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月号「B-PASS」卷头特集TETSU69 访谈

翻译by小绯

 

●关于TETSU69的solo活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的呢br> 「去年夏天左右吧~?事务所的社长跟我说『hyde说想做做看solo』。那时候我真是吓了好大一跳……要solo的话,乐团的活动不暂缓下来就没办法,像这样的事让我很烦恼。去年的夏天左右提出来,实行期间就是下一年。知道hyde想做solo后,有『那我也来做做看吧~?』这么想的团员,也有想『姑且休息一下吧?』的团员,虽然大家意见都不同,但反正这段时间可以自由运用。/p>

●那时候你才开始想自己要做些什么吗br> 「与其说我是Laruku的创造人,不如说我是Laruku的一位歌迷,所以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暂停乐团的活动,solo的想法到那时为止也从来没有过。自己想做的事都已经做过了,也没有其它想做的事,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p>

●的确呢,突然出现这种情况br> 「嗯,没有其它想做的事怎么办啊~?但是我呢,讨厌休息,也讨厌无聊。我不做事的话,觉得好象身体会变钝,自己都会腐烂掉的样子。就像河川的水流一旦停止了就会腐烂一样,我想如果我停了的话就什么都做不成了,所以一定要做些什么……可是,一个人能做什么呢?我很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一段时间。必须调适自己的心情。

不过在转换心情的过程中,也下了要做solo的决心br> 「所以实际上还是无聊了一阵子,也休息了/p>

决定要solo以后,我想也有很多事可以选择来做吧,这方面是如何决定的呢br> 「因为原本并没有其它想做的事,于是就开始寻找想做的东西,而我总觉得不想在其它的地方弹bass,所以就决定,我要做在Laruku里不能做的事!……这样的话,就是唱歌和guitar了。/p>

逆向思考nebr> 「我呢,因为写曲和录音的速度都很快,所以实际一开始做了以后,结果反而是我最先发行新曲。看到的人一定都会认为是我很想很想做solo!因为我最先行动的关系,我想大家都会那么想吧。/p>

我想应该都是如此吧br> 「但是,不是喔。……我自己是Laruku最大的歌迷,所以歌迷们的心情我非常了解。从今年初开始,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下一次的发行计划、活动预定等等的,什么报告都没有,在大家都不知道Laruku最近在干什么、期待着Laruku新曲的时候,突然说要solo!?我想现在歌迷们的心情一定很复杂。/p>

这么说,考量了歌迷的心情后,你还是决定你最先完成所以先发片吗?
「因为歌迷们本来就不是在等待我的solo嘛 虽然并没有期待,但是不管怎样他们还是想看到我们动起来,不是吗?在我的solo之后,其它的团员们也会开始solo,看到这样的情形大家应该就会安心了。/p>

那TETSU69这个名字是怎么决定的呢br> 「只是『tetsu』的话会显得太弱了。tetsu或ken都是很普通的名字不是吗?所以若用tetsu出道的话就会变成『他是哪来的tetsu桑啊?』这样,也许不会想到是我……可是我也不想用本名 所以solo的名义刚开始真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呢~/p>

然后呢?
「用了我以前因为兴趣所以买的网域名字/p>

( 网域名?
「网域名不是越早买,得到的机会越大吗?所以一年前我就买了我自己的个人网域喔,TETSU69.com!/p>

咦~~,是这样啊br> 「因为TETSU.com已经被人买走了,我没办法得到,所以我就想,用其它的TETSU什com好了9的话,不但有rock的意思,1969年也是人类初次登陆月球的年份,Woodstock也是这年出现[Wookstock Festival],而且还是我自己的出生年。一眼看去的时候也像『Buffalo66』一样显眼吧?所以我就把名字取成TETSU69.com。那时候取完了就把它放在一边不管了,直到要solo的时候才又想到,如果用TETSU69的名义的话……/p>

就连网址都有了?
「是的。/p>

买了之后却没想要做网站吗br> 「没想到要做。最近在广播节目里,我好象不小心把一年前就买了网址的事说出来了的样子,结果就被歌迷误会成我一年前就开始在计划solo了/p>

其实并不是那样吧。另外,名字全部用大写字母是为了要表示你本身意识的变化吗br> 「是因为在Laruku的时候,全部团员的名字都是统一用小写,而大写的话,不但可以跟Laruku区别,字形上也比较平衡。主要是考虑到设计感才用大写文字的。/p>

TETSU69也创立了一个新的厂牌,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意思,只是想照自己的想法而做的type而已。用很棒的design不是很有整体感吗?/p>

是呢br> 「因为我每次看到CD封面的design的时候,都觉得Ki/oon的商标真是很逊啊~,真不想用这个商标。如果做一个新的商标出来的话,整个CD就会变得完美了!我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那么麻烦地创立了一个自己的厂牌。至于要开始produce其它音乐等等的想法,我倒完全没想到。/p>

一般来说都会那么认为吧?想说tetsu的solo活动开始了,又设了新厂牌了,是不是要开始produce新的乐团了?
「现在的我还没去想那种事情。/p>

只是因为想要满意的商标design所以才创始了新厂牌吧br> 「是的。/p>

那种事,不清楚讲出来就没办法传达给大家呢br> 「真的没办法传达呢。所以现在我想大家一定都觉得我是坏人吧!/p>

我想是吧
「可是仔细想想就会明白了,我绝对不会有那种想法的,所以大家不用吃惊,也不需要感到意外。/p>

另外,这次双A面的单曲里的这两首歌,是什么时候写的呢br> quot;wonderful world" 是一年以前吧"TIGHTROPE"好象是今年年初?2月左右。/p>

这么说,「wonderful world」原来是为了Laruku而写的啰br> 「是的。但是作曲的时候并没有特别想到是要给Laruku还是要用来solo唷。因为根本就没想到要做其它事情嘛/p>

原本是以乐团为设想而作的曲子,怎么会想到给自己solo用呢br> 「因为我觉得团员好象不喜欢这首歌的样子。/p>

咦,还没给他们听吗?
「以前在studio里放给他们听过一次。

并不是Laruku想做的曲子……是这样吗?
「嗯,后来我虽然把它保存下来了,可是在那之后,大家都没有想用它的样子,所以我就想,那就把它拿来做solo吧!对我个人来说,是很喜欢的曲子。

原来如此。关于歌词,你想表达什么呢?……这首歌词就像十几岁少年一样,感觉非常的纯真br> 「我昨天还被误认成十几岁的人喔/p>

在哪里?
「小酒屋。/p>

( 我觉得这歌词,如果是大人的话是写不出来的br> 「很幼稚?/p>

不,倒也不是说幼稚br> 「因为我呢,现在还是小孩。/p>

你觉得你的精神年龄是几岁br> 「在16岁就停止了。/p>

所以才写出这种歌词br> 「应该说,我不想成为大人/p>

( 歌词很可爱也很纯真。在本人面前说「真是可爱的歌词呢~」不知道可不可以br> 「没关系,因为我是个小孩,而且还是浪漫主义者。/p>

歌词是很顺畅地就完成的吗br> 「最初呢,是想请别人来帮我写的唷。因为有点……觉得麻。虽然有很多作词家愿意,也读了很多人的作品,最后还是觉得还是自己写比较好。看了很多人的词都无法激起我的共鸣。/p>

不过你也不是第一次写词呢br> 「虽然以前是写过词没错,但担心能够在短时间内写出2首吗?不只一点,是非常不(。初步决定了期限后,如果到了那天都还写不出来的话,就拜托作词家,我照这样的想法排了工作表。但是最后我还是写出来了唷。/p>

「wonderful world」现在对你来说是怎样的一首歌br> 「第一首。/p>

双A面的单曲,放第一的是这首歌br> 「季节感的关系吧。因为是7月推出,如此而已。如果是秋天或冬天推出的话,就不会选这一首了。

「TIGHTROPE」呢br> 「这一首很像Laruku会做出来的东西吧?/p>

是啊。不过这两首歌感觉完全不同,这差异是刻意的吗br> 「不是。因为编曲的人马不一样,自然就会不同。/p>

在这里的credit表上,并没有写贝斯手是谁br> 「贝斯是用shinse bass加进去的。因为我不弹bass,但也不想用别人代替。/p>

与这些音乐人一起共事的过程是如何呢br> 「很喜欢M-AGE,以前就常听喔。从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乐团,开始做solo的时候我就想,不知道M-AGE的团员们现在在做什么,就请唱片公司的人去调查一下,发现OKAZAKI桑和MIYO-KEN桑还在从事音乐活动,于是就想见面看看。/p>

那Oblivion Dust的KAZ桑?
「起初跟RIKIJI就是朋友年前有一次偶然在Las Vegas碰到面。我那时在纽约拍摄完 "Pieces"的PV后,又去赌城"Driver's High" 的PV,在那里工作结束后,有可以出去玩的时间。去逛赌城的乐器行的时候,有讲日语的人!正这么想着,就发现是RIKIJI。『唔哇~,好久不见~!』这样。他也是因为Oblivion Dust的PV而跑去赌城的,那时候KAZ桑也一起来了。/p>

那时候认识的啊br> 「嗯,如果说初次见面的话就是那里。真正好好的交谈则是去年年末2月不是有Laruku的东京巨蛋演唱会吗?他来看了,演唱会结束后在会场上谈了话。『以前在Las Vegas见过面呢,好久不见了』之类的……/p>

咦~br> 「然后今年初跟RIKIJI一起喝酒的时候,谈到最近的动态,那时候我正在考虑要不要solo……就这样跟他说了,他就说『KAZ桑,我觉得他跟tetsu君很合得来喔』,要不要一起合作…这样。/p>

合作了之后觉得很好?
「嗯,很不错。有这样的朋友真是幸福吶~/p>

跟Laruku以外的团员合作是第一次吧br> 「从出道以来算是第一次呢。/p>

实际作业之后,有不习惯的感觉吗?变得很不一样?
「因为我很怕生。/p>

又这样说了br> 「可是如果要混得很熟不是需要时间吗?我无论是跟谁,刚开始真的都不敢讲话。如果要变成好朋友的话,平常都是常常说话就可以了,可是时间却不够我们那样(。那样就麻烦了,因为这样下去是没办法一起做音乐的。所以一起出去吃饭,一起看live,一起游玩就变得很重要。/p>

后来就打破隔阂了呢,因为你们一起完成了这首作品。两人要混熟的时间很短,录音的时间也很匆忙吗br> 「那样的时间是不能快的ne。/p>

吉他的录音呢br> 「啾啾啾~的就录完了 (。也没有很紧张。/p>

啾啾啾~(。那唱的方面呢?
「不是第一次了。/p>

是啊,是合音班长呢br> 「因为合音过很多次,在D'Ark~en~Ciel的时候也做过主唱,所以也不能说是真正的初级者了吧? 我自己呢,音程非常高,这点我在录音前就很清楚。『啊~现在声音变低了,再来一次』这样,录得很努力。/p>

有练习唱歌吗br> 「有参加声音练习喔。因为是在录音之前才去的,所以只去了2次,还跟老师说『请把您普通在半年内教完的事在2回内全部教给我。唔~~可是,他说了很多的事,我一直是『啊啊啊~不懂啦~~』。说唱歌的时候要注意这个那个,要注意节奏,要注意音程~,呼吸要这样呼吸~等等。要考虑那样的事的话,我会唱不出歌来嘛!/p>

这么说,在作业上,唱歌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br> 「也不是quot;TIGHTROPE"很快就录好了quot;wonderful world" 因为节奏很难,所以很辛苦。/p>

合音也全部都是tet-chan吧?
「声音的部份全部都是我唷。/p>

「wonderful world」里好象00个tet-chan在唱的感(br> 「我不让别人合音唷!/p>

( 那么,如果要为这2曲配上image的话,「wonderful world」是海?
「是海吧。沙滩。在海边的家里,从音响里流泄出来的歌的感觉。/p>

●那样吗?在海的家中br> 「如果说在海边的话。不过不是日本海。/p>

「TIGHTROPE」则是电影主题曲的感觉br> 「是动画电影。/p>

image是动画?
「不,合作对象是动画。/p>

这样啊br> 「有点像Depenche Mode。/p>

听到首歌的时候,觉得tet-chan的曲子果然是很有旋律感的br> 「因为我是melody maker嘛。我觉得Melody = 作曲。如果没有旋律感的话就没办法喜欢。/p>

明天开始好象要去纽约进行这张单曲的mastering了br> 「不过我现在不会去想未来的事呢。/p>

( 可是你乘在这艘船上,不会有『这样的事也想做做看~』的时候吗br> 「不会啊~。举例的话,很像坐公车时『会去到哪里呢~』感觉吧?『马上要在下一站停--了!』,『我想赶快一直往前走的说,非停不可吗~?』这样的感觉。如果停了的话,『在停的地方要吃soft cream还是章鱼烧?』,用这样的期待去看停下来的这件事。所以我并不会太去思考未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