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12月「TALKIN ROCK」

翻译 by 啃猪滴瓜 

 

PART 1

「95年要毫不含糊得去做。当时有这样的目标,要快点出专辑,快点办TOUR。」(hyde)

94年7月L’Arc~en~Ciel以专辑“Tierra”出道。他们的声音与外表,既有一种密闭感,又营造出一种童话般的氛围。而95年9月的专辑“Heavenly”他们完成了在音乐上的转变,成为了在宽阔的开放感的基础上带点POP的ROCK。在“Heavenly”发售前一天举办的TALK LIVE上,展现了与华丽外表超大反差!?的爆笑TALK。


——欢迎L’Arc~en~Ciel的各位!!(在热~烈的掌声中,LARUKU以吉他手ken,贝司手tetsu,主唱hyde以及鼓手sakura的顺序入场。场内一片骚动。)那个~我(被夹在中间,左右各坐两个人)虽然有幸坐在正中间,怎么说,这么坐着,觉得有种自己很傻的感觉。(场内爆笑)诶~今天呢,是在TALK LIVE开播以来最大的会场——IMP HALL,有大约800名FAN到场(FAN们叫个不停)请安静一点!(笑)。那么就进入正题吧,请各位多多指教。
LARUKU一同:请多多指教。
——那么,大家在大阪看到这4个人到齐的阵容是从(95年)5月的心斋桥艺术家俱乐部(CLUB QUATTRO)的LIVE开始的是吗?
hyde:恩,在LIVE HOUSE TOUR上。
——好象,在京都的MUSE HALL也是(这4人阵形)……
tetsu:恩,那里也是的。
(会场里响起一片“去~了~”的声音)
——在那两个会场好象都有许多FAN怎么也搞不到票,留下了遗憾的回忆呢。不过话说回来,L’Arc~en~Ciel最近不是也开了很多HALL LIVE嘛。
hyde:恩,是的。
——那么又是为什么下决心开隔了这么长时间没开的LIVE HOUSE TOUR呢?
ken:那个,虽然“今年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种想法没有说出口(笑),不过这种心情是有的。有MEMBER说了“想要在LIVE HOUSE开LIVE啊~”之后,自己也有了“那么就试试吧”的想法,于是就巡回了全国。
——原来是这样。tetsu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tetsu:已经,很完美了。(场内笑)
——很完美了啊(笑)。恩,不过,比如说跟在大的HALL演奏不同,如果是LIVE HOUSE的话,音响啊照明啊演出效果的方面不是会比较有限制嘛。所以与之相对的,L’Arc~en~Ciel的单纯的ROCK的帅气什么的才更能让FAN们感到满意吧。这方面怎么样呢?
hyde:是这样呢,不过说到LIVE HOUSE的优点,应该是就算是后面的FAN的脸也能看到这一点吧,有种连带感吧。所以说如果打比方的话,HALL和LIVE HOUSE的区别就好象是牛肉饭的大碗和小碗的区别吧(笑)。
——哈?(场内笑)
hyde:好象很难理解的样子。
——恩……不对……恩。大概勉强可以理解(笑)。
hyde:明白吗?
——恩,恩恩(笑)。tetsu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tetsu:已经,很完美了。(场内爆笑)
——很完美了啊(笑)。这样啊,不过,想在LIVE HOUSE举办时隔这么久的LIVE的话,会回想起在难波ROCKETS演出的INDIES时代吗?
tetsu:恩,会想起以前莫西干时代的事情呢。
hyde:谁会去想啊!(场内爆笑)
tetsu:那个,以前喷火的事情什么的。
hyde:不是说了嘛,谁会去想啊!(场内爆笑)
——喷火吗?
tetsu:很厉害的哟。还化恶魔妆(笑)。
——恶魔妆!?(笑)啊~今天的TALK LIVE真是难做啊(笑)。
ken:很开心啊(笑)。
——诶~非常~开心。(场内笑)不过大家都是大阪本地出身的话……啊!只有sakura桑是东京人吧?
sakura:恩,我是外地人(笑)。
——(笑)但是这样的话不知不觉会被另外三个MEMBER传染上大阪腔吧?
sakura:恩,不过因为毕竟是东京人,讲话被传染了以后,就变成了谜样的语言了(笑)。
——谜样的语言?
tetsu:确实跟关西腔有点不一样啊。变成了奇怪的口音。
sakura:就是啊,有点像夹杂着东北口音的感觉(笑)。
——比方说呢?是怎样的感觉?
sakura:啊,你突然这么说……(有点着急)
hyde:说说看“不行啊![关西腔]”?
sakura:不要啊,很傻的!(笑)。因为这种奇怪的事情汗都出来了。
hyde:不过,章鱼烧是很喜欢吃的吧。
tetsu:这个不搭界吧[关西腔]。(场内爆笑)
——所以(笑),明天要发行新的专辑“Heavenly”。,以前听说过MAJOR第一弹“Tierra”的时候录音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呢。这次的专辑怎么样呢?
hyde:诶~这次呢是从去年大概年末的时候吧,大家决定95年要好好得干。总之,有这样的目标哦,想快点出专辑,快点办TOUR。所以做的很努力(笑)。
——就是说,比制作“Tierra”的时候进展顺利咯?
hyde:是啊。做“Tierra”的时候,编曲花了满多时间,又因为刚刚MAJOR,要与新的STAFF沟通什么的,这也花了一些时间。不过这次就可以毫不含糊的做了。
——好象这次MEMBER全员为了制作“Heavenly而合宿了吧。
tetsu:对,合宿了。虽然“Tierra”的时候也合宿了。不过这次很完美成果颇丰。
sakura:早晨起来首先从打扫庭院开始。
——诶?(场内爆笑)几点起来啊?
sakura:凌晨4点。
——诶~~?(笑)
sakura:然后~打坐,晨练,吃完饭到瀑布下去修行……,那是不可能的。(场内笑)
——实在是不能想象这是怎么样的乐队!(笑)但是,那个什么,在合宿的封闭状态下,排练啊作曲啊会很认真地做吗?
hyde:怎么说呢~封闭状态下写不出来吧。
——哈?(笑)
tetsu:恩,不过那里的饭量很足哦。
——不不,不是在说这个(笑)。
ken:生鱼片、火锅、汉堡……吃一顿饭可以活三天的感觉(笑)。
——就是这样(笑),明天新专辑“Heavenly”发行。与之前的“Tierra”相比,听起来有一种非常POP的印象。“Tierra”有一种被薄纱包围的感觉,非常独特的氛围。但是,这次的“Heavenly”有一种穿透这个世界,让人感到一种舒畅的开放感。
ken:恩~,是不是POP我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次的副标题貌似是“爱与真诚”?
——诶?(笑)“爱与真诚”吗?
tetsu:就是这样。是有主题的。“爱与真诚”“和谐的爱”还有“恋爱的二重唱”。(场内爆笑)
ken:在这三个主题的基础上写了之后,就一直有人说我们变POP了,但是我怎么没听出来[关西腔],也没怎么深入考虑去做张POP的专辑什么的。
——这样啊。
hyde:恩。而且好象有点拘泥于“二重唱”这个词了(笑),因为是“恋爱的二重唱”,我觉得如果不重视的话大阪的FAN会伤心的。
——哈?(笑)那么这个词是由于很大程度上感受到了大版的FAN的心情而产生的吗?
hyde:是这样的呢。(场内拍手)所以这次的LIVE,想请FAN们与我们二重唱。(场内欢声&拍手)
——(笑)原来如此。那么“Heavenly”这个标题是哪位想出来的呢?
ken:这是hyde想的。
hyde:(默默地点头)
——那取这个名字又是包含了什么意思呢?
hyde:这个嘛……(一会笑,一会为难,表情变化了好几下)就是这种意思。
——诶诶!?(场内爆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笑)
hyde:(以愕然的表情)诶诶!?刚才的没有明白吗?(场内爆笑)
——也不是~~。我在想用语言表达的话是怎么样的呢。(笑)那么,tetsu桑能把刚才hyde桑的表情用语言表达出来吧。
tetsu:恩,当然可以。
——那,请用一句话说一下。
tetsu:不可言传。
(场内爆笑)
——如此精彩的专辑即将要发售了(笑)。那个(笑),我个人比较喜欢第七首的“夏之忧郁”。这是哪位的作品[NANBAA]来着,好象是ken桑写的?
hyde:是他,因为他喜欢搭讪。(搭讪[NANBA]与NANBAA发音接近)
——诶?(场内爆笑)搭讪?(笑)
hyde:ken桑喜欢梅田吗?[梅田是大阪北部的地名]
ken:不,我喜欢新大阪。(场内爆笑)
hyde:我以前啊,被称做“南部的帝王”哦。(场内笑&拍手)
——这样啊(呆滞状)[漫画中眼睛变成一点的表情]
hyde:而tetsu被称为“北部的帝王”。
tetsu:对的对的(笑)。
sakura:我当年是“练马的帝王”(笑)。
——就是这样,明天新专辑就要发行了。(场内爆笑)那个,对于这次作品的印象,刚才也说了,在有POP感的同时,编曲也很轻快,也有很多各种不同节奏的曲子。很富有多样性。
hyde:恩,包含了很多不同风格的曲子吧。不过,要我说是什么印象的话应该是有统一感吧。确实这张专辑,一首一首的听会觉得很富有。变化,但是整张专辑听下来,怎么说呢,心中应该会留下“Heavenly”这个词吧。
tetsu:多样性,有点好笑吖(笑)。
hyde:恩,大概吧(笑)。
——就是这样,明天新专辑将会发行(笑)。然后,立刻就要举行全国TOUR了吧。
ken:大阪是9月18日和9月19日在国际交流中心举办,票已经卖光了。
——年末的首次武道馆公演也已经定下来了。(场内拍手)
hyde:虽然对大阪的大家来说有点远,如果大家能一起享受武道馆的LIVE就好了。不过希望大家先去买明天发售的专辑听哦。
——就是这样,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最后(场内响起“诶~!!”的遗憾的声音)请向今天来到这里的FAN们说一句话吧。首先是sakura桑!
sakura:恩。LIVE上还会表演一首新曲,有大家一起玩的感觉。虽然这次LIVE的票已经卖光了,不过以后还会办很多LIVE的。敬请期待啊。(场内拍手)
hyde:果然啊,是因为大阪的FAN的支持我们才能够走到这一步。想要在9月的LIVE上把种感激的心情表达出来。(场内拍手)
——然后是tetsu桑!
tetsu:恩,在大阪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非常的开心,谢谢大家。(场内拍手)
——最后是ken桑!
ken:我觉得“Heavenly”真的是一张非常好的专辑,请也要劝朋友”听下这个”啊。大家再见。(场内拍手)
——L’Arc~en~Ciel的访问就到这里。请大家再一次用热烈的掌声欢送他们!

PART 2

「最近成为我们的FAN的人,会去找以前的作品来听。这让我很高兴。」(tetsu)

专辑“Heavenly”发行后的一年来,LARUKU带着这张专辑进行了三次TOUR。正是由于这样精力充沛地进行LIVE活动,才使“Heavenly”能够长期大卖(LONG HIT),成为了对摇滚乐队中的特例。与之前的“Tierra”和INDIES时代的作品一样至今都很受欢迎。让我们与hyde和tetsu一起回顾LARUKU这一年间,他们塌实地前进,然后完成了漂亮地飞跃。

——哎呀,95年的8月31日也上了TALK LIVE的节目呢。
hyde:对。
——那第二天就发行了专辑“Heavenly”,因为今天是96年的9月2日……
tetsu:恩!?(笑)正好是一年前嘛。
——就是啊,一年前。
tetsu:(一边看95年10月号的L杂志)厄啊!(笑)这些人头发真长啊~~(笑)
——什么这些人啊(笑)。
tetsu:hyde头发也很长啊。
hyde:sakura一点没变啊。
——你们还记得当时聊了点什么吗?
tetsu:恩,当然了。勉强总算记得。(笑)
——虽然至今TALK LIVE已经访问了超过20组嘉宾了,不过再没有像那时那样成员们相互吐槽的访问哦(笑)。
tetsu:啊,这样啊。
hyde: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吐槽的角色哦。
tetsu:对对,只有发傻的和更傻的。(一同爆笑)「ボケ日本漫才中负责发傻被吐槽的一方」
——确实是这样(笑)。那时有“这首歌是哪位的作品啊?”“因为他喜欢搭讪”这样的对话呢。
(tetsu和hyde爆笑)
hyde:我说了这样的话啊?
tetsu:真是让人受不了的笑话(笑)。
——真的说了哦(笑)。而且反响也很大。
hyde:笑话很冷之类的?(笑)
——不是不是,是说很好笑(笑)。其他还说了“Heavenly”是以“爱与真诚”“和谐的爱”“恋爱的二重唱”为主题制作的专辑。
(这点两个人都还记得)
tetsu:对,想起来了(笑)。
hyde:这句话我做梦还做到了哦。
——做梦?
hyde:恩。某天睡觉的时候做了这样的梦,“有MEMBER说了,下张专辑的题目是‘爱’之后……”
tetsu:“说了这次的主题是‘爱与真诚’。”
——连梦也不知不觉地向“爱与真诚”“和谐的爱”以及“恋爱的二重唱”的方向发展了(笑)。
tetsu:就是就是(笑)。
——但是专辑的题目是“Heavenly”!
hyde:难道要叫“爱”吗!
tetsu:不过这样啊,那次活动以后已经过了1年了啊……
——回顾一下这一年,觉得怎么样啊?
hyde:嘛~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应该又要出新专辑了(笑)。
——(笑)确实是呢。
tetsu:速度很慢吧?
——这样啊。
tetsu:怎么有种“Heavenly”是更久以前的作品的印象……啊,不对。啊,到底是怎样(笑)?
——觉得是很久远的作品?
tetsu:也不对,到底是怎样?(转向hyde)到底是怎样?
hyde:恩,之前一直在做Heavenly TOUR,对时间的感觉好象变得不可思议了。
tetsu:啊,大概是因为这个吧。
——确实,“Heavenly”一发行,就开始了秋天的TOUR,年末又第一次在武道馆开LIVE,春天又是大规模的全国TOUR,然后现在还是在TOUR中……这么想一下,这一年里LIVE的场数很惊人吧。
tetsu:是啊,三次全国TOUR……嘛,虽然现在做的是只有东名阪的……不过只凭借一张专辑呐。
——时间拉得真长啊(笑)。
hyde:是我们真努力啊(笑)。
——对于“Heavenly”这张专辑有什么印象呢?想请你们在这里重新回答一下。
hyde:……(沉默)……(笑)
——为什么笑啊?(笑)
tetsu:意外地用很短时间就制作出来,有我们当时很努力啊的印象。
hyde:嗯,怎么说,乐曲各有不同,虽然有各种不同的表情,但统一感也很强烈的感觉。
——那个,我觉得很厉害的是,像“Heavenly”这样的长期大卖对乐队来说是很少见的事情啊。
hyde:嗯,好像是这样啊。
——所以说,让人有种很强烈的印象,就是说因为音乐的高质量,或者说是好的歌曲,使FAN增多了不是吗。也会让人觉得这张专辑会成为L’Arc~en~Ciel今后的一个基础哦。
tetsu:这是十分让人高兴的事情啊。而且“Tierra”也至今仍然卖得很好。
——最近喜欢上你们的FAN也会去听以前的作品吧。
tetsu:对的,我有一个在唱片店工作的朋友也说了同样的话,说买了「風にきえないで」的人,过了没多久又来买了以前的单曲和专辑。
——唔唔。
tetsu:这让我非常高兴哦,真的。
——春天的TOUR巡回了大约25个会场,正因为这样才能够见到这么多的FAN呢。
hyde:嗯。
——第一次进行长时间的TOUR,有些什么感想呢?
hyde:……怎么说呢,参加了很~长的修学旅行的感觉吧(笑)。
——修学旅行(笑)?
hyde:嗯,就是这种感觉(笑)。
tetsu:我么,觉得还蛮累人的。
——好像听说tetsu桑身体有点垮掉。
tetsu:恩(苦笑)。这是想要忘记的过去,或者说没有去记住它(笑)。怎么说,是太忙了没空去回想它吧。
——每天都非常的忙呢。
tetsu:听周围的人说好像是很忙(笑)。虽然我们自己觉得也就这样。
——不过,确实专辑没有做出来啊(笑)。虽然只是这一年时间,不过开了很多的LIVE,也出了VIDEO和写真集……
tetsu:对对。想想从出道以前开始,就没有什么大段的休息时间哦。因为从地下时代开始一直什么都是我们自己做的。
hyde:……好像去旅行什么的啊……
——刚才,好像情不自禁的说出了真心话呢(笑)。
hyde:好不容易会说法语了(笑)。
tetsu:谁啊?
hyde:我们(笑)。没有机会用法语,所以都忘记了啊。
——(笑)。所以连乐队名都是用法语起的(笑)。
hyde:就是这样(笑)。
——没有歌词是法语的歌吧。
hyde:要是一直被吐槽的话……(笑),难道因为我们是发傻的乐队(笑)?
——(笑)。对了,今年发行的作品是7月的单曲「風にきえないで」。好像这首曲子发行前,在春天的京都会馆的TOUR上表演了吧。
tetsu:嗯,因为在tour的间隙录了音,正好在京都会馆的live前完成。
——这首歌真的很顺耳或者说能让人感觉很舒服。不断地流露出这种LARUKU特有的POP的感觉,你们觉得怎么样?
tetsu:嗯,想让大家期待新的专辑,期待我们崭新的一面。我觉得我们应该要踏出下一步,要写出清爽闪亮的新曲。
——让人有种被薄纱包住的部分不断露出来的印象哦。
tetsu:嗯。下张专辑呢,我觉得非常好噢(笑)。
——非常好?(笑)
tetsu:嗯,让人说清爽的自信是有的哦,真的。
——现在录音录到一半吧。
tetsu:对,不过现在因为在做东名阪的tour,录音中断了一段时间(笑)。
——预计什么时候发行?
tetsu:预计今年12月。在那之前10月11月会连续发行单曲。
——专辑整体给人一种什么印象呢?
tetsu:恩~很难用语言表达……大概就是有几首歌是那种会在采访的时候被人说“变了不少啊”的吧。
——听了这个以后开始期待了(笑)。
hyde:就是啊(笑)。然后专辑完成以后,L杂志的访问也拜托你了(笑)。
——(笑)专辑的题目是?
tetsu:还没决定呢。总之是收入了10首歌,先发行的3首单曲也会收入。
——当然随着新专辑的发行也会举办全国tour。好象大阪的LIVE已经……
tetsu:在大阪城HALL!
——好象已经决定了呢(12月23日)。终于等到了啊。
hyde:对。怎么有种比在武道馆开LIVE高兴很多的感觉(笑)。
tetsu:恩,有种“可以在那个大阪城HALL开LIVE啦”的感觉。武道馆的时候就好象没有与之融为一体的感觉吧…
——不一样的开心?
tetsu:恩,确实。本身是大阪人,大阪城HALL又是自己付钱去看过别人演唱会的地方。一想到我们自己站在那个舞台上,就觉得非常的高兴啊。
——不过武道馆2DAYS也很厉害啊。
hyde:不过,果然感觉是不一样的呢。恩。
——那时侯的TOUR和今年春天的一样也是长时间的TOUR吗?
hyde:不是,是总共10个会场的。
tetsu:长时间的TOUR很累的啊(笑)。
——被春天的TOUR吓到了么(笑)。
tetsu:是有点啊(笑)。
hyde:精力也有点不够了。随随便便可以放弃的LIVE还是不想做啊,想一场一场很帅气的做,昨天、今天、明天都以这种心情开LIVE的话,就可以保持情绪高涨。
tetsu:肉体上即使肌肉有点痛,还可以站上舞台,要是精神上累了呢,果然还是做不了好的LIVE。
hyde:总而言之呢……我们会努力的(笑)。
——(笑)不过, 这一年确实是说到做到了。TALK LIVE的时候也说了目标是要“快点出专辑,快点办TOUR”,我觉得这一年间确实是毫不含糊地作到了。
tetsu:是啊……,不过还是有被低估了的感觉哦。我希望大家更多的对我们的音乐本身进行评价。
——没关系的哦。明天、后天的LIVE(9月3日&4日)的票也是当天卖完的,年末也有大阪城HALL的LIVE!
hyde:我们没关系吧?
——行的行的!不要紧的。我们也很期待下张专辑。
hyde:我们会努力的。
tetsu:恩。会努力的。不过下张专辑呢,真的会很厉害的,一定。

GYO-KAI-ZIN
NICE!PARTNER

安场晴生
[Ki/oon SONY promoter
我来到大阪已经1年。原本是大阪本地人,回到暌违10年的大阪,没用的我依然很迷茫。在LARUKU的东京时代负责宣传工作。]
以前,和LARUKU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很长,甚至有时候在一起拍摄从早上10点到第二天2点结束,有16个小时在一起,这种情况也不少。但是他们从来也不会抱怨哦。工作结束后经常会去吃迟到的晚饭顺便商量一下工作,这种时候我总是一杯接一杯地喝红酒,渐渐就醉了。因为队员们都不怎么喝酒,我喝得话也越来越讲不清楚了,结果事情也商量不成了。但是他们也放任这样的我,真是心地善良的人啊。每次回想起这些事都会感到满心歉意啊。

CLIUMN 4 FAVORITES   SELECTED BY hyde&tetsu

LARUKU的hyde和tetsu各精选两个地方。不愧都是关西出身的,四个地方都是关西的。在说明的时候两人的表情都非常的怀念。好象特别的挂念DENNYS的大妈的样子(笑)。

SELECT 1(hyde)
CARNIVAL 住吉大社的夏日祭典
说起大阪的夏日祭典,首先想到的就是住吉哦。我经常去。在很多的摊位上有表演展览的小屋(笑)。“河童来了”啊“稀罕的狗”啊(笑)。那小屋的样子说不出来的可怕,感觉很好呢(笑)。

SELECT 2(hyde)
STREET 御堂筋的银杏行道树
说到大阪的秋天,首先想到的就是御堂筋的银杏行道树哦。是很不错的景观啊。不过很遗憾叶子枯黄了掉在地上马上就会被清扫掉。明明是就让它去散在地上到处都是的感觉比较好啊。

SELECT 3(tetsu)
MALL 梅田~东街商业街
对于被称为梅田帝王的我(笑),十八九岁的时候在EST啊阪急FIVE啊,东街商业街这块是我必玩的地方。我也曾经在EST打过工。我对梅田周围还是很留恋啊。

SELECT 4(tetsu)
RESTAURANT 西宫北口的DENNYS
地下时期一直在西宫北口的录音棚里练习,结束后就去DENNYS一边吃饭,一边闲扯(笑)。那家店里有个动起来像机械一样的大妈,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