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hyde&tetsu亚洲之行台湾、香港篇

录入:KA

 

一香港之行 专访
来源9999月《J-Point

1999/09/13

* T - TETSU * H - HYDE

 

T:こんにちは

H:こんにちは

 

-L’Arc~en~Ciel未来是否会为其它歌手创作歌曲呢?过往又有否曾经为其它歌手创作歌曲呢?

T:暂时仍想将多些好歌留给自己,想反对新人的兴趣较大

 

-你们知道除了日本以外,其它地方都有很多歌迷?

T:以前曾收过外国歌迷的来信,但现在才知道真的有那么多人喜欢我们,当然很开心

 

-「Driver’s High」的 Music Video十分有趣,其意念究竟是哪一个成员想出来的呢

T:细致的地方也不记得是导演还是我们想出来的,其实有很多地方是开会时所有工作人员一起想出来的

 

-为什么乐队叫L’Arc~en~Ciel?彩虹这个意思在其音乐创作和对音乐的态度上有什么关系?

T:最初是中意这个读音,觉得好听,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都觉得与“彩虹”的意思十分接近

 

-作曲时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呢?

H:我一定需要一支吉他,一个录音机和沙发

T:我就需要一个录音机,通常在自己间房,有了一点灵感后会驾车出外继续想想

 

-你们是否从小已喜欢唱歌?有没有喜欢的歌手

H:我很讨厌学校的音乐课,但很喜欢听歌,最喜欢听Heavy Metal

T:我也很讨厌学校的音乐课,但很喜欢唱歌,从小开始无论做什么事也边做边唱

H:他现在仍是这样。(笑)

 

-野外的Live和在Live House的Live,你们会较喜欢哪一个呢?为什么?

H:现在暂时最喜欢的是野外的Live,跟着是Live House.早前在野外举行过Live,觉得气氛很好,很舒服

 

-完成了Live Tour后,跟着会忙什么?

T:完成今次的宣传之旅后都会继续录新Single,之后在1999000年这个重要的时刻,会给大家一个惊喜。(笑)

 

-「Pieces」这首歌在L’Arc~en~Ciel的作品中是较为特别的,其实你们制作时有没有想过反应会这么好?

T:当一首歌作好时,我们是很有把握的,自己都觉得很好,很满意

 

-GRAND CROSS TOUR有十多万的观众,你们有什么感想呢

H:好象以人堆砌的地平线,很有力量

 

-Tetsu一向都很喜欢看动画,你有没有收集纪念品呢?你喜欢Gundam多一些还是Evagelion呢?

T:两样都喜欢,如果没有Gundam亦不会有 Evagelion,Gundam虽然0年前的出品,仍然令人觉得感动,是一套很好的作品,任何Gundam和Evagelion的东西我都会收集

 

-队名L’Arc~en~Ciel是哪一位成员想出来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

T:第一个感觉是读音好听,个Logo看上去也很有型,虽然有点难读,但是印象很好,很喜欢

 

-Hyde一向都很喜欢看动画和漫画,近期最喜欢的是哪一个呢?可否介绍一下?

H:现在玩的是在电视机中养鱼仔,每天看着它成长,觉得好开心。(笑)

 

-有什么向香港的歌迷说呢?

T:希望尽快在香港开演唱会,到时见啦!(笑)

H:在演唱会做出色的演出前希望有机会食多些香港的美食!(笑)

 

-可否透露新Single的内容?

T:来香港前已写了很简单的曲,通常我们先写了很简单的曲,然后入录音室,一日好听过一日的制作,现在还未知,但将来入录音室后,首歌一定会变得好听。(笑)

 

-Tetsu以前曾来过香港,你对香港的印象如何?今次来香港会否有时间去购物?会去哪儿呢?

T:好想去购物,而今次来港最不同的是新机场。(当Tetsu想着要去哪儿购物时一直往窗外看维港的景色,很认真似的要选一处地方)都没有目的,看看有什么,Window Shopping

 

-Hyde一直都有绘画和画漫画,会否将自己的作品推出呢?

H:现在于《RockinRoll News Maker》这本杂志中有连载的专栏,也许将来会将作品推出单行本

 

HT:多谢。(广东话)

* - * - * - * - * - * - * - * - * - *

二、台湾[CHANNEL V]专访
来源:某期《日之韵

1999/09

* T - TETSU * H - HYDE

-请向亚洲的观众问声好吧!

(两人互望了一眼,Hyde示意Tetsu先说

T:大家好,我们是L’Arc~en~Ciel

H:(点头致意)你好(中文),我是L’Arc~en~Ciel的Hyde

 

对亚洲各国歌迷的看法…

-能请问亚洲各国中你们最喜欢哪个国家吗?

H:(抬起头想了一下)台湾

 

-真的假的?(笑)我看是因为你现在人在这里吧?

(两人一起露出微笑)

 

-各国的歌迷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H:亚洲这里的歌迷比较热情

 

-是和日本的歌迷相比吗

H:是啊。跟日本比较起来

(两人同时点头)

 

-不过,日本的歌迷应该也蛮热情的吧?像81日和22日那两天的演唱会,听说就吸引5万人次的观众,真的好惊人呢!

H:的确很惊人。(点点头)不过和这里的歌迷比起来就显得酷一些,这里的歌迷比较热情

 

对「ark」和「ray」两张大碟的看法…

-这两张是在同一天发行的吧?

H:是的,是在同一天发行的

 

-为什么呢

H:因为过去都是一次发一张,偶尔就想换成一次发两张试试看。(笑)

 

-但有些歌手及团体,会把两张做成一套来发行不是吗?

H:两张一套感觉太厚了

 

-(笑)太厚了是吗

H:太厚了,而且又重。(非常可爱地做着手势

 

-的确喔

H:像这样分成两张就不会了

 

-Tetsu你也这样认为吗?

T:是啊,我也不是很喜欢弄成两张一套。(点头

 

-请问这两张的曲风有什么不一样呢

H:ん,这个嘛。(考虑了一下)

 

-(举起「ark」内页)这张会不会感觉比较明亮?像封面也是。另一张就比较灰暗了

H:(点头)是比较灰暗

 

-Yes

H:Yes

 

-而且歌词也是

H:(哈哈大笑)的确很灰暗

 

-为什么Hyde你的歌词总是那么灰暗呢?

H:因为我本性灰暗嘛

 

-真的吗?

H:是啊。(笑着点头

 

-「It’s The End」、「Sell My Soul」,而且还有法文

H:(凑过去看了一眼)这首是Yukihiro作的歌

 

-这次的亚洲之行就你们两位

H:是的

 

-那么另两位呢

T:现在应该是在东京作混音吧,下张单曲的混音

 

-能请问下张单曲会是怎样的感觉呢?秘密?

H:歌很棒

 

-这两张也都很棒啊

H:比那更棒

 

-说起那首法文歌,台湾的唱片公司好象都没翻译

H:你是说歌词翻译吗

 

-(举起内页中歌词翻译部分)其它几首都有翻译。为什么呢?台湾的唱片公司会不会是找不到翻法文的人啊?!(三人一齐笑)或许吧,那这首大概是什么意思呢

H:大意是说“好无聊,好无聊,闲得发慌,该做什么才好”之类的

 

作曲灵感的来源…

-请问创作的灵感是来自何处呢?

T:来自很多地方。像是在车上,或在房间里时,无处不在

 

-那你身边都会带着键盘吗?

T:我总是随身带着小型录音机

 

-挺好玩的。那Hyde你呢

H:灵感哪,其实我也差不多,独自在房间里发呆的时候有时会浮现一些灵感,那时就会拿起吉他边弹边唱就这样作起曲来

 

-不过在演唱会里倒是很少看见你弹吉他呢

H:ん。(点头)因为我吉他弹得很烂,不过作曲时还能凑和着用用就是了

 

-还是Ken弹得比较好吗

H:Ken他弹得很棒,我跟他简直没得比

 

对平时工作的看法…

-我们知道一个歌手要做得工作其实有很像是接受访问上通告拍音乐录像带 还有其它录音、演唱会等等的,请问其中你最喜欢哪一项?工作有形形色色的嘛

(Hyde用左手食指支住脑袋,努力地想着,样子好可爱!)

 

-那说最讨厌的好了

T:最讨厌的啊……(双手叉在一起,两个拇指还不住地拨弄着

 

-会是访问吗?

H:拍照

 

-真的啊?

H:很累

 

-真的吗?

H:真的很累。(点头

 

-那最喜欢的呢

H:不过基本上我都蛮喜欢的,不论是那种工作

 

L’Arc~en~Ciel这个名字的由来…

-说到L’Arc~en~Ciel像我常常就念成Ciel,其实正确应该要怎么念啊

H:ラルク~アソ~ツエル用日文念起来是这样

T:不过我想原来在法文里的正确发音应该是不一样的

 

-那你知道正确的法文念法吗

H:L’Arc~en~Ciel。(声音虽低但韵味无穷,听了好象是喝了一杯醇酒)

 

-当初为何会取这个团名呢?

T:因为喜欢它听起来的感觉

 

-在中文里它念作“彩虹”不知你是否知道

H:我知道

 

舞台背后的他们…

-平常都在做什么呢?在做音乐以外的时候

T:看看电影啦,开车兜风啦,很普通的啦

 

-Hyde呢?

H:我平常都在打电玩

 

-打电玩会带给你创作的灵感吗?

H:不会。(笑)

 

-完全不会吗?

H:(Hyde马上做出打电玩的姿势,两眼直盯着前方——应该是电玩屏幕吧,身体一起一伏地喘着粗气,很专注呢!

 

-原来你打电玩都这样全神贯注啊

H:没错没错

 

对其他乐团的看法…

-你们喜欢的音乐类型是哪种?在自己创作的音乐之外,有其它爱听的音乐类型吗?

T:我喜欢英国系的音乐

 

-譬如说哪些歌手呢

T:哪些呢……(左想右想上想下想,就是没想出来)

 

-那换Hyde你说吧

H:我喜欢听HARD CORE还有SLASH 类的音乐

 

-这些会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吗?

H:在自己听的各种音乐里不论是喜欢不喜欢,我想多少都会产生些影响吧

 

-那Tetsu你呢

T:的确,我也认为是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

 

-你们会去看别的乐队的演唱会吗?譬如在海外时

H:在纽约时我们去看了PEPECHE MODE的演唱会

T:我自己是不太看,不过上次去拉斯维加斯拍「DRIVER’S HIGH」的音乐录像带时,小红莓刚好在那儿开演唱会,我就跑去看了

 

-不过小红莓和你们的音乐风格可说是完全不同呢,挺有趣的

 

到亚洲来的目的…

-其实我有一个疑问,早在你们来以前就一直想问。请问你们这次到亚洲来,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啊?既不是为演唱会好象也不是为宣传的样子

T:应该算是为宣传吧

 

-是这样吗?但你们连记者招待会都没有开呢

T:我们也不晓得是为什么。(笑)

 

-不过是为了宣传而来就是了

T:是的

 

-是为了宣传什么呢?是专辑还是演唱会,近期是否有计划在亚洲办演唱会呢?

T:我们是很想办,不过好象蛮难的。首先是不晓得有多少观众,所以才要先过来看看。希望能在造势造得更成功后再过来开演唱会。照目前这个情况是没办法开的,就算是开了恐怕也没有观众来看,所以才要像这样来作宣传

 

-有作宣传的必要吗?其实你们在亚洲已经很红了呢

T:这我倒不觉得

 

-你们在抵台前曾经到了哪里呢?

T:香港,还有泰国

 

-在机场不是来了许多歌迷吗

T:不过对办演唱会来说恐怕还不够

 

-会吗?大家应该都会想去看的,请问演唱会预计大概何时会办呢

H:若可能的话希望在明年。不过由于我们想办出和在日本一样的品质,所以需要有更多的观众才行

 

1世纪的看法…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谈谈21世纪吧,有人说地球即将毁灭了,你们认为呢?是否要驾着ark,航向何方呢?航向乐团?

H:大家一起来开PARTY狂欢。(一脸憧憬)

 

-那真是太棒了!Tetsu你呢

T:21世纪吗?应该要保护地球生态,我们希望能保护地球不再受污染

 

-那么会作有关这类音乐吗?

T:什么音乐?

 

-类似环保的音乐

T:我们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在写歌

 

-不知怎的最后变得乱沉重的

(三人大笑)

 

(采访结束后,两人又用了一句中文向大家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