣得好所以就變跩了吧』。可是我們卻會覺得『我從以前開始,態度就一直都這麼傲啊?』。即使對人解釋我們的態度是從以前就這樣了,卻還是沒有人相信哪。ã€

.開始遭受誤解了ã€br> 「嗯,用那種心態看待我們的人越來越多了的感覺。ã€

.雖然剛才說那之後到solo之前都沒有什麼挫折了,不過在這之間,也經歷了 sakura 被捕,樂團停止活動的時期,這應該是L’Arc最艱苦的時期吧ï¼br> 「總歸一句就是工作沒了,也沒事可做了。原本在那件事之前決定好的行程,全部都化為白紙。事務所也勸我們盡量不要外出。真的是閒到發慌了,卻一點辦法也沒有。然後,過了幾個月之後,我和hyde和ken chan還有經紀人他們一起去了倫敦。算是轉換心情吧?在借住的公寓裡共同生活,還自己做飯。嗯~反正當時在日本也是沒事做所以才到倫敦去的,實際上就是如此。在日本的話幾乎沒辦法外出,否則就會被說“真是輕率”、“團員都被抓了,其他人還有臉跑出來玩”之類的話。或許也是為了作曲才產生了這個想法(=去倫敦)吧。希望到倫敦看live能獲得一些刺激,所以才到倫敦去。ã€

.然後回國就做了『HEART』這張專輯,不過這張專輯的製作和之前的所有作品是截然不同的吧ï¼br> 「沒錯。『True』是賣出了預想以外的百萬張的好成績,在那時如果做出了差勁的作品的話,我們肯定也會覺得很不甘心,而且這樣也很對不起sakura吧?要是最後竟然搞出一張爛東西,大家一定會說都是sakura的錯。所以為了sakura,我們也一定要把專輯做好不可。ã€

.這張是無論是往POP的方向或是往深沉(deep)的世界來看,都確立了L’Arc純粹的世界觀的一張作品。給人一種在有意義的封閉環境中創作出來的印象ã€br> 「如同專輯的標題『HEART』一樣,因為sakura的事件,我們也曾經往內心深深地封閉起來吧。正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吧。另外,畢竟也是為了yukki,所以不做出一張好作品是不行的。我們也討厭聽到“sakura在的時候比較好啊”這樣的話。為了yukki,也為了sakura,當時的我們有很強烈的想做出一張好作品的心情。ã€

.所以客觀來看,在『HEART』發行之前可以說是L’Arc的危機,雖然後來靠著那張專輯超越了困境ã€br> 「的確是危機啊,可以說是最大的危機了。雖然是危機,但是最早做出的決斷,畢竟還是sakura退出,讓yukki加入。那次是跌倒得最莫名其妙的一次吧。不過我們都是就算跌倒也一定要從那裡得到一些東西的人,從以前就是這樣。當時想的就是要好好復活給大家看,那種想爭一口氣的心情。為此也換了一個經紀人,和我的方針不太一致。就結果來看,我想那樣做是對的吧。如果那時沒有換經紀人,而隨著那個經紀人的意見去做的話,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了。ã€

.之後,在進入『ark』『ray』時期時,又看到L’Arc新的一面──我覺得這個時期是顯現出L’Arc幽默的部分的時期。在幽默中也包含了獨特的嘲諷觀點在裡面。那æ˜tetsu 刻意將這個部份放進L’Arc的嗎ï¼br> 「主要是因為在那之前的sakura事件,讓人們對樂團有了不潔的印象。我很想早點消除這種印象,不過這種事不管過了多久也還是沒辦法完全去除的吧。對那種認為『以前比較好』的人來說,不管經過多少時間,不管走到哪裡,這種印象還是會跟著我們。那個時候真的,很想快點前進,再前進。很強烈的想去除不潔的印象,希望給予人們的是比較乾淨的感覺。ã€

.不過這種乾淨感的表現方式很有趣呢。能在那時想å‡å¼µå–®æ›²åŒæ™‚發行,又製作了那樣的CM的tetsu san ,真是很有意思呢ã€br> 「我很喜歡影像作品。像是看到電視上的廣告影片,或是看到雜誌上的平面廣告時,我都很有興趣,從以前就是這樣。所以會去記自己覺得影像拍得很不錯的導演,也會去看(廣告)業界的人看的書。『那個CM很有趣呢,是誰製作的呢?』,然後會調查製作這個CM的公司,請他們幫我們拍電視廣告。我很喜歡做這種事。ã€

.結果這成為了 tetsu san 的性格開始被外面所注意的時期呢ã€br> 「有嗎?我覺得自己的名字最近才終於被世上的人記住了呢。ã€

.並沒有這回事喔(笑)ã€br> 「不不不,事實就是這樣呢。真的是最近的事喔。畢竟問到『聽過L’Arc嗎?』,一般人還是只會說『啊啊,有那個hyde的嘛』就沒了。其他像是貝斯手啦吉他手啊,還有鼓手是誰,不是都搞不太清楚嗎?說不定有些人連我們團æ˜å€‹äººé‚„是5個人都不知道呢。ã€

.也會很希望大家認識自己吧?
「這種時期是有的。如果能像SMAP一樣,團員的名字和臉都能連起來該多好啊。ã€

.自己至今以來一直在團內努力著,然而全部的印象卻集中在hyde一人身上,對於這樣的回報有什麼感想?
「當然身為一個主唱,一å€front man ,大家把目光集中到hyde身上,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而且這樣對團裡來說也是一件好事。萬一大家不注意主唱那才真的要煩惱呢。一個團裡最有人氣的人竟然不是主唱,我也會覺得那樣很遜。雖然說那樣很好,但是至少也記住我的臉和名字吧。ã€

.那麼,關於『REAL』發行之後,進行äºsolo 。先前講到挫折時也說到了solo。契約告一段落了,這時候solo也剛剛好,然而為什麼會把這一段歸在挫折裡呢?
「嗯~……唉,結果大家還是把我當成L’Arc~en~Ciel的tetsu看待不是嗎?因為是在L’Arc~en~Ciel的tetsu所以才有價值,一成為solo artist 之後,關於我的事,就不是那麼重要了。ã€

.那時沒有想過為了讓人看到不是L’Arc的自己的表現,而製造一點新聞嗎ï¼br> 「不,當然是打算這樣開始的。然而終究還是聽到『這首曲子hyde來唱一定很棒吧』這樣的話,fans的信裡也寫著『希望L’Arc快點活動』,好像有沒有TETSU69都無所謂的樣子嘛。ã€

.收到這樣的回應,tetsu san 個人也有想做L’Arc的想法嗎ï¼br> 「是有在做啊,只是剛好變成多出了空閒時間的狀況。ã€

.因為做äºsolo 的關係嗎ï¼br> 「嗯。因為這樣的狀況,如果馬上就回到L’Arc,做L’Arc的活動的話,大家就會覺得『啊啊,tetsu san 就是因為solo不成功才回到L’Arc的吧』。為了不讓別人這樣想,在某個程度上也只能繼續solo了。所以漸漸的越走越遠了。早一點讓solo成功,做出一定程度的成品之後,才能回到L’Arc。即使那個目標再怎麼難以達成,也只能一直走下去,似乎更延長了solo的時間哪。ã€

.某種意義上必須要做出個結果,所以花了不少時間吧ï¼br> 「是啊。ã€

.現在,對於再度回到L’Arc的自己,有什麼感覺呢ï¼br> 「……………嗯~,有怎樣的感覺呢?好難回答啊。這個問題真難啊~ã€

.也沒有『回到』L’Arc這樣的感覺嗎ï¼br> 「我覺得並不是重新回來的感覺。如果在更新契約的時機能夠順利的交涉,達成協議的話,應該馬上就能出專輯了。即使要åsolo ,也可以安排好什麼時候是åsolo 的時間,之後再錄 L’Arc 的東西,然後舉行 TOUR ,這一類的行程都可以有順序的排列出來。然而契約的交涉卻變得有點複雜而拖長了時間。那樣的話,就沒辦法訂定接下來的行程表啦。花了不少時間,才終於能好好的談契約的事,達成協議,之後才開始活動。不過的確是耗了2ã€å¹´çš„時間,會讓人有這是重新回來的感覺,也是沒辦法的事啊。ã€

.從這裡我也了解到,tetsu san 本人並沒有放棄L’Arc的時期呢。不論什麼事一定會採取行動。想必常常為äºL’Arc 的延續而努力著吧ã€br> 「因為就立場上來說,我是團長嘛。那也算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啊。做不到這些的團長,不就是怠慢了職務了嗎?就我的立場來說,這只是善盡職責而已。只是因為我現在身為一個專業的音樂人,身為L’Arc的團員,以團長的身分在這裡而已,即使我現在是在某個公司裡擔任重要的職位,我也會用同樣的心態認真的把工作做好。ã€

.在tetsu san 內心之中,已經有æŠL’Arc~en~Ciel 當成畢生志業(life work)的心情了嗎ï¼br> 「與其說æ˜L’Arc~en~Ciel ,倒不如說做音樂才是我的畢生志業吧。只是我有不能失去L’Arc,失去自己職責所在的立場。為了不失去這些,因此創造一個讓大家能夠舒服工作的環境,就是我的任務。ã€

.雖然是身為團長的責任,但也是因為那是自己建立的樂團的關係吧ã€br> 「是啊。因為是自己一手建立的東西,所以不想讓自己以外的人破壞它。要毀壞的話也是由我親手來毀了它。ã€

.對於包括了staff的這一個L’Arc大家族,有“愛”的感覺嗎?
「嗯──,我不希望這個被寫成文字,所以不太想回答。ã€

.那麼,在這個包含了staff在內的L’Arc家族裡,tetsu san 有怎樣的心情呢ï¼br> 「嗯──…………大致來說,我在被這樣問到的時候,已經能想像得到某個程度的回答了吧?像是會在最後做個很漂亮的完結這樣的感覺。我覺得將這種事講出來,就不有趣了呢。覺得怎麼自己又做了這麼無聊的回答啊,應該講點不一樣的吧,結果就啥也講不出來了(笑)。ã€

.真的沒有什麼能講的嗎?
「嗯~,我現在是L’Arc的團員,正在做全國的巡迴,也很享受TOUR中的樂趣。和staff還有團員也經常碰面。有家族的感覺,也很珍惜這份關係,對這裡也有很深的感情。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不想要刻意講出這種事情,也不希望讓人把這種事寫出來。站在讀者的立場,我看了會覺得『那又怎樣?』。心裡會想難道這裡都沒有有趣的對答嘛?如果變成這樣的話,那真是對讀者感到很抱歉呢,讓大家在最後看到我講了這麼無聊的事情。所以說真是困難啊~ã€

.不,我覺得把剛剛的話照實的寫出來才像tetsu san 的風格啊ã€br> 「我是很傳統的人吧,所以說不出那種太過好聽的話啊。ã€

.但你不是從小時候起,就比其他人更先進嗎ï¼br> 「這也是矛盾的地方呢。性格裡有傳統日本人的部分,也有理性的歐美思考的部分。ã€

.所以實際上和那種完全美國化,討厭日本傳統那種繁文縟節的人的生活方式是不一樣的呢ã€br> 「嗯……我想兩邊都有吧。所以自己是吸收了日本傳統的優點和歐美理性的思考方式,變成自己的優點吧。我也很有愛國心呢?ã€

.tetsu san好像不會離開日本的感覺ã€br> 「我最喜歡日本了喔。特別是到了國外更有這種想法。ã€

.我覺得L’Arc本身也有很日本音樂的感覺,今後仍然會繼續做出先進的音樂吧ã€br> 「真的嗎?我希望能多一點人會這樣想。不過這種事很難呢。一方面要吸引一般大眾,一方面也要吸引真正喜歡音樂的核心的人們,希望兩邊都能廣泛地被接受。ã€

.是擁有這兩方面欲望的人們的音樂,在龐大的行程和高度的平衡中進行著。對這些還有什麼自己不滿意的部分嗎ï¼br> 「雖然有做下去的自信,不過如果能得到更多正面的評價就更好了。我有點這麼覺得。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