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月号「B-PASS」history of L'Arc-en-Ciel I

翻译 by komuro

 

history of L'Arc-en-ciel I

与其说是成员变动,不如说一切都是为了这四个人的相遇

4年前的这个时候,名为L'Arc的乐团诞生,当时sakura还没加入。ken的人生转折点以及刚刚相遇的团员们各自所怀的天真烂漫(?)的感情等等,诸多看来似乎都了解,其实却不甚明了的L'Arc的历史在这里揭载。当然因为这之后还有相当长一段故事发展,所以这次姑且算是第一回吧。虽然因为听来太新鲜所以还是忍不住笑了,但是真的是非常纯洁的真实故事

说起来,4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呢?这个,出乎意料地不为人知br> t:最初是我和kenchan,大概是在幼儿园相识的吧。啊,不过好像说相识不太合适br> k:有偶然遇到过

那,真的相识是怎么一个过程呢br> t:自懂事起就在一起了。所以说来话长了

就是说最先是从朋友开始做起的br> k:嗯——不过在一起玩的时候也没那么多…br> t:kenchan是我的学长,他先开始弹吉他的。大概是中学生的时候,一起去了听西洋音乐的一帮朋友聚集的谁家里,在那里有过交流。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始玩乐器,然后kenchan就劝我“买bass吧”(笑)

不要强迫学弟买嘛br> k:我只是随口一说啊br> t:他不管做什么事都是这么随便一着(笑)。不过我的话,就想“bass是什么啊?”,当时虽然在听音乐,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去做音乐这回事。不过收集了很多商品目录,又调查了不少,最终还是买了bassbr> k:这样那样一番,到是tetsu他先玩了不少乐团。我虽然在玩乐器,却没有组乐团br> t:我玩起来后就一下子陷进去了。乐团成员也是自己非常积极地招募,初中高中玩了不少乐团

那么,就开始有心想要和kenchan一起玩乐团了…br> t:没有,还没呢(笑)br> k:中间还隔很长一段时间呢(笑br> t:高中毕业的时候考虑了一下。虽然没想过要成为专业的音乐人,不知怎的就是没办法放弃玩乐团。所以…br> h:到sakura登场后就结束了br> t:没错没错

不是这样的吧br> s:还早着呢。我先稍微休息下下(说着就站起来

啊!喂,别走别走br> t: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只要能玩乐团就玩,所以一边打工一边继续乐团活动。同时常常去募集乐团成员的音乐会。而在那里演出的正是hyde

终于出场了呢(笑br> h:承蒙关照(笑)。但是,我完全都记不得了,那个音乐会。不过就是有(tetsu的)bass很出色那样的感觉吧

那么就仅仅是音乐会,然后没了br> h:那个时候就这点了br> t:当时因为我也兼任几个乐团的bass,所以跑来跑去也就顾不上了。不过,那几个乐团哪个都没法进展顺利。所以最终决定向自己认为出色!的人发出呼唤。然后,(和hyde的)那个音乐会结个月后,给他打了电话

果然,还是非此人不可。hyde呢,就这样顺利成为tetsu的乐团成员了么?
h:我自己的话,那个时候虽然有点陷入僵局但毕竟还是有自己的乐团。所以一开始回复“因为自己也有乐团所以不好意思了”,结果还是不停地接到他的电话。而且也感觉到自己的乐团逐渐走进死胡同,因此那就不妨合一次音吧。合音后觉得很不错。那时候,tetsu决定了乐团的名字,L'Arc-en-Ciel就这样诞生了br> t1月的事情br> h:那时候,sakura在干什么?
s:诶?在加入L'Arc之前我就和tetsu见过了。(完全不是在回答hyde问题的他,有在好好听我们讲么~br> t:嗯,是在我为了募集乐团其他成员往来于live house的时候吧br> s:是在我帮手的乐团去大阪做live的时候。另外,这以前,我在给某个乐团做staff的时候,那个乐团的大阪演唱会tetsu也来看了。在后台应该呼吸过同一片空气吧br> t:没——错。那个是5年以前的事情。确实见过这么一号人呢

真的记得么?
t:嗯,真的!

好像从一开始就很有缘的样子呢br> s:也许吧。不过,那时候还没兴起想一起玩乐团的念头呢

回到刚才的话题,tetsu和hyde终于聚合了,进入了L'Arc的历史真正意义上开始的阶段br> h:加入这个乐团的话,就是加入了一个有计划性的团体的感觉。之前我就只是想一直在live house表演之后也许能成为专业音乐人吧,目标怎么说还是有点含混的br> t:我在看hyde的乐团表演时,“那里如果这么做就会更好”诸如此类想了很多。然后,觉得绝对是和我一起玩团比较好,所以就邀他和我一起

这样接下来就该是kenchan加入了吧……是不是省略太多了?
t:这样跳跃的话,整个就没条理了。接下来是第一次livebr> h:没错。到底是有计划性的乐团啊,第一次live就已经有满场的观众了。那是在难波rocket办的,那之后又做了个把月,然后kenchanbr> t:那么快就到那段了?那个,kenchan来看了我们的live。live之后的庆功宴就是一起去吃了饭,那时候我就把kenchan叫上了

这种状况与其叫庆功宴,其实看来meeting的成分更多吧,大家都在的场合br> t:我们从很早开始就一直这样啊br> h:不管怎么说,我是在那回第一次见到kenchan。因为之前听过他的demo带,所以就反映说“啊,就是弹吉他的那位啊?你好。br> k:好像没有那样的寒暄吧!(笑)因为真的已经是只说“こんにちは”的世界了br> t:那天吃完饭后,我是最后留下来的。好不容易终于上了车,启动引擎,结果电池没了br> k:那时候我也在场(笑)

噢——!然后呢?
t:因为是午夜,怎么办呢。没办法,想到“hyde因为快到家了吧”,就给他打了电话。说“引擎的电池没了,来接下我们吧(笑)
h:我总算结束了live,也吃完了饭,正想着终于能回家了,结果成了“现在再回来一趟!”特意又跑过去,发现两人正在那里无计可施

不过,终于那样三人相处的场合出现也许就是命运安排吧br> t:嗯!我也觉得是命运安排(笑)。之前吃饭的时候,那两个人完全没有交谈。这次为了讨论如何启动引擎说了很多br> k:“这种状况的话是不是用缆绳来拖比较好?”之类的(笑

那时候的融洽对于后来组团来说是深具意义的呢br> t:确实如此!如果那时候我引擎的电池没有用完,或者他车没有来,可能一切就不会是这样的发展了吧br> h:那个就那样结束了,不久之后我们团的吉他手退出了br> t:于是hyde就提议“kenchan怎样呢?br> k:我因为是大学生,所以当时目下正摆着那种正经(?)的工薪阶层生活br> t:不过,因为我很了解kenchan的性格,明白他就算就职了也不可能持续很久。绝对是那种会说出想玩乐团的话的人。所以也认定kenchanbr> h:而且再也找不到比kenchan更好的吉他手了

哈——!说好话了呢br> k:于是就有了那通电话。正好那时我不在家,他们就在电话留言机里留了言…br> t:我留言说“出大事了”(笑)
k:还以为是我家里死了老爸,才拼命联络我(笑)。然后说了要我加入乐团。想要花一个月时间好好考虑一下,结果他们3天后就逼我给出“到底选择哪条路?”的答案br> t:第二次打电话就说“已经决定了”呢。但是事实上我们从半夜开始一直聚在家庭餐馆,为了给kenchan打电话(笑)。因为大家好像说了什么半夜的话正睡着打电话过去他会觉得“讨厌”吧,所以就一直熬到早晨。等到kenchan快要起床的时候……早点左右吧,就打个电话试试看br> k:我还在睡觉(笑

为什么那么着急?
t:那个时候,作为非专业乐团但是也很繁忙。对于我来说,不希望这样的势头停滞br> k:我因为刚才所说的电池事件,对hyde的为人也了解了,当然也因为看了他们的live,虽然觉得有点匆忙还是给了答复。于是花了一周时间就搬到大阪去了…

嗯?搬家br> t:整一下条理吧。kenchan当时考进了名古屋的大学。所以为了搬回大阪,我就帮着找房子了br> k:我可是什么东西都还没看到,就被决定住那里了(笑)
t:但是,比起我住的地方来又宽敞又好哦br> h:那时候sakura在做什么?
s:在几个乐团兼任鼓手,一天泡在studio。便利式鼓手呢br> t:接着,kenchan加入后我们因为参加一张合辑立刻进入了录音状态br> k:才加入了一周左右吧。还没考虑好到底怎么生活呢(笑)。已经记不得当时是怎么过日子的了!

厉害啊……然后马上就要轮到sakura登场了吧br> t:kenchan加入后的那年岁末,鼓手退出了。那时候,脑子里最先出现的人选就是sakura。直接地,虽然没有交谈过但是无论如何先联络看看吧br> s: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有支找赞助的大阪乐团,所以就搞错了。问说“是那个谁谁介绍的人么?”。结果不是,回答“正在找鼓手”。一开始就说“请把音乐寄过来。请在studio一起合排”。正巧有去大阪的机会,那次才正式和tetsu见面

那个2年的事情吧br> s:正好是现在这个时候(圣诞节前后)呢br> t:是的!sakura看的我们的live是在125日,第二天我们就在studio合排了!

tetsu君的记忆真正确啊(钦佩)。这样,终于四个人聚集起来了br> t:最初排的时候该算是即兴吧br> s:说是演奏乐团的曲子,不如说是即兴来的更合适吧。因为我同时兼任很多团,所以L'Arc的曲子是看着谱子合的。实在没时间br> t:没错没错。但是虽然只是随便一合,出乎意料地出色。那时候我想,与其说是成员变动,不如说一切发生都是为了这样四个人的相遇

噢——令人动容的发言br> s:不过,奇怪的是,在studio的吸烟区吸烟时,大家都有所顾虑的样子呢(笑

把你当外人看(笑)br> h:而且还说“sakura君”这样把“君”字带上问“喜欢什么样的音乐”之类的话(爆笑)。可是当时真的没办法像现在这么称呼br> s:慢慢地“sakura君”就变成了“sakura ch”,最后终于成了sakura

sakura ch?现在听来觉得好新奇啊(笑)
k:还有比较不痛快的事情呢(笑br> s:最先把“君”字去掉的是这个家伙(指着hyde)。录制《dune》这张专辑的时候住在东京,我们两个住一间。所以,就对他说“光叫名字就好了”。我的话,一早就开始直接叫tetsu了br> t:我有点点反感哦,被叫tetsu!kenchan的话,因为是学长而且是老早就认识的所以还觉得没什么。但如果认识还不久马上就叫“tetsu”的话…

那么,hyde要叫sakura的话是不是需要相当的勇气呢?
s:好像有种就认命了的感觉呢(笑)
h:立刻就叫“sakura”有点困难(?),所以最开始叫“sakura-a”,在后面加一个小小的“a”。有点可爱呢(笑)。现在虽然很自然地就能说了,但是当初来看是相当之伟大的一件事情(爆笑

好像能理解呢(笑br> t:我的话,之前没有交往过东京的人,总觉得关东人很厉害。而且说话也很厉害呢

比如说?
h:笨蛋什么的br> s:那样的话不会说的!
h:和sakura认识的时候,觉得东京的人就是这样的,现在住在东京了,感觉好像确实很少有这样的人的(笑br> t:但是让我叫sakura的时候,实在是相当了不起了

那是说……?
k:两人都喝醉了…br> t:那是为了《dune》的制作接受采访,我们住在东京的weekly mansion。正巧那里是和式房间,明明是三人间,家就在东京的sakura还抱了被子非要挤进来br> s:果然如果不一起玩的话就没办法融洽相处呢。好厉害啊,鼻子里被灌柠檬汁br> k:那个,和乐团的历史没有关系(笑

嗯,有了这样的事情,大家就融洽相处吧br> s:加入L'Arc,虽然仅年时间,但是有种人生已经过了一半的感觉br> t:我还想补充sakura搬到大阪的事情

诶?搬到大阪去了?我不知道诶br> t:搬去大阪也是加入乐团的条件之一。因为插进了录制《dune》的事情所以晚了月份搬的家br> s:刚来大阪时,就是基本上以tetsu家为根据地,其他团员家各天左右br> h:带他去看了大阪值得一看的东西。“这个是通天阁,要不要上去看看?”之类的(笑

诶这样啊!(立刻变关西腔br> s:其实在大阪住了半年左右br> t:尽管如此,房子却是我们团员中住得最好的。是因为我一起帮着找房子来着

又是你啊(笑)br> t:如果想要找房子的话,请交给我吧。不过,至此为止的事情如果拍成电视剧的话一定很有趣。自己看来也有那种辛苦得要掉眼泪的日子呢。正因为克服了那样的时期才有了现在br> s:人都是有历史的。想要知道么?!L'Arc-en-Ciel

这样的话,从结成开始到这里为止,相当深远的意味呢。虽然只过了4年而已br> s:这还远不算是深远呢(笑

下次,让我们从大阪去东京开始接着往下谈如何呢br> h:下回就从那里开始讲吧/p>