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月号「WHAT's IN」heart访谈

翻译 by ~te七玥te/p>

 

album的recording前,對於想表達的有什麽想法嗎br> h:有想做比較heavy的東br> t:雖然我們團經常開會討論,但是比起用語言br> k:身體力行比較多
t:嗯,什麽都是這樣。試試看才知道是不是合適,這樣創作才會有進展喲。當然不是僅僅覺得合適就可以,而是真正有好的特別的感覺,所以不能說一開始就定下了方向性。不過,這次在慢慢積累member們做好的曲時,漸漸發現激烈的曲比較多/p>

創作是什麽時候開始的br> t:大約是錄了[虹]之後不久。湊首曲子一次錄成demotype是在7月左右。然後到月就有很多曲子了br> h:大概有十七八首br> k:然後各自把想選進album的曲寫下來,再交換來看,把票數多的曲選出來差不多這。這個時候金錢賄賂就開始出來br> h:各種黑暗的手段橫行(笑)

對於yukihiro桑來説印象最深的是?
y:知道了大家都是從melody開始作曲的,這之前我都是後作melody比較多的,所以這個印象比較深/p>

想請教下團們各自對這次recording有什麽目標,首先請問tetsusan?
t:想彈很有型的bass(

對[fate]的bass印象特別深呢br> t:嗯,我自己也很喜歡這首/p>

還有[anata],這真的是名曲呢br> k:如果我……(唱著小阪明子的anatabr> t:討厭,我也許能成爲巴赫(笑)
全員爆笑
t:人的一生會經歷許多,縂有失去所謂生存的意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不是嗎?那種時候所考慮的事物便是[anata]喲。是一種廣義上的愛/p>

在[milky way]這首歌裏也擔任了作詞呢br> t:因爲作曲的工作都是四個人一起做的,所以到最後擔任作詞的hyde的時間安排就很緊張了喲。然後之前製作人也問我試著作下詞怎樣,也有覺得我如果不寫一首的話時間上就趕不上了,所以努力的寫了/p>

hydesan對於album的製作有什麽目標呢br> h:不失看過日本第一的風景的男兒水準的(他登過富士山br> k:這已經說了有半年了吧(笑br> h:(這已經成爲了我人生的基礎。真/p>

所以也影響了詞作的整體主題嗎?
h:說的太多了也説不定(笑)總之登上了富士山有很深的感觸喲。因爲高視野開闊,人顯得特別渺小。到現在爲止多是對於人自身的東西,所以這次是想詮釋對於世界對於時代無法用肉眼看到的具有壓倒性的力量之類的東西/p>

那麽,反過來[singin' in the rain]的日常感就比較新鮮了br> h:

這首歌很jazz風,也感受到了不同的東西br> h:雖然我不是很懂jazz、但以前就很喜歡這種氛圍。想加入honky-tonk piano(七:美國南部酒館裏一種獨特的鋼琴演奏方式),所以以此為image寫了這首曲/p>

在[loreley]中吹了薩克斯呢,感覺如何br> h:這個很辛苦呢,爲了key不錯獨自練習了很久。比起這個指法就簡單多了。不過,還是請大家留意這個(笑)
k:很有趣喲。hyde是邊說著來tuning吧的進了booth的喲。結果老做不好被岡野(hajime)桑問怎麽囘事,“好像怎麽key也不對阿。。。”hyde也急了起來(笑)雖然用最新技術混音,其實只要指法沒錯就行了/p>

這樣說起來,在東京巨蛋con之前很辛苦呢br> h:嗯,錄完音緊接著就是爲了live的練習了/p>

那麽yukihirosan的目標呢br> y:laruku全體一起做出有型的東西/p>

在鼓的聲音上有什麽要點呢br> y:整體上來說是幹淨不加混音效果的鼓(DRY)。還有,雖然只是我的喜好,我比較喜歡MONO,STEREO反而比較不自然(七:DRY\MONO\STEREO都是鼓的專業名詞,有興趣的人自己google一下理解了,好難翻/p>

那麽對於ken要點
k:第一次嘗試和鼓一起錄音。沿用這樣自然衍生出東西的方法的想法很強烈/p>

精神方面呢?
h:錄音總是很辛苦的呢。因爲像馬拉松一br> t:一直錄了兩個月呢。不過第一次合宿錄了節奏,很有趣/p>

合宿中有什麽有趣的小插曲嗎br> k:有鼯鼠呢
t:是呢,好像還跑到製作人的房間/p>

鼯鼠br> h:就是飛鼠。合宿的錄音室有很大的起居室,還擺了很多佈偶/p>

是在很自由的氣氛中錄的音br> t:不,正好相反呢。合宿錄音就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也沒有逃避的地方的場合,不過這次的環境的確比較好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