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月号「B-PASS」heavenly interview

翻译 by komuro

 

L'Arc-en-Ciel的新专辑《heavenly》(9日发行)到手了。先发单曲《vivid colors》想来大家都已经听过了,具有独特的力量感,以及更加出色的表现。他们的音乐性向来具有一言难尽的复杂性、跨幅颇宽,这样说来这张新单曲也许可以被称作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吧br> 在这张新作品中有如此全新的尝试,而同时乐团的摇滚本性也更上一层楼。抒情的部分更加抒情,摇滚的部分更加摇滚,如此更加引发听者的想象力。特别是hyde所描写的世界观,同以前总是以第三人称像客观地看故事一样相比,这次主要是从自己的视点出发,换句话说也就是第一人称叙述的词语、大家都能理解的共通语言增多了。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敢于暴露自身的做法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是具有相当自信的表现。总而言之,虽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确实对于通过新作品又往前迈进一大步的他们来说,比起以前一丝不苟地细致作业来现在看起来无疑是自然多了

不过,团员们口风都很紧,当深入谈及音乐的话题是回答都非常谨慎。即使这样对于他们音乐的讨论态度也不是随随便便,而是希望全方位地深入地加以探讨

这张作品的录音大概花了多少时间呢br> s:合起来的话一共差不多2个月的时间吧…br> t:不是没有到2个月么?
在录《tierra》的时候花了有半年时间呢br> t:《tierra》(录音)时中途办了巡演。所以中断录音为巡演彩排以及做巡演,然后再继续录音,自然就不得不花上半年时间了br> 一般来说录音都是几点钟开始的呢?
t:(下午点或点吧br> k:然后,感觉是晚2点结束br> 这次的时间安排比起《tierra》当时感觉在安排和效率方面也高多了不是么br> t:嗯,所以,现在想起来的话(《tierra》的时候)浪费了很多,studio的使用也好,时间也好。所以,做完唱片以后就完全没有时间宣传了。这次是一开始就有了要又快又好地做完唱片,然后好好宣传的想法br> 那,是有意识地纵观全局考虑后的结果啦br> t:是的,基本上是去年岁末开始大略考虑了一下录音的计划、宣传的计划什么的。所以这次很多部分都感觉做得相当细致br> 做这张专辑前有没有譬如‘想要做这样的东西’之类大概的想法呢?
k:做出像天堂一样的专辑就好了,这样的br> 全员:真的哦——(笑)
k:开玩笑的(笑)唔,没有事先定一个什么概念然后作曲做专辑的感觉呢。做出什么来就是什么br> 专辑完成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感觉呢br> t:没有自信是完成不了的,还有,因为理解它才能做出来br> s:比起上张专辑来,压力好像轻了点,有这样的感觉br> 我一直觉得上一张作品有种大地般气势宏大的感觉。而这张作品比上一张境界更为开阔,在多样性上也下了很多功夫,从乐团的角度来说有没有已经相当成熟了的感觉呢br> t:……还是那样br> 哇,就这样啊(笑br> 全员:啊哈哈哈br> t:从制作《tierra》开始就觉得应该有这个(这张作品)了。那个(上张作品)做不出来的,也就做不来这个br> 这次做了像Motown节拍节拍之类的曲子呢br> t:啊,不过那个在做《tierra》的时候(如果想要做的话)也能做出来呢。做和前一张专辑完全一样的东西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以,想来是慢慢的极为自然的成长结果吧br> h:所以,没有那么直接的制作发端。只是把以前团员们提出来的东西大家一起整合而已。《tierra》的时候如果提到Motown的话应该也会做的吧br> s:嗯,现在,简单地就借用刚才说的Motown作例子吧,也就是谁提出要做什么样一个曲子然后大家一起试着配合适曲子感觉的编曲。不是这个也试试,那个也试试这样的感觉哦。是因为正好这次有了这么一首曲子br> 觉得这次主唱也有了很多微妙的表现从而越发显得有丰富的意味了br> h:以前的话总是预想一种适合那首歌的演唱方式,虽然这么做是无意识的吧……这次有一部分歌决定顺其自然地唱。嗯——上次还有专门来审核演唱的人之类的呢。嗯,这次虽然也有这样的人,基本上都是自己决定的。可能就是这样有了能够无所顾虑地唱的环境,才会出现你说的状况吧br> 然后,和上一张作品比比如说包括在节奏方面的改进,整张专辑看来好像很主流了br> s:主流感?嗯——不是突然出现的吧br> k:什么意义上的主流呢br> 厄,就是一般的听众听的话,感觉不会那么刺耳了br> k:我觉得在日本所谓的主流的话,比如说,唱片卖得很好的话就是主流。因此就会将主流解释成为大众所接受的音乐,可在这个意义上的那些主流音乐人当中做Motown什么的不是很少么。所以,我觉得在节奏上的改动和所谓的主流感没什么必然的联系br> 确实呢br> h:不过,这次歌词的部分,确实写得比较易懂了。用简单易懂的常用词,触及各种细微情感,一直非常用心地写。另外,以前我总是把旋律写得意想不到的难,这次我没写那么难的旋律了。我想这也是歌听起来有主流感一个关键的因素吧br> 还有,以前的歌词总是会出现第三人称。比较客观的感觉,不过这次就像你说的用了很多简单易懂的词语,也出现了相当多用第一人称很有真实感的歌词br> h:唔唔,唔唔。这样说起来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虽然真的并不是有意识这么去做的……嗯——虽然不是很清楚原因,不过说来跟主观到没什么关系。以前的话,比如说一样都是想象着湖边写故事,但是可能会有两个人(包括一个用客观的角度观察的人)同时在想,这次可能就是用自己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的感觉比较强烈br> 这样说来是不是这次做出了令人信服的东西呢br> h:嗯,所有的歌词都很令人信服,感觉超出了我现在的水平,能跨上新的一层台阶了……可以说这次写的歌词都没有遗憾了br> 变一下话题,反过来说现在觉得有什么比较辛苦的事情么?
s:以我个人来说,同上一次相比没有那么辛苦了。虽然有很多细枝末节需要处理。(上次)有被一开始的决定所局限的地方,这个是一个值得反省的地方,想要更进一层的话,相对来说也就要在自由度上多下功夫。所以在那些执行起来很勉强的决定还未下的时候,在那时候就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意见不是更好么。曲子做得越多才会渐渐成长起来,所以把切入口扩大这个方法是很可行的。这样,渐渐就有接近做live的感觉了br> 以前,比较用心考虑的较大的部分是哪一块呢br> s:嗯,有是有的,不过比起现在来少很多br> k:我的想法和sakura可能有相似的地方,到现在为止的那些曲子是闭上眼想象着那种风景来录制的,这次和那些都不同,是在似乎能看到真实的海面的状态下录制的哦。这样,带着椅子,随随便便地,一边看着现实中存在的那种风景一边轻松地录制这样的感觉。我想在这个部分下了很多功夫吧br> 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可以说比现实更有存在感呢br> k:是这样的。录制那样的东西感觉也很愉快br> 那么,这个是大家都做得相当痛快的一张专辑吧br> t:不过,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想起来的话,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在一种心情愉悦的状态下录制专辑的br> k:嗯——虽然说没法具体说是摆脱了某一种比较烦恼的状况,但是不是找到了一种新的前进方向么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