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月号「B-PASS」history of L'Arc-en-Ciel /p>

翻译 by komuro

 

“把行李装好后,那一瞬间胸口隐隐作痛。”(tetsu

尽管相识时间上略有出入,但应该相遇并最终相遇的4个人=L'Arc-en-Ciel的细腻又激烈的history
tetsu、hyde、ken命运安排般地(?)一起组团,然后又加入了sakura的种种——在上一次的卷头特集中已经说了。现在开始,我们来试着解读一下之后的L'Arc-en-Ciel,也就是“好评第2弹·东上京 history”br> 随着他们追逐太阳的脚步不断加速,其中的故事也以平方倍累积了br> 到底他们的传说会持续到何时呢/p>

上一次的history谈到《dune》录音的事情就打住了。sakura住和住大阪之前的事情也差不多讲完了br> tetsu:在谈到去东京的时候结束谈话的,也就是93年的事情吧br> 去东京的原委是什么呢br> ken:好像是事务所的社长突然说“几个月后过来吧”?
hyde:其实一开始说过sakura到大阪来一年之后去东京这样的话br> 那,为什么那么急着就去东京了呢br> t:那个是93月的事情吧。正好是在拍地下时期发行的video《touch of dune》的时候br> sakura:在拍那个录影带的时候,有正在寻觅什么的记忆br> t:没错没错!8日我们首次全国巡演“close by dune”的最后一场在新宿power station举行。在那之后一连串的video拍摄、采访、演出大多都是在东京。所以就有了上京的念头br> 反正横竖都已经住下来了的感觉吧br> t:虽然有点匆忙。想着什么时候搬家呢。那之后的计划就接二连三地搁浅了,在拍录影带的时候才开始找东西br> 有了,最拿手的找东西的活儿!难道说所有团员的东西都是tetsu一个人找齐的?
k:这次是各种房屋信息的杂志都各买一份,以及逡巡于各个房屋经纪人和不动产公司之间br> s:跑去事务所,用那里的传真机br> 结果很顺利地决定了?
k:有决定的人,也有犹豫不决的人br> 很难想象呢,那么没办法下决定的人(笑br> k:我和sakura决定了哦br> 还真是。已经什么都没得考虑了,只是暂时住的话,就这么着吧br> k:好过分(笑)。我只是很爽快地决定了啊br> s:非常之爽快地决定了br> k:不是看房屋的布局,仅仅就是凭直感。看到是在悬崖边造的直接说“就这里了”(爆笑br> s:我找房子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在一定的区域里面一个不漏地找过去。不过最后虽然是我签的房屋契,最先住进去的却是tetsu哦br> 诶?出什么事了?
t:其实到最后都没有找到房子的人是我。sakura家不就是在东京么br> s:嗯。所以就让他先住着了br> 好体贴的sakura。嗯,在大阪的话tetsu在找东西方面可是绝对打头阵的呀br> t:啊,不过夏天的话不是很热么。但是觉得用人家的空调的话不太好,一开始都不用br> s:不过我去了,每每就都会说“不好意思,用下空调。”(笑)
t:而且还没有窗帘,不是有天窗么……我们的话一般不是到白天才睡么。为了躲阳光,就爬到壁橱里睡br> s:很像那种塑料房子br> h:是温室br> s:塑料房子很危险哦(笑)
hyde的房子也找得很辛苦么br> h:因为不知道住在那里比较好。彷徨了好久后,感觉临时住的房子就是用来存钱的br> 这是什么理论啊?(笑)
h:房租很便宜,又在交通便利的好地方,能住这儿还不错的感觉吧br> tetsu因为是重细节型的人,应该会慢慢地找吧br> t:不是,虽说没那样吧br> 结果还是妥协了?
t:不是,因为暂时住在那种装潢还不错的房子里(笑)
h:装潢非常豪华哦br> 有点扫兴的反映哦(笑)不过,都是同时期找房子,房子的感觉都不同,很厉害br> s:可能由于性格的关系吧br> 那房子的话我们就谈到这里吧…br> t:接下来能不能不要问具体搬迁的事情啊br> 啊,这可是history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呢br> t:搬家的时间不太一致br> s:我还对运送kenchan屋子里的东西有印象呢br> t:我也在场br> 也就是说最先是ken和sakura搬,先住sakura房子的tetsu帮忙br> t:最后运的是车轮br> 那是什么?那个什么车轮br> t:当时有叫L'Arc号的器材车。在那上面安上没有通过车检的轮胎,虽然是一定要装合车检标准的轮胎的br> k:那些轮胎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都在我的阳台搁着(笑br> t:我,差不多所有的团员搬家都帮忙了br> s:我也是哦!
节奏队的人都不错哦。那,对于上京来说还真有不少试行错误呢br> t:还有不整理是不行的哦。一起整理吧br> s:一开始我和kenchan从决定起就准备搬家离开大阪…br> k:然后是hydebr> t:那样,3个人不是都去东京了么?我在大阪搬家就没个人帮手了(笑)。所以roadie的オッ君和taka一帮朋友来帮我br> 都帮些什么啊br> t:不是要整理行李么。这之后说了什么“好宽敞的房间啊”之类的。然后大家去便利店吃便当,那个瞬间觉得胸口隐隐作痛…br> s:呋呋呋呋!
这个地方不要笑比较好br> t:然后taka送我到东京。到了以后,打算是让另外3个团员来帮忙的。正好碰上了黑梦的涉谷公演日br> s:live之后大家就都在tetsu的房子里集合br> 这样4个人总算都住到东京了。啊—,好拖拉啊(笑)。那住在东京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么?乌冬面的汤太浓了什么的(笑)br> t:虽然大家都那么说,不过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不对口味的东西br> 比如说朋友,一开始不是会很少么?
k:现在也只有和当初来的时候差不多数量的朋友(笑)
s:(看着hyde)你来这里以后,朋友数量激增啊br> h:没有没有,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呢(笑br> 在遮掩什么呢br> h:不过因为录音的原因常常来东京,所以没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了br> 那么,刚来东京那时候有什么轶事么br> t:可能是稍微有点出入的话题,93年春天不是发行了《DUNE》么。那个时候,大阪的歌迷可能觉得我们要到东京去了,就常常写信给我们,“感觉很寂寞”什么的br> 不过我们还在大阪呢——这样的感觉吧。那么,进行下一个话题吧。接下来有什么样的计划呢br> t1日起开始“feel of dune”的巡演。我0日搬家的吧。那以后就一直在忙彩排和接受采访的事情br> 各种各样的?
k:怎么说呢从一搬家就又想马上离开了(笑)
好了,因为字数有限。说说关于这次巡演的花絮吧br> t:这是第二次全国范围的巡演,真的很漫长哦,这次br> s:很辛苦。仙台站的结束后,晚上赶去青森的途中因为下雪所以高速公路封锁了。没办法只好走普通的路,结果比原定时间晚很多才到下一站br> k:轮胎链断了,发出一种类似驯鹿叫的声音,锵锵响br> 那是驯鹿叫的声音么,不是会像雪橇擦行的声音么br> s:不管怎样年末的雪国很繁忙呢br> t:live结束后,就那样坐车走。头发一直都是竖着的。因为当时车里很凉快……通风状况相当好(笑)
h:北海道很厉害哦br> s:因为窗边非常冷,所以大家都离窗户远远地坐成一排br> h:最后我和tetsu到上面去了br> 乐器车的上面br> h:但是坐着的话很冷啊,就跑到椅子上面了。因为暖空气都在上面(笑)。不这样做也没其他办法啊。零5度呢。那么冷真的已经称的上是文化冲击了br> t20日的时候呢br> 不过平安无事就很好了br> t:我在九州患了感冒。曾经有一片呆滞状态下的live记忆br> s:想起来好像是常常在器材间裹在睡袋里睡觉br> h:最后,那个睡袋成了我的毯子(笑br> 现在想起来觉得那个时候很快乐吧br> s:太快乐了所以没了睡眠时间(笑)
t:就算是在饭店都精力十足哦。可能是比现在精力充足多了br> 什么样的感觉呢br> k:比如说我一睁开眼,就看到夏天觉得好美…br> 蚊香br> s:不是,烟火br> t:饭店的地毯经常被烧焦br> s:不要接到服务台的抱怨,一次也不行,是以这样的标准玩的。不过已经不能第二次再去住了br> k:最近没外宿过。饭店全部都说不行了br> s:现在是玩从饭店的窗口对准那些一夜情的男女发射烟花br> 哦——好胡闹的摇滚团br> s:说些“惩罚那些一夜情的家伙”之类的不明理由的话(笑br> t:外国人的调调!
在那样的时代的话br> t:因为本性是摇滚团。况且在巡演时候不是必须处于一种神经紧绷的状态么。所以为了缓解压力,就玩一些在live计划之外的游戏br> k:就好像地狱默示录那样的呢(笑)
s:在坐渡船的时候说什么谁跳下楼梯最厉害之类的话br> h:演一下银chan(电影《蒲田行进曲》中打扮花哨的演员)吧br> s:非常喜欢玩不知道是否玩得好的游戏br> 很危险啊,你们这些人。那么,玩了跳楼梯的游戏么?
k:没有,因为工作人员的关系。我们不能玩。被工作人员制止了br> t:这次演唱会是首次东京场限定24日在日本青年馆举行br> 这个演唱会完了以后呢br> t:开年为《tierra》专辑的录音·彩排合宿br> h:那是我们第一次合宿br> s:在山中湖。在和外界没法联系的山里面br> 在那里工作进展如何br> k:唔——没什么进展(笑)
h:如果是在最后整合的阶段合宿的话应该不错,但是在作曲的阶段的话就有点不太对了br> k:结果,最后大家都在各自的房间里闭门不出br> 那为什么合宿啊(笑br> s:结束工作时就晚上拿着瓶酒说些恐怖故事之类的。tetsu好像是在我的房间睡的(笑br> t:唔,很~恐怖呢。因为真的是原来4人用的房间一个人住。床就有四张br> 啊,那个真的会很恐怖br> t:超级恐怖br> 谁最会讲恐怖故事?
h:工作人员中的一个技师。非常恐怖呢br> 团员中没有么?很会讲恐怖故事的br> k:比如那个时候装作看到了什么的样子br> “诶,你身后有……!”这样的br> k:不是,没有说那样的话。只是一直看着一个地方。把那地方的窗开了关关了开的br> t:“诶~ 那是什么?”这样的感觉。那个…难道是演戏br> k:那就是演戏啊br> t:骗人!
啊哈哈哈!被骗了呢(笑)
k:不,等下。那个时候真的看到了呢。看到了什么就演什么br> 听说山中湖常有什么出没呢br> t:呃?我也听说过。所以回到东京还有段时间觉得恐怖呢br> k:那个时候tetsu看到什么了br> 那么,因为篇幅的关系,先到这里打住吧。等到下一次再继续br> s:就剩下还有半年的事情没说了吧?
k:有种说不定这话题一生都讲不完的感觉(笑br> 搬家的话题颇长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