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日經娛樂月号&10月号

翻译 by 影武/p>

 

日經娛樂 9月號的部分翻譯——有关TETSU69移籍

(前略─從第二段開始br> 接下來,我們訪問到TETSU69所移籍的唱片公westeast japanCCO 吉田晴彥先生,向他請教移籍的真相。吉田氏還在 SONY的時候,就是經營 L'Arc工作團隊的靈魂人物,這一次tetsu的移籍也是由他居中主導/p>

但是,他卻說:「基本上,我並不贊成藝人移籍,因為能做到比之前公司還好是很困難的,以前成功的例子也是少之又少。br> 既然如此,那這一次為什麼會移籍呢?
SOLO和樂團分別與不同唱片公司簽約的,目前LUNA SEA及小室則哉等前例br> 但是這一次並不是單純的移籍而已。tetsu所設立的個人事務所westeast japan是以類似合資的方式成立的,不論是契約 CD製作,宣傳費和 PV製作費的明細都是採取透明化的方式,用途與金額都是tetsu一起決定/p>

「從去年末開始,我和 tetsu對於 major唱片公司的極限這個問題交換過好幾次意見,其中有許多我之前想做或和思考過的觀點,和他現在所想做的事非常吻合。br> 一major唱片公司都會將從當紅藝人身上所得到的利益用來投資下一位新人,L'Arc這樣有名的樂團,自己所產生的利益終究不會全數回到自己身上,正因為如此, tetsu才會想到了成立獨立廠牌,希望能組織一個製作費和宣傳費都能獨立結算的系統。但是這樣方式如果一下子就用L'Arc身上,所影響的層面將會非常的巨大,但如果solo的話,成立新的獨立廠牌則是比較容易/p>

所tetsu這一次的移籍,與其說是對樂團有所不滿br> 倒不說是要向全新的音樂製作系統挑戰br> 雖然吉田氏曾說過:L'Arc解散與否,或許連他們本人都還不清楚。」,但也表示:「團員間的羈絆十分的堅定。」,對解散說仍是持以否定的態度br> 這一次的移籍,不論是SONY或是 L'Arc所屬的唱片公司(ki/oon)方面,都可以說是以圓滿的方式完成,移籍之後製作團隊也隨之更新,預定將會發售 3張單曲籍一張專輯,L'Arc的樂團活動,也許就會在那之後展開也不一定/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經娛樂10月號 -有关solo和la的tetsu访谈/p>

七月初,L'Arc-en-Ciel的團tetsu,其個人solo project「TETSU69」,已經SONY系統下的「ki/oon」移籍至華納音樂的「DREAM MACHINE」,終於正式明朗化br> L'Arc的樂團活動目前處於休止的狀態,不只tetsu,包括主唱的 hyde等其他三人,也都有各自的 solo活動,不論是團員未來的意向或是樂團的解散傳言都引起了各種臆測br> 我們現在就tetsu談談移籍的真相/p>

─可以請你說說 solo移籍的始末嗎br> tetsu:我其實並不是那麼想移籍....,比起這個,我只是想要追求一個比較好solo環境而已,但在經過各種錯誤的嘗試之後,結論是我發現必須要換一家唱片公司br> ─是因為有什麼運作困難的地方嗎?
tetsu:從去年年初開始 solo活動就已經漸漸開始了,L'Arc-en-Ciel的工作人員除了我solo之外,還需兼顧 hyde solo , yukihiro soloL'Arc本體活動的四個現場,但是我們並沒有補充新的工作人員,到現在 L'Arcstaff們還是必須跑四個現場,雖然已經更動staff的組織,但在物理上來說仍是十分的勉強,上面所說的這些,其實對每個藝人來說都是很不好的狀...,所以我就想說是不是要分成幾team來進行宣傳,一開始是由我向 SONY提出這個建議的br> -希望就現有的人力來進行配置br> tetsu:我提出這個建議之後,一方面為了等待補充工作人員而停止了活動,想說一邊進行新曲製作一邊組織自己的團隊,如果能在第一張單曲發售那時將體制建立完成就好了,但結局並沒有成功,如果照當時的體制繼續發第二張第三張單曲一定會很辛苦,所以想說把體制完成之後再出下一張單曲,這樣下來的結果就是移籍br> -我聽說這一次移籍之後,tetsu san對於製作費到宣傳費的規劃都可以予以參加了解,對於身為一個經營者和一個音樂人,你怎麼掌握其中的平衡呢br> tetsu:對音樂人來說,在做音樂、錄音結束的那個時點就應該覺得滿足了,但是因為是職業音樂人,就必須要考慮到如何銷售的問題,我想即使能讓多一個人聽到的努力是必須的,雖然說並不是好東西就一定會賣,而我對音樂製作也是非常有興趣,但對於如何能將音樂推廣到歌迷手上這件事我也想加以考慮br> ─之前你對製作費或宣傳費的分配這件事,一直沒有想太多嗎?
tetsu:那時候是根本不知道呢,唱片公司對到底分配了多少錢出來這件事,一向是不太想讓藝人或事務所知道的/p>

solo移籍L'Arc的影br> ─ 不論 PV的作製作費,或是CD附贈 T恤,在從製作到宣傳都實際參予之後,你覺得如何呢?
tetsu:我覺得非常的適合我,如果自己能了解全部的流程,就可以知道哪些地方是最耗費時間金錢,哪些地方最需要改進,我覺得這樣效率會變的非常好,我知道在藝人中,有些人不太關心或不想知道有關預算之類的事情,但對我來說這是很重要的br> -在了解到音樂產業的運作系統之後,你會將這些知識運用L'Arc嗎?
tetsu:不,其實我並不太去想這件事,這完全是分開的br> ─但你也是 L'Arc的團長br> tetsu:嗯~,L'Arc的場合中共有四位團員,所以樂團的頭腦會有好幾個,......我雖是團長但卻年紀最小,關於 solo我可100%採用自己的想法,但是有L'Arc的事就要由四人一起來思考,而且工作人員也和我的 solo完全不同br> L'Arc並沒有特別發表過休止宣言,但實際上也沒發行新曲的動作,也沒有舉辦 Live,在進行 solo活動的當中,你有和團員們談過嗎br> tetsu:自從樂團成立之後,我們一直沒有停下來過,也沒有好好休息,其間也更換過團員,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我想在這麼長的人生中稍微休息一下是很必要的br> ─對樂團有所不滿嗎?
tetsu:我非常尊敬三位團員,能和他們一起組 band真的是一件很光榮的事,之後我也想一直持續下去。只是目L'Arc-en-Ciel的組織,已經變的過於龐大而無法靈敏反應現狀,而且也牽涉到太多周圍的人.....,現在正處於在把這些過於龐大而阻礙活動部份拿掉,讓組織能更輕鬆運作的調整狀態中,所以會花一點時間,但是我覺得有關「解散」的騷動並不是什麼壞事,總比什麼話題都沒有來的好多了,不管別人怎麼看,實際上我們是不會解散的。L'Arc和我solo完全是兩回事,不論我有多忙,只要 L'Arc動了,我就會跟著動起來/p>

 

Pic from 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