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7月号「SHOXX」tetsu访谈

翻译 by hikaru

 

Interview:YUKA SAITO


——最近在做些什么?

t:现在正在进行下张专辑的录音,今天是被经济人弄起来的。早上6点左右,还在睡觉。被弄起来之后穿衣服,被子还团着,直到去迎接(经纪人)还在睡。在车里很想睡,但是呢,是来这里访谈(笑)。在做这做那得时候,就到了这里。...很特别的最近情报吧?


——是呀(笑)。讨厌起床的时候?

t:非常讨厌。和父母同住的时候呢,每天早上妈妈大概要叫10次左右,才会起来。


——经常迟到咯?

t:高一的时候呢,没有迟到和缺席。三年级的时候,不迟到去的有1天或者没有吧(笑)


——怎么改变那样的?

t:一开始不是讨厌起床吗,起来的时候就听音乐吧。然后不能想着这首曲子再听一次。听到最后,结果还是迟到了。不错,虽然最近是这样透露的呢,但是是在洗澡的时候听音乐。昨天呢,洗澡的时候用了收录机。(#收录两用的机器。)


——啊啊,知道。

t:啊,真的?


——买了沐浴时用的收录机

t:买了?我也很喜欢。但是还是第一次听到买了的。正巧昨天呢,工作结束回来时买了CD,好想听。


——变成长时间的沐浴了呢。

t:我虽然不是不太喜欢洗澡。洗澡呢,直到要去洗还是"不要"这样呢。


——像小孩子似的呢(笑)

t:(笑)如果洗的话,虽然非常舒服,直到要洗之前都很麻烦。我虽然要洗30到40分钟,我们家member呢时间太短了呀。tour时候去酒店,大家非常迅速。“好了?”打来电话询问。然后在集合的地方见面,大家都睡着了呢,不敢相信。


——在浴池里泡了很长时间。

t:没有泡哟


——诶,没有啊,怎么洗澡的?

t:一开始不泡澡盆。仅仅是生活中的长时间淋浴。


——????

t:说生活中的...是大阪啦(笑)PART2


——这样啊,好像大阪的人,人人都讨厌洗澡似的。(笑)

t:虽然是开玩笑(笑)。但是呢,没有不带一体式浴室的房子。虽然经常有fan送沐浴露,没有使用呢。淋浴,没有录放机。...也想要电视机呢。


——买了电视的话,洗澡会很不错吧?

t:啊,是呢,如果买了电视的话(笑)


——平时在家里做什么?

t:最近呢,听我们自己的曲子,或者买新出的CD听,或者看电视里播放的电影等等,很多呐。


——喜欢怎样的电影?

t:喜欢岩井俊二的作品。CX不是有叫做《IF》摄制组吗?看了《打ち上げ花火》(中文译名<烟花>),喜欢。最近觉得Johnny Depp的《妹妹的恋人》也很不错。我呢相当喜欢日本电影!


——最近,去看电影院看的是?

t:《家なき子》


——Drama也看了吗?

t:没有看很多。从今年开始,电视也没怎么看了呢。很喜欢看电视哟。虽然《あなただけ見えない》很古老了,不是还有吗?小泉今日子和三上博史的。非常喜欢那里面像晴子(#剧中的女儿),每星期都看。但是呢我一般喜欢作这些那些哟。《もう誰も愛さない》,但是标题就是另外这些那些(笑)。也看了《高校教师》。那个正巧呢是在录地下时期专辑的时候,在录音室一录完bass,马上去休息室看呢。我哭了,member聚集过来问“怎么哭了!?”(笑)。也看了这部剧的电影。在tour的时候,在金泽的电影院。但是,最近满脑子都是录音,电视和电影都没有好好看过了呢。


——精神上,很少有能和member分开的事情吧?

t:没有呢。我没有音乐,就不能生存了。这样说来,就像流动的血液一样。


——那么,窘迫或者艰难的时候呢?无法释怀的。

t:没有。我呢没有痛苦煎熬哟。至今没有痛苦煎熬呐。我呢,是那种有困难就什么也不做的人,不考虑好BASS line就去录音室的。然后边录边想。似乎这样很不错的呢。灵感一闪地演奏,“非常厉害”(笑)。


——生活果真变成夜间型的了?

t:晚上不睡觉的,这是哪年呢?变成生活习惯了。怎么说呢,觉得可惜呢。有几次,仅仅打算改掉,似乎不可能呢。虽然想睡,去找事情做。拿出杂志作剪报。


——打扫屋子?

t:啊啊,打扫、打扫。我喜欢打扫。但是,在录音的时候是厉害的事情哟。但是回家弹bass,东西全部放到自己手到碰到的地方,非常厉害哟。聚集在屋子的角落,怪异。(笑)


——A型血?

t:不知道哟。觉得是A或者O。


——基本上有深刻地去考虑事情吧?

t:虽然就事而论,但是为了不考虑太多,那样是刻意的。变成了非常大大咧咧的人。我本来很细心、经常担忧,想走向更豁达的人生呐(笑)。但是看昆廷·特拉蒂诺的电影之后,变得豁达了呢。(笑)


——能做到不考虑吗?

t:可以哟。因为进入这个业界,特别要这样想。像从前的我事事担心,被人说很较真。我也觉得不能那样做了。


——然后成了大大咧咧的人?

t:嗯,觉得和普通人相比是的。如果神经不大条的话,是不行的呢。


——比如,变得在哪里都能睡觉吗?

t:那是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了。(笑)啊,但是是从组band开始。一边开车一边睡觉。



——请不要这样哦。(笑)

t:几次像死了一样。(笑)但是呢,在哪里都能睡着。



——音乐以外,有什么兴趣吗?

t:煲电话粥。(笑)



——最高纪录多少时间?

t:没到8小时吧。打到一半睡着了。但是,这不算爱好吧?



——爱好是车吧?

t:啊啊,喜欢坐车哟。非常喜欢哟。这些以前也说过,但是连去便利店也想开车去。



——什么?

t:虽然是不需要坐车的距离,但是总是不由得想坐车。这样就去比较远的便利店。(笑)最喜欢就是在车里听音乐。我呢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坐车,从记事时开始,爱好就是开车兜风。(笑)虽然去哪里都无所谓。



——不喜欢车的构造这些那些的,是喜欢开车吧。

t:虽然可以清楚地回答出车型,为了开得更快改造车子,和车子有关的事什么都好。



——听音乐的话,不可以开车兜风哟~

t:我们事务所呢不许开车兜风的。



——那是因为怕艺人受伤哟。

t:但是,我不坐摩托车兜风的。小型摩托车只坐过2到3次(笑)。坐摩托车的人不是常常说“变成风”吗?但是呢,我是说“讨厌那么冷!”(笑)。我呢喜欢车子那种像单人房间,有只属于一个人的空间的地方。



——现在开车吗?

t:没有开。在大阪的时候,一直是有车的生活。从到东京来开始,我已经想逃走了呢。变成这样的感觉了哟。渐渐这样请求着,好像变得很奇怪哟,据说很正常。



——不习惯街道?

t:不是,因为没有车。(笑)



——哈,那样(笑)

t:非常讨厌出租车哟。因为出租车的司机常常很吵。也讨厌开着的出租车,自己开车的时候,出租车很麻烦。到东京来,因为变得不能开车的状态,已经有1年左右了吧。已经变得不能忍耐的状态了哟。的确正常吧



——完全不开车吗?

t:偶尔开朋友的车子。去便利店也不得不走着去。



——器材车呢?

t:现在的事务所不让member开车的哟。器材车更加是,好像一般都很危险。但是以前呢,我家member的各位都有驾照,从东京到大阪有时间就开车。踩着加速器,有最快5小时就到达的纪录哟。(笑)第一次raruku到东京来的时候,那时候没有器材车,问朋友的band借来的,花了大概12小时左右才到的。稍微开开就说“好累~”好几次在服务站停下来。这样几次轮流着开,最后终于能一直一个人开了。



——也喜欢开车吧?

t:啊啊,是这样。如果没有车呢,也没有好音乐了哟。反作用是拍照的时候注意车子呢。但是呢,自己没有这次。(笑)



——那么近期,说些5月21日开始的tour的话题。

t:这个呢通过fan club优先预约的已经sold out了哟。但是大概因地而异有好的视角,觉得也有多余的地方吧。



——这次是称为live house tour,有什么意图呢?

t:从去年制作debut的《Tierra》,但是不是1次全国tour。hall总共大概10处。那结束之后,虽然有想法要去没有去过的地方,但是去年没有想做live。到现在,加入了很多想做的地方哟。所以,为member想要的事情创造环境,到了大概是去年秋天开始,公开这次tour。



——band是日程化的。

t:是的。但是那是从下张大碟发表之前开始的。



——《Tierra》有陆地的意思,有这样的寓意吗?

t:对我们来说,觉得是非常好的大碟哟。是否能把这个想法传达到大家的心里,对这个有些不安。所以,因为好好地制作了,想要到达下一个step。觉得不是还没有很多没有做到的事情吗,再次从live? house开始。



——同样的,在5月21日,debut single《and she said》released。

t:在《Tierra》出来之后,在这次tour开始前,因为没有什么以新曲的形式发表。如果那样,也可以观看最新的影像。很不错呢,觉得是面向fan的debut。说这样的debut能增加更多的fan,以此为中心就不用作了,只需要增加的部分能让fan的孩子开心就可以了。因此,内容上也会给人粗糙的感觉



——服务性质的?

t:是的。所以debut没有on air哟。



——这个成了9月大碟的发表预告?

t:不是,没有那个意思。虽然曲子收入了大碟,但是没有那样的寓意。仅出售给fan club会员的确也是很不错的规定。因此,在店头不陈列也可以。ma,简单地说,不出售也可以的东西呢。(笑)



——好吗?这样说。(笑)

t:好呀,好呀(笑)。下次(预定7月1日单曲发行)时加油!(#原文ガンッ...hi这样理解的|||求助...)所以现在没有钱的人不勉强也可以。下张单曲必须买3张(笑)。真的是这样的感觉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