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10 tetsu上「愛のエプロン」节/p>

翻译 by 珊璞

 

城岛茂:那么现在来公布这次的主题吧。这周是这个/p>

材料:鹿儿岛县产的高级萨摩竹笋。(注:萨摩在鹿儿岛西部,是古日本的一个国名。)
主题:爱心粽子和チンジャオロースー(注:不知道是啥,反正是日式中国菜,大致就是牛肉丝加猪肉丝加青椒,用胡椒啥的,是个辣的菜。嗯,这么说来,大概是青椒肉丝吧。)

城岛茂:(大概翻译)好,那么让我们尽快来看看这次的材料。东西是绝对好,当然了,价格也很贵。Blahblahblah…(众人笑)

(粉红色的心心大锅揭开,一堆竹笋……唔……然后众人说东西多么的好/p>

城岛茂:况且,今晚L’Arc~en~Ciel的tetsu SAN来了哦,一般不出席综艺节目的呢。(三女人:是呢……)在音乐节目上TOKIO和L’Arc倒是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吧…/p>

tetsu:对哦/p>

梨花:在说什么啊,俩人……(众人笑)

COOKING THEME

(除了主持人城岛茂和tetsu这个倒霉试毒者,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似乎是什么美食家来的。示范的厨师:辰已雛子)

城岛茂:友近小姐的拿手菜是什么呢br> 友近:拿手菜呢,大概是烤鸡肉吧br> 城岛茂:那么也做烤鸡肉吧
友近:啊,如果快点把这个提早做完的话我会考虑的…br> (说的狂快,很有大阪人的豪爽。可能这就是大阪腔吧。众人狂笑。城岛茂笑得好贼,tete只能傻笑。)

城岛茂:(学友近的声调说话,然后对tetsu)tetsu SAN,如何?
tetsu:呵(装傻)
城岛茂:(对友近)音乐人几乎不笑的哦/p>

真锅香:今天是至今为止的来宾中最想让他尝尝我的菜的人br> 众人:噢噢~~
城岛茂:第一次这么说呢,かおりbr> 真锅香:(低头娇羞状)是br> 城岛茂:果然还是音乐人比较好吗?
真锅香:我非常喜欢做音乐的人br> 城岛茂:啊,这样啊br> tetsu: 城岛君不也是音乐人嘛br> 城岛茂:(表情古怪地看着tetsu)现在是做综艺节目的。(众人笑)
tetsu:我也在做啊,综艺节目br> 城岛茂:这样啊/p>

城岛茂:(对梨花)听说在家里有听L’Arc~en~Ciel的新歌呢br> 梨花:我不想回答(笑)br> 梨花: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呢,那个!(众人笑br> 城岛茂:但是那个不是…br> 梨花:我前些日子有在音乐节目里见到你,但是呢,那个样子好奇怪哦。虽然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br> 城岛茂:……(被完全打压,只能傻笑。哈哈)

接下去试食开始。画外音说,不知道三人的菜能否让tetsu满意呢?更重要的是,能平安无事地回去么?此时tetsu表情古怪。哈哈~~~(回家后没拉肚子吧,可怜的tete/p>

首先是友近的青椒肉丝/p>

友近:是,就是这个br> 梨花:仅是颜色很漂亮的样子br> 友近:颜色很漂亮……仅是?不是的哦br> (tete开始挟菜)
友近:比起肉的话,还是挟竹笋比较好哦…br> tete:嗯br> 友近:啊,肉也没关系,没关系br> tete:啊?……哇,滑掉了br> 友近:滑是好的反应呢。请用~(众人笑br> tete:可以哦。还不错呢,这个br> 友近:太好了。这个可以拿到店里去卖呢/p>

接下去是粽子

友近:是,这个~
(tete盯着粽子看半天,眨巴眨巴大眼睛。搞不好心里说:搞什么啊,这个。哈哈)
tetsu:这个,好厉害呢。(众人笑)(对着摊开的内容物)这个,是粽子呢(?)。(心里已经在骂了吧,哈哈)
友近:是粽子哦。里面放了竹笋br> tetsu:(拿着筷子犹豫半天,狠瞥了城岛茂一眼,然后下了决心般)好…br> 友近:尝一点吧br> 城岛茂:请尝吧br> tetsu:(小声)好……(哈哈br> 友近:怎么样?
tetsu:唔…br> 城岛茂:如何呢?再多尝一点吧br> tetsu:(当然是不肯了)总的来说,味道呢…br> 城岛茂:嗯br> tetsu:已经入味了哦br> 友近:已经入味了吗?
tetsu:但是这个是什么啊?(众人笑)好像粥呢…br> 城岛茂:里面的竹笋怎么样呢br> tetsu:竹笋啊…br> 城岛茂:是br> tetsu:(被迫再吃了一口,哈哈)小小的。(众人笑)这个,不知道怎样说好呢br> 城岛茂:不知道怎样说好啊。那么这样,假使L’Arc的Live中把这个给你,说“tetsu SAN,这是友近小姐送来的”这样子,会怎么样呢br> tetsu:“我要开动了(いただきます)!”说着然后递给工作人员吃。(众人笑)
友近:…她说的这句珊璞不懂gt;_<)

下面是真锅香。料理做完后的采访,她说“为了tetsu SAN,我有很努力地做。肯定很好吃。请品尝!/p>

城岛茂:那么打开吧br> 真锅香:好,请!
城岛茂:很好吃的样子啊br> tetsu:是的呢,看上去好像非常好吃br> 真锅香:真的吗br> (tete这次倒是很快地就挟了一筷子,不过吃进去后的表情……哈哈)
梨花和友近:啊?什么?怎么样?
tetsu:唔唔唔……好辣。(众人笑)啊?br> 众人:啊br> tetsu:咬到舌头了。(众人笑)哎,就是有点太辣……了br> 城岛茂:这样子可不行啊。还好吧?就算是仇家做的,形式也是不一样的。没问题吗?
tetsu:(好气又好笑的样子看着城岛,哈哈)还可以啦br> 城岛茂:还可以啊br> 真锅香:啊,真是从来也没有的紧张呢/p>

接下来是粽子/p>

真锅香:(把粽子放tetsu面前)请~
tetsu:(打开)哦~我来尝一点点吧br> 城岛茂:好br> tetsu:我要开动了br> 真锅香:是。如何呢br> tetsu:唔唔。虽然味道有点淡…br> 城岛茂和真锅香:是br> tetsu:没问题呢br> 真锅香:啊,没问题呢br> 城岛茂:没问题的意思是br> tetsu:很好吃br> 城岛茂:很好吃啊br> 真锅香:啊~这样说我太高兴了br> tetsu:就是有点淡啦br> 城岛茂:有点淡br> tetsu:不过还蛮好吃的br> 城岛茂:“好吃”这样子说可真是了不起呢br> 真锅香:真的是呢/p>

最后是梨花/p>

梨花:(娇滴滴的)请吃吧~
城岛茂:噢~
tetsu:(小狗般把头摇来摇去,哈哈)哦…br> 城岛茂:怎么样?
tetsu:好可爱啊……这个盘子。(众人笑)我要开动了。(吃进去后再次表情古怪,哈哈br> 城岛茂:啊?开玩笑吧?
友近:不行吧br> 梨花:反应太过了吧?不错吧?不错吧……不错吧br> tetsu:那个…br> 梨花和城岛茂:啊br> tetsu:是鰹魚干吧。(注:鰹鱼干是很美味的冬冬来的。)
梨花:啊br> tetsu:里面加了鰹鱼干,对吧?
梨花:没有加呢!(啊啊,有录像证明还撒谎呢。)没有加哦br> (城岛茂也忍不住了,哈哈br> tetsu:加了的吧。(众人笑)
城岛茂:这样可不行,要开掉的哦br> 梨花:那么,怎么样?
tetsu:那个味道还真是令人吃惊br> 梨花:啊?那个味道令人吃惊。(tetsu对着城岛茂笑)啊,那个笑容是至今最棒的呢!
tetsu:啊?(切,敢公然调戏tete。)
城岛茂:那不是很好么。那么,到底是好吃还是不好吃呢。坦白地说的话br> 梨花:这个时候我…br> tetsu:(皱眉头,嘿嘿,要报复了)……好辣啊br> 城岛茂:辣啊。好不好吃不知道,就是辣啊/p>

(到那个女美食家尝的时候,狠批了一顿:干吗要放鰹鱼干啊?把竹笋的味道全盖住了。还有这么多油,blahblah……哈哈)

然后是粽子/p>

城岛茂:啊,很不错啊。这个做法最正确了。对吧?tetsu San.
tetsu:这个啊…br> 梨花:这个是最棒的br> 城岛茂:怎么会这样子啊,真搞不懂啊br> 梨花:我也不知道啊。只是就这么做了br> tetsu:变成这个样子啊打开~) 呜哇~
梨花:呜哇?
tetsu: 怎么会这个形状啊~
梨花:但是看上去还不错对吧?
tetsu: 七零八落的。……我要开动了~ (痛苦表情~)这个……可说是生米br> 城岛茂:味道感觉怎么样?(居然还一本正经地问,太欠扁了。生米还能好吃?br> tetsu: (痛苦地嚼)…br> 城岛茂:哈哈……这个,不要勉强啊br> tetsu: 好厉害br> 梨花:啊?什么厉害?
tetsu: 我头一回吃(生米)。(对一脸假正经的城岛)好硬br> 城岛茂:不行的话,吐到垃圾桶里去好了br> tetsu:(继续嚼,哈哈)不用了,已经好了br> 城岛茂:这样啊。好吃吗?(欠扁啊?!)
tetsu: (终于咽下去了,哈哈)难吃!
城岛茂:哈哈,第一次有这样说的啊。第一次呢?!

(美食家评论。老爷爷:生米!(言简意赅)。美女:完全是在品尝生米的滋味嘛。(哈哈))

最后是辰已雛子(笑)老师的样本/p>

先是青椒肉丝/p>

tetsu:好吃!
城岛茂:这样啊。那么,也尝尝粽子br> tetsu:(打开~)好厉害啊~
友近好想吃啊br> 城岛茂:怎么样?
tetsu:好吃!
城岛茂:怎么样?这个如果在L’Arc的Live中…br> tetsu:这样啊,自己吃br> 城岛茂:自己吃啊,哈哈br> tetsu:最后是吃这个真是太好了。(众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